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轩将雷刚扑倒在身下的同时,胸前便绽放出一抹刺眼的艳红,越来越大。

    雷刚怔愣之际,竟然脱口而出的问道:“为什么要救我?”

    门少轩扯了扯嘴角儿笑道:“因为你是我女儿喜欢的男人,你如果死了,她一定会伤心的流泪的,我不希望看到她流泪难过的样子。”

    这是雷刚和门少轩仅有的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对话。

    现在看着手机上方媛媛给自己发的那条短信,这个钢铁般的汉子,忍不住的流如泉涌,心里说不出的难受。

    门少庭和桑枝上楼来的时候,见到雷刚一个人倚在门边儿房间的门上,无声的流着泪,心里也是一阵心酸。

    这是他从小一起玩到大的兄弟,门少庭没有亲兄弟,雷刚却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那种。

    他了解雷刚,这个平时如磐石般的硬汉,不是真的到了伤心处,是绝迹不会允许自己的眼泪这么肆无忌惮的流出来的。

    门少庭很清楚雷刚是为何流泪,那种用别人生命换来的自己生命的苟活,不要说做为一个军人,就算是一个良知的普通民众,心里也不会好受。

    桑枝刚要上前安慰,却被门少庭一把拽住,“让他自己一个人待会儿吧。”

    桑枝看了看门少庭,有些时候,男人之间的一些感情,是她无法理解也不容易弄懂的。

    虽然不知道门少庭为什么不让自己去安慰雷刚,桑枝还是很乖巧的点了点头,轻轻走上前去,看了雷刚一眼,伸手去推门边儿的房门。

    雷刚很自觉的将身体挪了挪,让出那扇门,却依旧很悲痛的倚在旁边的墙壁上,一双眼睛显得空洞无神。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轻轻拍了拍雷刚的肩膀,并没有说话,便跟着桑枝进了门边儿的房间。

    房间里,门边儿的情况并不比雷刚好,甚至还要比他更糟糕一些。

    只见这姑娘坐在床上,目光呆滞的望着前方,眼睛几乎一眨不眨,就跟个活死人差不多。

    桑枝见她这幅模样,心里一酸,忍不住就淌下泪来。

    “门边儿,你别这样。”

    说着,桑枝自己也抑制不住情绪的背过身去,偷偷抹着眼泪。

    门少轩死了,这是桑枝之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毕竟曾经是自己的初恋男人,虽然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暗恋,但那也是第一个走进她心里的男人,就这么突然的无声无息的走了,这换做谁,也不可能一点不难过吧。

    门少庭看了一眼门边儿,转过身,轻轻扳过桑枝微颤的肩膀,伸手轻轻为她擦拭着眼角儿的泪水,“别哭,你是来安慰门边儿的,自己这么哭了起来,还怎么安慰别人。”

    桑枝明白门少庭的话是对的,可就是忍不住的眼泪巴叉的啪啪的往下掉。

    点点头,使劲儿吸了吸鼻子,抹干眼泪,才转过身,轻轻走到床边,坐下,伸手轻轻将门边儿散落在额前的碎发抿了抿。

    “门边儿,别难过了,他们走得都很安详也很幸福,不是吗?”

    对于方媛媛来说,十九年如一日,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家三口能够团聚。

    每天想着盼着,眼巴巴的望眼欲穿的都是这事。

    而门少轩,一直以来心里有个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亲手杀了王二为自己父母报仇。

    也是这个愿望支撑着他一路走了过来。

    如今,也算是如愿以偿了。

    门少轩和方媛媛也算是不求同生但求同死的一对,他们真的做到了。

    想到这儿,桑枝心里虽然还是觉得酸涩的难受,却没有办法不为他们的爱情感动。

    门边儿有些愕然的抬起头看着桑枝,泪水顺着眼角儿哗哗的流着,突然双手一伸,抱这桑枝呜呜痛哭起来。

    “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我要是早点认了他们,他们就不会出事了。我应该听你的话,早点回来认他们的。”

    对于自己没能早点开口叫门少轩和方媛媛爸妈这件事,门边儿始终还是耿耿于怀,心里过不去这个坎儿。

    在她看来,要不是因为自己一直别扭着,自私的只想到自己,想到自己和雷刚的事情,瞻前顾后的始终不肯认他们,他们也不会有现在的下场。

    她始终认为,是自己害了自己的父母。

    “别这么说,不怪你,你别这么认为。”

    桑枝轻拍着门边儿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她。

    门少庭走过来,淡淡的看了她们一眼,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儿,递给门边儿,“这个是在你母亲衣袋里找到的,我想应该交给你,算是他们留给你的最后一件遗物吧。”

    门边儿擦了擦眼泪,一脸诧异的看着门少庭,从他手中接过那个只有半张纸大的纸条儿。

    “这是什么?”

    “应该是你爸爸留给你妈妈的纸条儿,不过上边又加上了你妈妈的一些话。”

    桑枝看着门边儿,缓缓的说道:“算是你父母一起留给你的遗物吧。”

    门边儿听了,双手有些颤抖的打开纸条儿。

    纸条儿内容不多,只有寥寥数十个字。

    媛媛,等着我,如果这次我能活着回来,我一定毫不犹豫的娶你为妻,你将会是我门少轩这辈子唯一的女人。

    但如果我没能再回来,也请不要伤心,希望你坚强乐观的活下去,找个疼你爱你的男人好好过日子。

    我负了你前半辈子,不想你后半辈子也因为我,在孤独遗憾中度过。

    答应我!

    爱你的轩!

    这是门少轩在去执行任务的前一天晚上,留给方媛媛的纸条儿。

    同样的纸条儿,门少庭也有留给桑枝,只不过内容却远比门少轩留给方媛媛的这些话,来的轻松自在的多了。

    在这段话的下边,隔了几行的空白处,还有几行字数同样不多的字迹,是方媛媛写上去的,看上去像是写给门少轩的,但是却来不及给门少轩看,两人便双双亡故了。

    少轩,我的一生都因你才存在,你若离开,我又岂会独活于世!

    我之所以十九年来苦苦撑着不让自己倒下,是因为我知道你尚在人间,是因为我还要为你找到我们的女儿。

    如今,女儿已经找到,虽然她不愿意认我们,但看到她活的很健康快乐,我也就知足了。

    我会等着你,但如果你真的没有回来,我会随你一同前去,人间我们不能长相厮守,就让我们到了下边不离不弃永远在一起吧。

    这张纸条儿上浸满了血渍,刺眼的暗红将自己染成了一朵朵绽放的妖冶的毒玫瑰。

    门边儿不知道那血是父亲的还是母亲的,看着纸条儿,眼泪就再也忍不住的泛滥起来,滴在纸上,混着笔水,血渍,模糊一片。

    桑枝轻揽着门边儿的肩头,无声的安慰着她。

    那种才得到便失去的感觉,桑枝很清楚,感同身受门边儿的痛苦,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也许这时候,门边儿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安静,一个人静静的待着,哪怕是什么都不想的发呆,也能慢慢的让她心里平静下来。

    所以一切还是交给时间吧,时间是最好的疗伤工具。

    在征求了方芳的同意之后,门正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在老爷子父亲那片墓园内买了一个双穴墓。

    下葬那天,天气晴好,微风拂面,一直雾霾严重的京都居然难能可贵的看到了蓝天白云。

    这样的好天气,让压抑低沉的众人的心里多少得到些安慰。

    好像老天爷在安慰大家一样,看,天还是蓝的,云还是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天来的人很多,除了门家的人之外,桑枝的父母也到了,还有门少轩部队上的领导战友,整整齐齐的站了一大片,队伍蔚为壮观。

    许是眼泪早就哭干了,也许是这几天真的想开了,逝者已矣,就算哭瞎自己双眼,父母也哭不回来了。

    这一天,门边儿很奇怪的一点眼泪都没有落,在众人关注的目光下,和雷刚一起,将父母的骨灰盒轻轻的放到了墓穴里。

    仪式简单而庄严,持续时间也并不算长。

    葬礼完毕,人们陆陆续续的离开,最后只剩下门家的人和方芳还有雷刚留下来陪着门边儿。

    从艳阳高照到日落西山,门边儿就那么静静的站在父母的墓前,一句话也没有说,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大家不禁有些担心,她这样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会不会憋出病来?

    “门边儿,时间不早了,咱们回去吧。”

    最后还是桑枝在门少庭的示意下,轻轻的走上前来,扶着门边儿的肩膀轻声说道。

    门边儿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摇摇头,“你们先回去吧,我想再陪他们待会儿。”声音平静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坚决。

    桑枝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求助的看着旁边的雷刚,希望他能帮着劝劝门边儿,劝她一起回去。

    雷刚轻轻的说道:“大家忙了一天,也都累了,你们先回去吧,我陪着她就行了。”

    在门边儿的坚持下,大家还是决定先回去,只留下雷刚在这里陪着她。

    “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

    门少庭拍了拍雷刚的肩膀嘱咐道。

    雷刚点点头,“我知道。”

    大家慢慢走出墓园,驱车回去。

    桑枝转身看了看身后掩映在一片落日余晖中,仿佛铺了一层金沙般灿黄墓园,心里不禁感概,这才是人永远的栖息地。

    傍晚,风稍微大了些,吹乱了门边儿一头柔顺的长发。

    发丝随风飘扬,伴着她有些落寞的神情,现在忧郁又洒脱。

    她和雷刚就那么静静的站在墓前,眼睛看着墓碑上门少轩和方媛媛的生前的照片,一个年轻英俊眉宇间透着无比的自信,另一个年轻漂亮,优雅又不失活泼。天生的一对,如今也算是如愿的走到了一起,且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门边儿没有说话,雷刚便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的陪在她身边。只要她愿意,他愿意当她的空气,只为她存在的空气。

    “照顾她,陪着她,疼她,爱她,一辈子不离不弃!”

    这是雷刚暗自下定的决心,也是给她的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