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睡得口干舌燥,门边儿睁开一双朦胧的眼睛,四处寻找着可以解渴的东西。

    “唔……怎么这么黑?”

    天这么快就黑了吗?她明明记得跟几个同学在酒吧嗨歌来着,下午才对,怎么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天就黑了?

    不对,酒吧里本来就黑,分不清白天黑夜的。

    “麻烦给我来杯水!”

    门边儿下意识的伸出手去,她记得叫响服务的按键就在墙上。

    抬手间,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攥着,根本抽不出来。

    “喂,谁啊,怎么回事?”

    门边儿本能的开口叫了起来。

    黑暗中,一双鹰隼般锐利的眸子遽然睁开,接着,还处在迷瞪中的门边儿便撞进一个伟岸结实的胸膛中。

    “你醒了?”

    双手轻轻揽着她,由于在地上坐的时间太久,又是盘着腿,猛然起身居然没有站稳,直直的朝门边儿栽了过去。还好他反应够快,在即将撞到门边儿的瞬间伸出双手,将她抱住,最后变被动为主动,变撞人为抱人。

    听到熟悉又淡漠的声音,门边儿的睡意顿时全无。

    瞪大一双眸子,直愣愣的瞅着面前的男人,下意识的伸手朝他脸上摸去:“雷刚,是你吗?真的是你?”

    雷刚不自然的将头偏向一边,让门边儿扑了个空,沉声说道:“嗯,是我。”

    边说着,边不动声色的将她放开,“渴了吧,我去给你倒杯水去。”

    “哦。”

    门边儿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雷刚回来了,真的是他回来了。

    猛然起身,却忽然觉得太阳穴疼得厉害,不由得哼了一声,重新躺了回去。

    “怎么了?”

    伸手打开床头灯,注意到她有些不对劲儿的举动,雷刚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感觉有些头疼。”

    门边儿边说着,边伸出双手轻轻的揉捏着自己的太阳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雷刚。

    “我怎么回来的?”

    雷刚扶着她背靠着床头坐起来,递给她一杯水,让她喝下,然后自己双手轻轻的帮她揉捏着太阳穴。

    “你在酒吧喝多了,我把你带回来的。”

    雷刚说的风轻云淡,不着一丝情绪,可是门边儿却听着不禁有些胆战心惊,浑身直冒冷汗。

    “你……把我带回来的?”

    门边儿一口水差点呛死自己,忍不住的猛咳着,偷眼打量着雷刚。

    他表情淡淡,让人看不出喜怒,可是越是这样,门边儿反倒越觉得担心害怕。

    “嗯。”

    雷刚蹙了蹙眉,伸手帮她轻拍着后背,喝口水都能呛着,还能干点啥成!

    “那个……我,我没做什么失态的事吧?”

    门边儿有些心虚的看了一眼雷刚,随即低下头去。

    酒后失德这种事情,虽然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那么不靠谱,但是还是忍不住的心虚,毕竟醉酒之后的事情,她一点都记不起来了,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你觉得呢?”

    雷刚挑了挑眉,一脸揶揄的看着她。

    “应该……没有吧?”

    门边儿的头低的更厉害了,声音如蚊蝇叮咛,没有一点底气。

    “不记得了?都忘记了?”

    雷刚黑眸不由的沉了沉。

    “嗯。”

    门边儿几乎连抵抗的意志都没有,直接缴械投降挂起了白旗。

    “哦,那算了。”

    雷刚说着,站起身,走了出去。

    门边儿以为雷刚生自己气了,急的鞋都顾不上穿,更直接无视自己隐隐作痛的太阳穴,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双脚才落地,却突然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板上。

    从卫生间拧了个湿毛巾进来的雷刚,见到昏倒在地上的门边儿,不由得心里一紧,赶紧上前将她抱起,轻轻的放回床上,掐人中拍脸颊,折腾了好一阵,才将她弄醒。

    见她睁开眼睛,雷刚伸手试了试她的额头,“有点烫。”

    说着,将湿毛巾覆在她额头上,“现在感觉怎么样?要是不行,就去医院。”

    医院?

    开玩笑,最近几天总往医院跑了,门边儿一听到医院两个字,就不由得犯怵。

    赶紧摇头,“不用了,我没事,就是喝得有点多了,头有些晕,刚刚起的太猛了,躺一会儿就好了。”

    雷刚点点头,“有点低烧,估计也是醉酒的缘故。你先躺着,我去给你冲杯醒酒茶。”

    说着拉过被子给门边儿盖好,起身就走。

    门边儿伸手一把将他的手拉住,可怜兮兮的看着他,问道:“你生气了?”

    “哼。”鼻腔里几不可闻的轻哼了一声,他生气吗?

    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一种什么心情。

    只是听到她说,她对醉酒之后发生的事情统统都不记得了,忘了个一干二净,心里前突然觉得有些失落。

    莫名的失落,就好像心脏那个位置突然缺失了一块似的,有些空虚,空的难受。

    “雷刚,对不起,你别生我气好不好?”

    门边儿眼巴巴的瞅着他,继续可怜兮兮的卖萌撒娇求原谅。

    雷刚心里无奈的叹了口气,看了看她,轻轻的将她的手松开,说了句:“我没生气。”

    说完,不待门边儿反应,便抬步速度的出了房间。

    完了,完了,他一定是生气了!

    门边儿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懊恼啊,满肚子都是悔恨的血泪。

    怎么这么倒霉,明明不会喝酒,没事逞什么能斗什么气,喝的醉的一塌糊涂,还正被雷刚撞见。

    完了完了,自己在他心里一定被盖上了不良少女的印章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门边儿成大字型躺在床上,眼睛直愣愣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怎么才能让他不生自己气呢?

    门边儿冥思苦想,却想不出个好主意。

    “起来,把醒酒茶喝了吧。”

    雷刚端着一杯茶进来,伸手将门边儿额头上的湿毛巾拿了下来,再次伸手试了试她的体温,“好多了,把茶喝了去冲个热水澡,然后早点休息吧。”

    门边儿乖巧的喝着茶,偷眼打量着雷刚。

    “别生气了好不好,我保证以后滴酒不沾,我要是再喝酒,我就是小狗。”

    一边说着,一边煞有介事的举起一只手,举过头顶发着誓。

    雷刚没好气的看了她一眼,忍不住的摇头,她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的,说的话都是小孩子说的幼稚话,这样怎么能让他放心啊!

    伸手揉了揉她柔顺的头发,扬了扬嘴角儿,淡淡的说道:“别瞎想了,我真的没生气。”

    “真的?”

    门边儿将信将疑的看着他。

    “真的,快喝吧,喝完了去冲个热水澡,会舒服一些。”

    雷刚说着,起身打算离开。

    “别走,行吗?”

    转头看着门边儿一脸哀求的样子,雷刚终于没能狠下心来直接离开。

    叹了口气,重新坐下,接过她手里的空杯子,“去冲个澡吧。”

    门边儿乖巧的点点头,才要下床,却听见某人肚子咕噜咕噜叫了两声。

    不好意的看着雷刚,轻声说道:“我饿了。”

    雷刚这才意识到早已经过了晚饭的时间了,别说门边儿了,就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饿了。

    门边儿又是空着肚子喝酒,没吃什么东西,这会儿肯定更是饥肠辘辘了。

    “那你先别洗澡了,我去给你下碗面,吃了再洗澡吧,空着肚子洗澡不好,容易晕。”

    说着起身,看了她一眼,见她乖乖的点头,老实的坐回床上,雷刚这才转身离开。

    知道雷刚没有真的和自己生气,门边儿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了很多。

    闻了闻自己一身酒气的衣服,不由得蹙了蹙眉头。

    难怪雷刚会生气,自己这是喝了多少啊,这么大的酒味,别说雷刚了,就是自己闻着都想吐了。

    赶紧起身下床,找了套干净的家居服,直奔卫生间。

    虽说饿着肚子洗澡不好,但是门边儿实在忍受不了自己一身酒气的在雷刚面前晃来晃去,这样就算雷刚不嫌弃自己,她自己都会嫌弃自己的。

    门边儿快速的冲了个澡,换上衣服来到客厅的时候,雷刚已经煮好了西红柿鸡蛋面,端了一碗放在餐桌上。

    看到已经焕然一新的门边儿,不由得蹙了蹙眉,“不是告诉你吃了饭待会儿再去冲澡吗?”

    饿着肚子冲澡,万一晕在里边怎么办?

    雷刚心里不由的埋怨,这孩子怎么就那么不听话,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嘿嘿,身上有酒味,不舒服。”

    门边儿嘿嘿干笑着,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抄起筷子就挑了一筷子面,吹了吹塞进了嘴里。

    “小心烫!”

    雷刚见她这么莽撞,不由得皱眉,急声嘱咐着。

    可是已经说晚了。

    “哦哦,好烫,好烫!”

    塞进嘴里才意识到刚出锅的面都多么的烫嘴,一口热面在嘴里翻腾着,咽不下去,又不好意思吐出来,只好张着嘴巴哈着气来散热。

    “不行就吐出来,喝口水。”

    雷刚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递过来一杯凉白开。

    门边儿还是硬着头皮将面咽了下去,接过水杯,咕咚咕咚灌下大半杯,嘿嘿干笑着,拍着雷刚的马屁:“那么好吃的面,吐出来多可浪费!”

    边说着,又挑了一大筷子面,这会儿倒学的聪明了,没那么急的扔进嘴里,而是转着圈的吹了半天,尝了尝凉了才塞进嘴里。

    “嗯,好吃,真的好好吃。”

    一边吃,一边还不忘挑起大拇指继续拍雷刚马屁。

    雷刚忍不住的扶额无奈的笑了笑,这孩子,马屁拍得这么明显,当他是傻子看不出来吗?

    “现在感觉好点没?头还疼吗?”

    “不疼了,完全好了。”

    门边儿边吃边回答着,那样子生龙活虎的,绝对和刚才下床都晕倒过去的病西施判若两人。

    “那就好,”雷刚看着她,眸光不由的变得柔和了起来,想到门少庭刚刚不久前才打的电话,心里又不由得一沉,伸手掏进自己衣兜里,紧紧攥住那一张薄薄的却于他重如泰山的化验单。

    “门边儿,我有件事情,要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