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一脸莫名的爬了起来,慢吞吞的收拾好自己,摸着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的肚子,走了出来。

    “叶晨泽!你怎么来我家了?”

    桑枝打死也想不到母亲说的客人居然是叶晨泽。

    这货怎么会跑到自己家里来了。

    “我来看看你啊!”

    叶晨泽手里端着莫青莲送上的茶水,一脸灿烂的笑着,看着桑枝。

    从他的笑意里,桑枝看不到半天来看她的诚意,反倒察觉到那么一丢丢别有用意的感觉。

    “哦,看我啊,谢谢哈。我挺好的,看完了没事就闪人吧。”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从茶几上果盘里抓过一个苹果啃着,转头对母亲说道:“妈,还有什么可以吃的吗?我快饿死了。”

    莫青莲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等着我去厨房看看。”

    说完又转头看了叶晨泽一眼,这男孩子她以前没见过,也是头一次来自己家里。

    打开门的时候,莫青莲问他找谁,他说自己是门少庭和桑枝的好朋友,才从国外回来,特意过来看桑枝的。

    莫青莲才将他让了进来,可是现在看桑枝对他的态度,似乎有些不太友善啊!

    心里琢磨着,摇着头,进了厨房。

    桑枝当然看得出来母亲眼神里的疑惑,但是对于叶晨泽,她一直将他与厚脸皮的猪二姨并列在一起。

    反正这个男人就是那种随你怎么嘲讽挖苦,都还能一脸灿笑的看着你的人,而且出了名的二皮脸,从来没见过他脸红不好意思什么的。

    不熟悉的时候,桑枝还会跟他客客气气的,随着越来越熟悉,桑枝便总结出一条经验,对于叶晨泽千万别客气,你对他越客气,他就会对你越无赖。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叶晨泽追来自己家里找自己,一定没什么好事,她当然能躲就躲了,最好不给他说话的机会。

    “哦,枝枝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满怀着思念不远千里赶来看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的一见面就赶我走。唔……好伤心,玻璃心碎了一地……”

    叶晨泽一边说着,还一边煞有介事的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装的难过的要死似的。

    桑枝没好气的白了一眼独自跟那儿耍活宝的叶晨泽,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在娘家的,又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桑枝一脸狐疑的看着叶晨泽,“你调查我!”

    “喂,你往哪儿喷呢,看把我家茶几喷的,到处都是!”

    桑枝鄙夷的瞪着他,伸手抽出纸巾递给他。

    叶晨泽一口茶噗的一下喷了出来,一脸怪异的看着她,抽了抽嘴角儿,接过桑枝递过来纸巾,擦拭着,说道:“我说大姐,你谍战小说看多了吧?我还调查你,就你,我用的找调查吗?再说了,我前段时间出国了,这才刚回来,哪有那闲工夫调查你!”

    “也是哈,那你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桑枝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叶晨泽一边擦着茶几上的水渍,一边说道:“我回了大院,带了点礼物给门爷爷送过去,跟阿姨聊天的时候,才知道你在娘家的,所以就麻溜儿的赶过来看你了。”

    说着,将旁边的礼物往桑枝面前一递,说道:“你看,我知道你怀孕需要补身子,还特意给你从国外带了营养品,你就这么对待我,你好意思吗?”

    说着,一双勾魂儿的杏眼,还委屈的眨巴着,弄得桑枝倒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咳咳,那是我错怪你了,不好意思哈。”

    边说着,边接过叶晨泽手里的礼物,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劲儿,接着说道:“可我还是觉得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叶晨泽差点就直接栽倒在沙发上,一脸幽怨的看着桑枝,“果然跟什么人学什么样,你以后真的没事离门少庭尽量远一点。听善良友爱的女人,看看现在被他传染成啥了,成毒舌妇了!”

    桑枝白了他一眼,好笑道:“你愿意你媳妇天天看着你就像躲瘟疫似的躲着啊!”

    还离门少庭远一点,我们是两口子好伐,两口子啊,巴不得天天腻在一起呢!

    可惜门少庭没那时间,要真的有时间,能多陪陪她,她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躲着远点。

    “拜托,我还没媳妇好吧,你别老是干揭人伤疤这种事,太恶毒了,果然被门少庭毒害了!”

    莫青莲端了牛奶和面包片还有煎蛋和煎肠从厨房出来,见两个人有说有笑的,气氛倒还满融洽的,这才放了心。

    “先随便吃点吧,一会该吃午饭了。”

    莫青莲将食物放在茶几上,对着叶晨泽笑了笑,转身回自己房间去了。

    “你吃早餐了吗?一起吃点?”

    望着狼吞虎咽的桑枝,叶晨泽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儿,“不是吧,你以前可不是这样,以前多文静啊,现在怀了孕怎么跟只饿狼似的。你快吃吧,这都几点了,我已经吃过了。”

    桑枝快速的解决掉两片面包和一个煎蛋,又端起牛奶一口气喝下大半杯,才放下杯子,打着饱嗝说道:“你知道什么,你怀过孕吗?知道怀孕的人多容易饿吗?”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叶晨泽一脸扭曲的表情,笑笑:“对哦,你自然没怀过,你没这功能!”

    叶晨泽双手使劲的把着沙发,他甚至开始有些后悔来找桑枝了。

    本来是想找她帮忙的,可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口呢,就已经快被她虐死了,才短短几个月的时间,这女人变化也太大了吧!

    “口下留德吧大姐,真说不过你!”

    桑枝擦了擦嘴儿,这才收敛了玩笑的表情,一本正经的问道:“说吧,找我到底什么事?别说你没事,就是单纯的来看我来了,这话你自己信吗?”

    “不信!”叶晨泽摇摇头,嘿嘿干笑着,“我其实是有点小事,想求你帮忙啦。”

    看,她就说嘛,这货绝对是有求于自己来了,不然以他无利不起早的个性,才不会那么好心的带了礼物来看自己!

    “我就说吧,你就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说吧,看在你给我带营养品的份上,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我一定尽力。”

    桑枝说着,很大方的拍了拍叶晨泽的肩膀。

    那表情,像极了长辈看小辈的样子。

    叶晨泽嘴角儿不由得猛抽了两下,心说自己纯粹就是来找虐来了!

    但是没办法,谁让自己有求于她呢!

    “我找你还能有什么事啊,就是秦小白的事呗!”

    哎呦喂,桑枝发现新大陆似的瞪大一双眼珠子看着他。

    “我没看错吧,叶大公子居然脸红了,居然不好意思了,真是新鲜啊!”

    还是头一次见叶晨泽这般窘迫尴尬的样子,桑枝真心不是故意要笑话他,实在是没憋住!

    叶晨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低声吼道:“桑枝,你够了啊,有完没完了,嘲笑我很有成就感是怎么的!”

    桑枝这才停止了笑意,举着双手道:“没有没有,我真的不是要嘲笑,我是实在没憋住。”

    “不过,你跟秦小白,这也差不多一年了吧?还没搞定啊?你这效率也太差了点吧!”

    桑枝记得叶晨泽和秦小白的相遇很戏剧性。

    当时小逸刚刚去世,秦小白淋雨昏倒在路边,是叶晨泽救了她。

    不但如此,叶晨泽还被门少庭陷害,溜溜的在医院陪了秦小白一晚上。

    但就是这一晚,却让叶晨泽对秦小白产生了好感,从此走上追妻之路,一发而不可收拾。

    叶晨泽一脸黯然的道:“就说你不关心朋友吧?当初是谁答应我帮着我追老婆来着,你说到可是没做到好吧!”

    桑枝剜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我只说帮你约小白,你说我帮你约了没?是你自己没本事追不到人家,反倒猪八戒倒打一耙,赖在我身上,你好意思啊!”

    叶晨泽搔着头,嘿嘿笑着,“我没赖你的意思,就是想着请你帮个忙,抽空找她聊聊,看看她到底对我什么意思,总是这么不冷不热的,弄得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说到秦小白,桑枝也觉得自己已经好久没有跟她一起坐坐了。

    最后一次见面,貌似是在桑耀祖的丧礼上吧,那时候也就是匆匆见了一面,根本也顾不上说话。

    看着可怜兮兮的叶晨泽,桑枝忍不住笑了笑,“行吧,看你这可怜的样子,我就帮你一次吧。”

    “你等着我,一会儿咱们一起走。”

    桑枝说完起身回了自己房间,速度的换了身衣服,拎着包出来,走到母亲房间敲了敲门,推开门进去。

    莫青莲正坐在床边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

    见她进来,不由得问道:“你朋友要留下来吃饭吗?”

    桑枝摇摇头,有些抱歉的说道:“他不留下来吃午饭的,妈,我也要回去了。本来想多住几天陪陪你和我爸的,可是最近门家那边事情太多了,我在家里也住不踏实,想着还是早点回去吧。”

    莫青莲理解的笑笑:“傻孩子,这有什么抱歉的,又不是离着十万八千里,随时想家里抬腿就回来了。回去吧,我和你爸没事,我们想你了,也可以去看你啊。倒是你,怀着孕呢,能不操心就别操心,安心养胎,别让爸妈担心,知道吗?”

    母女俩又说了会话,莫青莲才送桑枝和叶晨泽一起离开。

    车上,桑枝给秦小白打了电话,约她中午一起吃饭。

    两人约好了饭店,桑枝让叶晨泽将自己送过去,一脸坏笑的看着他说道:“你就把我送到就行了,我可没说你会做陪,所以你还是自动消失的好。”

    叶晨泽抽了抽嘴角儿,一脸不情愿的说道:“就不能找个说辞也把我捎带上,好歹我还能帮你们拎包结账,给你们省一顿饭钱不是!”

    桑枝想了想,点头道:“也……行吧,不过你得负责把我送回大院去!”

    见到叶晨泽忙不迭的点头答应着,桑枝心里不由得高兴。

    何止省了一顿饭钱,还省了不少打车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