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对于叶晨泽的厚脸皮桑枝早已习以为常,也不说啥,只是淡淡的笑着,又伸手招来服务员,让叶晨泽点了两个菜。

    而秦小白似乎没有想到叶晨泽会这么巧的也来这里吃饭,又恰巧和她们碰见,又恰好坐在自己身边。

    这么咫尺的近距离接触,两个人这么久以来还算是第一次,至少在秦小白清醒着的时候,算是头一次,多少觉得有些尴尬,又有些害羞,微红着脸,不动声色的往里边靠了靠,让自己和叶晨泽保持着很好的距离。

    叶晨泽感觉到秦小白有意的疏远,心里不由得有些失落,表情明显的暗了许多。

    “叶晨泽,好久不见了,你又跑去哪里鬼混去了?”

    桑枝边吃边很随意的问道。

    “我前段时间出国了,这不才回来嘛。没想到才一回来就碰见你们了,真是缘分啊!”

    叶晨泽也很随意的说着,眼睛却一刻没有离开过秦小白的身上。

    几人边吃边聊着,气氛还算融洽,只是基本上都是桑枝和叶晨泽在说,而秦小白只是很安静的做个旁听者,只有在桑枝或者叶晨泽针对性的跟她说话的时候,她才偶尔答应一声,也是惜字如金,能一个字绝不说两个字。

    “小白,你愣什么神儿呢?吃菜啊!”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夹了一筷子鱼放进秦小白面前的味碟里。

    “谢谢。”

    秦小白笑得有些腼腆,如果说只有她和桑枝两个人的话,她绝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也不知为什么,在叶晨泽面前,她就莫名的心慌,很难镇定下来,完全从一个商场白骨精沦落为呆萌迟钝的女人了。

    对于这一点,秦小白自己心里很清楚,一直想着要改变这种局面,可每次真的和叶晨泽面对面的时候,大脑又总会不受控制的消极怠工。

    像现在就是,秦小白晃神的望着窗外,好像自己身边两个有说有笑的人,根本跟她无关似的,她仿佛就只是他们的衬托。

    “小白,这个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送给你里的礼物。”

    叶晨泽终于沉不住气,伸手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到秦小白面前。

    秦小白有些愕然的看着他,怔怔的说道:“这是……送给我的?”

    “嗯,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就觉得跟你的气质很配,所以就买了下来,希望你会喜欢。”

    叶晨泽说着,也不管秦小白是不是愿意接受,不由分说的将盒子塞进了她的手里。

    秦小白依旧一脸恍惚的看着叶晨泽,半天才缓缓的说道:“谢谢。”

    然后伸手轻轻的将盒子打开。

    不贵重?

    桑枝探着脖子看着盒子里那款前不久才发布的香奈儿限量版香水,不由得咋舌。

    限量版欸,光那个纯手工打磨的水晶的瓶子就值老鼻子钱了好吧,关键是,你有钱也未必能买的到啊,叶晨泽居然那么云淡风轻的说不是什么贵重东西!

    这货真是有钱烧得慌的败家子!

    不过好像也不能这么说人家,毕竟人家花的都是自己挣来的钱,而且又是花在自己喜欢的女人身上,这貌似也不应该说他是败家。

    可是叶晨泽,你觉得现在拿出来送给秦小白合适吗?你是怕她不知道咱联合起来在演戏是吗?哪有人偶遇还随身带着要送人的礼物的?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偶遇,反倒更像是事先安排好的吧!

    “不错哦,我之前有在杂志上见过这款香水,真的很小白的气质很配。叶晨泽,你眼光品味还都蛮高的嘛!”

    尽管心里恨不得将笨蛋叶晨泽装麻袋里,拖出去扔下水道里去,但是面上,桑枝却不得不表现出一副赞赏的样子,心里这个气就别提了。

    叶晨泽显然没有想到这一层,见到喜欢的女人,叶大少的智商也明显呃被拉低了。

    很淡然的笑了笑,开玩笑,也不想想他是干什么的,他可是混迹时尚界的响当当的人物,眼光品味自然差不了!

    “这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秦小白当然也认得这款香水,知道它的名贵。

    嘴上说着,已经将盒子重新封好,推回到叶晨泽面前。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这个我真的不能收。”

    非亲非故又没什么别的关系,自己怎么好意思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呢!

    叶晨泽将盒子重新推到秦小白面前,暗沉着眸子,紧紧的盯着她,说道:“我送出去的东西断然不会在收回来,你要是不要就把它扔了,或者随便怎么处理都好。”

    说完兀自端起碗泄愤似的猛往嘴里扒拉着饭,一句话也不再多说。

    秦小白就这么被晾了起来,表情尴尬,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着面前的漂亮盒子,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显得无比的可怜又无措。

    “小白,叶大少的一片心意,你就收下吧,反正他有的是钱,也不在乎这点小钱的。”

    见气氛有些尴尬,桑枝赶紧出来打圆场。

    一边跟秦小白说着,一边将盒子塞进了秦小白的手里,“装起来吧,先吃饭。”

    秦小白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一脸阴沉的叶晨泽一眼,心里越发的慌得厉害了。

    颤着手将盒子放进身后的包包里,对着叶晨泽小声道:“谢谢。”

    见她终于收下了,叶晨泽紧绷的表情才得以舒缓。

    虽然自己这礼物送的有些强买强卖的感觉,人家收也是勉为其难很别扭的样子,但是好歹自己总算是对她送出了这苦苦追求了一年时间以来的第一份礼物,不管怎么样,都算是好兆头吧!

    叶晨泽心里这么安慰着自己,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不经意的微笑。

    “这就对了嘛,给你的,你就收下就好了。来,多吃点肉,你太瘦了!”

    边说着,边很自然的夹了一筷子肉放进秦小白的味碟里。

    秦小白瞬间羞得满脸通红,仿佛一个熟透了的桃子,白里透红,诱人垂涎,叶晨泽不由得看得心神一滞,一双杏花眼更加离不开她人面桃花的脸庞了。

    正在两人大眼瞪小眼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时候,偏偏就有那不开眼的来大煞风景。

    手机铃声骤然响起,正一脸暇适的等着看好戏的桑枝吓了一跳,不由得蹙了蹙眉,很不好意的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不好意思啊,影响到你们了,我接个电话去,你们继续,继续……”

    继续?继续什么啊?大眼瞪小眼?

    在两人一脸愕然的表情下,桑枝拎着包包从容不迫的走了。

    洗手间里,桑枝接听了门边儿的电话。

    “枝枝姐,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门边儿的声音很急促,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可惜桑枝并没有听出来,还跟她开玩笑道:“这才刚分开多久啊,就又给我改口了!你叫我什么来着?重新叫!”

    昨天还叫她二婶呢,这才睡了一觉就给忘了,又枝枝姐,枝枝姐的叫,这是闹什么啊?自己这辈分又不是弹簧可长可短的。

    “哎呀,枝枝姐,我没跟你开玩笑,我说真的,我收到一条短信,她发来的。”

    门边儿显然并没有心情跟她开玩笑,明显着急的叫道。

    “我也没开玩笑啊,你忘了,昨天你可是答应我的,要认你亲生父母,回到门家,怎么睡了一觉就都忘到脑后去了!”

    桑枝觉得自己真的有必要好好提醒这姑娘,说好的,等门少轩和雷刚回来,她就认亲的,现在这是要反悔吗?

    那可不行,自己和母亲这是费了多半天的劲儿,才说动她的,绝不能让她说反悔就反悔!

    “行行行,二婶,我说真的,我觉得她可能出事了!”

    桑枝这才注意到门边儿声音的焦急,不由得疑惑的问道:“谁?谁出事了?你收到了谁的短信?”

    “她的,方媛媛的。”

    “短信的内容,好像是跟我永别的感觉。”

    门边儿说着,本来就紧张的心,越发的紧绷了起来。

    没来由的感到一阵恐惧,那种才得到又即将失去的惶恐,让她整个人的神经都跟着紧张了起来。

    “她给你发了短信?说的什么?”

    桑枝听了也不由得一愣,门边儿的手机号码是她告诉方媛媛的。

    当时方媛媛跟她要了门边儿和雷刚的联系方式,她想也没想就给了她。

    桑枝以为方媛媛一定会找时间,找机会自己去找门边儿,求门边儿原谅她的。

    可是没想到,她却是只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这似乎有些说不过去吧!

    “二婶,你在哪儿,我去找你!”

    门边儿的语气很坚决,也很着急,弄得桑枝的心,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紧张了起来。

    两人约好了地点,桑枝挂了电话,匆匆的赶回座位。

    叶晨泽和秦小白正在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什么,虽然秦小白的表情还很尴尬,很不自然,但桑枝看得出来,两人谈的倒也融洽。

    “小白,对不起,我临时有点急事得马上赶过去,就先走一步了。”

    桑枝抱歉的对秦小白说完,又转头看着叶晨泽,说道:“小白就麻烦你照顾了。”

    说着还偷偷的朝他使了个眼色,心说,我可是给你创造机会了,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枝枝,你要去哪儿?我开车送你过去吧!”

    没想到秦小白见桑枝要离开,也迫不及待的要跟着走。

    桑枝摇了摇头,笑道:“不用,你们慢慢吃,我打车过去就好了。”

    叶晨泽看出桑枝眼睛里的焦急,问道:“出了什么事?我送你过去吧。”

    虽然追女人谈恋爱很重要,但是他绝对不是有异性没人性的男人!

    尤其这人是谁啊?桑枝,门少庭的老婆!而且还挺着大肚子!

    要是被门少庭知道自己不照顾他亲亲老婆大人,还不得整死自己!

    “不用,真的不用,你照顾好小白就好了,咱们改天再聚,这顿算你的了,改天我再请你们。走了,拜!”

    桑枝一把将秦小白和叶晨泽按住,笑了笑,朝他们挥挥手,朝饭店门口走去。

    来到约定的咖啡厅的时候,门边儿已经在她前边先到了。

    见桑枝过来,离老远就朝她挥手道:“二婶,这边!”

    桑枝囧了囧,偷眼看了看周围的顾客,心说让你叫的时候,你别别扭扭不肯叫,没让你叫的时候,你这么大声的喊叫是什么意思?生怕别人不知道我是你二婶吗?

    自己还这么年轻,有这么大一个侄女,不觉得奇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