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雷刚开着车直奔自己市中心的公寓,其实他心里原本想着把门边儿带回门家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突然改变了主意,大概是不愿意门家人看到醉酒的门边儿,以为她是不良少女吧。

    雷刚这么安慰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所当然的借口。

    一路上,雷刚不时地侧目看看睡得一塌糊涂完全不知道自己此时身在何处的门边儿。

    蹙了蹙眉,摇头无声的叹息,这孩子都多大了,还不让人省心。喝这么多酒,醉成这样,幸亏自己赶到的及时,不然这时候,不定在哪儿,发生了什么事了。

    想到这些,雷刚的眼睛不自觉的眯起,投射出一抹危险的讯息。

    车子一路平稳缓慢的行驶着回到了他位于市中心的公寓。

    “门边儿,醒醒,到家了。”

    雷刚轻轻推了推睡得歪七倒八的门边儿,却不见她半点反应。

    无奈的摇摇头,这姑娘睡得是有多沉,跟死猪差不多了。

    无奈了叹了口气,认命的将她一把打横抱起,感觉到门边儿几乎毫无重量感的体重,雷刚不由的蹙了蹙眉头。

    自己经常不在家,她也不至于这么营养不良吧。

    门边儿很会照顾人,也很会做菜。

    这一点雷刚从五年前就知道了。

    那时候,他受伤晕倒在一个不知名的小村寨中,是放学路过的门边儿捡到了他,把他拖回家里,救活了他。

    那时候,才只有十三四岁的门边儿,看上去明显的比同龄的孩子要瘦小很多,不知道的都会认为她也就不过十岁的样子。

    但是门边儿的力气却出奇的大,一个瘦瘦小小小身板儿,雷刚自己都不知道她是怎么把自己弄回家里去的,反正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门边儿奶奶家的土炕上,伤口已经被人消毒上药包扎过了,只是本应该完好的几处,隐约有几道刮蹭的伤痕。

    那时候,雷刚心里还纳闷儿着,怎么就突然多了几道刮蹭的伤痕呢?

    可是当从门边儿奶奶口中得知,是那个小姑娘救了自己,把自己带回来的时候,雷刚心里就清楚自己身上的刮蹭是怎么回事了。

    初见门边儿的时候,雷刚真的被她瘦瘦小小的样子震惊了,真的想不到自己一八几的大个子,居然会被这么一个看上去不到十岁的孩子拖回来的,这对于她来说,似乎有些太困难了吧。

    “我十四岁了。”

    门边儿大概看出了雷刚眼中的惊讶,笑着说道,然后将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面片汤端到了他的面前。

    那是雷刚吃过的最好吃的面片汤,是门边儿亲手做的。

    “来京城好几年了,个子倒是长了不少,怎么体重好像一点没增加呢?”

    雷刚心里嘀咕着,自己也没虐待她啊,照顾别人就照顾的挺好,怎么换到自己身上就不会照顾自己了呢!

    一路拧着麻花眉上了电梯,怀里的女人依旧睡得死猪一般,估计这会儿地震也震不醒她吧?

    一只手抱怀里沉睡的人儿,腾出一只手按下电梯开关。

    电梯门关闭的瞬间,雷刚就觉得脖子一沉。

    低头,只见原本睡得死猪一样的门边儿,不知什么时候双手竟然伸开从后边环住了他的脖子。

    雷刚心里一紧,低声喊了句,“门边儿,别胡闹!”

    谁知那姑娘反而更加用力的搂着他,弄得他不得不低下头去被迫与她一张红彤彤的小脸儿对视。

    雷刚就觉得自己浑身血脉喷张,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冲动的想要将她吃掉。

    可是怀里的人,偏偏闭着眼睛,无辜的什么都不知道似的,弄得他一个人在这儿暗自运气。

    憋了半天劲儿,平时走得飞快的电梯,雷刚却感觉今天比蜗牛爬速还要缓慢。

    终于到了,雷刚几乎是箭步冲出电梯,抱着门边儿快步如飞的来到自己家门口,一边低着头,一边从怀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冲进去,将她放在沙发上。

    “门边儿,放手,到家了。”

    可是脖子上那双小手,却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依旧死死的环着他。

    “门边儿!”

    雷刚压抑着自己内心的冲动,沉声呼唤着。

    “雷刚,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别生我气好不好,瞒着你去你家是我的不对,别不要我。”

    门边儿如梦般的呓语轻飘飘的飘进雷刚的耳朵。

    她去了自己家里?

    雷刚不由得一愣,什么时候的事情,他确实不知道。

    不过,雷明婚礼上她已经跟自己父母见过面了,依照自己母亲的性格,一定是瞒着自己邀请门边儿去家里做客的吧。

    这种事情,母亲绝对做得出来!

    感情这姑娘以为自己生气,是因为她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便去了自己父母家里这件事,雷刚不由得苦笑。

    这算什么事呢?

    从她来到京城找到自己的那一天起,他就知道,他的家人早晚会知道她的存在的,只不过早一天晚一天的事情而已,而他这些年来所做的,就是尽量推迟这一天的到来。

    “门边儿,我不生气,你先放开我好不好?”

    雷刚自己都觉得自己此时的行为有些可笑幼稚,居然跟一个睡得迷迷糊糊说着梦话的女孩子这般对话,这绝对是他有生以来做得最幼稚的一件事了!

    可是,显然,他的谈判没有奏效。

    门边儿不但没有松手,反而用力的往下一拉,翻了个身,侧身继续睡着。

    雷刚此时呈半跪式一条腿撑着身子,一条腿半跪着倒在沙发旁,还得为了保证自己不被勒死,努力的朝下弯着腰,低着头。姿势难度很高,非常的不舒服。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更主要的是,他还得被迫看着门边儿一张无辜的睡颜,始作俑者倒是睡得香甜无害,而他却被弄得心猿意马,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

    “门边儿!”

    沉声黯哑着声音喊了一声,见身旁的女人依旧没有反应,雷刚一脸黑线的眯了眯眼。

    最后,一把将她抱起,起身去了门边儿的卧室。

    这是一个典型的两室一厅的公寓。

    本来刚买下来的时候,雷刚是打算一间用来当书房,顺便放上他的那些运动器材,当个健身房的。

    可是房子才下来,还没来得及装修,门边儿便找来了。

    无奈之下,雷刚只得忍痛放弃了自己最初的打算,腾出一间房间给门边儿做卧室。而他自己的书房兼健身房,被迫移到了自己卧室外边的阳台上。

    伸腿一脚踢开门边儿卧室的门,抱着她进去,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

    “门边儿,放手,好好睡觉。”

    雷刚继续尝试着和醉的一塌糊涂又睡得昏天暗地的门边儿沟通。

    回答他的却是门边儿更加用力的搂抱,身体本能的寻找安全又温暖的港湾,下意识的往他身边凑了凑。

    “门边儿,放开我,乖,松手!”

    雷刚额头细汗涔涔,心里紧绷着一根弦,生怕自己一个把持不住,犯下不可弥补的错误。

    睡死的姑娘,手却似乎是拼劲了全力似的,紧紧的将他的脖子圈在自己胳膊里,死死的不放手。

    “门边儿!”

    雷刚叹了口气,最后一咬牙,狠心的双手用力将门边儿的手从自己脖子上掰了下去。

    起身帮她脱了鞋,又拉过被子给她盖上,转身看都不敢看她一眼,落荒而逃。

    “别走,求你。”

    下一秒,雷刚的衣角儿被一只小手死死的拽住。

    愕然转头,突然发现自门边儿的眼角儿流下一行清泪。

    雷刚一颗钢铁般冷硬的心肠,瞬间被融化了。

    心软的暗自叹了口气,重新转过身来,在她床边席地而坐,握住门边儿的小手,轻声说道:“睡吧,我就在这儿,哪也不去。”

    果然门边儿就这么被他握着手,安然的睡了。

    出任务本就连着几天没合眼的雷刚,此时看着门边儿安静的睡姿,顿觉困意连连,忍不住打了哈欠,眼皮越来越沉,不一会儿竟也趴在床边睡着了。

    门家,包括门光荣在内的一家子人坐在客厅里,眼巴巴的等着雷刚的消息。

    可是左等右等没有消息。

    桑枝有些乏累的伸了伸懒腰,觉得气氛有些沉闷,为了缓和气氛,说了句不太好笑的玩笑。

    “这算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吗?”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林雅然则是理解的朝她笑了笑。

    门光荣则是干脆像是没听见似的,根本就没有反应。

    桑枝顿觉自己说的这话有些不合适了,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门正回来的时候,见到一家人围坐在客厅里,却异常的安静,不由得有些讶异的问道:“怎么了这是,为什么都不说话?”

    一边说着,一边脱了外套,坐下,林雅然起身,拿了外套帮他挂好。

    “究竟怎么了?”

    见大家都一副表情凝重的样子,门正不由得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少轩出了什么事?”

    能出什么事?

    一个躺在医院病床上一直昏迷着的人,能出的事,除了伤口感染,就是被诊断醒来的希望渺茫了。

    显然,这两种可能的任何一种,对于门家人来说都是噩耗,尤其对于门老爷子,更是要命的坏消息。

    “不是,爸,堂兄没事,还是老样子,你别担心。”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门光荣,知道自己刚刚说了一句无伤大雅但确实有些不合时宜的话,深怕老爷子对自己有意见。

    但是还好,门光荣了解桑枝不是那种说风凉话的人,刚才也不过是想让大家放轻松一下罢了。

    点点头,说道:“门正,少轩的女儿找到了。”

    “什么?找到了?”门正不由得一愣,他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迅速。

    之前找了那么久都没有音讯的人,这才几天的功夫,就都露出水面了。

    门少轩刚刚在找到,紧接着就找到了他的女儿,这真的有些让人不敢相信。

    “那……这是好事啊,你们怎么都一副沉重的样子啊?”大家的表现越发的让他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