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到底为什么总是对爸这个态度啊,我觉得你有些过分了,是不是对他有偏见啊!”

    桑枝坐在床上,一边看着门少庭将相框塑模撕掉,一边忍不住的问道。

    “有些事,你不会懂得。”

    门少庭手里没有停顿,很随意的说道。

    “切,”桑枝撇撇嘴儿,“你不说我当然不懂,但是我觉得爸爸挺好的啊,而且对你也算是一忍再忍了,你毕竟是当儿子的,怎么能总对爸爸一副横眉冷对的态度,真的不好,非常的不好。”

    门少庭叹了一口气,双手举着一个巨大的水晶墙挂问道:“这张挂我们墙头上怎么样,正好你也穿着婚纱,就当咱们婚纱照了!”

    桑枝看了看,那张大水晶正是自己身穿白纱,跟门少庭深情拥吻的一张,自己一脸幸福陶醉的表情,笑得像个花痴,不过确实挺好看的。

    “不好,还当咱们婚纱照,没见我挺着个大肚子吗?你是想人家别人误会我是未婚先孕是不是?”

    尽管心里挺赞同门少庭的意见的,但想到门少庭对公公的态度,桑枝还是忍不住的跟他唱反调。

    “怎么会?”门少庭挑了挑眉,说道:“这是咱们卧室,平时又不会有外人进来,挂出来多数时候是自己看,怕什么!”

    “不要,反正就是不想挂。”

    不是桑枝不想挂,只是她觉得自己跟门少庭都结婚快两年了,孩子都要出生了,现在在挂这些,觉得有些别扭。

    况且人家门玥玮新婚燕尔的,房间里都没挂这东西,自己房间现在挂出来算怎么回事啊!

    “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大的水晶墙挂,早知道就当初我自己选就好了,根本就不会弄这个,直接弄两个相册,再弄几个摆台就好了。”

    “真不挂啊?”

    门少庭有些怀疑的看着桑枝,之前不是她一直嚷嚷着要自己跟她一起拍写真的吗,现在拍了,照片出来了,又不让挂出来,难不成收起来等老了当回忆啊!

    “也好,等孩子出生了,咱们搬去小别墅那边住的时候再挂出来。”

    门少庭想了想便释然了,然后又拿出摆台摆好,却将余下的几个墙挂连同最大的水晶墙挂都收了起来。

    桑枝随手拿过一本相册,随意翻看着。

    “咦,不对啊!”

    从头到尾的看了一遍,也没发现自己最想看的那一张,不由得有些奇怪。

    “怎么不对了?”

    门少庭明知故问,桑枝翻看相册的时候,他就知道她在找什么,只是不动声色,心里却有些小小的得意。

    门玥玮不是想让大家看他笑话吗,他还就偏偏不让她得逞了!

    “我们……我们那张照片呢?怎么没有?”

    桑枝有些郁闷的看着门少庭,就一张啊,唯一的一张,没有洗出来吗?影楼弄错了还是……

    想到这儿,桑枝不禁有些怀疑的看着门少庭,“是不是你干的?”

    “什么?”

    门少庭继续装傻。

    “就那张照片啊,那张!”

    桑枝急的有些语无伦次了。

    她是真的很期待看到那张照片了,门少庭那姿势,想想都觉得销魂。

    “哪张啊?”门少庭好像听不懂桑枝的话似的,坐在她身边,伸手翻弄着相册,“不是应该都在里边了吗?”

    “没有,那张,你说我穿的像围个浴巾似的那张,就你说的,只照一张的那个!”

    桑枝急的火急火燎的,“不行,我得打电话问问影楼,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张为什么没有!”

    边说着,边抄起手机,开始翻着手机通讯录,“我记得我有存影楼的电话啊,怎么找不到了?”

    “有那么一张吗?”门少庭一把将她的手机抢过来,歪着脑袋,看着她,那样子要多萌有多萌。

    桑枝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你抢我手机干什么!”

    尤其是你那么大一个男人,这么卖萌你好意思吗?

    “你说的是不是这张?”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似的摊开手掌,手心里瞬间多了一个小小的钥匙扣。

    桑枝赶紧接过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变了脸色,“没错就是,你居然……”

    她怎么也没想到,门少庭居然将那张照片做成了钥匙扣,小小的,虽然弄成个心形是很好看也很q啦,但是,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为什么相册里没有!

    “为什么相册里没有,这些照片不应该都入册的吗?”

    “这张我私人珍藏了。”门少庭说得理直气壮的,在桑枝一脸幽怨的瞪视下,镇定自若的将那枚小小的qq的钥匙扣重新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桑枝恨得咬牙切齿,心里想着,有什么啊,大不了找影楼重新洗一张出来好了!

    仿佛有读心术似的,门少庭幽幽的说道:“别妄想让影楼重新洗一张出来,我已经让他们把这张的底片彻底删除了,而且给你的电子照片里也没有这个底片。”

    门少庭一脸得意的看着桑枝,“门玥玮想要看我笑话,门儿也没有!”

    “你!”

    桑枝气得转过头去,不再理他了。

    林雅然敲门进来的时候,两个人正在争执着。

    “你们怎么了?少庭,你干什么呢?不知道枝枝怀着孕呢吗?还惹她生气!”

    林雅然见桑枝气鼓鼓着一张小脸儿,就不由的有些担心,赶紧走过来,伸手拉住她,安慰道:“别生气,别跟他一般见识,有什么事跟妈说,妈替你做主,可别气坏了自己身子。”

    “妈!”

    桑枝见到林雅然进来了,不由得有些不好意思,还是头一次,让家里人看到自己和门少庭发生冲突。

    “呦,刚才你爸爸还跟我说,他带着你去大院门口拿了照片回来,就是这些吗?照的真好,真好看!”

    林雅然眼尖的看到桌子上摆的摆台,和床上的相册,随手拿了起来,欣赏着。

    “嗯,就是这些。”桑枝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又忍不住偷偷的瞪了门少庭一眼。

    “那你们刚才两人讨论什么呢?讨论的还挺热闹的,我在外边敲了半天门,你们都没听见,反倒是我听到你们在里边吵吵的声音挺大的,所以一着急就自己推门进来了。”

    林雅然言归正传,又问起进来时候的问题。

    “咳咳……”门少庭不自然的轻咳了几声,“那个,妈,是不是晚饭好了,要吃饭了?”

    “是啊,我上来就是叫你们下去吃饭的。”

    林雅然下意识的回答着。

    “那走吧,下楼。”

    门少庭显然不想让自己母亲看到那张自己姿势窘迫的照片,紧忙着转移着话题。

    边说着,边转身就要出房间。

    “妈,有张我最喜欢的照片,少庭让影楼跟我删了,还把唯一的一张弄成了钥匙扣,不给我看,说是要做他的私人珍藏。”

    桑枝拉着林雅然的手,有些委屈的说道。

    一边说,还一边忍不住的偷看门少庭的变化丰富的表情。

    要回照片是次要的,谁让他耍自己玩呢,俗话说,有仇不报非君子!

    “是吗?少庭,你怎么回事,赶紧的,还给枝枝!”

    林雅然瞪了门少庭一眼,忍不住叱喝道,“多大的人了,都不知道让着媳妇点!”

    门少庭一脸郁闷的瞪了桑枝一眼,心说这女人什么时候学的这么阴险了,大有超越自己的势头儿啊!

    桑枝得意的朝他仰了仰脸,挑衅的意味十足,这还不都是跟你学的,说到底还是你教的好!

    见门少庭迟迟不肯交出照片,林雅然忍不住蹙了蹙眉,说道:“少庭,你怎么回事啊,我让你把照片还给枝枝呢,听见没有!”

    门少庭这才黑着一张脸,不情愿的掏出钥匙扣递到桑枝手里,转身也不等林雅然和桑枝,蹬蹬蹬,快步的下楼去了。

    他生气了!

    桑枝有些心虚的缩了缩脖子,这男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来,给妈看看,什么照片啊,让你俩争来抢去的这么宝贝!”

    桑枝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介意被被别人,尤其是长辈看到这张,被门少庭鄙视为自己围着一条浴巾的照片。

    这打扮确实有些太大胆,也太露了点,不知道长辈们能不能接受的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要不妈还是别看了。”

    桑枝有些别扭儿的推脱着。

    可是就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这理由太过牵强了点。

    “怎么有好看的照片还不愿意给妈看啊,拿来我看看。”

    说着话,两人已经下了楼,来到了饭厅。

    门光荣和门正都已经坐在各自的座位上,等着吴妈端上最后一道汤就可以开饭了。

    听到林雅然这么说,门光荣也突然来了兴致,说道:“什么好东西,拿来给爷爷也看看。”

    桑枝一听,吓得顿时额头上冒起一圈白毛汗,求助的眼神儿看向门少庭。

    没想到门少庭此时正一脸悠闲的坐在饭桌前端着水杯喝着,还不忘给她一记灿烂的笑容。

    那眼神儿分明是幸灾乐祸的表现!

    囧,给婆婆看都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现在爷爷居然也要看,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作虐不可活!

    “没,没什么,就一张照片。”桑枝皮笑肉不笑的坐在门少庭旁边,“汤来了,我给大家盛汤。”

    “什么照片啊?”

    门光荣却是兴致不减,丝毫没有被桑枝转移了注意力。

    门少庭一脸活该的笑容看着桑枝,桑枝顿觉额头上飞过三排乌鸦,爷爷你要不要这么执着啊,老人家这么执着真的好吗?

    “应该是他们照的写真照吧。”

    门正给老爷子倒了杯水,很随意的说道。

    “写真照,不错,少庭总算是做了件还算是浪漫的事。照片呢,给爷爷看看。”

    门光荣一脸赞许的看着自己孙子。

    原本还担心,门少庭天天在部队,跟一帮大老爷们混在一起,也不会整个浪漫惊喜什么的给自己媳妇,长此以往,哪个女人也会心里有怨言的。

    现在看来,自己的担心倒是多余了。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拿出来让爷爷看看啊!”

    门少庭伤口补刀的故意笑着,一把揽过桑枝的肩膀说道。

    “你……给我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