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二婶!”

    门边儿看到桑枝慢吞吞的朝自己走来,忍不住的蹙了蹙眉,又一次大声的喊道,“这边,快点啦!”

    这一声不要紧,本来还没有注意到这边的人们,眼球瞬间被吸引了过来。

    桑枝有些恼怒的瞪了门边儿一眼,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行了,我耳朵又不聋,你那么大声干什么!”

    桑枝一边说着,在门边儿对面坐下,还不忘偷偷扫了一圈周围异样的目光。

    还好,估计大家见也没什么好看的,只瞥了一眼,便又转移了注意力该干嘛干嘛去了。

    还没等桑枝从服务员手里接过菜单,门边儿已经迫不及待的将手机递给了桑枝。

    “这就是她发给我的短信。”

    桑枝接过手机,看过之后,便忍不住的蹙起了眉头。

    “这个看上去,真的好像在留遗言似的哈。”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孩子,我知道你恨妈妈,是妈妈不对,当初不应该一意孤行的将你留给别人。这么多年来,妈妈一直没有出现在你的生命里,现在却妄想得到你的原谅,是妈妈太贪心,太奢求了。多少次,妈妈想去找你,但是又害怕造成你更大的困扰。妈妈给你发这个短信,不是想祈求你的原谅,只是想告诉你,要好好的,快乐幸福的活着,只要你能快乐幸福,妈妈也就放心了。”

    “所以我才担心,才给你打了电话。”

    门边儿语气里难掩焦急和不安,“她不会真的有什么事吧?”

    桑枝望着手机短信蹙眉思索了一会儿,摇摇头,道:“应该不会吧?你有给她打电话吗?”

    门边儿怔愣了一下,随即摇了摇头。

    “直接打个电话问问不就清楚了吗,总比自己跟这儿胡思乱想的好!”

    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出方媛媛的号码拨了出去。

    结果……手机关机。

    “不对啊,难道手机又没电了?”

    想到这儿,桑枝不由得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不会真的像门边儿猜的,真的出事了吧?

    桑枝很快的拨通了门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吴妈。

    “吴妈,我是桑枝,我妈呢,在家吗?”

    “少奶奶啊,太太在家的,正在后边花园里和方小姐浇花呢,你要找她吗,我去给你叫去。”

    “方小姐?哪个方小姐?”

    桑枝敏感的问道。

    家里两个方姓女人,目前来说,都是单身,吴妈说的到底是哪一个啊!

    不过,桑枝心里很希望是方媛媛,这样就真的没事了。

    “哦,是方家姑姑。”

    吴妈很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方芳阿姨,不是方媛媛!

    桑枝的心不由得往下沉了沉。

    “那嫂子在家吗?”

    门家的人都知道门少轩和方媛媛的事情,桑枝这一句嫂子,自然是指的方媛媛,吴妈心里很清楚。

    “没有,从那天和少奶奶一起出门,就一直没回来。”

    “少奶奶,是出什么事了吗?”

    吴妈是门家的老佣人了,从门光荣老婆在世的时候就开始在门家帮佣,门家人一直很尊敬她,当她是自己家人一般,自然的有些事情,吴妈也是忍不住的想要关心。

    “哦,没有,吴妈,麻烦你去帮我叫一下妈妈行吗,我有些事情要跟她说。”

    吴妈很快的去了后边小花园,把正在和方芳浇花聊天的林雅然叫了进来。

    桑枝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问林雅然方媛媛有没有再给家里打电话回来。

    林雅然摇摇头,“没有,不是说和朋友在一起吗?怎么了?”

    不想婆婆太担心,桑枝赶紧说道:“哦,没什么。妈,我一会就回去了,回去再说吧。”

    挂了电话,桑枝表情有些凝重的看着门边儿,说道:“她没回家,也没给家里打过电话,现在手机又关机,真的很让人担心。”

    “那怎么办?”

    门边儿明显的比桑枝更紧张,更担心。

    这个短信,让她忽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刚接到短信的时候,为什么没有直接给她打电话过去,或许自己及时打过去的话,还能跟她联系上!

    “别急,也许并不像咱们想象的那么糟糕,她一定没事的。走吧,你先跟我回去再说。”

    桑枝说着,站起身,不由分说的拉着门边儿就走。

    这回,门边儿没有丝毫的抗拒和挣扎,乖乖的跟着桑枝回到了门家。

    家里只有林雅然和方芳在,见桑枝拉着门边儿回来,林雅然和方芳明显的一愣,但随即笑道:“回来了,回来就好。”

    方芳则是上前,激动的抓住门边儿的手,上下仔细打量着,想到自己侄女这么多年来思女的煎熬,不由的眼圈儿就泛起红来。

    “孩子,原谅你爸妈吧,他们也不容易啊!”

    门边儿看着眼前这个表情激动的老人,眼睛也不由得微微泛红,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轻声“嗯”了一声。

    不止方芳高兴,林雅然也是高兴的眼睛里忍不住闪动着泪花。

    “好好,这就好,圆满了。枝枝快,快打电话给你爸爸,告诉他门边儿愿意认她父母了。”

    一边说着,就开始急着叫来吴妈,“快去,多买些菜,晚上咱们多做点好吃的,庆祝庆祝。”

    “老爷子要是知道了,一定也很高兴。对了,还要给媛媛打电话,让她赶紧回来。”

    见林雅然高兴的样子,桑枝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伸手一把将林雅然拽住,说道:“妈,先别急着弄这些,嫂子的手机一直打不通。”

    方芳和林雅然都是一愣,尤其方芳甚至有些着急的问道:“怎么回事?又联系不上了吗?”

    桑枝轻轻的点了点头,看了一眼门边儿。

    门边儿会意,拿出自己的手机,翻出方媛媛发给她的那条短信,递给了方芳,“这是她给我发的短信,我们担心她有什么事,所以才赶紧回来问问的。”

    乍看之下,方芳竟站立不稳,一个踉跄跌坐在沙发上。

    “方阿姨,你没事吧?”

    桑枝有些担心的上前拽住她问道。

    林雅然不知道短信内容,凑上前去,从方芳手里接过手机,看了看,也是忍不住的眉头紧皱。

    “她这是什么意思?”

    方芳表情有些呆滞的摇了摇头,突然从林雅然手里抓过手机,直接拨了方媛媛的号码出去。

    结果,和桑枝打的时候一样,手机关机。

    “关机!”

    方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噌的站起身,急步向楼上走去。

    桑枝几人不放心的赶紧跟了过去。

    大家跟着方芳一路来到方媛媛和门少轩的房间,只见方芳直接推门进去,打开衣橱,抽屉的翻个不停。

    桑枝她们不知道她在翻找什么,却也不敢阻拦,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方芳把房间翻了个遍,原本整齐的房间,瞬间变得杂乱不堪。

    半天之后,方芳颓然的坐在床边,一双眼睛直愣愣的瞅着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房间一言不发的发呆着。

    林雅然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坐在她身边,轻声问道:“你要找什么啊?”

    方芳没有说话,表情依旧呆滞着,眸子里一闪而过的绝望,瞬间两行清泪自眼角涌出,怔怔的说道:“她一定是去找少轩去了。”

    什么,方媛媛去找门少轩了!

    桑枝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方芳的话,但眼前这个眼神里充满绝望的女人的表情,又由不得她不信。

    “方阿姨,你是说嫂子去找堂兄去了?你怎么知道的?”

    门少轩在哪里,她不知道,甚至连门老爷子都不知道,方媛媛又是怎么知道的?

    方芳喃喃的道:“枪,没了,被她拿走了。”

    枪?

    不光是桑枝和林雅然惊呆了,就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门边儿都被吓到了。

    自己母亲居然会玩枪!

    这是什么情况啊?

    “她一定是去找少轩去了,快,快联系少庭他们,快!”

    方芳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嚯得一下站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桑枝的胳膊,攥得桑枝疼的直呲牙。

    “方阿姨,你冷静些,我这就打门少庭的手机试试看。”

    桑枝知道,门少庭执行任务的时候,手机一定处于关机状态,即便打也不会打通的。

    但是为了安慰方芳,桑枝还是掏出了手机,拨了门少庭的号码。

    果然,不出所料,手机关机。

    “他手机关机,联系不上。”

    门边儿也急匆匆的拨打着雷刚的号码,而方芳则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门少轩和方媛媛的手机号码。

    门少轩,门少庭,雷刚,三个人,只要有一个人能联系上,就全联系上了。

    可惜的是,三个人的手机都是关机状态,而方媛媛的手机,也是一直关机,状态没有丝毫的改变。

    “怎么办,怎么办?”方芳急的在屋里直转圈儿,最后眼睛一闪,抓住林雅然的手说道:“求老爷子帮忙,他一定有办法联系到他们的。”

    “这……”

    林雅然有些为难的看着方芳。

    老爷子已经从部队上退下来了,也不再过问部队上的事情,现在让他求人联系自己的孙子,他能干吗?

    桑枝看出婆婆的犹豫,上前说道:“妈,找爷爷帮忙吧,现在只有靠爷爷了。”

    林雅然点点头,“爷爷去战友家串门子了,又没习惯带手机在身上,我只能试着联系那家人了。”

    说着,转身出了房间,回到自己屋里,找出一个通讯录,找了半天才找到爷爷去的那家人家的电话。

    门少庭急红了眼睛似的对着医护人员爆吼着:“救活他们,一定要救活他们!”

    医生和护士看着眼前这个满身是血,如同疯狗般咆哮的男人,一个个的吓得忍不住的浑身哆嗦着。

    战战兢兢的点着头,将两床病人推进了手术室。

    跟老爷子通过电话之后,剩下的也只有等待。

    两老两少四个人,就那么坐在杂乱的屋子里静静的等着。

    门边儿的手机突然响起,几人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

    才接听,手机里就传来门少庭的爆吼:“门边儿,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儿,你马上给我来医院,快点,等着你救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