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的爆吼声音很大,即便没有开免提,旁边的人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大家不由得心往下一沉,尤其方芳,吓得几乎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等着门边儿救命?

    门边儿又不是医生,不会给人看病。

    能让她救命的原因,就只有可能是要用到她罕见的血型,那么……

    几个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一眼,几乎是同时抬步就往外走。

    走到门口,桑枝才赫然发现,自己婆婆和方芳还都是船只则拖鞋和家居服。

    连忙将她们拉住,说道:“妈,你和方芳阿姨先回房间换身衣服吧,我和门边儿先赶过去,你们稍微晚一点应该没事的。”

    等着用的是门边儿的血,别人血型不合适,去再多也没什么用,现在着急的是先把门边儿送过去。

    林雅然和方芳自然没有意见,虽然心里也是万分着急,可是看看自己这身打扮也确实不适合穿出门。

    “好,你们先去,我们随后就到。”

    林雅然说完,和方芳转身快步如飞的就往楼上跑。

    看得桑枝不由得咋舌,两个加起来超过一世纪的老人家,跑起来竟然还是这么的健步如飞。

    桑枝和门边儿坐着张师傅的车子从大院直奔医院。

    一路上,门边儿不断的催促张师傅开快点,再开快点。

    张师傅也是真的急了,一路上闯着红灯过来的,看得桑枝不由得一阵心惊胆战。

    张师傅那张证上这是要欠下多少分了啊,为了她们,张师傅也是蛮拼的。

    车子一路风驰电掣般的疾驰到了医院,桑枝和门边儿下了车就匆匆往里走。

    “枝枝姐,你快点啊!”

    门边儿急的直跳脚,恨不得一步直接跨到手术室去。

    刚跑了几步,回头见桑枝没有跟上来,有些犹豫又心急的跺脚催促着。

    桑枝挺着个肚子,本来行动就不是很方便,又更加的不敢跟没事人似的跑步走,一手抚着肚子,一手朝门边儿挥着,喘着气说道:“你赶紧的,先去,别管我,我跑不动的,你最快的速度先过去。”

    门边儿这才注意到桑枝的大肚子,点点头,“那你自己慢点,我先过去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撒开了跑了出去。

    桑枝也是尽可能的走快一点,心里也是急的热锅上的蚂蚁似的,看着门边儿的背影,却还是忍不住的腹诽,“这孩子,一会叫自己二婶,一会叫自己姐的,自己到底什么辈分啊,太乱了!”

    桑枝赶到的时候,门边儿已经被拉着去抽血了。

    手术室前,门少庭心神不安的坐在椅子上,眼睛里充满鲜红的血丝,显得疲惫又慌乱。

    “少庭,究竟怎么回事?”

    桑枝几步走到他面前,轻轻的在他旁边坐下,有些担心的问道。

    门少庭抬起头,见到是桑枝,眼睛里一抹安慰一闪而过。

    随即一把紧紧抓住她的手,像是要从她身上汲取力量似的,将头靠在了她的肩头。

    “少庭,”桑枝轻声的叫着,“到底怎么回事?门少轩又受伤了吗?严不严重?”

    望着手术室紧闭的门,桑枝心里一阵阵的紧张不安。

    门少庭让门边儿过来救命,一定是门少轩又出了什么意外!

    半晌,门少庭才缓缓的说道:“不止是门少轩,还有方媛媛。”

    “方媛媛?怎么会?”

    听到方媛媛三个字,桑枝的心猛地往下一沉。

    这么说,方芳阿姨猜的没错,方媛媛果然是去找门少轩了。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桑枝觉得自己的神经已经快崩溃了,这事情来得太突然,也太让人接受不了了。

    门少轩和门少庭一起出任务,要说有可能受伤,这不会让人觉得太奇怪。

    但是方媛媛怎么会跑去的,她是怎么知道他们在哪里的?

    门少庭的头依旧疲惫的靠在桑枝肩上,轻轻的摇了摇,说道:“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们的。门少轩是为了保护雷刚受伤的,方媛媛则是为了保护门少轩……”

    天知道是怎么回事,门少庭比谁都想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本来计划做得天衣无缝,可是没想到王二为了给自己妻儿报仇,也是计划的很周详的。

    加之这家伙长期和特种部队打交道,也是摸清了他们的一些习惯了,居然给他们来了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门少庭他们的计划,是布置好了,等着王二他们进行黑暗交易的时候,来个瓮中捉鳖人赃俱获。

    可是没想到王二却更加聪明的给他们来了个反包围。

    于是战斗才刚刚开始,门少庭他们就成了夹心饼干里的草莓夹心,加上援兵支援不及时,迫使他们一度陷入极度危险的困境。

    一颗子弹直奔雷刚脑门儿,是门少轩眼疾手快的将他扑倒在地,自己却又挨了一枪。

    大家万分焦急的时候,没想到第一时间赶来支援的不是他们的战友,却是方媛媛。

    谁也没有料到那个左手拿枪,枪法精准身手矫捷的女子,居然竟然就是方媛媛。

    直到她突进重围,飞身扑倒在门少轩的身上那一刻,门少庭才看清了满身是血的女人,居然是她。

    “嫂子,你怎么来了?”

    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害怕。

    门少庭顾不得许多,赶紧叫人带着他们两个伤员先离开。

    还好,支援的战友及时赶到,帮他们掩护着,他们这次冲破包围,冲了出来。

    “可是,这也太奇怪了。”

    桑枝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不敢相信门少庭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方媛媛看上去不过是一个很平常又文静的女人,怎么会打枪的,还身手敏捷,难道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吗?

    尤其,门少庭他们的行动一向是秘密的,从来都不可能跟别人透露半分,身为家属的她,也是从来都不知道他每天都在忙什么,方媛媛又是怎么知道并且找到他们的?

    这是在太诡异了!

    “不用觉得奇怪。”

    桑枝和门少庭同时抬头,一起走来的,不光是林雅然和方芳,还有门老爷子和门正。

    “爷爷,爸妈,方阿姨。”

    桑枝没有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赶紧站起身,恭敬的打着招呼。

    门少庭也跟着站了起来,眼睛只是看着门老爷子,却并没有说话。

    刚才开口的是方芳,见大家都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方芳顿了顿才说道:“你们别忘了我家以前是干什么的,其实不止是媛媛,少轩也一样,从小就经受过擒拿格斗和射击的训练,虽然现在我家已经洗手从良了,但是我父亲的话说,多学点这个总是没坏处的,至少必要时候可以防身。”

    方芳说着,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说到底,还是我家仇人太多,我父亲是怕他们遭遇不测,所以才让他们学了这些,以作防身只用。可是没想到,原本一番好意,现在看来,却成了他们俩的致命伤。”

    方芳的话说的很清楚,方家以前是混黑道的,在某些方面自然还是有些自己的方法的。

    虽然说,十九年来,苦苦追寻门少轩却不果,那是因为门少轩懂得反跟踪,一直在刻意的隐藏自己,不然早被方家找出来了。

    说到这儿,似乎不用再解释,桑枝也很清楚,一定是方媛媛担心门少轩出事,所以才偷偷找到他们,然后上演了一场“世纪绝恋”般的美女救英雄。

    这么看来,方芳当初跟自己一起出门,并不是像她说的,去找同学去了,而是去找门少轩他们去了。

    由此再联想到她发给门边儿的那条类似于遗言似的短信,不难看出,方媛媛此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奔赴战场的。

    听了方芳的一席话,众人都面色沉重的低着头,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气氛诡异的静谧。

    “爷爷,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堂兄。”

    一直没有开口的门少庭,眼睛直直的瞅着门老爷子,眼神里充满悔恨与自责。

    是的,严格说来,都是他的错。

    错就错在,他当初就不应该把自己这次的行动计划告诉门少轩,更不应该为了刺激他醒过来,还邀请他与自己并肩作战。

    现在想想,还不如他还没有醒过来的好,一直躺在病床上,就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了。

    可是事已至此,悔恨,自责又有什么用呢?

    门少庭低下头去,像个犯了错的孩子般,站在众人面前,等待着门老爷子的责罚。

    老爷子忽然举起手朝门少庭挥来。

    桑枝吓得下意识的闭起双眼。

    老爷子真的生气了,门少庭一顿皮肉之苦是在所难免了。

    可是,没有想象中啪的一声脆响。

    半天没听见动静,桑枝不由自主的睁开眼睛,这才发现,门老爷子的手居然停在了半空。

    最后颓然的垂了下来,叹了口气,说道:“这都是命,还是等着吧。”

    那眼睛里尽是无奈与难过。

    看着老爷子这样的表情,桑枝不由得心里一阵难过心疼。

    轻轻走上去,伸手搀着门老爷子的胳膊,轻声安慰道:“爷爷,他们不会有事的。”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紧紧等着手术室紧闭的大门。

    门边儿一脸惨白的被护士搀扶着回来,见到大家都在,不由的扯了扯嘴角儿,勉强笑了笑,“爷爷,您也来了。”

    “快坐下。”

    见她脸上都没了血色,门光荣心里也是一阵难受不忍,赶紧让她坐下。

    林雅然和方芳从护士手里接过门边儿,扶着她坐下,一脸关切的问道:“没事吧?”

    门边儿虚弱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

    猎鹰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么多人,尤其见到门老爷子,更是不由得心里一紧张,立正站好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首长好。”

    门老爷子点点头,并没有说话。

    猎鹰眼睛瞅着门少庭,用眼神儿示意他自己找他有事情要说。

    门少庭点点头,走过来,二人走到僻静的地方,猎鹰这才说道:“大获全胜,人赃俱获。不过,王二拒捕,饮弹自尽了,没能抢救过来。已经死翘翘了。”

    正说着,只听砰地一声,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转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