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到了约定的饭店,等了一小会儿,秦小白才匆匆的赶了过来。

    一进饭店,远远的便看见桑枝在一个靠窗的位子上朝自己招手。

    秦小白连忙走了过去,一脸堆笑道:“对不起,来晚了。”

    桑枝笑着摇摇头,“没关系,我也刚刚才到。”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里的菜单递给秦小白,“看看喜欢上什么菜,别客气。”

    说着又伸手招来服务员,两人点了四菜一汤,边聊天,边等着上菜。

    “最近很忙吗?看你脸色显得有些疲惫的,是不是公司的事情给累的?”

    桑枝注意到秦小白的脸色略显疲惫,不由得关心的问道。

    秦小白点点头,说道:“是啊,秦末现在去了桑氏帮着桑陌主持大局,我这边就只能靠自己了。而且,现在桑陌又主要在家带孩子,秦末那边有些事情,也经常需要我帮助。两边的事情加在一起,有时候确实忙的我有些焦头烂额的。”

    “不过还好,好在桑氏底子厚,现在一切都已经上了正轨了,应该会越来越好的。”

    秦小白看着桑枝,现在严格来说,她们也算是亲戚了。

    秦末不是桑陌的老公嘛,这么算来的话,桑枝算得上是秦末的大姨子,她又是秦末的姐姐,自然也就算是沾亲带故了。

    “真是辛苦你了。”

    桑枝想着,其实秦小白现在这么累,是不是也多少有些自己的责任呢?

    当初是自己一意孤行,不接受桑耀祖留下的任何遗产,连同桑氏的股份一并送给了桑陌。

    结果那么大一个企业,那么重一个胆子,全部落到桑陌肩上。

    好在有秦家姐弟帮忙,不然,不知道桑陌的日子要多难熬呢!

    秦小白摇摇头,笑道:“别光说我了,你怎么样,这么久也没顾得上给你打电话,你一切都还好吧?”

    一边说着,秦小白忍不住看了看桑枝隆起的大肚子,笑了笑:“肚子越来越大了,快生了吧?”

    桑枝笑了笑,“没,早呢,预产期是正月,跟我一样是大生日呢!”

    秦小白笑道:“那也快了,没几个月了,恭喜你啊,要当妈妈了,紧张吧?”

    两人说着,点的菜陆续的上来,两人边吃边聊着。

    “还说呢,紧张呗。我天天想着,会不会突然发生意外什么的,我跟宝宝两个一起玩完了。门少庭说我是过度紧张,心里问题,还答应我找心理学专家欧阳教授给我开导一下呢,结果事情多,忙的估计早就把这事忘到脑后去了。”

    秦小白笑了笑,“我看你现在状态挺好的,根本用不着找什么心理专家给你疏导。别东想西想的,没事的,女人早晚都要经历这一关的。”

    桑枝给秦小白夹了一筷子菜,眨巴着眼睛开玩笑似的问道:“你还说呢,你怎么样?就打算这么一直单着啊?”

    秦小白似乎没有想到桑枝会突然问起自己这个问题,不由得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也没什么牵挂,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多自由啊!”

    尽管她说得轻松,但细心的桑枝还是从她的眼神儿里看到一丝丝的落寞。

    “小白,不是我多事,只是我觉得你还年轻,别自己跟自己过不去,遇见合适的还是要试试的。”

    桑枝似是很随意的说着,又给秦小白添了一筷子菜,继续说道:“要不,让我们‘丽缘’的同事跟你留意着点,看看有没有优秀的,适合你的,帮你牵牵线。”

    现在“丽缘”的婚介这块业务在刘同的带领下,做的还不错,加上“丽缘”原有的名气,新扩展的这块婚介业务,很快就在业内有了不小的名气。

    秦小白听了桑枝的话,忙不迭的摇头道:“算了吧,我可没时间去相亲去,有那功夫,我宁愿多谈点业务,或者干脆躲在家里多睡会觉。”

    “噗……”正喝水的桑枝听了这话,忍不住一口喷笑出来,“你可真逗,这能比吗?相亲可是一辈子的大事,难道你真的就想一辈子都自己一个人过了?”

    秦小白低头吃着菜,扯了扯嘴角儿,说道:“我也不知道,顺其自然吧。”

    嘴上说着,眼前却突然闪过一个人影,男人的身影!

    使劲儿甩了甩头,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会突然想起他!

    “哎,我记得叶晨泽对你挺不错的,好像一直在追你,这么长时间了,你对他就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桑枝脖子伸过去一脸神秘兮兮的看着秦小白。

    她敏锐的注意到,自己提到叶晨泽三个字的时候,秦小白的眼睛明显的闪烁了一下。

    看的说,她对叶晨泽还是有反应的,不然为什么不敢正视自己的目光呢!

    “怎么可能,我可是结过婚的女人了,人家还是单身黄金汗,我哪里配得上人家。”

    秦小白脸色有些微红,明显的有些不太愿意多提叶晨泽,有些敷衍的说道:“我跟他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小白,你这就不对了。什么年代了,什么配不配的。爱情这东西就没有配不配这一说,只要他爱你,你爱他就行了,别的什么都是浮云。”

    桑枝说着,吃了口菜,才又继续道:“你别跟我说,你是觉得自己配不上他,所以才一直拒绝他的!”

    秦小白,扯了扯嘴角儿,没有说话。

    不然呢?不然还有什么理由!

    秦小白不是个神经大条到叶晨泽死命追了自己大半年还没感觉的人。

    相反的,其实她心里隐隐的还有些小雀跃,她很清楚,自己对叶晨泽越来越有感觉了,有时候真的想冲动的就答应他。

    只是,想到自己的情况,又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犹豫,害怕,退缩,最后还是狠心的一次次的违心的拒绝了他。

    “你是真的对叶晨泽没感觉?”

    桑枝进一步的追问道。

    秦小白紧抿着嘴唇,低着头,一言不发。

    “不说话,就代表你对他其实是有感觉的,就是出于自卑,或者对前一次失败婚姻的恐惧感,才不敢答应他的,对不对?”

    桑枝觉得自己越来越厉害了,门少庭的读心术居然被她不知不觉中学了个八成去。

    “小白,答应我,别这么苦着自己。我看到你这么苦着自己,说实在的,心里真的不好受。如果小逸还活着的话,他也一定愿意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的。”

    说到小逸,桑枝的眼睛不由得发红。

    那是多么懂事可爱的孩子啊,可惜……老天爷有时候真的很不公平!

    “小逸……”

    秦小白嘴里轻轻念着小逸的名字,眼泪就已经忍不住的开始在眼眶中打转儿。

    她不敢跟桑枝说,其实自己一直没有从小逸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

    从小逸离开之后,一直到现在,她每天晚上都是躺在小逸房间的小床上才能睡着的。

    看到秦小白提到小逸时候伤心的表情,桑枝就知道,她还是没有彻底的从小逸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

    这么久了,她一提到小逸还忍不住的流泪,这女人是多么的重情重义,多愁善感啊!

    可是越是这样,桑枝就越觉得她值得同情,应该有个好的归宿。

    叶晨泽会是她最好的归宿吗?

    这一点,桑枝自己也不敢肯定。

    但是和门少庭交好的哥们儿朋友,品行应该都不会差,这还是值得相信的。

    虽然叶晨泽曾经混迹红尘拈花惹草无数,但自从铁了心追秦小白之后,貌似真的没有再听到过他的花边儿新闻了。

    这么看的话,他对秦小白应该是认真的,应该值得信任的。

    “小白,有些事,该放下的就得试着放下。你这样,小逸泉下有知的话,也会不开心的。”

    秦小白眼角儿含泪,默默的点了点头。

    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往自己嘴里塞着菜,借此掩饰自己心里的悲伤。

    桑枝看得忍不住摇头叹息,伸手一把按住她拿着筷子的手,叹气道:“你这又是何苦呢!”

    “咦,桑枝!”

    躲在暗处的叶晨泽适时的出现,见到桑枝一脸震惊的表情,“好巧哦,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那表情要多夸张有多夸张,看得桑枝忍不住摇头,差点喷笑出来。

    心说,叶晨泽,你要不要这么夸张啊,是不是演的有些过头儿了!

    这货演技真心没有门少庭好,连门少庭一半都比不上!

    “叶晨泽,真的好巧,你也来吃饭啊?一个人?”

    桑枝一边和他招呼着,一边煞有介事的朝他身后看了看,那表情倒显得比叶晨泽自然多了,明显的演技比他略高一筹。

    “啊,对啊,办事,正好路过,一看到饭点了,就随便找了家饭店进来说吃口饭,没想到这么巧,居然碰上你了。”

    叶晨泽一边说着,一边又低头仔细看了看头压得很低的秦小白,顿时表现出比刚才更震惊的表情,惊讶道:“小白?你也在啊,好……好巧!”

    秦小白躲无可躲,只好抬起头,对着他点点头,笑道:“叶先生,你好。”

    桑枝旁边看着,忍不住的掩嘴儿偷笑。

    这俩人可真有意思,自己这个局外人一眼就能看出俩人暗藏的“奸情”,秦小白明显就是对叶晨泽有些促狭,整张小脸儿都羞红了,还死活不承认对他有感觉。

    真是的,多大岁数了,还害什么羞啊!

    “嘿嘿,你好。”叶晨泽平时大大咧咧,好像天是老大他是老二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可真的见到秦小白,却还是忍不住的有些怯场。

    这或许就是爱情的力量吧,会让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变得胆怯。

    “叶晨泽,这么说你没饭局啊,就是自己过来随便吃点的?”

    桑枝努力的让自己保持着淡定,语气也尽量的平静。

    “嗯。”

    叶晨泽点着头,眼睛却是一秒都没有离开秦小白的脸颊。

    秦小白当然感觉得到,有些尴尬的红了红脸,将头别向窗外,假装看窗外马路上的风景。

    “那,坐下来一起吃吧,我们也是才开吃。”

    桑枝很随意的说了句,叶晨泽便一屁股坐在秦小白旁边,笑道:“好啊,要不要再添点菜,我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