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和门玥玮有的没的天南海北的神侃了一通,才挂了电话,就见门边儿已经站起身,拿了自己包包往外走。

    “欸,你干嘛去?”

    桑枝一脸疑惑的叫住她问道。

    门边儿头也不回的走去玄关换了鞋子,这才回答道:“当然是回学校啊,我还能去哪儿!”

    “你不跟我回大院啊?”

    桑枝急的站起来都想过去拽她了,却被门边儿一句话噎的脚步都迈不出去了。

    “回去干嘛?门玥玮不是一周后才回来吗?门少轩和雷刚也回不来,等他们都回来了再说吧。”

    说话间,已经换好了鞋子,朝桑枝笑了笑,挥挥手道:“二婶,我先走了啊,帮我谢谢阿姨的款待,拜!”

    说完在桑枝一脸怔愣的表情下,开门闪人。

    “二婶,阿姨,不对啊,这辈乱了好吧!”

    桑枝半天才纳过闷儿来,感情自己到底还是被她捉弄了一回。

    真是门家人,个个都这么阴险,真行!

    好不容易一堆事情总算告一段落,家里家外总算是消停了。

    桑枝想着,自己也挺长时间没回娘家住了,这次回来干脆就多住两天,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还不如留在家里多陪陪母亲,母亲平时一个人在家,也够孤单的。

    这么打算着,临近傍晚的时候,琢磨着林雅然和方芳估计也应该回了大院了,便给林雅然去了电话。

    告诉她,自己在娘家住两天,让他们不要担心。

    才挂了电话,就见桑梓拎着两条鲜活的鲤鱼从外边走了进来。

    “爸,你回来了,还买了鱼,真好,我正好馋这口呢。”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迎上去,从父亲手里接过鱼,调皮的笑道:“让我妈给咱们做红烧鱼吃。”

    桑梓笑了笑,眼神儿里满是对女儿的宠溺,“好,你妈就知道你馋鱼吃了,所以特意打了电话让我回来的时候带两条鱼回来的。”

    “是吗?我妈真好!”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拎着鱼进了厨房。

    莫青莲正在厨房里忙活着,听到桑枝夸自己,不由得得意的笑了笑:“你呀,也就吃的时候想得起她的好!”

    桑枝伸手抄起一根洗好的黄瓜嚼着,小猫似的往老妈身上蹭了蹭,撒娇道:“哪有,我时时刻刻都记得我亲亲老妈对我的好。”

    转头又见到才进厨房打算帮忙的桑梓,立马儿笑着补充道:“当然也记得我老爸的好,你们是天底下最好的父母。”

    桑梓笑着摇摇头,“多大了,还这么贫。小心你肚子里的宝宝把你这贫劲儿学了去。”

    莫青莲也笑着看了看桑枝,说道:“你去看会电视吧,厨房地方小,人太多转不开,有你爸给我帮忙就行了,你在这只会越帮越忙,给我添乱。”

    桑枝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儿,“那我等着吃现成的了,你们可别怪我光吃不干啊!”

    莫青莲好笑的瞪了她一眼,笑嗔道:“你哪次回来不是光吃不干啊,还差这一回啊!”

    桑枝想了想,“也是哈!”

    于是很心安理得的啃着黄瓜看电视去了。

    吃过饭,桑枝陪着父母看了会电视,聊了会天,因为白天也没睡觉,这会儿就觉得有些困乏了。

    桑梓看着女儿坐在那儿哈欠连天,又累又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心疼。

    “枝枝啊,困的话,就回房间休息去吧,我跟你妈待会儿也该睡觉了。”

    桑枝这才起身,打着哈欠跟父母道了晚安,回自己房间去了。

    草草的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睡得正香,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吵醒。

    桑枝睡眼朦胧的抓过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林雅然打来的,不由得心里一紧。

    林雅然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想必是有什么很着急的事情,不然她不会这么大半夜的找自己的。

    想着,赶紧接听了电话。

    “喂,妈,怎么了?”

    手机里传来林雅然很着急的声音:“枝枝啊,媛媛到现在还没回来,打她手机也一直打不通。我们担心她出什么事,吴妈说上午她和你一起出门的,妈想问问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桑枝一听,不由得眉头紧蹙。

    方媛媛没有回家,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去?

    “嫂子还没回去吗?上午的时候,我俩一起出的门,到了市区,她就下车了,说是跟朋友约好了见面。我也没多问,就回娘家来了。这么晚了她还没回去,不会是迷路了吧?”

    这话一出口,桑枝就觉得后悔了。

    这年头,一个智力健全的成年人,最不可能的就是迷路。

    退一万步说,即便方媛媛真的不知道回去的路了,也可以打电话回去问吧,或者她可以给自己打电话啊!

    没有打电话,她手机又打不通,该不会是……真的出事了吧?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

    心里默默的祈祷着,方媛媛啊,你可千万别再出事了,你一家子好不容易要团聚了,门边儿已经答应了认你们。要是这时候,你有个什么意外,那可真的就悲催了!

    不是桑枝喜欢瞎想,只是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不好的事情,不由得她胡思乱想。

    林雅然叹了口气,说道:“应该不至于迷路,你方芳阿姨还在试着给她打电话,也不知道能不能联系上。”

    “妈,你先别着急,也让方芳阿姨不要着急,让她想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联系上嫂子朋友的,看看嫂子有没有什么通讯簿之类的留在家里。或者实在不行的话,是不是可以请爷爷找部队的人帮忙找找呢?”

    嘴上劝着林雅然不要着急,其实桑枝自己心里也有些发慌。

    她甚至都想说要不报警看看吧。

    但是进而想到,正常行为能力的人,走失不到二十四小时,警察是不予立案处理的。

    所以才改口说让爷爷帮忙找人给找找看。

    “嗯,实在联系不上的话,就只能麻烦爷爷了。”林雅然叹了口气,“早知道这样,上午就不该让她一个人出门。”

    “妈,你也别着急了。要不我现在赶回去吧,咱们在好好想想办法。”

    桑枝说着,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

    家里丢了一个大活人,她在娘家也住不下去了。

    “不用,不用,这么晚了,你身子又不方便,就别来回折腾了。没事,你早点休息吧,我们再想想办法。”

    林雅然怎么肯让桑枝挺着大肚子,大半夜的来回折腾呢,赶紧拒绝了她的提议。

    “哦,那好,那你们也别太着急了。说不定是嫂子手机信号不好,或者没电了,她晚点没准就回去了呢。”

    桑枝安慰了林雅然一番,这才挂了电话。

    躺在床上,原本很浓重的困意这会儿烟消云散了。

    满脑子想的都是早晨出门的时候,方媛媛跟自己说的那番话。

    那番话,听上去挺莫名其妙的,好像跟交待遗嘱似的。

    遗嘱?

    这个词毫无预兆的窜进桑枝的脑子里,桑枝顿时觉得浑身一颤,精神跟着万分紧张了起来。

    她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可是这话该怎么跟门家人说呢?

    难道说,早晨方媛媛跟自己说了一些,让自己帮忙关照门边儿的话,听着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好像跟自己交待遗嘱似的?

    这话她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桑枝越想心里越着急,慌乱中,脑子里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门少庭。

    也不管现在到底能不能联系上门少庭了,桑枝想也不想的便拨出了门少庭的号码。

    结果毫无悬念,门少庭的手机关机中。

    雷刚,门少轩,桑枝挨个的打了过去,结果毫无例外,都是手机关机。

    这下,桑枝真的傻眼了。

    心里默念着,方媛媛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千万!

    咬着牙,抱着侥幸的心里拨出了方媛媛的手机号码。

    结果……出人意料的,居然通了。

    响了好久,手机才被接起。

    “喂,嫂子吗?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还没回家啊?”

    不待对方说话,桑枝就迫不及待的问道。

    “枝枝啊,我在同学着,玩的太晚了,她邀请我留下来,说明天再带我到处转转。刚刚手机没电了,这才找了充电器充了点电,开了机就看到好多家里的未接来电。我已经给家里打过电话了,放心吧,我没事的。让你们担心了,对不起啊。”

    方媛媛的语气很平淡,让人听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桑枝终于松了一口气,果然是自己想太多了。

    京城的治安还算不错的,再说方媛媛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会弄丢自己呢,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了!

    “哦,没事就好,没事就好。那,嫂子也早点休息吧,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啊,我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的。”

    桑枝还是不忘嘱咐着方媛媛。

    得到方媛媛肯定的回答之后,这才放心的挂了电话。

    “枝枝……”临挂电话前,方媛媛犹豫着开了口,“门边儿……就拜托你多照顾了。”

    “嫂子这说的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嘛,应该的,应该的。”

    桑枝扫着脑袋答应着,挂了电话,整个人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怔愣。

    方媛媛又一次的拜托自己照顾门边儿,这……不会有什么事吧?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桑枝甩了甩头,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嘲笑自己,能有什么事呢,刚才自己还担心方媛媛有事来着,事实证明是自己想多了。

    没事的,别没事自己吓自己了!

    这么安慰着自己,桑枝还是又给林雅然打了电话,说了自己跟方媛媛通电话的内容,也确认了,方媛媛已经跟家里联系过了,这才放心的重新躺下,伸个懒腰,才突然感觉自己浑身脱力般的困乏。

    忍不住打个哈欠,蒙上被子呼呼去了。

    一觉睡到大天亮,如果不是母亲过来敲门,桑枝绝对能直接睡到午饭去。

    “妈,早。”

    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看着立在自己床前的莫青莲,一双小手紧紧抱着枕头,那表情就是不想起床,继续赖床的表现啊!

    “还早,都快中午了,你觉得还早吗?赶紧起来,家里来客人了!”

    莫青莲伸手一把将她手里的枕头夺了过来,没好气的数落了她一通,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转身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