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插不上话,吃的也差不多了,便托着腮帮子趴在饭桌上无聊的看着聊得正欢脱儿的一老一少,继续听着已经差不多快耳朵磨出茧子来的想当年那些事。

    在桑枝昏昏欲睡之际,门边儿总算介绍完了自己当年见义勇为的丰功伟绩,在莫青莲满是赞赏的目光下,洋洋得意的端起碗,将碗里剩余的半碗鸡汤喝完。

    莫青莲点点头,笑道:“小姑娘真善良,雷刚也就是遇上你了,要是遇上别人,估计早吓得跑没影儿了,哪还有胆子救他啊,你真是雷刚命里的贵人。”

    听莫青莲这么一说,门边儿更高兴了,放下碗,拿纸巾擦了擦嘴角儿,说道:“是吧,我也这么觉得。好歹我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吧,人家都说受人滴水之恩,应当涌泉相报,古今都有英雄救美,美人以身相许报恩的,雷刚那货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都厚着脸皮跟他表白了,他倒好,给我装傻充愣。”

    说起这事,门边儿就不由得来气。

    想想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姑娘家家的,人家都抛开矜持,里子面子都不要了,上赶着追他,他居然还躲瘟疫似的躲着自己,真是太可气了!

    “原来你喜欢雷刚啊,我还想着,这要是将来谁能娶到你这么善良可爱的姑娘当媳妇,那可算是享福了,没想到你早已经名花有主有了意中人了。”

    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叹息,“不过雷刚那孩子我也见过,一表人才的,性格也不错,就是木讷了点,估计不是个懂得浪漫的男人,需要好好调教一下。”

    “嗯嗯,阿姨说的太对了,雷刚就是呆板的要命,一点都不懂浪漫是什么东西。”

    门边儿像是终于找到了知己似的,对莫青莲那简直就是崇拜的五体投地了。

    说到这儿,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门边儿一双眼睛倏地飘向旁边正无聊着的桑枝。

    桑枝顿感浑身一阵恶寒,不由得打个冷战,下意识的坐直了身体,傻怔怔的看着门边儿。

    “枝枝姐,”门边儿换上一张笑嘻嘻的脸,讨好的看着她,说道:“你不是说你有办法帮我追到雷刚吗?什么办法,快教教我。”

    桑枝瞬间感觉自己额头冒出一圈白毛汗,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怕什么来什么,人家终于问到正题上了,自己要怎么回答人家,她哪有什么好办法啊,她又不是专业保媒拉纤的!

    这时候桑枝万万也不会想到,将来的某一天自己还真的成为了一名专业的媒婆。

    不对,人家叫资深婚姻咨询师。

    当然,这都是后话,现在桑枝面对门边儿一脸期冀的表情,那真是有苦说不出,说实话怕打击了门边儿的信心,说假话,可她真的没有什么好办法啊!

    “这个……呵呵,其实……这方面,我妈,你莫阿姨要比我厉害的多,咱们还是听听她的意见吧。”

    “妈,我知道你心里很有想法,你先跟门边儿聊着,我突然觉得有点困,我先去睡一觉去啊,怀孕的人啊,身不由己,没办法,你们聊,你们聊。”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起身一溜烟儿的溜进了自己的卧室。

    房门关上的一瞬,桑枝终于松了一口气,拍着担惊受怕的小心脏,暗自庆幸自己反应够快。

    “还好,终于解脱了。”

    桑枝一头栽进自己舒服柔软的大床里,装死。

    其实哪里是困啊,根本就是困遁。

    可是现在成功的逃脱了,心里却又好奇母亲会怎么应付门边儿。

    人躺在床上,心却还在饭桌上。

    好想知道她们接下来会聊什么啊!

    好奇心作祟,桑枝还是没能忍住,从床上爬了起来,凑到门边,开了个门缝儿,偷偷从里往外望着,竖着耳朵想要偷听她们的谈话。

    桑枝的房间其实和饭厅只有一墙之隔,如果那边声音大点,她是完全可以听得清楚的。

    但是莫青莲和门边儿好像是知道桑枝会偷听似的,故意压低了声音说话,弄得桑枝在这边儿白白的抻了半天脖子,愣是什么有用的信息都没听到。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桑枝回身从书桌上拿了自己那只专属水杯,拎着很随意的走了出去。

    见桑枝走了过来,莫青莲和门边儿很默契的听下了话题。

    莫青莲看着桑枝,脸上带着一贯的淡淡的笑意,“不是困了吗?怎么没睡?”

    “我渴了,出来倒杯水喝。你们聊你们的,我不会妨碍。”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饮水机旁接水,耳朵却直愣愣的竖起来。

    “门边儿啊,帮阿姨把这些拿去厨房里,咱们再洗点水果,拿去客厅边吃边聊。”

    莫青莲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的朝门边儿眨了眨眼。

    门边儿会意,帮着一起把饭桌收拾了,然后两人有说有笑的端着果盘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枝枝姐,你水杯溢出来了。”门边儿眼尖的叫道,心里不由得好笑。

    桑枝这才回神儿,赶紧关了饮水机,看着水槽里流满的水,忍不住蹙了蹙眉,自己刚才猜她们说话,猜的出神儿了,居然没注意到水杯溢水,真是糗大了!

    端着水杯嘿嘿干笑着,眼睁睁的看着母亲和门边儿有说有笑的端着果盘去了客厅。

    桑枝心里腹诽着,一老一少这是摆明了合起火来欺负自己啊!

    有什么啊,不听又不会死人,真是的!

    桑枝端着水杯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坐在床上,心里却好奇的紧。

    不行,还是想知道老妈到底要教门边儿怎么追雷刚,实在太好奇了。从来不知道,老妈还会帮女生追男朋友,这着实颠覆了莫青莲在桑枝心里二十多年来的形象了。

    于是,又端着水杯,很厚脸皮的蹭了出去,嘿嘿笑着,坐到一边儿,伸手拿起电视遥控板,打开电视,将声音调到很小,假装专心的看电视。

    “咦,你不是困了吗?怀着孕呢,困了就得睡,别为难自己,快去睡吧。”莫青莲笑着看着她,柔声说道。

    “那个,我突然又不想睡了,想起这个电视剧我一直追来着,昨晚没顾得上看,今天白天重播,我得看,不然后边剧情跟不上了。”

    桑枝心虚的说着,还不忘嘱咐道:“你们聊你们的,我把电视声音调的很小,不会打扰到你们说话,放心吧。”

    说着,真的就看也不看她们一眼,一双眼睛专心的盯着电视屏幕瞧着,其实耳朵却早就支棱起来,听着她们谈话呢。

    看着桑枝这么煞费苦心的,莫青莲不由得笑了出来,伸手夺过她手里的遥控板,关了电视,说道:“想听就大大方方的听呗,我们也不是说的什么不能见光的话,还怕你听吗?”

    桑枝不好意思的搔着脑袋,嘿嘿笑着赖了过去,“我其实就是想听听老妈有什么追人的好方法,好学习学习。”

    “枝枝姐也想学习,你不是都有老公了吗?难道你移情别恋又看上别的男人了?”

    门边儿一脸揶揄的看着桑枝,她话音刚落,桑枝就臊了个大红脸。

    忙不迭的摆着手,否认道:“没有,没有,你可别瞎说,这话让门少庭听了去,我还有命活吗!”

    乖乖,门边儿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

    说自己移情别恋,开玩笑,有门少庭这么优秀的男人在身边,自己眼睛里还容得下别的男人吗?根本不可能!

    “好了,别闹了。”莫青莲看了她们一眼,转而又对着门边儿问道:“孩子,你实话告诉阿姨,你是因为打心底里就不想认你爸妈,还是因为门家和雷家的关系才不想认他们的?”

    门边儿没有想到莫青莲会这么问自己,不由得一愣。

    “阿姨,这有区别吗?”

    “当然有区别了,区别可大了。”

    莫青莲说着,伸手抚了抚门边儿的秀发,叹了口气说道:“天底下,哪有父母不疼爱自己孩子,孩子不爱父母的啊。你其实心里很清楚你母亲当初离开你,那是迫不得已。你想,你外公家里根本不同意她生下你,若是当初她直接带着你回去,说不定,你外公会对她和你采取极端的方式,可能会伤害到你。”

    莫青莲早就从桑枝嘴里了解了一切,现在找来门边儿,不过是想通过自己的劝说,解开她的心结。

    见门边儿一脸凝重的表情,莫青莲又说道:“而且那时候,据说,你母亲又得到你父亲的消息,她也是急着去找你父亲,你才出生,带在身边总是不方便的,这才打算先暂时寄养在那位老乡家里。后来老乡心存私念,不想将你归还,带你偷偷迁移到了别处居住,这才害的你们母女一分别就是十九年。其实你仔细想想,就不难想到,你母亲并不是真的要遗弃你,不然她也不会苦苦找寻你这么多年了。”

    听着莫青莲苦口婆心的话,门边儿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苦涩难受。

    确实像她说得,自己其实自从桑枝对着昏迷的门少轩说出那孩子被遗弃的经过的时候,心里就已经有了判断,不是方媛媛要遗弃孩子,只是当时迫不得已。

    这一点,她心里非常清楚,也非常肯定。

    可是……真的要认他们……她还是忍不住的犹豫了。

    莫青莲拍了拍门边儿的肩膀,继续说道:“其实你枝枝姐都跟我说了,当时我那好女婿设了个套,让你误以为你父亲病危不好了,你跑到医院趴在他床边哭着喊着爸爸。阿姨想,这些其实都是你潜意识里的行为。其实你潜意识里,已经承认也原谅了你父母,可是为什么就是嘴硬的不肯正儿八经大大方方的承认呢?”

    莫青莲说完,一双眼睛紧紧的逼视着门边儿,逼着她正视自己,正视她内心真正的想法。

    “我……”面对莫青莲咄咄逼人的询问,门边儿显得有些促狭,有些心虚的小声说道:“我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