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那天晚上,方芳住进了门中以前的房间,桑枝也有幸第一次进去了那个一直在她心目中感觉颇为神秘的房间。

    记得以前门少庭跟她说过,房间里的一切都还一直保持着门中走之前的模样,甚至连笔筒的位置都不曾改变过。

    房间其实很简单,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一把椅子,衣橱,再就是卫生间。陈设真的很简单,简单到单单从这间屋子,根本很难现象出房间的主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门少轩和方媛媛则被林雅然安排在了之前门边儿住过的房间里,那房间里还有门边儿的衣物,以及一些小女孩的物件,倒也可以让他们通过这些东西,对门边儿能有一点了解吧。

    安顿好所有,时间已经很晚了。

    桑枝和大家道了晚安,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久久无法入睡。

    脑子里一遍一遍的过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感觉那么的不真实,可偏偏又都实实在在的发生着。

    爷爷被迫的答应了门少轩,可是从爷爷那难以割舍的眼神儿里,桑枝似乎察觉到了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不由得开始替门少庭担心着。

    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拨通了门少庭的电话。

    没想到居然会很快的被接听,桑枝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怎么,不是有话跟我说吗?怎么又不说话?傻了!”

    电话里传来门少庭轻松的声音。

    “我只是意外居然能打通。”

    确实意外啊,一般桑枝给门少庭打电话,十次能打通一次就算是好的,尤其还这么快的被接听,真的很少有的。

    听着桑枝的话,门少庭心里不禁有些酸涩。

    人家老婆打老公电话,一般都是很少有打不通的时候,而自己老婆却正好相反。自己的手机很多时候都是打不通的,这让当老婆的心里多少会有些没有安全感的吧。

    “枝枝,等我,我在回家的路上了。”

    “啊,你今晚回来啊?那你晚饭有没有吃,我让吴妈给你做点吧。”

    没想到他今晚会回来,家里根本没留他的饭。

    “不用,我吃过了,乖乖的等我就好,困得话就先睡一会儿,我可能会晚一点到。”

    门少庭声音温柔的让人心醉,桑枝顿时感觉自己怀里仿佛抱了一团棉花似的,轻柔舒服。

    “好,你慢点开车,不要着急,多晚我都等你。”

    挂了电话,桑枝背靠着床头坐了起来,随手拿过床头柜上门少庭之前画的一本画册翻看着。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桑枝从门少庭的书房里搬出了好多书,没事的时候就翻看翻看。

    不得不说,门少庭真的很有绘画天赋,如果当初没有参军,说不定现在已经是一代书画名家了,没准一幅画值个几十上百万的,那真的就是大手一挥金山银山了。

    “宝宝,你爸爸的愿望以后就要靠你来帮忙完成喽,你要是有你爸爸这种天赋,妈妈就是拼了命也要把你培养成才。”

    翻到画册的中间位置的时候,一张纸从里边掉了出来。

    桑枝有些奇怪的捡起来,一看,心里不由得一阵激动。

    那是一张自己的素描。

    门少庭画的自己的素描,他是什么时候画的,自己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看着自己的素描,桑枝不由得想起自己曾经在枫林苑门少庭的书房里,无意中见到的那张叶藜的素描。

    那时候,自己还有些吃醋,想着门少庭都有给叶藜画过素描,却没有给自己画过,还忍不住的跟他生闷气来着。

    没想到他其实心里真的一直有自己的,只是偷偷的藏着,不那么明显的表露出来。

    想到这些,桑枝心里就觉得无比的幸福。

    门少庭回来的时候,看到桑枝就那么倚靠在床头上睡着了,手里还死死的捏着自己曾经偷偷给她画的那张素描。

    忍不住嘴角儿微微勾了勾,伸手轻轻的将她抱起平放在床上,然后想要将她手里的素描拿出来,才稍微用力,不想女人就被惊醒了。

    “你回来了,不好意思,我睡着了。”

    门少庭笑了笑,和衣靠坐在床头,伸手将她揽进自己怀里,“傻瓜,困了就躺好了好好睡,这么坐着睡不难受吗?”

    “我在等你回来啊。”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里那张素描,笑嘻嘻的问道:“什么时候画的?”

    门少庭淡淡的扯了扯嘴角儿,有些别扭的说道:“忘记了。”

    “忘记了?”桑枝歪着脑袋看着他,这货明显的别扭劲儿着实让人怀疑啊。

    “你可是侦察兵出身,记性会这么差?”

    “你说不说,说不说。”

    一边说着,桑枝便忍不住的扑上去在门少庭的身上上下其手,她可是知道他哪里最怕痒。

    “好好,我投降,我说,我说。”

    门少庭无奈的笑着,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拿过那张素描仔细的看了看,说道:“这张应该是五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你之后,回来画的吧,好像是,确实记不太清了。”

    “啊?五年前?”桑枝一脸怀疑的看着他,“那时候我还在上大学啊,你怎么会见过我,净瞎扯。”

    “说什么呢?”门少庭宠溺的敲了她脑门一下,“有这么说自己男人的嘛!我真的是那时候第一次见到你的,当时你就像一个安静的仙子一样,站在小树林边上,眼神迷离的望着前方,有希望,也有丝丝的失落。”

    桑枝想到自己那时候确实经常站在门少轩每天必经的路上偷偷的看他,期待着他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能转过头来看看自己。

    可是每一次,她都是希望而来,失望而归。

    “可是,这怎么可能,你又不是那个学校的学生!”

    桑枝还是有些不敢相信,这么说,门少庭早在五年前就已经认识自己了?可是自己对他却全然无知。

    “傻瓜,”门少庭笑了笑,轻抚着她一头柔顺的秀发,“我那时候是追踪门少轩去的你们学校,不想还是被他早一步溜了。门边儿这点倒真的跟他很像,父女俩都很擅长逃跑。”

    桑枝没有被门少庭的玩笑逗笑,整个人还沉浸在门少庭的话里不能自拔。

    “这么说,你五年前就知道我的存在了?那……你的婚礼选择由丽缘来承办,并找到我来策划,这些都不是偶然?”

    桑枝不是傻子,进而很快的联想到那场假戏真做的婚礼,当时那么的女人,其中不乏气质漂亮的美女,而自己不过是一个很普通的存在,却被他拉着充当新娘……

    门少庭不由的扬了扬嘴角儿,给了她一记赞赏的笑容。

    “我老婆真是聪明!”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早就预谋好了的!”

    桑枝有些不忿的瞪着他,原来早在五年前他就注意到自己了,进而才有了一年前的那场婚礼,也才有了自己这个假新娘,最后才有的假戏真做,成全了他与她的美好姻缘。

    原本以为,那场婚礼不过是一个美丽的意外,而这场婚姻,也不过是一个意外中的意外。

    却没想到,这么多的意外背后,竟是他一手精心策划的将她困住一辈子的温柔的陷阱。

    “你以为呢?难道你觉得我像那种随随便便就拉个女人过来结婚的男人吗?”

    门少庭宠溺的刮了她娇俏的鼻子一下,伸手将她更紧的揽在自己怀里。

    “不知道你相不相信一见钟情,但是我反正是信了。第一次见到你之后,你迷离的眸子微蹙的眉头,不知怎么的就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可能那时候还没有爱上你,但却真的被你吸引了。所以从那之后,我就搜集了所有有关你的资料,直到终于有个机会,可以跟你面对面,牵着你的手,一起走上红毯,步入婚姻的殿堂。”

    门少庭说的很诚恳,让原本心里还觉得有些抱怨的桑枝,感动的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那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爱上我的?”

    桑枝扬起小脸儿,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这么说,应该算是他追的自己吧?

    虽然……其实他根本就没有付诸追的行动,而是用骗的手段把自己拐进民政局,但是,至少是他先动心的,这总没错吧!

    “不知道,如果非要说的话,可能就是从第一眼看见开始吧。”门少庭很无赖的应付着,打个哈欠说道:“很晚了,困了,睡觉吧!”

    说着,躺好,侧过身搂着她便闭上了眼睛。

    “等等,先别睡,你刚刚是说这一张素描,那你到底是给我画过几张素描啊,其他的在哪儿?”

    见门少庭不搭理自己的,桑枝又开始不甘心的搔他痒痒肉。

    “门少庭,你说不说,说不说!”

    门少庭被她弄得不行,一边躲闪着,一边笑道:“好了,好了,服了你了,我说,说还不行吗?”

    桑枝这才安静下来,乖乖的窝进他温暖舒服的怀里,等着他开口。

    门少庭叹了口气,说道:“一共画过两张吧,一张就是个了,五年前画的。另外一张,是在我受伤住院的时候,你在不分昼夜的在医院照顾我的时候偷偷画的。”

    桑枝歪着脑袋努力的回忆着。

    他之前是有因为救叶藜受了枪伤住院过一段时间,自己就是因为在医院照顾他,才认识的秦小白和可怜的小逸的。

    “那你是什么时候画我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桑枝觉得很不可思议,自己天天陪着他,怎么就没有发现他在偷偷的画自己呢!

    门少庭轻拍了她脑门一下,笑道:“还记得我让你帮我买纸和笔吗?就是那时候,顺便画的。”

    桑枝记起,门少庭要自己帮他买纸和笔,说是有用,而且她也知道,门少庭是为了帮小逸找他的亲人用的。没想到他那个时候,居然还有闲心画自己。

    “那那张画呢?在哪儿?”

    门少庭的怀抱太温暖,太舒适,让她昏昏欲睡,几乎就快要睡着了,声音迷离又慵懒。

    门少庭看着怀里已经处于半睡状态的女人,不由得笑了笑,摇摇头,轻声说道:“不告诉你,留着你自己去发现。”

    敏锐的耳朵在寂静的深夜更是格外的敏感,只听到外边一点点几不可闻的动静,门少庭便轻轻放开熟睡的桑枝,轻轻下床,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