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其实一家人加上雷刚坐在一起讨论了大半天,最后也没讨论出个子丑寅卯来。

    而门少庭从始至终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坐在那儿静静的听着,表情淡淡,让人看不出他心里的真实想法。

    “少庭,你的意思呢?”

    最后还是门老爷子首先有些沉不住气了,看着门少庭一脸淡定的表情,就让他不由得觉得郁闷。

    这个时候,大家都有发言,就连一向习惯了顺从的林雅然都表达了自己的意思,而这个平时主意很正的孙子却一言不发,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见爷爷问自己,门少庭才淡淡的摇摇头,很随意的说道:“没什么意见。”

    没什么意见?

    门光荣不由得挑眉看着这个可以说自己一手造就的孙子,他一直很自信,觉得自己很了解他,可是现在,门光荣却突然发现,其实自己根本不了解他,他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深厚的多,似乎越来越不容易让人看透了。

    这说明他成长了吗?

    按理说这是好事,如果一个男人,很容易被人看透,哪怕这个人是自己所熟悉的亲人,也只能说明他还不够城府,修为还不够深厚。

    可是现在的门少庭,城府有了,也够深厚了,却连他这个当爷爷的也看不透了,高兴之余,多少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失落。

    “门少庭,这就是你的态度?”

    门正见儿子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尤其对待老爷子的话,竟也敢表现的如此淡漠,别说,这小子长这么大,还真的是第一次对爷爷也这么不冷不热的,心里竟没来由的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窃喜。

    这算不算是幸灾乐祸?

    可是门正面上却表现的很正义,一脸怒火的瞪着门光荣,“你小子翅膀硬了是吧?爷爷你都不放眼里了!”

    门少庭却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连搭理都懒得搭理他一下,起身拉着桑枝就往外走。

    一边走,还一边头也不回的说道:“刚子,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走!”

    雷刚一脸郁闷的起身,跟老爷子几人道了别,赶紧追了出去。

    “你……”门正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门少庭居然理也不理的起身走人,还连带带走了两个,一时间气得有些反应不过来,最后,只得叹了口气,说道:“养不教,父之过啊!”

    门光荣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冷哼道:“你说自己呢,还是说你老子我呢!”

    说完看也不看一脸怔愣的门正一眼,起身走人了。

    “爸……我,我说我自己呢,您可别误会啊!”

    门正忙不迭的跟在后边解释着,看着一家三代男人一个倔似一个臭脾气,林雅然不由得哑然失笑。

    “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出了家门,桑枝停下脚步,拉着门少庭的手,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问道。

    门少庭放开她,将她推向雷刚的车子:“你跟雷刚去门边儿学校找门边儿,我去医院一趟。”

    “找门边儿?现在?可是门边儿说了不想见人,想一个人想想,现在去找她,她会见我们吗?”

    对于门少庭交给自己的这个任务,桑枝不由的打心里发怵。

    毕竟自己也帮着一起隐瞒着门边儿这件事,而且严格算起来,自己才是那个始作俑者。

    现在门边儿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估计心里一定讨厌死自己了,一定不想见自己,自己现在过去根本就是找虐的节奏。

    “去吧,现在你去找她最合适,她可能不会见雷刚,但不至于狠心不见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

    门少庭说的云淡风轻,嘴角儿还挂着淡淡的笑意,可是在桑枝看来,他根本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的节奏,笑面虎,坑死人!

    “走吧,或许少庭说的没错。”

    雷刚这个时候倒是表现的很积极。

    桑枝忍不住的摇头,也只有沾上门边儿的事情,才会让雷刚这么失态吧!

    门边儿的学校离大院并不很远,开车不过二十几分钟就来到了学校大门口。

    雷刚下去找门卫说了下情况,门卫大概见了是军车,知道惹不起,所以很痛快的放行了。

    “咱们就这么进去找她合适吗?要不要先给她打个电话,探探她的口风?”

    不是桑枝不想来见门边儿,而是她实在觉得心虚,觉得自己愧对门边儿,有些不太敢见她。

    如果门边儿不是现在的反应,而是很高兴的接受自己的身世,那么桑枝之前对她的所作所为,就是劳苦功高的功臣,自然皆大欢喜。

    而现在情况恰恰相反,门边儿非但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世,甚至放出狠话,没有认自己亲生父母的可能。

    这种情况下,桑枝就真的觉得自己现在就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了。

    雷刚有些好笑的看着桑枝,说道:“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觉得门边儿现在的心情,咱们给她打电话,她会老老实实的出来见咱们吗?”

    桑枝郁闷的摇摇头,“不会。”

    当然不会,这还用问吗?

    可是现在这样直接去堵人,就一定会比打电话被拒绝效果好吗?

    她可真的不敢苟同这个做法。

    “那要是见面她也不愿意理咱们,怎么办?”

    桑枝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雷刚耸了耸肩,无所谓的说道:“不是咱们,而是你。我知道她现在一定不愿意见到我,所以我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什么!”

    桑枝一脸惊讶的看着雷刚,忍不住咬牙。

    行,雷刚,你行,你真不愧是门少庭的好兄弟,卖人的本事一样高超!

    雷刚不愧是侦察兵出身,很快打听到了门边儿的所在,带着桑枝来到一处阶梯教室前,指着上边说道:“她现在就在里边上课,你上去找她吧,一准能找到她。”

    桑枝一脸黑线的看着雷刚,可怜兮兮的问道:“那你呢?”

    雷刚指了指停的很远很隐蔽的车子的方向,说道:“我去车里等你,你完事给我打电话。”

    说完根本不看桑枝反应,直接转身走人了。

    桑枝对着雷刚的背影无声的挥了挥小拳头以示自己的不满,最后还是只得叹了口气,认命的转身,慢吞吞的朝教室走去。

    活该,谁叫你没事找事,非得让门少庭给门边儿和门少轩做什么亲子鉴定的?

    现在人家身世倒是清楚了,可是却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还弄得自己灰头土脸里外不是人的,不是活该是什么!

    此时的桑枝心里悔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从来没像现在如此希望时间停止过,桑枝甚至开始羡慕能让时间停止的克赛号了。

    速度再慢也有速度,本来就没有几步远,即便桑枝已经拿出了蜗牛速度,还是到了教室门前。

    面对着紧闭的大门,桑枝犹豫了一下,抬起手,刚想敲门,却又放了下去。

    敲门干嘛,直接进去不就行了!

    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尽量淡定下来,然后咬了咬牙,一副豁出去的大义凛然,伸手推开了教室的门。

    随着吱呀一声门开的声音,原本就不算热闹的教室里突然静了下来。

    讲台上,正在专心讲课的老师也是一愣,本能的朝门口看去。

    因为是主修课,能容纳上百人的阶梯教室里座无虚席,上百双眼睛齐刷刷的扫向门口,桑枝有些尴尬的站在门口,就这么直愣愣傻呆呆的接受着大家的注目礼。

    “咳咳……这位同……志,你有什么事吗?”

    老师的习惯见着长得不像自己同行的就叫同学,话一开口,才发现眼前这位是挺着个大肚子的孕妇,显然称呼同学有些不合适了,赶紧急中生智的称呼了一声同志。

    尽管如此,体态丰盈年过半百的老师还是忍不住的额头上冒了一圈白毛汗。

    而教室里终于有人忍不住窃笑出声,同志这个词,这年头,在学校里,还真的是个稀罕词,不多见啊!

    这教了几十年书,还是头一次遇见上着课突然闯进来一个大着肚子的孕妇这种事情。

    这女的是要干嘛啊?该不会是来这里找孩子爸爸的吧?

    老师心里犯着嘀咕,合计着要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要不要站出来替这姑娘主持个正义什么的。

    “老师,对不起,打扰你讲课了,我是有急事,来找个人的。”

    桑枝的话打断了老师的遐想。

    “哦,找人。”

    果然是找人,找她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其实不光老师是这种想法,就是教室里坐着的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是同样想法,当然,剩下的那百分之一有其他想法的人,自然就只可能是一个人,门边儿!

    门边儿看到桑枝的瞬间,就觉得自己大脑突然短路了一样,竟然有些怀疑自己眼睛出现了幻视。

    直到听到她和老师的对话,才恍然,这是真的,这大姐居然真的找到学校来了!

    自己不是有给雷刚留纸条儿吗?她现在挺个大肚子来学校找自己又是闹哪样啊!

    低头,再低头,最后干脆趴在桌子上装死。

    于是乎,偌大一间教室,上百号人都伸长了脖子好奇看着这突然闯进来的女人,猜测着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时候,只有门边儿一个人,事不关己的闷头装死。

    “你找谁?别害怕,说出来,他要是在这个教室里,老师替你做主。”

    看看这姑娘肚子都这么大了,孩子是一定要生下来的了,这时候做引产可是很危险的。

    同样身为女人的老师,对那种做了又不想承担责任的男人,男同学,一样的深恶痛绝,就算是自己的学生,她也绝不偏袒。

    “……”桑枝有些诧异的看着老师,完全不明白她为什么这么说。

    这话里的几个意思啊?

    但是随即,看到老师看着自己肚子的眼神儿,便瞬间明白了,原来她误会了。

    “老师,不是你想的那样子,我是来找我侄女门边儿的,门边儿,我知道你在里边,出来,我就跟你说几句话,快出来吧,别影响了其他同学上课。”

    瞬间,上百双眼睛的焦距齐刷刷的转移到了缩头乌龟似的门边儿身上,门边儿顿时觉得自己全身寒毛倒立,一脸黑线的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