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林雅然有些尴尬的看了自己老公一眼,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角,说道:“那个门边儿就是少轩的女儿。”

    “什么!这……这也太凑巧了吧?”

    门正不自觉地脱口而出,看到大家齐刷刷的把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尤其看到父亲那双深沉却依旧犀利的眼睛,门正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巧是巧了点,不过倒也是件好事。这不正好吗,对了,方芳她们知道了吗?不行,我得赶紧去告诉她们去。”

    说着,门正起身就要走。

    “你给我坐下!”

    门光荣瞪着他冷冷的呵斥了一句。

    门正身体一僵,有些愕然的转头看着自己父亲,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老爷子,这是跟自己发的哪门子的邪火。

    “爸!”

    门正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惹着老爷子了,不禁有些委屈,但还是老老实实的重新坐下。

    “爸,方芳阿姨她们还不知道,门边儿似乎有些抗拒这件事情,雷刚已经去找她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倒了杯茶递到门正手里。

    门正蹙了蹙眉,似乎也没有想到门边儿会抗拒认亲,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家都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

    “那雷刚他们现在在哪儿?要不要我们大家一起过去劝说劝说。”

    这件事情宜快不宜迟,且不说方芳姑侄苦找了这孩子这么多年,就说门少轩现在躺在病床上目前这情况,说不定要是有人管他叫声爸爸,还能刺激到他,让他早些清醒过来。

    对于门正的提议,门少庭明显的表现出不屑,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父亲这个话茬儿,起身扶起桑枝,说道:“妈,是不是该准备晚饭了,枝枝,我先扶你上楼休息一会儿。”

    说完看也不看众人一眼,扶起桑枝就走。

    桑枝尴尬的朝大家笑了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由着门少庭扶着自己上楼。

    门正有些郁闷的在后边喊道:“那至少也应该给雷刚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啊,总比这么傻等着强!”

    他这个老子当得好没尊严啊,这什么儿子,是他上辈子欠了他的吗?

    门光荣有些鄙夷加同情的看了一眼自己儿子,说道:“雷刚做事很有分寸,有了消息会主动打电话过来的,没打电话,就是没什么可说的。”

    说完,在门正一脸愕然的表情下,起身回自己书房去了。

    林雅然深表同情的看着自己丈夫,张了张嘴,却是叹了口气,说道:“你先歇会吧,我去厨房看看。”

    刚才还一群人的客厅里顿时只剩下了门正一个人,脸色黯了又黯,摇了摇头,“到底为什么不让我告诉方芳姑侄去啊!”

    他到现在还没整明白,门边儿抗拒这件事跟方芳姑侄知道这件事两者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

    回到自己房间里,桑枝回身关了门,门少庭将手里的外套很随意的扔在床上,一脸疲惫的倒在床上。

    看着这样的门少庭,桑枝心里不由得有些心疼。

    最近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真的很让他操心。

    “很累啊,累的话,就躺好睡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

    边说着,边走上前,伸手拉过被子要给门少庭盖上。

    门少庭却伸出手一把将她搂住,然后一个挺身坐了起来,“我不累,倒是你,这段时间我不在家,怎么看着你瘦了很多呢?”

    桑枝笑了笑,眼睛瞅着自己越发变大的肚子,说道:“你净瞎说,我都胖成这样了,哪里瘦了。”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扯了扯嘴角儿,霸道的说:“我说瘦了就是瘦了。”

    桑枝有些无奈的瞪了他一眼,没办法,他有的时候就是这么任性孩子气。

    “懒得跟你较真儿,不过说真的,你对爸爸的态度能不能改一改啊,总是一副对待阶级敌人的样子,他是你爸爸啊,你这样弄得家里人心里都不舒服的。”

    门少庭一边起身打开衣橱,拿了套家居服,一边换衣服,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个事,你别管。”

    桑枝撇了撇嘴儿,她才不是想管他的事,只是大家都是一家人,父子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吗?整的整天跟个仇人似的,有必要吗?

    “不就是看不惯以前爸对妈的态度吗?现在爸跟妈不是挺好的吗?妈都没事了,就你还整天事事的。”

    真不明白他究竟在计较什么,门正和方芳的事情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现在两个人只是朋友相待,严格意义上说,门正并没有对不起林雅然,况且当事人都已经没事了,他这个当儿子的到底是要怎样啊!

    “有些事,你不会明白的。”

    门少庭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去了卫生间。

    桑枝对着卫生间的门运了一会儿气,真不知道他和公公之间到底有什么过节,能让他这么耿耿于怀的放不下。

    手机铃声这时候突然响起,桑枝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回神儿,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来电是个陌生的号码,犹豫了一下,才接听。

    原来是影楼打来的,说她的那套写真已经出来了,送照片的人已经到了大院门口,只是门卫拦着不让进去,需要他们出来拿一下。

    桑枝这才记起自己和门少庭拍写真这档子事。

    当时拉着门少庭去拍,完全是处于好玩心理,弄得门少庭还跟自己别扭了好几天。

    她记得是和门玥玮和雷明的婚纱照一起拍的,门玥玮他们本来是打算拿来订婚时候用的。可是订婚临时改成了结婚,门玥玮和雷明也来不及重新拍了,便让影楼加急洗了出来,直接结婚典礼上用了。

    自己这套因为不着急,所以没弄加急,没想到也挺快的就出来了。

    “哦,那你等一下,我这就过去。”

    桑枝答应着,赶紧套上一件外套,看了看已经紧闭的卫生间的门,听到里边哗啦哗啦的冲水声,知道门少庭还在洗澡,便也没有打扰他,自己下楼去了。

    客厅里只有门正一个人,有些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看着财经节目。

    见桑枝下来,门正有些奇怪的问道:“你干嘛去?少庭呢?”

    “爸,那个,少庭在洗澡,我们之前拍的照片人家给送来了,在大门口被门卫拦下来了,我得过去自己拿一下。”

    桑枝说着,脚下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直接朝门口走去。

    门正蹙了蹙眉,从家里到大院门口,走着也不近呢,平时也就算了,现在她挺着个大肚子,实在不方便吧!

    想了想,起身道:“等等,我开车带你过去。”

    听到门正的话,桑枝脚步一顿,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幸好旁边就是大门,伸手一把撑在门板上,才免遭一劫。

    转身,有些诧异的看着门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了半天嘴,才说道:“爸,不用了,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门正已经拿了外套套上,若无其事的走了过来,说道:“走吧。”

    说完越过桑枝,出了家门朝自己车子走去。

    桑枝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没想到公公居然会主动帮自己,虽说不是什么大事,但这却是第一次公公对自己主动表现出关心,桑枝心里还是忍不住的有些紧张忐忑。

    坐在车里,拘谨的要命,感觉怎么都不对劲儿似的。

    察觉到桑枝的紧张,门正不由得嘴角儿抽了抽,想想也是,貌似自从她进了门家,自己就一直没给过她好脸色,还把白小梦弄回家里来,企图拆散她和门少庭。

    现在想起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门正不由得有些后悔,自己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怎么还能做出那么幼稚的事情。

    还好桑枝和门少庭感情深厚,没有被自己弄得那些无聊的事干扰到,否则现在家里估计也不会像现在这么一团和气了。

    “那个……之前对你态度不好,你别怪我,我那也是因为对你不够了解。”

    门正有些别扭儿的开口,这公公跟儿媳妇认错,他估计是他们这辈人里头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吧!

    本就紧张的不行的桑枝,听到门正居然跟自己开口认错,更是不由得惊的长大了嘴巴,瞪着眼睛,受到惊吓似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门正见她半天没有说话,不由得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也不再说话了。

    一时间两人默然无语,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爸,谢谢你。”

    半晌,桑枝突然嘴角儿微扬,轻轻的笑了笑,真诚的对门正道谢。

    这下反倒弄得门正有些不知所措了,叱咤商场的人物,居然头一次脸红了,很不自然的笑了笑,点点头,没再说话。

    虽然门正没有再说什么,但是桑枝心里明白,现在他算是真正的接受自己这个儿媳妇了,心里说不出的兴奋。

    影楼的人正一脸焦急的等在大院门口,见桑枝从车里下来,赶紧上前问道:“您是来去相片的吧?”

    影楼负责送照片的人没有见过桑枝,自然不知道是不是就是她。

    桑枝点点头,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单据递给影楼的人,“我是,麻烦你们了。”

    影楼的人赶紧将照片搬上门正的车子,签收完毕,跟桑枝打了招呼离开了。

    门正看着自己后车座上摆满的各种材质的照片相框,不由得笑了笑,“我要是不跟着你,你自己过来还真的很难拿回去。”

    “是啊,我也没想到居然这么多,真是多亏了爸爸了。”

    两人谁也没想到,回去的路上居然能很自然的聊着天,一路愉快的回到了家里。

    门正帮着桑枝将车上的相片搬下来,拿到客厅里,却正对上门少庭一双阴沉的眸子。

    淡淡的伸出手去,“我来吧。”

    不待门正反应,门少庭已经从他手里接过了相框,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又走到桑枝面前,接过她手里的相册袋,就往楼上走。

    “怎么不叫我一起出去?”

    桑枝被门少庭催促着上楼,转身看到一脸郁闷的门正,不由的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说道:“爸,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