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挑眉一言不发的看着白慕风,心里有怒气也有好奇。

    他知道白慕风和门少轩的关系很亲密,但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只见白慕风探身伸手,小心翼翼的将门少轩放倒,让他重新躺回病床上,然后双手按住他的双肩,笑了笑说道:“你这么说对他起不了多大作用的,他心里最耿耿于怀的事情是什么,你知道吗?”

    白慕风的语气淡淡,明明是跟门少庭说着话,眼睛却一刻都没有离开门少轩的身上。

    “是什么?”

    门少庭在来医院之前,对门少轩的身份经历做了很详细的调查,从而得出一个很大胆的推测。

    也正是因为这个推测,加上欧阳教授的话,门少庭才会来医院,又借由父亲将方芳姑侄两人支开,亲自来试试看看有没有效果。

    可是现在,他的计划被白慕风这个不速之客打断了,他倒要看看他要怎么做。

    白慕风嘴角儿扯了扯,透出一抹轻蔑的笑,“我以为你既然来了,就应该已经调查的很清楚,却原来连他心里最大的愿望都不了解吗?”

    门少庭不置可否的抽了抽嘴角儿,他都说了,门少轩心里最大的愿望,既然是心里的愿望,那么肯定是不为人知的,至少也是鲜有人知的,这又让他从何调查呢?

    不过门少庭却不认为白慕风比自己多了解门少轩更多,毕竟他的手段他自己很清楚,调查了门少轩这么久,加上明里暗里对他的了解,他相信,接下来自己所要说的话,或许就是门少轩心里的愿望。

    淡淡的看了白慕风一眼,伸手拍了拍门少轩的肩头,说道:“堂兄,王二的下落我已经调查清楚了,而且现在看来,他已经是穷途末路到了狗急跳墙的地步了,目前正调集了他手里所有的资源,准备跟我们拼个你死我活。我想你一定很希望能够亲手杀了他,给大伯和大伯母报仇吧。五天,五天后,我们会有所行动,我希望能有机会跟你并肩作战。”

    说完,又深深的看了白慕风一眼,转身出了病房。

    门少庭没有发现,就在他转身离开的一瞬,门少轩的手指轻轻的动了一下,紧接着眼睫毛也微微动了动。

    虽然只是很细微的动作,却没有逃脱白慕风的眼睛。

    “门少庭!”

    白慕风激动的破口而出,声音之大连他自己都差点被吓到了。

    刚刚出了病房的门少庭,就觉得耳膜被震了一下,下意识的停住了脚步。

    下一秒,反应过来,转身重新奔进了病房。

    “他……有反应了!”

    白慕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门少轩,怔怔的说道。

    “医生,护士,护士,叫医生!快!”

    门少庭将门少轩全身上下扫了一遍,继而奔出病房,抓着一个护士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喊:“快去,叫医生,快!”

    小护士被他吓得浑身打颤,脸色惨白的点着头,直到他快要将人家摇晃的脱力了,才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紧松手,抱歉的笑笑:“对不起,那个麻烦你赶紧去帮我叫医生,这个病房的病人有反应了,对了顺便把李旭医生找来。”

    小护士看了他一眼,头也不回的跑了,弄得门少庭反而郁闷的不行。

    他也没做什么啊,干嘛看见他一副羊遇见狼的表情!

    摇摇头,郁闷的回到病房,却看到白慕风一脸鄙夷的看着自己。

    “瞅什么瞅,信不信老子把你眼珠子抠出来当泡儿踩!”

    “呦,头一次见你这么不淡定啊,真是大开眼界。”

    面对白慕风的嘲讽,门少庭只是鼻腔里冷冷的哼了一声,懒得跟他计较。

    “不过,”白慕风却还没有玩够,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可以嘲讽这个一向自大的家伙,他岂有这么容易放过的道理,“你难道一激动就会脑子短路,不知道病房里有呼叫铃这种先进的工具吗?”

    一边说着,还一边揶揄的指了指门少轩病床上方的按铃,眼神里那是满满的毫不掩饰的鄙视啊!

    门少庭一时无语,确实,自己刚刚失态了,太失态了,把人家小护士都吓到了。

    但是却不甘这么被白慕风嘲讽,淡淡的瞪了他一眼说道:“我对医院不熟,一时忽略了,又不像你,”一边说着,还一边嘴角儿含笑的上下打量着白慕风,“你现在是以医院为家啊,天天吃喝拉撒睡都跟这儿,当然对这里比较熟悉些。”

    “你!”

    见门少庭明显的鄙视自己的一身伤,白慕风一时气结,伸手指着他,半晌才说道:“你个没良心的,你也不想想我这身伤是为什么受的,还不是为了保护你女人跟你孩子。你不说声谢谢也就罢了,还跟这儿说风凉话,真是忘恩负义!”

    “我忘恩负义?”门少庭挑眉,“你还有脸说?我没跟你算账就算是好的了,你还是庆幸你这一身伤吧,不然我一定把你打成特级残废!”

    “你!”白慕风此时深深的后悔啊,从来两个人吵嘴架他就没赢过,今天是吃错药了居然主动跟他挑衅,真是没有记性。

    “咳咳……”

    除了两人之外,病房里忽然传出了第三种声音。

    门少庭和白慕风暂时休战,不约而同的朝声源处望去。

    “门少轩,你醒了!”

    又是不约而同的脱口而出。

    病床上的门少轩虚弱的看了他们一眼,脸色有些惨白的吓人,张了张嘴,半天才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太吵了,想不醒都难。”

    门少庭和白慕风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心说早知道吵架能把你吵醒,他们早就开吵了,还能让你在这儿躺这么多天!

    李旭带着一票医护人员赶了过来,看了门少庭和白慕风一眼,“你们先出去吧,让医生给他先做个检查。”

    门少庭伸手,搀扶着白慕风出了病房。

    才出了病房,白慕风就有些不自然的推开了门少庭,“别,你这样对我让我觉得很不适应。”

    其实不光是白慕风不适应,就连门少庭自己也觉得别扭。

    两个人认识不是一天两天了,而是将近二十年了。

    二十年里,因为白慕远的关系,门少庭对白慕风一直存着敌意。

    总是不自觉地跟他对着干,两个人从来没有和平的待在一起超过十分钟过。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只要两人见面就是在所难免的,而像刚才那样,门少庭居然主动搀扶白慕风,这种情况,放在平时的话,两人估计做梦都梦不到的事情,居然就这么真真实实的发生了,太不可思议了。

    “别多想,我只是可怜你而已!”

    门少庭在努力的为自己刚才下意识的行为找着台阶。

    白慕风则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儿,“谢谢你的同情,但是我真的不需要。哥两个月后出院,照样是迷倒众生的优质帅哥。”

    门少庭一脸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这才是他的本性,狗改不了吃屎!

    “白慕风!你又趁我不注意偷跑出来!”

    一声河东狮吼般的咆哮刚过,白慕风面前便出现了一个娇小可爱却满脸怒火掐着腰要吃人的小护士。

    白慕风吓得脸色一变,扯了扯嘴角儿尴尬的朝门少庭笑了笑。

    “我过来看个朋友的。”

    小护士伸手一把将他拽住,“我知道啊,上次不也是来看朋友,你记住再有下次我真的对你不客气了。赶紧的,回去吃药了。”

    虽然小护士说话一点不客气,但语气却比之前温柔了很多。

    一边说着一边不由分说的搀着他就走,走出很远,门少庭还隐隐约约的听到小护士质问白慕风,“你刚才说要出去迷倒谁啊?嗯?”

    白慕风回答的声音很小,门少庭听不见,但从小护士笑得花枝乱颤的身形可以看出,那货是把这小姑娘给哄高兴了。

    “唉!”门少庭不自觉地叹了口气,“真是一物降一物。”

    或许,像桑枝说的,自己真的应该重新认识一下白慕风,他也许并非自己想的那样。

    正胡思乱想着,门少轩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门少轩被护士从里边推了出来。

    门少庭赶紧走上前去,抓着李旭的胳膊问道:“怎么样?你们这是要带他去哪儿?”

    李旭拍了拍门少庭的肩膀,示意他冷静下来,“没事,你别着急。门先生现在已经清醒了,不过我们还要给他做个全方面的检查,才能确定他的情况。”

    门少庭转身看向门少轩,只见他正一脸淡笑的瞅着自己,脸色比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明显的好了一些。

    抬了抬手,张了张嘴,虚弱的说道:“你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想见见她,可以吗?”

    门少庭知道门少轩口中的她指的是谁,自然是那个他才知道的女儿。

    可是门边儿现在……

    “行,我来安排。”门少庭淡淡的点头,答应着。

    看着门少轩被医护人员推走,转身对着李旭说道:“他就拜托你了,千万不能让他有事。”

    李旭看了他一眼,叹口气,说道:“放心吧,救死扶伤是我们做医生的职责。他醒过来之前身体各项指标都已经正常了,现在不过是做个检查而已,你不用担心。”

    说完,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跟着走了。

    门少庭这才松了一口气,掏出手机,拨通了雷刚的电话:“门少轩醒了,想见门边儿,你这样……”

    雷刚听着门少庭的电话,眉毛都快拧成麻花了。

    “门少庭,你这是要逼着我和门边儿反目成仇的节奏啊!”

    “少废话,不这么着,门边儿能乖乖的来医院吗?”

    门少庭说得理直气壮,雷刚心里却是叫苦连天。

    恐怕这次之后,自己在门边儿心目中的大好形象将会一去不复返了吧!

    “枝枝姐,你别说了,我现在这样挺好,真的不想认什么亲人,也从来没想过找亲生父母。不管当初出于什么原因,既然他们抛弃了我,我就……”

    “嫂子,门边儿……”

    雷刚气喘吁吁的跑了进来,桑枝和门边儿不约而同的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