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行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莫青莲说着,拍拍屁股站了起来,伸个懒腰,继续说道:“好困,你们聊着,我先回屋眯个觉去。年纪大了,精神头越来越不济了,还不如个孕妇精神头足!”

    “阿姨谢谢您,您好好休息吧。”

    门边儿礼貌的跟莫青莲说着,目送她回了自己卧室。

    转而一脸惊悚的看着桑枝,这什么跟什么啊,还没怎么着呢,她又说是自己二婶,这辈分长得也忒快了点吧!

    “我还没认亲呢,还不是门家人呢!”

    女孩该有的矜持,这会儿在门边儿身上表现得淋漓尽致,小脸儿羞臊的红扑扑的活脱脱一颗熟透了的红富士。

    “哎呦,你还害什么羞啊,早晚的事呗。你看我都不介意你管我叫二婶了,来叫一声我听听。”

    桑枝很厚脸皮的戳着门边儿的胸窝儿,逗她。

    门边儿囧的满脸通红,又急又气的瞪着她,要不是看在她能帮自己追雷刚的份上,估计早就忍不住一拳招呼上去了。

    “你说你有办法是不是?”

    没有理会桑枝揶揄的眼神儿,门边儿搔着头瞪着她问道。

    “臭孩子,一点都不可爱,这么没礼貌,好歹我也是你长辈嘛,叫我一声能怎么样!”

    桑枝一脸笑意吟吟的看着她,还学着长辈的样子,煞有介事的伸手想去摸她的头发,却被门边儿一歪脑袋躲过去,一脸不善的看着她。

    “哎呀,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见门边儿真的快急了,桑枝这才收了玩笑的表情,点点头说:“嗯,像我妈说的,雷刚对你应该是有感情的,不过是因为身边的人,觉得有些别扭,所以才一直对你躲闪着。你想啊,他最担心的是谁啊?”

    “门边儿蹙着眉问道:”谁啊?”

    “笨,当然是雷明和门玥玮了!”

    “对啊,就是打这儿乱套的,这是最根本的问题所在。”

    门边儿这才一脸恍然的忙不迭的点头,“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桑枝眼皮挑了挑,很随意的说道:“什么怎么办?当然是先搞定门玥玮和雷明,让他们跟雷刚表明自己立场,只要他们支持你们在一起,其他的都不是障碍。”

    “可是……”一想到门玥玮,门边儿一张小脸儿就不由得垮了下来。

    门玥玮人很热情是没错了,但是门边儿也清楚,她知道自己喜欢雷刚,有可能成为她嫂子之后,心里就一直别扭着。

    毕竟自己年纪比她还小好几岁,能不别扭才怪。

    好不容易,自己给她当了伴娘,这关系才算是融洽了点,她也终于肯接受自己了。

    现在自己这身份又突然改变,成了她的侄女,虽说不是亲的吧,但如果自己认了门少轩,那就是门家的人,就得管她叫姑姑。

    这姑姑成了侄女的妯娌,还是弟妹,别说是门玥玮了,就是换成她自己也会觉得无比别扭,感情上也接受不了吧!

    所以这事上,她挺能理解门玥玮的。

    “小玮确实有些难搞,不过有二婶在,一切包在二婶身上,当然还需要你的全力配合才行。”

    莫青莲给她们指了一条明路。

    现在终于有了方向了,桑枝觉得门玥玮就算在不乐意,也还是通情达理的人,不会太不近人情的。只要自己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加上门边儿的配合,应该还是可以搞定她的。

    雷明那就是看们门玥玮,媳妇没意见了,他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而门家其他人……桑枝想,包括老爷子在内,其实都还是挺开明的,应该不会横加阻拦干棒打鸳鸯的事。

    “真的?”

    听了桑枝的话,门边儿顿觉眼前一亮,伸手一把将桑枝的手紧紧的抓着,脸上闪着期冀的光芒,“二婶,侄女的终身幸福可就全靠你了!”

    “哎呦喂,这就改口了,你还真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儿,刚才我那么求你都不叫,这会见有好处了,就立马儿改口。行,孺子可教也!”

    桑枝忍不住的好笑,拉着门边儿的手,换了副正经的面孔,继续说道:“既然问题解决了,你是不是今晚就跟我回大院,先认了你那可怜苦命的妈妈去。”

    说是这么说,可真的要做的时候,门边儿还是忍不住打着退堂鼓。

    就算是亲生母女,也是从一出生见过一面之后就没再见面的,而她才出生的那一面,她也没有丝毫印象好不。

    根本谈不上感情,十九年的人生里,父母的缺席,就像在门边儿十九年的岁月里空白了一大块出来,早已经习惯了空缺的她,现在突然要将这块空白给填满,就算心里愿意了,可还是觉得别扭。

    “那个……能不能再等等。”

    门边儿几乎是下意识的推拒着。

    “还等?等什么啊?”

    桑枝有些奇怪的看着门边儿,这姑娘也真是纠结,既然都已经决定了要认亲了,难道还要学人家选个良辰吉日吗?

    “等……”门边儿张了张嘴,半天才缓缓的说道:“我想……想等着雷刚回来,再说了,门少轩不是也一起执行任务去了吗?等他回来,一起认呗。”

    门边儿的声音很小,说到最后,几乎就是在嗓子眼里哼哼。

    桑枝不由得笑了笑:“感情,你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啊?”

    “也对,认的话,当然还是父母一起认比较好些。行吧,那就等着他们凯旋回来,咱们再来个隆重的认亲仪式。”

    门边儿听了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哭的心都有了,心说还隆重的认亲仪式,不就改个口就完事了吗?难道还要学古代下跪奉茶不成!

    “唉,那个……门玥玮他们度蜜月什么时候回来啊?这也不短时间了吧?”

    门边儿明显故意转移话题。

    门玥玮不回来,纵然桑枝想帮自己,也无从下手啊!

    桑枝歪着脑袋算了算,感慨道:“嗯,不短时间了,算算差不多也有一个多月了吧。她这蜜月度的,真是名副其实啊!”

    门边儿也撇着嘴儿附和道:“可不是嘛,人家蜜月差不多也就一个星期半个月的,她这都一个多月了,居然还不回来,这哪里是度蜜月啊,不是要定居国外了吧!”

    “噗……”听了她的话,桑枝忍不住的喷笑出来,“呦呦,听你这语气充满了幽怨啊!也是,她不回来,你这幸福就真成了咫尺天涯,看得见却摸不着了。”

    “要不,你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呗。”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用胳膊肘蹭着桑枝,求着她。

    “嘿嘿,现在就知道我有用了吧!来,叫声二婶,我就帮你打电话问问。”

    门边儿白了她一眼,“我发现了,你跟门少庭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俩太像了,都喜欢趁人之危。”

    “切,这怎么是趁人之危呢,我这明明就是趁火打劫好伐!”

    说着,桑枝自己都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你就叫一声嘛,反正刚才都已经叫了,还叫的那么顺口!”

    刚才那是喜极忘形,说秃噜了嘴,顺口叫了出来。

    现在让门边儿正儿八经的叫她二婶,这嘴还真的就不是那么好张了。

    别扭了半天,门边儿干张嘴,却就是叫不出声。

    桑枝不由得觉得好笑,“你叫我声二婶就这么困难啊,好歹我也是真的你二婶,又不是占你便宜来的。”

    门边儿扁了扁嘴,“话是这么说,可是一直叫你姐来着,突然改口,真的很不习惯好吧!”

    “那好,那等你什么时候改口叫我二婶了,我什么时候再给门玥玮打电话好了。”桑枝别的没学会,但是门少庭那股子得了便宜卖乖的无赖劲儿,可是有样学样的学到了个中精髓。

    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手,假装要起身走人的样子。

    门边儿急的一把将她拽住,可怜兮兮的瞅着她,张了半天嘴,终于从鼻腔里哼出俩字,“二婶。”

    桑枝故意为难她,笑着问道:“你说的什么,我没听见啊。”

    门边儿气恼的瞪了她一眼,大声道:“二婶,二婶,行了吧,这会儿只要不是聋子都应该听见了吧!”

    桑枝终于憋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点着头,说道:“行了,听见了。虽然叫的心不甘情不愿的,不过好歹也叫了。”

    说着,抄起扔在旁边的手机,拨出了门玥玮的号码。

    手机响了半天那头才传来门玥玮睡意朦胧的声音。

    “我说大姐啊,三更半夜的你叫魂呢,想吓死我啊!”

    桑枝以为自己打错电话了,不由得看了看手机屏幕,没错啊,是门玥玮的手机没错啊。

    “你是小玮吗?我是你枝枝姐啊!”

    门玥玮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的道:“我当然知道你是枝枝姐啊,我脑袋又没被驴踢,难道不认字,不知道这是你的手机号码啊!”

    “你不是在普罗旺斯吗?怎么会是三更半夜!你穿越了?”

    桑枝不由得觉得好笑,这货不是跟着亲亲老公去普罗旺斯蜜月去了吗?普罗旺斯和自己这里的时差,不过七个多小时,现在自己这边下午两点多,那边应该是上午才对吧!

    “大姐,一个多月了吧,难道我俩就一直窝在普罗旺斯那个小地方啊!这会儿在纽约呢好伐,雷明有个案子要谈,就跟着过来了。”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还忍不住的打着哈欠。

    这本来就睡得晚,才睡着没多久,就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的滋味真心不好受啊!

    这也就是桑枝吧,要换做是别人,门玥玮早开骂了!

    “哦,这样啊,”桑枝不由得看了门边儿一眼,两人自知理亏,不约而同的吐了吐舌头,“那个……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现在在纽约呢。要不,你继续睡,等你睡饱了咱们再聊。”

    即便看不到,桑枝也能感觉到那头门玥玮无聊的大白眼儿。

    “得,都被你吵醒了,还是说吧。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啊?”

    桑枝撇了撇嘴儿,这姑娘真心大。

    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最近都快忙晕菜了,她哪有功夫想她啊,还不是为了旁边这位小祖宗!

    “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想你了呗。对了,你们出去时候也不短了,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