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边儿嘴里含着一口面瞪大一双眼睛一瞬不瞬的死死的盯着雷刚,就好像瞬间失忆般的,不认识眼前这个和自己朝夕相处了多年的男人一样。

    “门边儿,你没事吧?”

    雷刚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你刚刚说什么?”

    门边儿很困难的才将嘴里那口面咽下去,端着杯子又喝了半杯水,才反应过来似的,看着雷刚问道。

    雷刚心里叹了一口气,她终究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一切。

    “这是亲子鉴定报告,你应该可以看得懂。”

    雷刚说着,将手里那张化验单递到了门边儿面前。

    “不,不是,我不要看,这不是真的,我不相信,也不要!”

    门边儿突然暴走,双手捂着耳朵不肯再听雷刚说话,眼睛只略略的扫了一眼饭桌上的那张化验单,便抱着头冲进了自己卧室,砰地一声,甩上房门。

    “门边儿,”雷刚拿起饭桌上那张化验单,苦笑了一下,走到门边儿卧室门边,轻轻敲了敲门,“门边儿,把门开开,咱们好好谈谈好吗?”

    房门内没有传出任何声音,雷刚不由的眉头紧皱。

    有些生气的用力又敲了敲房门,声音也随着加大,“门边儿,把门打开,你不小了,十九岁,已经是成年人了,遇事要懂得理智面对,而不是逃避。”

    虽然雷刚从心里也有些排斥这结果,但是他却完全不明白门边儿为什么反应这么激烈,而且排斥明显比自己要更严重。

    想不明白,他也懒得去想,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说服门边儿去见门少轩和方媛媛。

    “门边儿,听话,你把门打开,咱们好好谈谈。”

    “门边儿,你再不开门,我可撞门了!”

    雷刚真的有些生气了,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她都可以毫无保留的跟自己说,可是她现在这样什么都不说,让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见门边儿还是没有反应,雷刚又急又气又担心,最后一咬牙,后退几步,运足力气,大声喊道:“门边儿,我可真的撞门了!”

    说完,整个人使劲朝门撞去。

    没有预料中的砰地一声撞门响,却听到嘎吱一声,门从里边被打开了。

    雷刚是用足了力气百米冲刺的速度冲撞过去的,丝毫没有头料到门边儿会半路开门,没有一点准备下,加上速度太快,根本没法及时刹车,只听砰地一声,雷刚整个身体都撞到了门边儿床边的书桌上,疼的他倒退几步,扑通一声倒在了床上。

    门后的门边儿吓得瞪大一双眼睛,长大嘴巴惊讶的说不出话,半晌才看着雷刚一脸黑线的从自己床上爬起来,速度明显的比平时慢了半拍。

    “你……没事吧?”

    雷刚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一只手捂着磕的生疼的右腿膝盖,一屁股坐在门边儿床上,没好气的低吼道:“开门为什么不提前说一声!”

    门边儿无辜的摊摊双手,“你也没问啊?”

    “你……嘶!”

    雷刚正要发作,不了腿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疼的他直皱眉。

    “磕到哪里了?让我看看。”

    门边儿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去,蹲下身子仔细查看他磕到的部位。

    “不用,我没关系,先说说你的事。”

    雷刚抗拒着门边儿的关心。

    这么多年来,除了那次自己执行任务受伤被门边儿救起,让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最狼狈的姿态展现在她的面前,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来没有在她面前表现过自己的脆弱。

    眼下看着门边儿不管不顾的将自己的裤腿往上撸,让他很有些不适应。

    “我说不用了!嘶,清点行吗?”

    她这是给他查看伤势呢还是给他伤口上补刀呢?

    雷刚忍不住腹诽,自己伤到了膝盖,从疼痛的程度和感觉来看,应该是已经淤血红肿了。这个时候门边儿却还使劲的想要将他的裤腿撸过膝盖,这不是弄残他的节奏吗?

    “哪里疼?这?还是这?”

    门边儿一边问着,一边用手轻轻的按压着雷刚的膝盖边缘。

    “嘶……”雷刚疼的直吸气,眉头都快拧成十八街麻花了,额头上隐隐冒出一层白毛汗。

    这姑娘绝对是跟自己有仇,绝对是来落井下石的!

    尽管钻心的疼,可是雷刚就是咬牙忍着,不说话。

    “我知道了,是这里!”

    门边儿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手感觉到了他的伤处,不由得一阵欣喜,手上也不自觉地更加用力了。

    换来的是雷刚更加痛苦的吸气声。

    “呃……我弄疼你了?对不起,对不起。”门边儿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赶紧抽手,有些郁闷的看着雷刚弯曲的右腿,想了想说道:“这样不行,得把裤腿弄开。你等我一下哈,坚持一会儿。”

    说完,门边儿转身朝自己书桌走去。

    从书桌抽屉里翻腾了半天,终于找到一把剪刀,“找到了,等我用它把你裤腿剪开,然后再给你上药。”

    一边说着,门边儿拿着剪刀就走了回来。

    雷刚看着她拿剪刀的手不由得一阵胆颤,心说你别裤腿没剪烂,再剪到我的肉!

    赶紧伸手一挡,说道:“不用,我自己能行,你去给我拿药箱来。”

    “你自己能行?”门边儿明显怀疑的眼神儿看着雷刚,他是铁人没错了,可是现在他疼的根本没法弯腰好吧,这怎么剪啊?

    “还是我来吧。”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蹲下,一手拿着剪刀,一手抻过雷刚的裤脚儿,就要下手。

    “停,剪刀给我。”

    雷刚无奈的望了望天花板,这姑娘平时看着人精似的,其实生活经验并不丰富,根本就是个孩子,遇事只会单线思考。

    一把抓住门边儿的胳膊,伸手从她手里夺过剪刀,从容淡定的在自己膝盖上方两三厘米处,捅了下去,然后挑着剪开,露出膝盖一片紫青肿的像面包似的一片。

    “啊,肿了,淤血了,你等着,我去拿药箱。”

    门边儿这才想到要帮他上药,赶紧起身跑出去找药箱。

    雷刚无奈的摇头苦笑,早就告诉她要她去拿药箱了,这姑娘这会儿才想起来,幸亏自己这是磕伤,而起不严重,就这孩子这么长的反射弧,要是遇上个心脏病发的人,恐怕等她回过神来,那人早已驾鹤西游去了!

    门边儿手忙脚乱的拎着药箱一路小跑儿的回来,打开药箱,看着里边各种各样的药瓶,药盒,不由得傻眼。

    “你这个伤,要用那种药啊?”

    雷刚叹了口气,“真不知道当初救我的是你还应该是你爷爷奶奶。”

    门边儿不会照顾人,除了做饭还不错。

    所以当时门边儿其实只是把他拖了回去,要说真正救活自己的,还得说是她的爷爷奶奶。

    “当然是我……我和爷爷奶奶一起救活的你。”

    门边儿本来还想很理直气壮的说是自己,因为她一直以雷刚的救命恩人自居。

    可是眼下自己笨拙的救人方式,显然让她明显的底气不足。最后,只得弱弱的将自己勉强和爷爷奶奶并列放在了一起。

    雷刚笑了笑,伸手指着药箱里两个瓶子,“把那两个瓶子拿给我。”

    “哦。”

    门边儿乖巧的拿起两个瓶子,递给雷刚。

    只见雷刚很娴熟的拔开瓶盖,先用银色的瓶子在自己受伤的部位喷了喷,然后又用另一个白色的瓶子在受伤处喷了几下。

    “好了。”

    门边儿有些惊讶的瞪大双眼,“这就好了?”

    这也太简单太草率了吧!

    “好了。”雷刚淡然的说道,然后自顾自的收拾好药瓶,重新放进药箱里。

    “不用搓什么的吗?我可以帮你!”

    门边儿自告奋勇,说着蹲下去,伸手就要上手的样子。

    雷刚吓得赶紧一把将她拉起来,按坐在自己身旁,说道:“不用,这就行了,睡一宿觉,明天就消肿了。”

    “真的吗?可是看着完全没有效果的样子。”

    门边儿还是有些不相信,“要不咱们去医院吧,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不用,真的不用,这点伤不叫什么。”

    雷刚看着她,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现在答应我,不要逃避,咱们来说说你的事情怎么样?”

    “不要!”

    门边儿直觉的拒绝,起身又要逃跑的样子。

    雷刚不由得感到一阵头疼,这孩子只要一提到她亲生父母的事情,她就像只刺猬一样,浑身炸刺,把自己包裹起来,一副生人熟人都勿进的表情。

    “门边儿,你可以继续跑,继续躲,但是我告诉你,就算我现在伤了一条腿,我照样能逮到你,不信你就试试,我豁出去残废了!”

    软的不行,只能来硬的!

    门边儿知道雷刚说得出来就做得出来。

    不由得撅起小嘴,一赌气坐得离他远远的飘窗上,扭过头去看窗外,不理雷刚。

    “告诉我,为什么不想认你的亲生父母呢?”

    雷刚缓和了一下语气,继续试着跟她沟通。

    门边儿双手趴在玻璃窗上,假装很专心的望着窗外楼下停的满满当当的私家车,她觉得还是雷刚那辆越野最酷!

    “门边儿,你要知道,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在找你,尤其是你的母亲方媛媛。她一直找了你十九年,现在女儿近在眼前却不肯和她相认,她知道了会有多心痛,你能体会吗?”

    雷刚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他不像门少庭似的八面玲珑,一向不善言辞的他,给人做思想工作这件事,简直比让他在训练场上做难度最高的训练任务还要来得困难的多。

    “门边儿,虽然你一直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但是他们其实都是爱你的。再说你跟他们相认,不只是多了父母,更多了门家和方家很多亲人。你再也不是孤儿了,而且再也不会觉得孤单,这样不好吗?”

    见门边儿不理会自己,雷刚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自己自言自语似的碎碎念。

    “不好,一点都不好!”

    门边儿忽然转头,一脸忿忿的瞪着雷刚,冲着他吼道:“我才不要父母,才不要很多亲人,不要!我只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