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谁是你侄女了,你别瞎说!”

    门边儿不想对桑枝凶的,只是听到她说自己是她侄女,实在有些气不过。

    她还没认门少轩是她爸爸呢,她还不是他们老门家的人呢,攀什么亲戚啊,要命!

    见到门边儿,桑枝心里没来由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对自己恶言恶语的一副不爱搭理的样子,但至少还是开口跟自己说话了。

    “门边儿,咱们出去说行吗?别在这儿耽误老师上课了。”

    桑枝恳求的语气,眼神儿诚恳的看着她。

    门边儿听了差点跌倒,心里话,你也知道自己这么闯进来会影响大家上课啊!

    “门边儿同学,既然你家人来找你有事,你就先跟着家里人去吧,有什么事好好说,一家人闹别扭还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呢。”

    听了桑枝的话,老师明显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否则她这个当老师的面子上也无光啊!

    门边儿在同学和老师的注目下,一脸不情愿的跟着桑枝出了教室。

    桑枝对老师千恩万谢的,并对打扰了人家上课表示了歉意,才拉着门边儿出去。

    阶梯教室外边,门边儿一脸懒倦的依靠在楼梯扶手上,双手抱胸,不冷不热的问道:“你找我什么事,要是认亲的事就算了,我不想听。没别的事,我就进去了,还要上课呢。”

    桑枝囧了囧,这孩子变脸真快,赶上川剧变脸的速度了。

    有些抱歉的说道:“门边儿,我知道你心里对我有怨气,可是我这么做,真的都是为你好。而且当初我们只是猜测怀疑,并没有实际的证据,又担心你听了心里会承受不了,所以才……”

    说着,桑枝忍不住看了看手机时间,估计一会儿就该下课了吧,这种话题在这里谈真的好吗?

    “咱们能找个别的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桑枝有些恳求的看着门边儿。

    门边儿则表现的很不耐烦,一副不想跟她谈的样子。

    桑枝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催,长这么大,这算是第二次被人无视吧?

    第一次是门少轩,自己暗恋他,他却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

    这一次是门少轩的女儿门边儿,自己这是上辈子欠他们父女俩的吗?

    见门边儿不说话,桑枝突然往前,伸手想去抓她的手,门边儿下意识的后退。

    “哎呦!”

    桑枝突然捂住自己的肚子,一脸痛苦的叫道。

    “你怎么了?没事吧?”

    门边儿显然被桑枝这种表情吓了一跳,她怀着孕呢,这万一要是有个闪失,自己可是会愧疚一辈子的,况且门少庭也不会饶了自己吧。

    一边想着,赶紧上前一步将桑枝扶住。

    桑枝心里窃喜,没想到自己这一招还真管用,门边儿终究不是个冷漠的人,不忍心看着自己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出事。宝宝,谢谢你。

    “门边儿,咱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谈谈好不好?”

    扮可怜对于桑枝来说简直信手拈来,这是她对付门少庭的秘密武器,如今迫不得已用在了门边儿身上。

    门边儿仍旧黑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却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扶着桑枝走下台阶。

    桑枝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虽然开始很曲折,但这结果总算是好的。

    “咱们去哪儿?”

    见门边儿一直搀着自己走着,桑枝心里对自己再一次撒谎骗了她,感到有些愧疚。

    但为了大局着想,桑枝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装下去。

    “你真的没事吗?用不用去医院?”

    门边儿心里还想着桑枝刚刚肚子痛,会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这件事。

    “呃……没事了,不用去医院,现在好了,咱们还是找个地方待会吧,总不能就这么一直走下去吧。”

    门边儿想了想,淡淡的说道:“前边不远处有一个水吧,我们去那坐会儿吧。”

    “好。”

    桑枝赶紧很狗腿的笑着答应,尽管门边儿看自己的脸色依旧不好看,但好歹这是又说上话了,真心是个好兆头。

    桑枝现在心里忍不住开始佩服门少庭了,他真是料事如神,说门边儿不会不理自己,果然真的就被他说中了。

    门少庭和门正几乎是前后脚到的医院,门少庭刚刚和方芳打过招呼,就见父亲一脸不自然的走了进来。

    大概是也没想到门少庭会来医院吧,此时在门少轩的病房不期而遇,虽然本来没什么呢的,但感觉上还是多少有些不自然。

    “方芳阿姨,你好,我是门少庭,过来看看堂兄的。”

    门少庭跟方芳也是第一次见面,虽然以前没有见过面,但这房间里,除了特护就只有两个女人,想必这个看上去年纪较大的应该就是方芳了。

    方芳没有想到门少庭会自己来医院,稍稍怔愣了一下,赶紧笑着说:“你就是少庭啊,闻名不如见面,真是一表人才。媛媛快过来,见过堂弟。”

    “你好。”

    方媛媛腼腆的笑了笑,想伸手,却始终没有伸出去。

    门少庭笑了笑,“这就是大嫂吧,你好,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方媛媛还是腼腆的笑着,摇摇头,轻声道:“不辛苦。”

    透过门少庭,方芳发现了站在门口的门正,笑道:“你们父子一起来的啊,你站在门口干什么,进来啊。”

    门正这才一脸尴尬的走了进来。

    相比门正的尴尬,门少庭则显得从容淡然的多了,似乎早就料到了自己父亲会来医院,转身对方芳笑道:“阿姨,我父亲有话和你跟堂嫂说,不如你们出去找个地方坐下来,点点喝的边喝边聊。”

    说这些话的时候,门少庭跟本都没看门正一眼,就这么自作主张的给他老子吩咐了工作。

    门正不由得有些气恼,这小子,在家里无视自己也就算了,在外边也丝毫不给自己留面子,简直太可恶了!

    可是门少庭就是有这种本事,明明把他气得心里不行,却又根本发作不出来,最后只能忍气吞声的由着他摆布。

    不过这次就算是他擅自做主,倒也帮了自己一个不大不小的忙。

    原本他还想着,那么重要的一件事情,又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在病房里讲是不是有些不合适呢。

    方芳和方媛媛齐齐的看向门正,“门正,你有话要跟我们说吗?关于少轩的还是孩子的?”

    门正扯了扯嘴角儿,有些不太自然的笑了笑,说道:“都有,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下来谈吧,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

    方媛媛听到是有关自己女儿的事情,顿时有些激动,转头看了看依旧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门少庭,眼圈不由得又开始泛红,眼看着就要忍不住飙泪了。

    门少庭适时的说道:“阿姨,堂嫂,你们去吧,这里有我呢,不会有事的。”

    “那就麻烦你了。”方芳对门少庭点点头,这才拉着方媛媛和门正转身出了病房。

    门正临走时,还不忘转身深深的看了门少庭一眼,那一眼颇有深意,内容看似很复杂,可惜,门少庭却是一脸淡然的直接无视。

    “唉。”心里叹了口气,这才低着头和方芳姑侄俩一起离开。

    待他们都离开后,门少庭站在门少轩的病床前,低着头,静静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抬头转而对一边的特护说道:“这里暂时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我想单独和他呆一会。”

    特护忙不迭的点着头,退了出去,随手关了门。

    门少庭拉了把椅子坐在病床边上,继续静静的看着门少轩。

    欧阳教授跟他说的话,一遍遍的在脑海中盘旋着。

    最后,门少庭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尽管不是很确定,只是他的分析推测,但他还是决定一试。

    就像欧阳教授说的,试一试吧,有帮助当然好,就算没有效果,也没什么损失,不是吗?

    想到这儿,门少庭突然站起身走到门少轩面前,伸手一把将他从床上拽了起来,拿过一只枕头给他垫在背后,让他坐在床上和自己面对面。

    吸了口气,门少庭才淡淡的说道:“门少轩,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我是门少庭,严格来说,应该是你的堂弟。我知道你认识我,也见过我,别跟我这儿装死行吗!”

    门少庭的声音淡淡,语气却很生硬。

    就好像内心被什么东西长时间压抑着,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发泄的渠道似的,一股脑儿要将心里压抑的情绪倒垃圾似的倒出来。

    “门少轩,你别跟我装蒜,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醒过来,但是我深信,一个能潜伏在匪窝里长达十五年都没有被那帮阴险狡诈的敌匪看出半点破绽的汉子,绝对不会因为一个没有伤及性命的子弹就一睡不醒。”

    “门少轩,我真的懒得跟你多说废话,你要想这么一辈子跟死人一样的躺在病床上,我也管不着。我只是替你女儿和你女人可惜,对了,忘记告诉你了,你和方媛媛有了一个女儿,你们的亲生女儿,现在找到了,就是她,用自己的鲜血救了你这条命。”

    “可惜,我看她的血算是白流了,救活了你又怎么样,反正你也不想醒过来,你现在这样,跟死了有什么区别。不对,应该说,还不如死了干脆!”

    “门少庭,你要不要这么毒舌啊,他都已经这样了,你居然还咒他,真狠!”

    抬头,只见白慕风拄着拐杖正笑得一脸灿烂的倚在门口。

    门少庭不由得蹙了蹙眉,他什么时候来的,又是什么时候打开的房门,自己居然没有半点察觉,是自己的警惕性减退了,还是被门少轩气昏了头!

    不管是什么原因,身为一个特种兵王,居然没有丝毫察觉的被人开了门,这对于他来说,就是莫大的耻辱,让人气得吐血的耻辱。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哦?是你不欢迎我,可是他需要我!”

    白慕风说着,伸手指了指病床上的门少轩。

    然后不请自进的进来,毫不客气的坐在门少庭刚刚坐过的那把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