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直到太阳的光辉完全消失在西山,门边儿才在雷刚不断的劝说下,跟着他一起离开。

    回到门家,林雅然和吴妈已经在厨房准备晚饭。

    门光荣一个人在书房里休息,大家都知道,门少轩的死,对老爷子打击很大,很担心他会从此一病不起。

    不过还好,老爷子身体虽然不是很好,但是精神头儿还行,一辈子的军旅生活,练就了他一副抗打击的强大心理。

    不是有那句话嘛,人活着就要有精气神。

    而老爷子很明显的就是精气神比别人足。

    但是尽管如此,老爷子脸上还是难掩悲伤,一整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吃饭都是吴妈给送过去。这种情况这辈子门正只见过两次。

    一次是在老爷子知道门中牺牲的消息之后,也是像现在这样,一整天的将自己关在书房,不理人,也不出来吃饭。

    再一次,就是现在。

    门正担心的直搓手,表情说不出的紧张。

    老爷子毕竟年纪一大把了,真的经不起什么打击了,这次不会真的垮下去吧。

    不止门正担心,门少庭和桑枝也同样担心着老爷子。

    从墓地回来,方芳就回了楼上以前门中的房间,也是将自己关了起来,不声不响。

    桑枝有些担心的过去轻轻敲了敲门,说道:“方芳阿姨,你别太难过了。把门开开,我陪您聊会天吧。”

    桑枝不太了解方芳,生怕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有个什么想不开的。

    方芳并没有过来开门,只是隔着门轻声说道:“谢谢你桑枝,我没事的,不用担心我。就是有些累了,我想先休息一会儿,晚饭的时候,我会下去的,放心吧。”

    听她这么说,桑枝虽然半信半疑,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叹了口气,嘱咐道:“那您好好休息,晚饭时候我再来叫您。”

    回来的时候,看门边儿的脸色要比在墓地的时候好了一些,至少脸上有了血色。

    “很累了吧,去洗洗手,准备开饭了。”

    林雅然看着门边儿,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难受,才十九岁的一个姑娘啊,转眼间父母双双辞世,这让她如何受得了。

    “嗯,”门边儿乖巧的答应着,突然又问道:“二奶奶,我姑姥姥呢,怎么没见她?”

    一句二奶奶,把林雅然叫的愣是半天没反应过来。

    门边儿见她怔愣的表情,不禁有些不好意思的微红着脸,尴尬的说道:“我不是说您年纪老,我是……按辈分算的话,我应该管您叫二奶奶的。”

    林雅然这才恍然,门边儿这算是承认了自己是门家人了吗?

    有些激动的伸手抓住她的小手,说道:“对对,你说的对,我这是突然间从阿姨升级到二奶奶,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你别生二奶奶的气啊!”

    “怎么会!”

    门边儿扯着嘴角儿笑了,笑得有些腼腆,“我姑姥姥是不是在房间里,我去叫她吧。”

    林雅然点点头,放开她,由着她朝楼上走去,看着她的背影,眼睛竟不由得有些湿润。

    客厅里,门少庭把雷刚叫住,两人坐在沙发上聊着什么。

    桑枝转身下楼的时候,正好碰见门边儿上来。

    “二婶。”

    又是很乖巧懂事的叫了一声,叫的桑枝也不由得愣了愣神儿。

    “门边儿,回来了。饭应该很快就好了,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开饭的时候我过来喊你。”

    桑枝以为门边儿也像方芳似的,需要自己安静的待一会儿。

    可是没想到,门边儿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累,我是来找姑姥姥的。”

    姑姥姥?

    桑枝瞪大眼睛,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指的应该是方芳。

    可不是嘛,按照辈分来讲,门边儿是应该管方芳叫姑姥姥的。

    “哦,她说有些累,在休息,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过去?”

    “不用了,二婶,你去忙吧,我自己去找她就好。”

    门边儿一边说着,一边朝桑枝笑了笑,迈步朝方芳的房间走去。

    桑枝呆愣了半天,才摸了摸鼻子,有些无奈的转身下楼。

    门边儿来到方芳的房门前,伸手轻轻敲了两下。

    见里边没有反应,便轻声说道:“姑姥姥,是我,门边儿,我想跟你说会话,可以进去吗?”

    方芳听到是门边儿,这才过来开了门,将她让了进去。

    “姑姥姥,你也别太难过了,你这样,我爸妈泉下有知也会不安的。”

    明明自己心里也难受的什么似的,现在还反过来安慰别人,门边儿觉得自己真的是长大了。一夜之间懂得了担当,承受。

    方芳看着她,眼睛里闪烁着晶莹的泪光,拉着她的小手坐下,点点头,“好孩子,姑姥姥不难过。”

    “姑姥姥,能多跟我讲讲我爸妈的事情吗?”

    “好,那就从我第一次见到你爸爸说起吧……”

    两个人在房间里聊了很久,直到林雅然和吴妈将饭菜端上桌,也没见方芳和门边儿下来。

    林雅然不由得有些担心,起身想要上楼去叫她们。

    不想门边儿却扶着方芳走了下来。

    门少庭站在门光荣的书房前犹豫了很久,才敲响了书房的门。

    “爷爷,我是少庭,您没事吧?”

    门突然从里边被打开,门光荣淡淡的看了门少庭一眼,问道:“都回来了?”

    门光荣并没有跟着一起去墓地,这是他的习惯,不去那地方送晚辈。

    “嗯,都回来了,就等着您过去开饭了。”门少庭很小心的回答着,留意观察着老爷子的气色。

    因为伤心,老爷子精神头儿没有以前好,不过倒也没什么大碍,这让门少庭稍稍放心了一些。

    “走吧,吃饭去。”

    待一家人坐定,方芳却站了起来,看着大家诚恳的说道:“这段时间以来,打扰大家了,真的很不好意思。现在事情已经差不多了,我想明天就回去了。我父亲和哥哥那边,我也要回去给个交代的。”

    方芳的话让大家吃了一惊。

    “怎么这么急,再待几天再回去吧。”

    这段时间,林雅然和方芳处的很投缘,就跟姐妹似的。

    突然听到她要回去,一时间还真的觉得有些不舍的。

    方芳笑了笑,说道:“不了,还是早点回去吧,有时间我还会回来看你们的,毕竟这里也是我的家,尤其少轩和媛媛还……”

    说着,方芳的眼圈不由得又红了,赶紧打住,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伸手端起面前的茶杯,对着大家举了举,说道:“我以茶代酒,谢谢大家这些日子以来对我的照顾,先干为敬。”

    还好茶水不是很烫,不然像她这种喝酒似的干杯,嗓子都要被烫坏了。

    大家见去意已决,也知道再说什么也是枉然,便也都默认了她的话,纷纷端起自己面前的酒杯、水杯喝着。

    “方丫头,回去跟你父亲和哥哥替我跟他们道个歉,就说我老头子没照顾好媛媛那孩子,也没照顾好少轩,让他们要怪就怪我老头子,千万不要太难过了。”

    门光荣表情有些沉重的看着方芳,这姑侄两人是因为门少轩过来的,现在回去的时候,却只剩下姑姑一个人。人家家里人该怎么想,该多难受啊!

    “老爷子您快别这么说,这都是命,他们的命,怨不得谁的。”

    饭桌上,为了不使气氛过于沉闷,大家都很默契的没话找话的说着。

    只有雷刚,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

    门边儿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站起来说道:“太爷爷,二爷爷,二奶奶,二叔,二婶,我想好了,我要跟姑姥姥一起回去,回到我爸妈成长的地方去学习,也可以多些对他们的了解,顺便代替他们孝顺太老爷和姥爷。”

    门边儿的话让除了方芳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谁也没有想到门边儿居然也要跟着方芳出国,她走了,那雷刚呢?

    这姑娘不是一直缠着雷刚,想要跟他在一起吗,那现在她心里究竟又是怎么想的?

    有老爷子在,没有别人说话的份,尽管大家心里都充满了疑问,却也只是沉默的看着门边儿,似乎在等待着老爷子开口,说出众人心里的疑惑。

    “孩子,你想好了?不是逃避?”

    门光荣果然不负众望,眼睛审视的看着门边儿问道。

    门边儿扯了扯嘴角儿,似是不经意的看了雷刚一眼,说道:“嗯,想好了,太爷爷,我这不是逃避,是面对,勇敢的面对。”

    门光荣点点头,投来一记赞许的目光。

    “好,想好了就好,我们尊重你的意见。”

    饭后,门边儿并没有留在门家过夜,而是跟着雷刚回到了雷刚在市区的公寓。

    明天上午的飞机,她的东西还都在公寓里,她要回去整理要带的行李。

    一路上,两人相对无语,雷刚默默的开着车,气氛说不出的尴尬。

    回到家里,门边儿换了拖鞋,很自然的走进自己房间去整理行李。

    雷刚觉得有些紧张又无措的坐在客厅沙发上,望着她房间敞开的房门发呆。

    “啊!”

    突然传来门边儿痛苦的惊叫,雷刚条件反射似的噌的站起身,窜了进去。

    “怎么了?”一脸紧张的问道。

    门边儿一只手捏着自己受伤的手指吸着气说道:“不小心划破了。”

    说着有些神太不自然的看向雷刚。

    雷刚上前,伸手抓过她受伤的手指,想也不想的放在嘴边儿便吸了起来。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你这么粗心大意的,让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出国!”

    他还是关心她的!

    门边儿心里不由得划过一丝丝的甜蜜,有些娇羞的低着头,轻声道:“你是在关心我?”

    雷刚不由得愣了愣,抬起头来看着她,闷声说道:“我去拿创可贴。”

    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一贴创可贴。

    拉过她受伤的手,二话不说的给贴了上去。

    “都有哪些要带的,我帮你整理吧。”

    雷刚看也不看门边儿,便将她拿出来散放在床上的衣物一一叠好,次序的放进行李箱里。

    门边儿默默的看着他帮自己整理,心里有些不舍,更有些委屈。

    半晌,张了张嘴,缓缓说道:“我明天就要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就没什么要对我说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