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走出来的只有医生护士,却没见两个伤患被推出来。

    门少庭的心不由得一紧,几步跑了过来,抓住医生衣领问道:“他怎么样了?”

    医生吓得脸色变了变,很快缓过神来,摇摇头,表情沉重的看了所有人一眼,低声说道:“我们尽力了,你们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什么叫你们尽力了,什么叫见他们最后一面!”

    桑枝还是头一次见门少庭的情绪这么失控,不由的吓了一跳,生怕暴怒中的他迁怒于医生,赶紧上前来将他拉住。

    而门边儿已经早已泪眼模糊的冲了进去。

    手术室内一片狼藉,手术台上,门少轩静静的躺在上边,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爸,爸……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是你女儿啊!”

    门边儿几乎是扑到门少轩的身边,抓着他的胳膊声泪俱下。

    门少轩缓缓睁开眼睛,见到自己面前的门边儿,嘴角儿微微扬起一抹笑意,他听到了,听到闺女叫他爸爸了,他知足了!

    张了张嘴,门边儿意识到他是想说话,赶紧将耳朵凑到他的嘴巴边上,问道:“爸,你想说什么?”

    “送……送我去见……你……妈妈。”

    门少轩几乎是用尽全身的力气说了这么一句模糊不清的话。

    门边儿很努力的听着,终于辨别出他话里的意思,回头看着众人,说道:“爸爸想见妈妈。”

    众人愕然之际,这才想起还有个方媛媛。

    来了这半天,一直只关注着门少轩的手术,还不知道方媛媛那边的情况如何。

    在门老爷子的授意下,医护人员将门少轩放到推床上,推了出去。

    门边儿一路跟在旁边,手一直仅仅在抓着门少轩的大手,丝毫不敢放开,“爸爸,你坚持一下,马上就能见到妈妈了。”

    虽然声音哽咽,门边儿还是极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她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去,她要给父母力量。

    半路,正碰见急匆匆跑来的雷刚。

    只和门边儿对视了一眼,就心虚的低下头去。

    “刚子,嫂子那边怎么样了?”

    门少庭见到雷刚,原本就悬着的一颗心,更是差点跳了出来。

    当初,他们带着两个伤患冲出来的时候,门少庭留在这边照顾着门少轩,而雷刚则跟着去照顾方媛媛。

    现在见雷刚突然跑了过来,门少庭就知道那边的情况也不妙。

    雷刚黯然的看了门少庭一眼,摇摇头,轻声道:“不好,一直昏迷,现在心率急速下降,各项指标都不好,我这才……”

    后边的话不用说,大家也知道,他这是担心万一,这才赶紧跑过来叫人,怕是晚了,连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

    门边儿听了就觉得自己脑子翁的一下,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险些跌倒,还好雷刚及时将她扶住。

    门边儿稳了稳心神,强迫自己要坚强,不能倒下,绝对不能倒下。

    轻轻推开雷刚,更加用力的攥着门少轩的大手,说道:“爸,我们快走吧,妈妈在等着我们呢。”

    然而相比之下,方芳就远没有门边儿坚强。

    听到雷刚的话,眼前一黑,已经晕了过去。

    门正和林雅然两个人一左一右搀扶着她,将她扶到旁边的椅子旁坐下,让她先平静一下。

    这边门边儿几人跟着医护人员忙不迭的将门少轩推到进了方媛媛的病房。

    病房里,各种生命体征监测仪器发出滴滴呜呜的刺耳的声音,那一道道越来越近乎于直线的线条看得门边儿的心拔凉拔凉的,几乎忘记了心跳,似乎自己的生命也将跟着那条线消失一样。

    “妈,妈你醒醒,我跟爸来看你了,求你睁开眼睛看看我。”

    门边儿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听桑枝的话,那天就应该跟着她回大院认了母亲,或许那样,母亲就不会这么义无反顾的奔过去找父亲了。

    是自己的任性,害了母亲,也间接的害了父亲。

    许是真的听到了门边儿的呼唤,一直紧闭着双眼的方媛媛竟然真的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见到门边儿,也像门少轩一样,嘴角儿绽放出一抹浅浅的满足的笑意。

    门边儿也笑着看着她,妈妈醒过来了,应该就没事了。

    她不知道,但其他人心里却都清楚,这应该是回光返照。

    “妈,爸爸来了。”

    门边儿说着,拉起方媛媛的手,将门少轩的手和她紧紧的握在一起,然后自己则用双手紧紧的握住他们的手,一家三口终于团聚了。

    只是平常人眼里看似简单的团聚,在他们这一家三口来说,却是来得那么的不容易。

    更是犹如昙花一现般的短暂。

    门边儿是眼睁睁的瞅着父母两双饱含深情的眼睛缓缓的闭上的。

    那是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痴恋。

    门边儿没有像很多人那样哭出来,只是紧紧的握着父母的双手,静静的跪在他们床边,任凭眼泪洪水般泛滥的打湿自己胸前的衣服。

    门光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瞅着床上两个安详躺着却已经逝去的孙子,孙媳,许久,才慢慢的转过身去,缓缓的出了病房。

    病房门口,一路流着泪奔过来的方芳已经哭得瘫坐在地上,林雅然也流着泪轻声安慰着她。

    门正担心自己老爹有个万一,紧紧的跟在门光荣身后,大气也不敢出,就那么默默的守着他。

    “门边儿,他们已经去了,你别这样,让他们去的也不安心。”

    桑枝流着泪走过去,弯腰想要将门边儿拉起来,门边儿却仿佛如灌了铅似的,沉重的任凭她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却丝毫也没有拽动。

    桑枝没有办法,只能转过头,求助的眼神儿看着门少庭。

    门少庭的嘴唇紧抿着,似乎也在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见到桑枝求助的眼神儿,才要过来,却被雷刚抢先一步走了过去,伸手轻轻的掰开门边儿紧握着父母的双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放开我!”

    门边儿声音哽咽却冰冷的说道。

    她哪里都不要去,此时此刻,她只想陪在父母身边,多陪一会,再多陪一会,以弥补一家三口这十九年来的缺失。

    雷刚却没有理会门边儿的话,将她抱着径直出了病房。

    “我让你放我下来,我要陪着他们!”

    门边儿双手握拳,雨点般的砸在雷刚胸前,尽管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在他的伤处,发出一阵阵钻心的疼痛,可是他依旧眉头都不皱一下的抱着门边儿往外走。

    在痛悲痛与挣扎中,门边儿渐渐的失去了知觉,最后哭晕在雷刚的怀里。

    门边儿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门家,以前自己住过的那间屋子里。

    这里也曾经是自己父母住过的房间,而自己身下的这张床,前几天,父母还睡过的。

    然而现在,父母却已经和自己阴阳两隔了。

    这种感觉说不出的痛,就仿佛原本满满充实着的内心,突然被人给抽走一块似的,空虚,疼痛,好像正在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生命慢慢流失一样,说不出的一种别样的难受。

    想着想着,眼泪便又不知不觉的流了下来,打湿枕边一片。

    侧过身去,将头深深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使劲儿的吸着气,仿佛枕头上还残留着父母的一点点气息,拼了命的也要把这点点的气息留住,放在自己心底最深最柔软的地方。

    “爸、妈……”

    雷刚轻轻的推门进来,将手里的一碗白粥放在床头柜上,伸手轻轻的扳住门边儿微微颤抖着的身子,将她扳了过来,让她面对着自己。

    “门边儿,你别这样,坚强点,你爸妈也一定不愿意看到你这样的。”

    雷刚本就不是一个会安慰人的男人,尤其面对门边儿,他虽然对门边儿的悲痛感同身受,却语言苍白的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门边儿没有说话,只是透过朦胧的泪眼呆呆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

    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雷刚不由得蹙了蹙眉。

    突然很讨厌和她这种相处的感觉,尽管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她父母的离世,而门少轩的死,又和自己有着难以推脱的责任。

    如果不是为了救他,门少轩根本不会挨那致命的一枪,方媛媛也就不会为了就门少轩奋不顾身的扑上去……

    所以,尽管不愿意相信,但却不得不承认,是自己间接的害了门少轩和方媛媛。

    现在面对门边儿,雷刚除了心疼,更多的是心虚。

    总觉得是自己害她失去父母的,是自己对不起她。

    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端起粥,用勺子轻轻的舀了一小勺,吹凉些,送到她的嘴边,“吃点东西吧。”

    门边儿淡淡的摇了摇头,“吃不下。”

    雷刚看着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见她一脸悲痛欲绝的表情,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再说什么安慰的话,只是默默的将粥重新放回床头柜上,轻声说道:“一会晾凉了,多少吃点吧,接下来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你去处理。”

    说完,不等门边儿反应,雷刚几乎是逃也似的逃离出去。

    关上房门的一霎,雷刚的眼泪也忍不住的淌了下来。

    门边儿难受的样子,让他犹如刀割般的心疼,然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帮不上任何一丁点的忙,这种无助的感觉还是头一次出现在这个铁血的汉子身上,也是长大后的头一次,自己任由自己这么放肆的流着泪。

    掏出手机,开机,想要给部队首长打个电话,请个长假,他想要好好的陪陪门边儿,至少陪她度过这段伤心期,看着她重新振作起来。

    短信声传来,雷刚心里不由的一愣。

    不知道是谁给自己发短信过来。

    打开,见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雷刚,你好,我是门边儿的妈妈。很冒昧的给你发这个短信,我知道门边儿喜欢你,所以我拜托你不要让她难过,即便你不喜欢她,也尽量委婉的拒绝她,不要让她太难过好吗?这是当母亲的唯一,也是最后能为她做的一点事情了,拜托你了。”

    门边儿的妈妈?方媛媛?

    看着短信,雷刚心里不由得一紧,门少轩救自己的那一幕,便忍不住的又浮现在自己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