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说话间,眼泪便如断线的珠子般哗哗的掉了下来。

    雷刚看着这样的门边儿不由得呆愣住了。

    印象中,门边儿这应该算是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哭泣,而且是哭的如此汹涌澎湃一发不可收拾。

    “门……边儿。”

    雷刚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才好,只是感觉到心疼,针刺般的疼。

    几乎是本能的,伸手一把将她搂在怀里,紧紧的抱着。

    可是熟悉又温暖的怀抱并没能阻止门边儿的眼泪,相反的,门边儿反而趴在他肩头,哭的更加放纵了。

    雷刚不善言辞,尤其不会安慰人。

    门边儿跟他一起生活的这几年里,基本上每次两人同在一个屋檐下的时候,都是门边儿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而雷刚则自己忙自己的,偶尔听到一句,高兴了哼一声表示自己的存在,多数时候,甚至连哼都懒得哼,就那么任由着门边儿一直吧嗒吧嗒的小嘴儿说个不停,说累了,停下来,雷刚会适时的递上一杯水。

    然而此时,面对哭的一塌糊涂的门边儿,雷刚更是束手无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手轻轻拍着她因为激动而剧烈抖动的双肩,嘴里不停的重复这一句话,“乖,不哭,不哭。”

    不知哭了多久,许是哭累了,门边儿竟那么趴在雷刚的肩上睡着了。

    “门边儿……”

    雷刚轻轻叫了一声,不见她反应,知道她是睡着了,忍着膝盖处传来的疼痛,抱着她缓缓起身,轻轻的将她放到床上,又伸手拉过被子给她盖好,抽出纸巾轻轻的拭干她眼角儿的泪痕,站在床头盯着她看了很久,才轻叹了口气,转身,拿着药箱轻轻出了房间,却忘记了床上扔着的那张化验单。

    黑暗中,一双明亮如宝石般的眸子幽幽的睁开,一眨不眨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半天,才轻轻的叹了口气,侧身,借着窗外透过的微弱的光亮,看到了床上那张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化验单。

    起身盘腿坐在床上,伸手捞起那张化验单,不由得用力紧攥着。

    原来这一切都是他们预谋好的!

    说什么担心自己给门少轩献血太多对身体有伤害,逼着自己去做了全套的检查。

    原来做检查是假,这不过是个幌子,一个借口,而他们真正的目的,就是要给自己和门少轩做dna比对,这才是他们的初衷!

    “枝枝姐,我那么信任你,你却和他们联合起来骗我。”

    想到桑枝,门边儿鼻尖儿一酸,忍不住眼睛又开始泛红。

    那种被自己信任的人背叛的感觉并不好受,一点都不好受。

    想到桑枝热情的邀请自己去大院门家居住,想到桑枝曾明着暗着说的那些话,想到林雅然说自己长得和门少轩有些像……

    原来,从一开始,他们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世了,他们就已经怀疑自己就是门少轩和方媛媛遗落在外的那个女儿了。

    所以那天桑枝去医院陪护,才一定要坚持让自己跟着一起去,而且她跟门少轩讲话时候,不让自己离开,还将方媛媛和门少轩的过往说的那么清楚,原来那根本就是说给自己听的。

    想到这些,门边儿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隐隐作痛。

    现在至少可以确定的是,门少庭和桑枝早就开始怀疑了,那么雷刚呢?

    他也是一开始就知道了亲子鉴定的事情了吗?也像桑枝和门少庭一样的瞒着自己?

    原来所有人都明白,只有自己跟个傻子似的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究竟是为什么?”

    门边儿下意识的捶打着床铺,紧握的拳头砸在松软的床上,发出噗噗的闷响声。

    半晌,摊开手掌,望着手里那张已经被自己蹂躏的皱皱巴巴不成样子的化验单,颤巍巍的双手将它一点点的抻开,瞪大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边的结果。

    “不要,我不要爸妈,十九年从来没出现在我生命里过,凭什么现在你们说认,我就要认!”

    门边儿嘴里狠狠的说着,双手使劲儿,将化验单撕得粉碎,手一扬,飘落满床,满地,满屋。

    父母这种东西,她从来都不稀罕,以后更不会需要!

    一夜无眠,默默垂泪到天亮。

    早晨,破天荒的头一次,雷刚竟主动的过来敲门叫她起床。

    “门边儿,醒了吗?”

    一边敲门,一边轻声喊着。

    半天见屋内没有回应,雷刚不由得蹙了蹙眉头,稍一用力,门竟应声而开。

    走进房间,只见床上,地上到处都是碎纸屑,碎如齑粉,但敏锐的雷刚还是看出是那张化验单。

    “门边儿?”

    搜寻了一圈,不见门边儿踪影,雷刚不由的有些着急,也有些担心。

    她,应该不会出什么事吧?

    不会想不开吧?

    最后,在书桌的电脑鼠标下,雷刚发现了一张纸条儿。

    门边儿留下的纸条儿。

    “我回学校了,别找我,我需要一个人静一静。也转告他们,不要来找我,我不会,也不想认他们。我是个孤儿,从一出生便注定了的,十九年来,我已经慢慢习惯,现在,将来都不想改变。”

    雷刚看着纸条上字字血泪,钢铁的汉子竟也忍不住的眼圈开始泛红,感觉一阵酸涩。

    接到雷刚的电话,门少庭和桑枝表情凝重的告诉家里人,门边儿暂时接受不了这个事情。

    因为是周末,加上家里最近事情比较多,门正没有像平时一样出去应酬交际,而是同家里人一起,坐在客厅沙发上等着雷刚的到来。

    “这是门边儿留下的,”雷刚将门边儿留下的纸条儿递给了门光荣,“还有,那张化验单,被她给撕了。”

    他不敢说被门边儿撕了个粉碎,那得是多抗拒这件事,才能那么仇视一张化验单啊!

    门光荣一直低沉着一张脸,让人看不出他内心的想法。

    看了看纸条儿,没有任何表示,只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便把纸条儿递给了门少庭。

    门正有些尴尬的看了自己父亲一眼,心说这种时候,您不应该先给您儿子我看看吗?好歹当着雷刚一个外人呢,您怎么都不知道给您儿子留点面子!

    但是他对门老爷子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

    转而看向门少庭,问道:“写的什么?”

    门少庭只淡淡的瞅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将纸条儿递给了桑枝。

    桑枝有些尴尬的接过纸条儿,其实纸条上的内容,刚刚门少庭拿着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此时门少庭将纸条儿交给自己,分明就是想让自己告诉门正,他不想和他直接对话。

    这俩父子的关系到底是为什么弄得这么僵的,尤其是门少庭,到底门正做了什么天大的错事,让一向宽容大度的门少庭竟对自己的父亲这么耿耿于怀不肯原谅!

    桑枝轻咳了两声,小声的念出了门边儿留的纸条儿的内容。然后一脸窘迫的看着大家。

    一时间,众人皆沉默无语。

    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尽管大家有心里准备,门边儿不可能很快的接受这个事情,但是却也没有想到,她会抗拒的如此彻底,如此坚决。

    从纸条儿的内容看,这件事,好像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了。

    桑枝不能说自己很了解门边儿,但是却也知道,门边儿也是个说一不二说得出做得到的姑娘。

    “给她点时间吧,我想她会想通的。”

    半晌雷刚才缓缓的说道,眼眸中尽是难掩的心疼。

    “要不,咱们还是先告诉方芳她们,看看她们的意思。毕竟,方媛媛是门边儿的亲生母亲,她有权知道的。”

    门正想了想才又继续说道:“而且母女连心,说不定方媛媛过去找她,门边儿一心软,就认下她了也没准的。”

    对于门正的话,桑枝半分赞同半分保留。

    没错,像门正说的,方媛媛是门边儿的生母,自然有权知道门边儿就是自己亲生女儿这件事。

    但是说母女连心,门边儿见着她可能就会心软认了她,这一说法,桑枝却不敢苟同。

    母女连心说的也得是一直生活在一起,至少是陪伴着长大的情况下。

    人和人的感情都是用长时间的相处,积累起来的,并不会因为是母女有血缘关系就会自然而然的亲近。

    像那些说什么几十年从未见过面,又从未在一起生活过的母女,第一次见面就抱头痛哭,亲热的不得了的事情,根本就不可信。

    要知道,人和人的关系是用时间和感情累积形成的,而非是一脉血缘维系的。

    况且自己曾经多次明着暗着的试探门边儿,门边儿皆表现出一副很抗拒的表情,她又不是没见过方媛媛,医院里已经见过几次面了,要是真的相认的话,又怎么会像现在这么抗拒!

    思讨了半天,桑枝才抬起头,小声说道:“我有些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

    “有什么想法就说吧。”

    众人的眼光瞬间转向桑枝,门光荣点点头,让她但说无妨。

    桑枝这才缓缓说道:“我想说,爸爸说的对,方媛媛是门边儿的亲生母亲,确实有权知道自己女儿是谁。我们可以告诉她,门边儿就是她亲生女儿这件事。不过,鉴于门边儿现在抵触情绪比较大,她一定不想这个时候见到方媛媛,我觉得如果方媛媛现在去找她,很有可能激起门边儿更大的反应。不如我们就先暂时顺着门边儿的意思,不要去找她,像雷刚说的,给她时间,让她自己好好想想。”

    “也有些道理,但是我担心方媛媛会不会同意,她认女心切,能忍得住不去找门边儿吗?”林雅然看着大家,也说出了自己的担心。

    “所以这就要靠我们大家了,尤其是方芳阿姨,她应该可以让方媛媛尽量的冷静下来吧。”

    桑枝分析着,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门少庭。

    他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反倒是自己这个习惯了依赖他的人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大通,她自知自己在门少庭面前根本就是关公面前耍大刀,班门弄斧了。不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有没有鄙视嘲笑自己的自作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