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饭桌上,方媛媛明显的心不在焉,手里的牛奶杯几次差点脱手。

    “媛媛,你没事吧?”林雅然心细的看出方媛媛有心事,将剥好的鸡蛋放到她面前的盘子里,笑着说道:“是不是担心少轩呢?没事的,你放心吧。他们当兵的都是这样,一出任务天不亮就被叫走了,慢慢你就习惯了。”

    方媛媛看着林雅然勉强的笑了笑,点点头,“我知道的二婶,我能理解,我没事。”

    饭后,林雅然要带着方芳姑侄去京城几个名胜景点转转看看,桑枝因为有孕在身,身体又不是很好,不适合跟着去,林雅然便让她在家里休息。

    临出门的时候,方媛媛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说道:“姑姑,你和二婶去玩吧,我就不去了。我有个同学在京城的,前两天跟我联系来着,听说我来这里的,约我见面聚聚。正好她今天有时间,我想去找她。”

    方芳看了看方媛媛,她知道方媛媛有很多国内的留学生朋友,倒也没有多想,只是问道:“你一个人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能找到吗?没问题吗?”

    方媛媛笑了笑,摇摇头说:“没问题的,鼻子底下不是有张嘴吗?你侄女又不傻,再说还有导航可以查,我丢不了的。”

    一边说着,还一边朝方芳和林雅然扬了扬手里的手机。

    方芳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便和林雅然出了门家。

    上车前,林雅然转头对方媛媛问道:“你一会儿怎么出去啊?不然跟我们的车一起出去,到了好打车的地方,你在下去打车好了。”

    方媛媛笑着摇摇头,“不用了二婶,我一会儿自己出去就好,你们去玩吧,玩得开心点。”

    桑枝正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待着无聊,没想到方媛媛又折了回来。不由得有些疑惑的问道:“嫂子,你不跟妈和方阿姨一起出去玩吗?”

    方媛媛摇了摇头,说道:“我不去了,约了同学见面,一会儿还是要出去的。”

    “哦,那你去哪里啊,我正巧要去我父母家,咱们一起出去吧。”

    自从门少轩住院以来,这么多日子,桑枝一直没有回过自己娘家,现在门少轩也健健康康的出院了,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桑枝就想着回家去看看爸妈。

    家里的车子被林雅然和方芳用了,而自从桑枝怀孕后,车子也被门少庭给没收了,这时候出门只能坐公交或者打车了。

    听到方媛媛也要出去,想想大院这边打车不好打,便想着说两个人结伴,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好,那你等我一下,我回屋拿点东西,这就下来。”方媛媛笑着对桑枝点点头,便转身上楼去了。

    等待的时间并不长,很快,方媛媛便背着包从楼上下来,“可以走了。”

    桑枝点点头,拿起自己的手包,两人一起出了家门。

    “枝枝,你跟门边儿的关系挺好的吧?”

    两人边走边聊着,多数时候都是方媛媛在问,当然问的问题大多是关于门边儿的。

    桑枝很理解方媛媛的心情,所以很尽责的知无不言。

    “这个怎么说呢,还好吧。”

    桑枝回答的有些心虚,如果说在门边儿的身世公开之前,两人的关系确实可以说很好,但是现在……她真的不知道关系还算不算得上好。

    现在门边儿应该心里很气自己吧,估计没准最不想看见的人就是自己了。

    想到门边儿,桑枝就忍不住有些头大。

    知道那姑娘有固执,可没想到居然会这么固执。

    自己亲爹亲妈就在眼前,可就是死活不吐口相认。

    门少庭的主意倒是让门边儿跑来医院见了门少轩一眼,还眼泪巴叉的喊了他一声爸爸,可是最后的结果呢?

    结果是门边儿知道自己被骗之后,直接跑得没人影儿了,也不知道雷刚找没找到她!

    桑枝有些抱歉的看着方媛媛,安慰道:“嫂子你别太担心了,给她点时间,相信她一定会回来认你们的。”

    方媛媛眼眸中是满满的落寞与寂寥,叹了口气,点点头,自言自语道:“也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到那一天了。”

    “什么?嫂子,你你刚刚说的什么?”

    方媛媛的声音太小,细弱蚊嘤,桑枝并没有听清楚,忍不住疑惑的看着她问道。

    方媛媛笑了笑,摇摇头,说道:“没什么,对了,你有门边儿的手机号吧?能给我一下吗?”

    桑枝从手机里翻出门边儿的手机号码,发给了方媛媛。

    “嫂子,你要给她打电话吗?”

    桑枝有些担心的看着方媛媛,现在门边儿心里究竟是怎么个想法,坦白说,谁也弄不清楚。但是很明显的一定心里还不痛快着,如果这时候方媛媛给门边儿打电话,估计一定不会有什么好的待遇。

    方媛媛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

    两个人运气很好,出了大院没走多远,边看到一辆正好要回市区的出租车。

    “枝枝,我这些天都在听你们说雷刚,门边儿和雷刚究竟是什么关系啊,是不是门边儿喜欢他?”

    想想女儿也有十九岁了,也到了谈恋爱的年纪了。

    自己像她那么大的时候,已经和门少轩有了她。

    早恋这个事情,门边儿一定是遗传了自己的基因。

    事到如今,对于门边儿的事情,桑枝觉得没什么必要再有所隐瞒了,于是车上便将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但凡她知道的,都原原本本的讲给了方媛媛听。

    方媛媛听得眼泪巴叉的,又是欣慰又是心疼。

    心疼的是门边儿小时候居然吃了这么多的苦,这都怪自己,要不是自己当初为了找门少轩把她遗弃了,她怎么会吃这么多苦,受这么多罪。

    欣慰的是,门边儿能遇见雷刚,而雷刚能在她最困难的时候收留她,并给与她无私的帮助。

    如果说门边儿是雷刚的救命恩人的话,那么雷刚便是门边儿的贵人。

    “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方媛媛听了桑枝的话,不由得感慨。

    桑枝点点头,也有感而发,“是啊,他们两个真的很有缘分,这辈子估计没什么人和事能将他们拆开。别看现在雷刚一百个不同意门边儿追自己,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他心里其实喜欢着门边儿,就他自己一个当事人没搞清楚状况。”

    “枝枝,雷刚的手机号方便给我一下吗?”

    方媛媛一脸浅笑的看着她。

    桑枝犹豫了一下,还是将雷刚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方媛媛。

    看着方媛媛望着雷刚的手机号码发呆,桑枝小心的提醒道:“嫂子,你现在给他打电话也打不通的。这会儿他应该和门少庭还有堂兄在一起执行任务呢,手机肯定打不通。”

    见方媛媛眼睛一眨不眨的瞅着自己,桑枝以为她不信,直接用手机拨打了雷刚的电话。

    “关机,看我没说错吧。”

    方媛媛笑了笑,说道:“我没不相信你,枝枝,你是个好女人,门边儿能有你这个朋友,是她的福气。我希望将来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能帮着门边儿点。算是我对你的一个请求吧,行吗?”

    这话说得挺清淡的,可怎么听上去总觉得有种托孤的感觉呢?

    桑枝心里一怔,自己这想哪去了,人家不过是因为自己和门边儿关系好,觉得门边儿不跟她说的话,可能会比较愿意跟自己说,所以才这么拜托自己吧!

    “嫂子,你说这话就太客气了,咱们是一家人啊,别说我跟门边儿一直关系不错,现在论起来的话,我也算是她二婶呢,当然会关照她的啊。”

    方媛媛笑着点了点头,“有你这话我就放心了。”

    到了市区,方媛媛找了个地方就下车了,桑枝则继续打车去自己父母家。

    临别时,桑枝还不忘嘱咐方媛媛:“嫂子,晚上早点回去,有事的话就给我打电话。”

    见方媛媛点头,桑枝这才放心的回自己家。

    回到家里,父亲上班去了,只有母亲在家。

    见桑枝回来,莫青莲说不出的高兴,拉着她的手就不放了。

    “你说你都多少天没回来看看你妈妈我了,真是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想不起打个电话问候一下你老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有了婆家忘了娘家!”

    莫青莲嘴上数落着,脸上可是一点抱怨的表情都没,却是满满的欢喜。

    桑枝喝着母亲递过来的果汁,笑着撒娇道:“还说呢,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日子门家发生了多少事情。再说了,人家门少轩可是为了救你闺女才受伤躺在医院里的,我不去照顾一下合适吗?”

    说到门少轩,莫青莲才赶紧问道:“对了,你不说我还倒把这事忘了。你那个救命恩人现在怎么样了?醒了没?”

    “醒了,不但醒了,还完全康复了,跟着门少庭兄弟俩一起执行任务去了。”

    桑枝端着果汁一边喝着一边心不在焉的说着,好像注意力并没有放在和母亲聊天这件事情上,心里还想着门边儿和方媛媛,尤其方媛媛在车上跟自己说的那些听上去莫名其妙的话。

    “哦,那就好。原来那个门少轩也是个军人啊,难怪看你有危险能毫不犹豫的挺身相救,果然是军人本色。”

    莫青莲本来就对当兵的有种天生的盲目的崇拜,现在听说门少轩也是当兵的,又救过自己闺女的小命儿,自然而然的就自动归到和门少庭一个待遇里边去了。

    “妈,你是高中老师,你觉得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她们心理是怎么样的?”

    桑枝想到母亲教书多年,对青春期的孩子的心理一定要比自己了解,于是试着问道。

    莫青莲一听来了兴趣,问道:“你是遇上什么事了?谁啊,让你这么糟心。说来跟妈妈听听,妈妈帮你分析分析。”

    桑枝便将门边儿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母亲讲了一遍。

    最后忍不住问道:“妈,你说门边儿为什么死活不肯接受她的亲生父母啊?难道真的就只是因为自己才出生就被母亲遗弃吗?可是她也知道方媛媛不是真的不要她,只是暂时寄养,后来是因为那家人家搬家了,没了音讯才找不到的。我看门边儿也不是个不通情理的孩子,怎么会对这个事,这么耿耿于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