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家后边的小花园里,门少轩静静的立于满院的花草之间,抬头仰望着无边的苍穹,显得安详却落寞。

    门少庭缓缓的走进,同样的角度抬头仰望天空,雾霾散尽的京城郊区,偶尔也能看见点点繁星。

    “看样子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

    门少轩转过身来,一脸淡笑的看着他,点点头,“我也这么想的。”

    两个人,虽然才见面没几次,但其实彼此已经很了解对方。

    尤其门少庭,不惜动用老爷子的关系,将门少轩这些年来的经历调查了一个底掉,虽然不能说对他了解的一清二楚,但也算是极为详细了。

    而门少轩对于门少庭,这么多年来,两个人其实一直在博弈。

    只不过,门少庭一直在明处,而他一直在暗处。

    猫捉老鼠的游戏,两人不知不觉玩了十来年,可惜的是猫一直没能捉到老鼠,老鼠却对猫的习惯摸了个一清二楚。

    “都安顿好了?“门少庭看着他,淡淡的问道。

    “嗯。”

    门少轩的回答简洁而干脆,就像他的人,干干净净不带丝毫拖沓。

    “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自私吗?那个可怜的女人苦苦找了你十九年,现在终于把你找到了,你还不肯跟她结婚,要是她知道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你说她会不会恨你?”

    门少轩淡淡的望着前边一片不大的玫瑰园,叹了口气,说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不能跟她结婚。”

    说完,抬腿迈步,朝玫瑰园走去。

    “看得出,二婶是个很浪漫的女人,自己给自己种了这么多的玫瑰花,可以让自己每天坐拥花海。”

    门少庭扯了扯嘴角儿,他当然知道母亲为何为她自己种下这片玫瑰花,不过是借此慰藉自己那颗孤单的心灵罢了。

    但是现在似乎不用了,她和门正的关系已经好的和初恋一样了,现在这片玫瑰花,就成了她幸福生活的衬托了。

    幸福如花,姹紫嫣红。

    “你真的想好了?”

    门少庭没有接门少轩的话茬儿,而是有些担心的看着远处一片漆黑的夜幕,淡淡的问道。

    “嗯,已经准备了十九年了。”

    听了门少轩的话,门少庭嘴角儿不由的猛抽了两下,准备了十九年,却没能血刃仇人,他是该夸他呢,还是该同情他!

    “你想笑就笑出来吧,别憋着,容易憋出病来。”门少轩淡淡的扫了一眼门少庭。

    他的眼神儿分明是在嘲讽他。

    “别说你,就连我自己都很鄙视自己,”门少轩叹了口气,才又缓缓的说道:“可是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很多时候就是身不由己,明明仇人就在眼前,明明只要手指轻轻扣动扳机就能要了他的命,给枉死的父母报仇雪恨,可是这身军装却让你忍,必须忍,所以你只能忍,打掉牙也只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

    门少庭了解的点点头,伸手拍了拍门少轩的肩膀,同样身为军人的他,很能理解门少轩的这种感受。

    “理解,说实话,我很佩服你。你的忍耐力和坚韧绝不是随随便便一个军人就能做到的,换做是我,也未必能做得到。”

    门少庭转过头,一本正经的看着门少轩,郑重其事的说道:“所以,大哥,兄弟佩服你,真的很佩服你。”

    门少轩淡淡的笑了笑,“没什么值得佩服的,不过是执行上方交待的任务罢了。”

    两兄弟都没有再说什么,气氛一时间变得无比沉默,好像是时间都静止在了这一刻。

    他们没有注意到,就在花园的拐角处,一双睿智的眼睛露出无比欣慰的表情。

    门光荣看着不远处两个相谈甚欢的兄弟俩,不由得满意的扯了扯嘴角儿无声的笑了。

    没想到两个小辈倒比他们老子懂事的多,虽然不曾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心灵上却更容易沟通。

    终于可以放心了。

    门光荣满意的转身离去,皎洁的月光下撒下一道细长的身影。

    “欸,”许久,门少庭胳膊肘轻轻肘了门少轩一下,继续说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门少轩转过头,一脸淡笑的看着他,“我以为刚刚都是你在向我提问。”

    门少庭扬了扬嘴角儿,笑了笑,确实没错,刚刚都是自己一直在问他问题。但是这次的话题,却有很大的不同。

    “你对我老婆真的一点没动过心?”

    这个问题,在门少庭心里纠结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之前门少轩一直躺在医院昏迷不醒的时候,他就几次忍不住差点开口,想对着一个昏迷的人发问。

    现在终于门少轩清醒了过来,又终于逮到一个只有两人独处的机会,他再不问,真的会憋出内伤的。

    门少轩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不答反问道:“你觉得呢?”

    门少庭挑眉,“别告诉我你一点没有动心,我老婆长得那么漂亮可爱,是个男人,正常的男人都会有想法,更何况……她……”她还傻傻的暗恋了你好几年呢!

    “她怎么样?”门少轩揶揄的眼神儿看着门少庭,自己对这个堂弟的了解,多半来自于上方给的资料,和这么多年来跟他玩猫捉老鼠的游戏。

    但这些,虽然看似详尽,但其实很多流于表面。

    要想真正了解一个人,必须有足够多的时间的接触才行。

    现在看着门少庭有些孩子气的表情,门少轩不禁觉得有趣,便忍不住的想要逗弄他。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她一直暗恋你,如果你连这个都不知道,你这个特情科的精英就是徒有其表,外强中干的赝品。”

    捉弄他?开玩笑,向来都只有他捉弄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捉弄他了!

    “嗯,我确实知道。”门少轩没有再开玩笑,而是很认真的说道。

    “那你真的就没有动心过?”

    门少庭还是不死心的问道,“上次你和白慕风合伙骗她,变相绑架她去做交易,我也就不追究了。这次你奋不顾身的舍身救她,又是因为什么?难道单单是出于你军人的职责?”

    这个问题,一直让门少庭很闹心。

    他不相信门少轩只是因为自己是军人,因为军人有保护人民群众的义务,就会舍生忘死的挺身为桑枝挡枪子,就像他不相信门少轩一直不知道桑枝暗恋他一样确定。

    “当然不是!”

    门少轩的回答让门少庭的心不由得一紧。

    果然,他的目的才不是那么单纯,他对桑枝也不是那么纯洁。

    看到门少庭明显僵硬的表情,门少轩不由得笑道:“弟妹年轻漂亮,大学那会儿更是青春靓丽,要说我对她一点都不动心,那是假话。”

    看吧,他就知道这货曾经觊觎自己老婆的美貌。

    听着门少轩的话,门少庭的脸不由得黯了黯,一圈黑线自脸上慢慢升起。

    “但是,”门少轩揶揄的眼神儿看着他,爱情是自私的,不论多么大度的男人,都无法忍受自己深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觊觎。

    “但是,无奈相遇不逢时,我心里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每天看着桑枝对我带有期待的眼神儿,即便心有不忍,也只能硬着头皮假装什么都不知道。”门少轩说着,不由得叹了口气,“其实想想,我也挺心狠的。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一次次的失望,我却只能表现出无动于衷的淡漠。”

    “打住,别感慨。我谢谢你的无动于衷,记住,她现在是你弟妹,已经不再是那个曾经暗恋你的什么都不懂的女孩子了,她现在爱的是我。你别再对她有任何别的想法了,你俩的关系,只能是大伯子和弟妹的关系,现在是,将来也是,永远都是,不会改变!”

    门少庭几乎是没有停顿的一口气说完,然后眼睛直直的瞅着门少轩,等着他表态。

    门少轩不由得扬了扬眉毛,弯腰,摘下一支火红的玫瑰,冲着门少庭扬了扬手,“玫瑰有刺,小心别伤着手。”

    说完,捏着玫瑰花看也不看门少庭一眼,径自朝屋内走去了。

    门少庭蹙了蹙眉,但瞬间嘴角儿扬起一抹舒心的浅笑,也学着门少轩的样子,弯腰折了一支玫瑰花拿着进屋了。

    第二天桑枝和方媛媛醒来的时候,都没有见到自己的男人,却都在自己的床头看到了一枝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和一张小纸条儿。

    桑枝有些惊讶的看着玫瑰花,心里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

    这算是他送给自己的花吗?虽然不是第一次收到他送的花,但貌似这次的花格外好看清香。

    看就知道,这是家里后边小花园里婆婆种的那片玫瑰园里的花,真不知道门少庭是抽什么疯,居然会大半夜的跑去花园里给自己折了一支花回来。

    但是不管他出于什么目的,心意总是好的。

    虽然只是孤零零的一支花,桑枝还是找了一只细口花瓶,装了水,小心翼翼的将花插了进去养着。

    看着娇艳欲滴还没有完全开放的花朵,轻轻摸着自己肚子,桑枝小声说道:“咱们一起等着爸爸回来。”

    桑枝过来叫方媛媛下楼吃饭,轻轻敲了敲门,却听不见里边方媛媛的反应。

    轻轻推开门进去,只见方媛媛正坐在床头,手里拿着一张纸条儿,两眼望着床头柜上那支火红的玫瑰花直愣愣的发着呆。

    “嫂子,你也收到了玫瑰花了?是堂兄送的吧?”

    桑枝走进来,笑着问道。

    她以为只有门少庭一个人发疯的大半夜的趁着自己睡着了,跑去后边花园里偷婆婆种的玫瑰花送自己。

    没想到却是他们两个兄弟一起的行为,方媛媛这支玫瑰花一定是门少轩偷来送她的,不用问,她手里的那张纸条儿,内容估计也和门少庭的如出一辙。

    “嫂子,你怎么了?堂兄是不是也给你留了纸条儿,说他执行任务去了,会很快回来,让你不用担心什么的呃?”

    反正门少庭就是这么给她留的,所以桑枝才想也不想的这么问方媛媛。

    “呃……是,是啊。”

    方媛媛这才反应过来,一边应付着桑枝,一边悄悄的将纸条儿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