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边儿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拽着雷刚走出了大家的视线范围。

    “孩子,孩子!”

    方媛媛哭着追出来的时候,门边儿已经拉着雷刚走了。

    “门边儿呢?”

    方媛媛一脸惊慌的看着所有的人,目光里是说不出的难过。

    “嫂子,你别担心,门边儿没走远,她是去跟雷刚说话去了。”桑枝担心方媛媛伤心着急,赶紧解释道。

    方媛媛这才稍微放了点心,转头对着所有人深深的鞠了一躬,说道:“谢谢,谢谢大家。”

    门光荣重新回到病房里,拉着门少轩好像有说不完的话,聊了很久。

    大家一方面陪着门少轩,另一方面焦急的等待着雷刚和门边儿回来。

    可以肯定的是,门边儿心里还是对亲生父母有感情的,并不像她嘴上说的那么硬。

    只是现在一时想不开,或许过段时间,慢慢冷静下来,就能接受事实了。

    “等少轩病好出院,就找个时间给你们把婚事办了吧,都迟到了十九年了。”

    门光荣看着门少轩,又看看方媛媛。

    这姑娘难得啊,苦等门少轩十九年,知道他有可能再也醒不过来仍旧对他不离不弃,这样的女人,门少轩要是敢说不要,他老头子第一个就不答应!

    尽管已经步入中年,但听到长辈谈自己终身大事,方媛媛还是忍不住一阵的脸红害羞,不由得红着脸低下头去。

    见方媛媛不说话,门光荣便转而看向方芳,“她姑姑,这里你是孩子唯一的亲人,你的意见呢?”

    方芳看了方媛媛一眼,侄女的心思她当姑姑的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笑着说道:“我没意见,全凭老爷子做主。”

    “爷爷……”

    门少轩有些别扭的开口,这算是第一次正式和门家人见面,尤其是老爷子,门少轩从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一下子突然出来这么多家人,一时间还是有些不适应。

    “嗯,你想说什么?”

    门光荣一脸慈爱的看着他,这小子跟他爹长得真像。

    看着他,门光荣仿佛就看到了当年的门中,眼睛里便不由自主的流露出长辈关怀的目光。

    “我……”门少轩看了看坐在自己身边,双手紧紧握着自己大手的方媛媛,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方媛媛算是和门少轩从小一起长大的,对他十分了解。

    见他如此,便大方的说道:“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我不会怪你的。”

    毕竟时隔了十九年了,或许门少轩对自己的心,早已经变了。即便真的如此,她也不会怪他,只能怪自己和他缘分太浅。

    “媛媛,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愿意娶你,真的,一直都愿意。”

    见方媛媛表情有些落寞,知道她是误会了自己,门少轩赶紧解释着。

    “我只是……爷爷,我想先把结婚的事情暂时放一放,我还有一个着急的事没有办,想着先办完了再结婚。”

    方媛媛听了他的解释,脸上瞬间阴转晴,只要他愿意娶自己,十九年她都能了,再多等几天又能怎么样呢!

    “什么事比你娶媛媛还重要?”

    门光荣有些不悦的瞪着门少轩,这小子真是有些不知好歹,人家姑娘都等了他十九年了,孩子都那么大了,现在总算是把他盼回来了,居然还敢把婚事一拖再拖,像什么样子!

    “少庭,你跟我说的话,没有忘记吧?还算数吧?”

    门少轩没有回答门老爷子的问题,而是转而看着门少庭,目光坚定,意志凿凿。

    “这个……”门少庭当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是那不过是为了刺激他的权宜之计。

    行动的事情,虽然他是主要指挥官,但如果老爷子不松口,就是给他十个胆儿,他也不敢贸然答应门少轩啊!

    “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太适合……”

    “我身体没问题,不是做过检查了吗?现在就可以出院。”

    门少轩打断了门少庭的话,语气坚定的的说道。

    “你们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吗?”

    门光荣看着两个孙子,不由得挑了挑眉。

    “爷爷,少庭五天后有行动,我请求参加。”

    不待门少庭说话,门少轩已经开口向老爷子请战。

    门光荣蹙了蹙眉,不悦的说道:“我又不是你的直属领导,你跟我说不着这个。”

    没想到门少轩居然也参了军,还当了十多年的卧底。

    老爷子想起这事,就恨得自己不行。

    亏得自己在部队待了一辈子,自己孙子就跟自己一样是个军人,自己居然都没有找到他。

    不过也难怪,他执行的任务一干就是十几年,又都是极为保密的工作,就算自己没打听到他的消息,算是情有可原的。

    只是这次,既然找到他了,说什么也不能再让他去干那么危险的工作了。

    “爷爷,”门少轩有些着急的看着老爷子,“我不是向您请示,我是恳求您,别阻拦我,行吗?”

    门少轩知道老爷子的人脉关系,虽然现咱已经退下来了,但是部队里那也是跺一脚颤三颤的人物。

    他要是不想让自己去,随随便便找个借口递个话,就没人敢批准自己参加。

    “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门光荣心里有气,又是一个宁种。

    淡淡的扫了门少庭和门少轩一眼,起身二话不说的走了。

    门正和林雅然见老爷子走了,知道他是生气了,说了几句嘱咐的话,也赶紧的追着出去了。

    门少庭和桑枝留下来,却也觉得有些尴尬,感觉两人就像两只大瓦数的电灯泡。

    门少轩扯了扯嘴角儿,说道:“你们一定还有很多话说,要不我们就先走了。”

    说完拉着桑枝就要走,却发现雷刚一脸郁闷的走了回来。

    桑枝往他身后看了看,奇怪的问道:“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了,门边儿呢?”

    “溜了!”

    雷刚气呼呼的说道。

    “溜……溜了?”

    门少庭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雷刚,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刚子,你居然让一个十九岁的小姑娘,在你堂堂优秀侦察兵出身的特种部队副队长的眼皮底下溜了,你丫的丢不丢人!”

    门少庭气得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

    雷刚砰的一拳砸在墙壁上,丢人,何止是丢人,简直就是他的耻辱好不好!

    原来门边儿拉着雷刚出去,一口气跑到医院后花园的一个花池子旁边,二话不说坐下就开始捂着脸呜呜的哭。

    任凭雷刚怎么哄劝就是不行,最后哭得一脸花,对着雷刚说道:“我渴了。”

    雷刚想也没想的就让她在那儿等着,然后自己跑去给她弄水喝,结果回来,门边儿人影儿都没了,打她手机也是关机,根本找不到她了。

    “你什么你,真够丢人的!”

    门少庭狠狠的瞪着他,没好气的说道。

    雷刚郁闷的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就没想到门边儿是想借机溜走呢?他根本就没想到这一层好吧,不然怎么可能一点防范都没有,就那么轻易的上了她的当。

    “你们说门边儿跑了?她去哪里了,我去哪里可以找到她?”

    方媛媛听到他们的谈话,不由得担心的问道。

    “没事,嫂子放心吧,门边儿不会有事的。她只是一时接受不了,给她点时间,让她自己好好想想,想清楚了,自然会回来的。”

    桑枝担心方媛媛受刺激,赶紧安慰着。

    “少轩……”方媛媛有些委屈的看着门少轩,门少轩朝他伸出手去,紧紧握着她的小手,安慰道:“别担心,她会回来的。”

    从医院出来,雷刚一脸郁闷的招呼也没打一声,直接开车走人了。

    桑枝有些担心的说道:“他没事吧?”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笑道:“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肯定是去找门边儿了。”

    “能找到吗?”

    桑枝突然想起自己脖子上带着的“玥心”,要是门边儿也带着这么一个东西就好了,也不至于让人找不到她,这么担心了。

    “你说,门边儿要是认了门少轩和方媛媛,是不是就是咱们门家的人了,咱们做长辈的是不是该给见面礼什么的?”

    门少庭一边开车,一边转头看了看她,眼睛瞥见她摸在自己脖子上的手,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点点头,“按理说应该的。”

    “那你说门边儿这么淘气,我要是把玥心送给她戴,是不是更合适?”

    “随你便。”

    桑枝一脸愕然的看着门少庭,她不过就是随口一说,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让门少庭给门边儿也弄这么一个定位追踪器,神不知鬼不觉的放在送给她的一个贴身戴着的礼物上,这样就可以随时知道她的踪迹了,毕竟她还小,又那么任性,真的一生气就跑没影儿,总不能大家都没头苍蝇似的满世界找去吧。

    可是没想到门少庭却是这么一副风轻云淡的反应。

    要知道,自己以前偶尔把“玥心”摘下来,门少庭知道了都会跟自己生气的。

    现在自己说要送人,他居然反应这么淡然,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我说真的?”

    桑枝进一步的试探着门少庭。

    门少庭点点头,说道:“我知道,我也不是开玩笑的。”

    “你说真的?”

    桑枝越来越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

    “嗯,真的没开玩笑。”

    门少庭反倒比她看上去还认真三分。

    桑枝郁闷了,小手不由自主的紧紧的攥着脖子上的“玥心”,几千万呢,难道就真的这么送出去吗?

    他舍得,她还不舍得呢!

    “门少庭,你是真大方还是装的啊?看你这么一本正经的表情,我都信以为真了。”

    桑枝撇了撇嘴儿,这货一定是跟自己开玩笑的,当初自己想说把这个送给门玥玮当结婚礼物,他都差点跟自己急了。

    门边儿不过是他一个侄女,严格意义上说,还不是亲的。总不至于比他唯一的亲妹妹还亲吧?

    没想到门少庭却突然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转过头,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枝枝,我说真的,如果你想把它送给门边儿,我真的没意见,而且很赞同。”

    桑枝傻眼了,怔怔的看着他:“为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