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轩醒了,身体恢复的很好,方媛媛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男人和女儿。

    尽管女儿现在还不肯认他们,但这不过是时间问题。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给门边儿一些时间,她一定会想明白的,也会回来和自己父母相认的。

    门少庭一如既往的忙碌,偶尔深更半夜的回来一趟,桑枝已经睡着了,等第二天桑枝醒来的时候,门少庭又早已经回了部队,总之虽然两人睡在一张床上,但却很难见面。

    尽管有不如意,但好在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着。

    桑枝也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心里负担,安心又踏实的安胎等着宝宝的到来。

    谁也没有想到,门少轩会这么快出院。

    当他带着方媛媛和方芳出现在门家的时候,桑枝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门少轩!”

    放下手里啃了一半的苹果,一脸诧异的看着面前这个神采奕奕的男人。

    三天前他还躺在病床上一脸惨白站都站不起来,现在居然就正常人一样的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着实让她大吃了一惊,所以才想也不想的脱口直呼他的名字。

    “弟妹好。”

    门少轩很客气的跟她打着招呼。

    一声弟妹,才将一脸呆愣的桑枝唤醒。

    “堂……兄,嫂子,你们来了,快坐。”

    一边说着,一边朝厨房喊道:“吴妈,快沏茶。”

    “你们等一会儿,我这就去叫爷爷。”

    桑枝说着起身就要去门光荣书房,林雅然却拎着水壶从外边走了进来。

    见到门少轩三人,也不由的一愣,“少轩,你这么快就出院了?身体完全好了吗?这么早出院真的没问题吗?”

    林雅然一边说着,一边招呼着几人坐下,又忙着去厨房准备水果茶水。

    桑枝笑了笑,“你们先坐,我去叫爷爷。”

    “弟妹,”门少轩叫住桑枝,说道:“我跟你过去吧。”

    桑枝看了看他,点点头,转身带着他来到了爷爷书房门前。

    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爷爷,堂兄来了。”

    听到里边,门光荣淡淡的说了句,“让他进来。”桑枝这才推开书房的门,对门少轩说道:“你进去吧。”

    门少轩淡淡的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进去。

    桑枝重新回到客厅,林雅然正陪着方芳姑侄喝茶聊着天。

    见桑枝过来,赶紧招呼着她坐在自己身边儿,笑着问道:“你爷爷没事吧?”

    林雅然对公公的身体还是有些担心。

    老爷子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尤其这次门少轩受伤住院又昏迷不醒,接着又是门边儿的事情,一连串的事情搅在一起,别说老爷子了,就连她都觉得闹心的慌,真的害怕老爷子身体和精神上受到伤害。

    桑枝摇了摇头,说道:“堂兄正在书房跟爷爷说话,应该没事的。”

    桑枝明白林雅然的担心,但是她想,老爷子再怎么说,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那意志不是一般的坚定,相信他能够自我调节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看,我们的事情真的是太给你们添麻烦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方芳笑着看着林雅然,眼睛里满是歉意。

    林雅然摇摇头说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要说对不起,是我们门家对不起你们姑侄。你含辛茹苦的把少轩带大,媛媛又这么真心实意的对他,我们真的是觉得,我们一家子都亏欠你们的。”

    “你看看你,说这话不就显得见外了吗?”

    方芳拉着林雅然的手,两个人倒是见面就有说不完的话。

    桑枝看了看方媛媛,她第一次来门家,多少显得有些拘谨。

    “嫂子,你喝茶啊,吃水果,别客气啊!”

    方媛媛看着笑道:“谢谢。”

    几人正说话间,突然听到门光荣书房传来啪的一声好像什么碎裂的声音,接着便是门老爷子的一声爆吼,“不行,我说不行就不行!”

    几人几乎是吓得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朝书房奔来。

    书房门没锁,方媛媛有些冲动的一把将房门推开,冲了进去。

    她以为门少轩被老爷子惩罚了呢,进去一看,只见门少轩恭恭敬敬的垂首站在一边,地上一只砚台被摔的七零八碎的,浓黑的墨汁溅得满地都是。

    “少轩,你没事吧?”

    方媛媛下意识的往门少轩身边挪了挪,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门少轩淡淡的扬了扬嘴角儿,给了她一个安慰的笑,“没事。”

    “爷爷,您就答应他吧,算我求您。”方媛媛看着门光荣一脸恳切的说道。

    她知道门少轩跟老爷子说了什么,那天从医院里,所有人都走之后,门少轩搂着方媛媛说了很多话。

    几乎把这十九年来的相思离别之苦一股脑儿的都说完了。

    末了,门少轩搂着她说道:“那时候我离家出走,其实也不全是因为害怕跟你发生了关系,那只是一方面。”说着自嘲的笑了笑,“谁叫咱们那时候都还小呢,不懂事。如果放在现在,我一定不会选择逃避,一定会勇于面对,勇敢的承担的。”

    “但是,其实,我心里一直有个愿望,就是给父母报仇。这个念头从来没有放弃过。那次之后,我就想,我父母大仇没报呢,怎么能心安理得的跟你结婚过日子。所以我才选择了离家出走。本来想的挺简单的,三五年,最多七八年,一定会报了仇,然后回来风风光光的娶你。谁知道,这一走就是十九年。真是苦了你了,我还以为你早已经嫁人了,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傻,竟真的就这么傻乎乎的等着我。”

    “媛媛,”门少轩有些动情的双手捧住方媛媛微红的小脸儿,问道:“你还愿意再多等我几天吗?等我报了仇,就立马回来娶你,我说到做到。”

    方媛媛眼神迷离的看着他,下意识的点了点头,“我答应你。”

    所以现在看着门少轩和老爷子,方媛媛还是选择了帮助门少轩说服老爷子。

    “傻丫头,你知道他此去多危险吗?”

    门光荣有些心疼的摇了摇头。

    “爷爷,少庭不是也去吗?他可是您的亲孙子。”

    门少轩语气淡淡的说道。

    “那不一样,我……”门光荣欲言又止,他答应过自己的战友,会好好的照顾他的孩子的,可是现在,门中死了,门少轩又要请求执行最危险的任务,他怎么能放心呢!

    “爷爷,您还是没拿我当您亲孙子。如果您当我和少庭是一样的,您就让我去吧。”

    门少轩一句话,彻底的将门老爷子的嘴堵上了,老爷子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半晌才说道:“去吧,让你二婶带你去你父亲的房间看看吧。”

    门少轩知道老爷子这是答应自己了,点点头,说道:“是,谢谢爷爷,那我们先出去了。”

    说完,转身拉着方媛媛出了门光荣书房。

    一直躲在外边偷听的林雅然,见门少轩和方媛媛出来,赶紧笑着带着他们上楼,“走吧,我带你们去看看大伯的房间。”

    方芳自然也是跟着一起去的,桑枝有些担心的透过敞开的书房的门,看了看里边。

    见老爷子一个人背着手站在窗户边上,身影显得有些孤单落寞,不由得心里有些难受。

    转身拿了拖把和簸箕进来,“爷爷,我帮你打扫一下吧。”

    门光荣转过头,看了看她,说道:“放着吧,你身子不方便,一会让吴妈收拾就行了。”

    桑枝却并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一边将破碎了砚台扫进簸箕里,又拿了拖把一遍一遍的将地擦干净。

    这才起身笑着说道:“我爸也说了适当的运动是必要的,爷爷不用担心。”

    门光荣笑了笑,说道:“你这孩子,这家里这些孩子,就属你最让人省心了。”

    桑枝笑了笑说道:“堂兄和少庭都会好好的回来的。”

    门光荣看了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爷爷。”桑枝有些担心的轻唤了一声。

    “没事,你去跟吴妈说,晚上多弄几个菜,既然回来了,就让他们都在家里住下,今天这顿晚饭,就当给他们接风了。”

    “唉,”桑枝高兴的答应着,转身要走,到了门口又忍不住的转过头问道:“爷爷,你真的不生气吧?”

    门光荣笑了笑,“生气有用吗?摊上你们这些小辈,一个比一个有主意,一个比一个固执,我老头子是真的老了,管不了了,随他们去吧。”

    “爷爷才不老,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这个家离不开你的。”说完,桑枝还忍不住调皮的朝门光荣眨了眨眼睛,这才心满意足的拎着拖把和簸箕走了。

    身后传来门光荣开怀的低笑声,“这丫头,古灵精怪的!”

    晚饭的时候,门家人,除了门少庭和已经蜜月还没有回来的门玥玮,都到齐了。

    饭桌上,门少轩端起一杯茶水,对着门家所有人说道:“爷爷,二叔,二婶,弟妹,我身体刚好不能喝酒,今天就以茶代酒敬你们一杯,谢谢你们这段时间来对我的照顾。接下来,还要拜托你们帮我照顾姑姑和媛媛,她们两人就暂时拜托你们了。”

    说完,门少轩举起茶杯一饮而尽。

    门光荣指了指门少轩身后的椅子,说道:“你坐下说,这是什么话,你个是你姑姑,你个是你媳妇,都不是外人,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拜托,照顾不是应该的吗!”

    “就是,少轩,咱们都是一家人,你不用跟我们这么客气,你这么客气反倒显得生分了。”

    林雅然一边给方媛媛和方芳布着菜,一边说道。

    “爸,你说让方芳住大哥那房间怎么样?”

    门正一边吃着菜,一边似是不经意的提起。

    方芳听了心里忍不住一震,本能的抬头,感激的看了一眼门正。

    他知道,门正这是故意的,他是在帮自己圆一个梦,一个让自己跟门中走的更近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