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看着一向淡定的雷刚,现在这么慌慌张张的表情,门边儿没来由的心里一阵发紧,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自己的衣角。

    “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从认识雷刚的第一天起,桑枝就知道这个男人是个铁血的汉子,好像没有什么事能让他慌乱失措的,看他现在这样子,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心里也不由的跟着紧张起来。

    “嫂子……”雷刚看了桑枝一眼,转而抓住门边儿的胳膊,“你跟我走,现在,马上,快,去医院!”

    说着,不待门边儿反应,已经拉着她奔出了水吧。

    桑枝也紧跟着出来,直到坐到车上,门边儿才反应过来,朝着雷刚吼道:“雷刚,你干嘛啊?我说了我不去医院,我不会认他们的!”

    “门边儿,别闹了!”

    雷刚突然伸手紧紧抓住门边儿的两只胳膊,表情无比严肃的看着她,说道:“你要是不想你自己的人生留下遗憾,就乖乖的跟我去医院见你爸爸最后一面!”

    语气那叫一个沉重,门边儿瞬间安静了下来,一脸呆愣的看着雷刚,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雷刚,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见最后一面,门少轩怎么了?

    桑枝从后排座上伸出手来抓住雷刚的衣服,一脸紧张的问道。

    雷刚郁闷的一脸黑线,心里万般无奈却不得不将戏演足了。

    “嫂子,你先放开我,你这样抓着我我没法开车啊。”

    对于门少庭的馊主意,雷刚根本就是迫不得已逼上梁山。

    现在看着门边儿的表现,如果说他心里多少有些愧疚的话,但其实更多的还是安慰。

    从门边儿的表情来看,门少庭猜的没错,门边儿再怎么嘴上说不认亲生父母,但其实心里也是担心的,毕竟血缘在那呢。

    不管她承不承认门少轩这个父亲,方媛媛这个母亲,他们还都是她的父母,并不会因为她承认或者不承认而有任何的改变。

    但对于桑枝,雷刚心里却除了抱歉还是抱歉。

    毕竟人家怀着身孕呢,还让人家这么受刺激真的好吗?

    雷刚确实有些于心不忍,但想想即便是桑枝受了刺激,也是被门少庭害的,门少庭才是始作俑者,自己不过是被他临时抓来做现场发挥的临时演员罢了。

    所以,要怪,就怪门少庭,真的和他无关的。

    这么想着,雷刚的心里真的就好受一点,也心安理得一点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门少轩到底怎么了?”

    桑枝放开了手,却依旧紧紧的逼问着雷刚。

    “他……他病情突然恶化,伤口感染导致高烧不退,加之之前就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现在情况很危险,随时有可能……救不回来。”

    雷刚越说越心虚,明明人家好好的一个人,已经清醒了过来,现在却这样说人家,真的好吗?

    想起门少庭说的那句话,“反正就往死里说,越严重越好,最好让门边儿觉得她要是晚来一步就见不到她老子最后一面了,就行了。”

    雷刚也只能硬着头皮顶着心虚继续演下去。

    “什么?怎么……怎么会这样?”

    桑枝喃喃的说着,眼泪就忍不住的哗哗的流了下来。

    “雷刚,快,快开车,求你,快点去医院!”

    门少轩是因为就她才受伤的,如果真的,真的就这么没了,她以后怎么面对门家人,怎么面对门老爷子?

    就算他们不怪罪自己,她自己也过不了自己这一关,也会一辈子生活在愧疚与悔恨中,生不如死!

    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各项身体指标不是都正常了吗?只是昏迷不醒,怎么就突然恶化感染了呢?

    桑枝百思不得其解,越想越想不明白。

    没有道理啊,方媛媛每天那么精心的照顾着,没有道理会伤口感染病情恶化啊!

    “雷刚,你怎么知道的?是谁给你打的电话?”

    桑枝不由得问了一句。

    之前来的时候,门少庭让自己和雷刚来学校找门边儿,他自己却去了医院。这么会的功夫,雷刚就跑来说门少轩突发了状况,是不是有点太巧合了,很像是故意安排好的似的。

    这么想着,桑枝不由得疑问的表情追问了雷刚一句。

    雷刚身体一震,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由得颤了一下。

    果然近墨者黑,跟门少庭天天生活在一起,桑枝都感染了他的敏锐的嗅觉,快成了半个侦察兵了。

    雷刚额头上冒着白毛汗,侧目看了一眼门边儿,这孩子还呆愣愣的望着前边,好像根本没听见桑枝的话一样。

    显然整个精神还处在高度震惊中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嫂子,你坐稳了,我要加速了。”

    雷刚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桑枝的问题,很显然,以桑枝的聪明,只要镇静下来,就不难猜出事实真相。

    他说不说对桑枝来说都一样,但是对门边儿就不同了。

    门边儿不了解门少庭,但是却也不是个不会思考不会分析的孩子,相反的,门边儿有着很强的逻辑思维能力和分辨能力。

    只要给她一点点的提示,她就能根据提示顺藤摸瓜追根溯源找到事实真相。

    所以雷刚不敢说是门少庭给他打的电话,生怕引起门边儿的怀疑,再跟自己赌气的来个半路跳车之类的,那可就麻烦了。

    见雷刚不直接回答自己的问题,桑枝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但是看到前边副驾驶座上的门边儿,桑枝决定配合雷刚演好这出戏,不能让门边儿在到达医院之前,产生任何的怀疑。

    于是悲戚着声音说道:“雷刚,快,越快越好,不用担心我。”

    雷刚带着桑枝和门边儿赶到医院的时候,门少轩的病房里已经人满为患了。

    门少轩的病床周围被围得满满当当的,从外边根本看不到里边的任何情况。

    来的路上,门边儿心里还有些怀疑,会不会是他们再一次欺骗自己,为的就是把自己骗到医院来,和方媛媛相认。

    她甚至在路上已经想好了,如果真的是那样,自己就话也不说的直接转身走人,他们总不能把自己绑起来,拿刀逼着自己认她吧。

    可是现在见到门少轩病房里围着这么多人,门家的所有人,包括方芳姑侄俩,还有一些忙活着急救的医生护士,门边儿的心倏地一下沉落到了海底。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用尽全力的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人,跌跌撞撞的来到了门少轩的床边,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

    没有说话,眼泪却哗哗的如倒豆子般的倒了出来。

    世界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

    门边儿就那么呆愣愣的跪在地上,看着病床上躺着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的门少轩,喉咙动了几下,却始终没有发出一丝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门边儿透过泪眼模糊的视线,看到病床上仿佛已经停止呼吸的男人的手微微的动了一下,跟着一双眼睛缓缓的睁开,与她四目相对。

    “回光返照!”

    这是门边儿的第一反应,身体猛地一僵,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抓住门少轩的大手,哇的一声哭了出来:“爸,你看看我,我是你的女儿门边儿,你看看我啊,你别死,我不要你死啊!”

    这几句话几乎是出于本能的脱口而出,话一出口,就连门边儿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不由得愣了愣。

    接着,她感觉自己的手被那双大手用力的紧紧的反握住,那双原本没有一点光泽的眼睛,瞬间迸发出耀眼的光芒,带着笑意,那么慈爱的看着自己。

    “好孩子,爸爸对不起你,这么多年,让你受苦了。”

    门少轩抬起胳膊,有些粗粝的大手轻轻的抚了抚门边儿柔顺的秀发,眼角儿忍不住也流出泪来。

    这双手虽然不是很有力,但却绝对不是一个将亡人的感觉。

    敏锐的门边儿瞬间感觉到了不对劲儿,不由得抹了把眼泪,瞪大双眼仔细的朝门少轩看去。

    这会儿再看,他原本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也有了些光彩和生气。

    那微微扬起的嘴角儿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你没事?”门边儿蹙起眉头,一脸疑问的看着门少轩。

    “听他们说,是你救了爸爸,爸爸谢谢你。”

    门少轩的声音依旧很虚弱,但明显的要比刚刚醒来的时候强很多了。

    “你们又骗我!”

    门边儿气得使劲儿甩开门少轩的手,噌的一下站了起来。

    转头,才发现,此时病房里除了她和病床上躺着的门少轩,就只剩下身后站着一直默默抹泪的方媛媛了。

    这算什么?

    他们一家三口的团聚吗?

    门边儿不由得觉得好笑。

    “孩子……”

    门少轩躺在病床上虚弱的喊道:“原谅我们好吗?”

    “原谅?”

    门边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而看向方媛媛,“要我原谅你们什么?原谅你们的自私吗,原谅你们生而不养吗?原谅你们缺席了我十九年的生命吗?”

    一边说着,眼泪又不争气的淌了下来,“凭什么?你们凭什么!”

    “门边儿……”方媛媛颤声说着,有些激动的朝她走了过去。

    “是妈妈不对,妈妈不好,原谅妈妈好吗?”尽管已经很努力的在克制自己的感情,方媛媛还是忍不住的泣不成声。

    门边儿下意识的向后退着,伸手挡在自己胸前,“你别过来,别过来!”

    病房不大,几步,门边儿就已经退到了门口。

    “好,妈妈不过去,你冷静下来好吗?咱们好好谈谈。”

    方媛媛叹了口气,流着泪走到门少轩的床边,坐下,看了看门少轩,又看看门边儿。

    苦苦找了十九年的男人和女儿如今就在自己面前,原本是一件多么令人高兴激动的事情啊,可是现在却偏偏女儿不认自己,这又让她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没什么好谈的,我跟你们没话说。”

    门边儿说完,转身拉开了病房的门,她知道病房外边一定有很多人守着,自己想要硬闯出去,一定很难,但是……她自有她的办法!

    走出去,对着雷刚大喊一声,“雷刚,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话跟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