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第二天天刚亮,雷刚便带着门边儿和整理好的整整两大箱行李来到了大院门家。

    方芳也早已经整理好,吃过了早饭便等着门边儿过来,然后一起去机场。

    门边儿和大家告别,在方芳的执意推拒下,门家人并没有都去机场送行,只门少庭和桑枝跟着一起去了机场。

    临走的时候,门边儿拉着老爷子的手,说道:“太爷爷,我不在的时候,你要记得天天跑步锻炼身体,把身体锻炼的棒棒的,等我回来了,咱俩还比赛跑步。”

    门光荣脸上笑着,眼睛里却充盈着泪花儿。

    点点头,“行啊,太爷爷等着你回来,咱们再比赛跑步。”

    门边儿又和林雅然、门正说了些告别的话,这才依依不舍的跟着方芳上了车。

    车子依旧是雷刚开着,门少庭坐副驾驶座上,桑枝和方芳,门边儿三个女人坐在后边。

    一路上,桑枝都在喋喋不休的嘱咐着门边儿出国的各种注意事项。

    “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天冷了记得添衣服,刚开始去容易水土不服,这个药你带上,肚子不舒服的时候,吃点,很管用。”

    门边儿笑着点头答应着,“二婶,放心吧,我都多大的人了,再说我也不是一个人,还有姑姥姥呢。”

    桑枝点了点头,看向方芳,说道:“方芳阿姨,门边儿就拜托您了。”

    方芳点点头,伸手抚着门边儿的长发,就像看自己侄女似的,眼神里充满疼爱。

    “放心吧。”

    桑枝又在包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方芳说道:“这是野生人参,是我爸爸珍藏了好久的宝贝,昨天晚上打电话,听说您和门边儿要回去了,昨天夜里特意让我们回去拿上的。要我转交给您,说是一点心意,送给您父亲的,请务必收下。”

    方芳一听,不由得有些吃惊,下意识的推拒着,“这怎么好意思呢?太贵重了,我们不能收的。”

    桑枝硬是将那盒人参塞进了方芳的手里,说道:“收下吧,我们也没什么好送的,一份心意。”

    方芳这才忙不停的道谢,收下,“替我谢谢你父母,等我下次有机会见面,在当面好好谢谢他们。”

    桑枝笑了笑,“阿姨您太客气了,大家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见外的。”

    三个女人一路上倒是不停的说着聊着,前边雷刚和门少庭却是异常的沉默。

    雷刚眉头微蹙,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前方,貌似专心的开着车。

    可是门少庭知道,这其实正是他心绪不宁的表现。

    车子从机场快速路下来之后,门少庭淡淡的问道:“要不要我替你开会儿?”

    雷刚看也不看他一眼,闷声道:“不用。”

    门少轩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一脸旁观者的表情看着雷刚。

    雷刚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由得扭头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悦的低声问道:“你这么一直盯着我看个什么劲儿?我脸上长花了?”

    门少庭不由得勾了勾唇角儿,笑道:“那倒没有,不过某人欲盖弥彰的表情,反倒比花好看有趣的多了。”

    雷刚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调侃,也明白他这么说的意思。

    却实在不想就这个问题跟他蘑菇下去,便狠狠的白了他一眼,说道:“懒得理你。”

    机场候机大厅里,桑枝拉着门边儿的手,迟迟不肯松开。

    她不是第一次送别,只是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许多的感伤。

    或许是因为才经历死别,现在又要经历生离的缘故吧。

    “到了那边记得要长打电话回来,不对,国际长途太贵,咱们可以上网视频聊天。”

    门边儿笑着点头,眼睛微红,含着泪花。

    “嗯,我一定经常骚扰二婶。”

    门少庭实在有些看不过去桑枝一直霸着门边儿的样子,忍不住将她拖到一边。

    “唔……你干什么,我还有话没跟门边儿说完呢!”

    门少庭看着她,不由得无奈的叹了口气,扶额望天,没好气的道:“亏你还是婚介公司出来的呢,平时也没觉得你呆笨愚钝的这么厉害,怎么关键时刻,一点眼力界儿都没有呢!”

    “你才呆笨蠢钝,你全家都……”

    话说到一半,桑枝忽然意识到自己这么说不太对劲,这不是连带着连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一起骂了吗?

    不行,她的孩子才不会呆笨蠢钝!

    “你就不知道留点时间给雷刚吗?你没见雷刚旁边一脸无奈的表情和门边儿明显跟你说话心不在焉的样子吗!”

    门少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在她脑门儿上轻轻的弹了一下,“还说自己不笨,人家说一孕傻三年,果然不错啊。我可跟你说啊,你笨也就算了,可别把我儿子也带笨了!”

    “唔……你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把儿子带笨,我那么聪明……”

    桑枝摸着脑门儿一脸委屈的看着门少庭,人家刚刚不过是跟门边儿告别依依不舍的,忘了旁边还有个雷刚好吧,根本不是因为她笨!

    “对了,你说一孕傻三年,是真的吗?你听谁说的?”

    门少庭看着她,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一把将她捞进自己怀里,低头附在她耳边,小声道:“是不是真的,看你现在的表现不就知道了吗?还用听别人说吗?”

    “……”桑枝一脸愕然的看着门少庭,这是什么意思?

    “唔……你是在说我笨!”半天,桑枝才反应过来,有些气恼的小拳头雨点般的砸向门少庭的胸膛,“你才笨!”

    门少庭则是笑着,也不反抗,任由她挠痒痒般的小拳头捶在自己身上,带着些许宠溺的表情看着她,这女人反射弧真长,希望将来儿子这一点千万不要像她!

    这边两人打情骂俏着,那边门边儿一双眼睛却直愣愣的一眨不眨的看着面前有些尴尬的雷刚。

    这个木头,自己马上就要登机了,他居然就那么傻呆呆的站在自己面前,一句话也说,到底什么意思啊?

    是对自己的离开无动于衷吗?

    方芳知道门边儿有话要跟雷刚讲,很识趣儿的招呼着桑枝和门少庭,去了旁边一间咖啡厅休息。

    门边儿见姑姥姥招呼着桑枝和门少庭进了咖啡厅,又看雷刚依旧没有开口说话的意思,不由的气恼的剁脚转身,也要跟着去咖啡厅。

    才转身,却被雷刚一把拽住。

    一抹精光自门边儿眼中一闪而过,喜在心头,转过身,却是一脸不耐的瞪着雷刚,语气不善的问道:“干嘛?”

    雷刚就那么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张了张嘴,半天才说道:“到了那边记得给我来个电话,要是不习惯,就回来。好好照顾自己,别让大家担心。”

    门边儿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儿,心里叹了口气,说到底,他们还是注定了无法走到一起吗?

    这么想着,心底满满的苦涩,神情不由的黯淡了许多。

    “我知道了,这些二婶在路上都已经嘱咐过了。”

    没好气的说着,门边儿使劲儿的想要从雷刚手里抽出自己的手,这么跟他站在一起,他又只说些有的没的,一点重点没有,究竟是要干什么啊,很不舒服好吗!

    “哦,那你想想,还有什么忘记带的吗?”

    雷刚搜肠刮肚的找着话题,手却是依旧死死的抓着门边儿的手,丝毫没有半点放松。

    门边儿无奈的看着他紧紧抓着自己的大手,这双手曾经无数次的为她煮汤做饭,也曾经无数个夜里,偷偷的跑来她的房间,帮她将踹到床下的被子捡起来,给她盖好,更加不知多少次的将或生气,或难过的她揽进怀里,无声的安慰着。

    现在也是这双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手,半点不肯放松。

    这么看来,倒是这双手,要比他本人诚实的多了。

    “有忘记带的,难道你现在要回去帮我拿过来吗?”就算有,现在恐怕也来不及回去拿了吧?

    门边儿不由得有些好笑,堂堂一个特种兵副大队长,一直在她面前扮演着无所不能的钢铁硬汉,居然也会有笨嘴拙舌,智商不够用的时候。

    “哦,”雷刚有些尴尬的搔着脑袋,另一只手,却依旧执着的抓着她的手,“那你要是发现了忘记带什么了,可以给我打电话告诉我,然后我给你打包邮寄过去。”

    门边儿望着他,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完了吗?没话说,我要去找姑姥姥了。”

    说着又要转身离开,可是雷刚依旧死死的抓着她的手不放。

    门边儿觉得自己真的是被他打败了,一脸气急败坏的瞪着他,压着怒火低吼道:“你到底是要干嘛啊!”

    雷刚一脸尴尬的看着她,黑脸的汉子,破天荒的头一次憋红了脸,吭哧了半天,才说道:“我想……单独和你待一会儿,行吗?”

    看着他表情嗫嗫像是受到惊吓般的样子,门边儿终于忍不住的笑出声来。

    点点头,也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那总要说点什么吧?”

    是啊,时间宝贵,难道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干耗着?

    雷刚酝酿了半天,终于鼓足勇气,张开嘴,想要将自己晚上练习了很久,却没有跟门边儿说出口的话,一股脑儿的一次性说出来。

    可……天公不作美,偏偏这个时候,传来了门边儿那班飞机登机的广播。

    方芳几人已经整理好,从咖啡厅走了出来。

    来到门边儿身边儿,方芳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走吧,到时间登机了。”

    门边儿点点头,有些失望的看了一眼雷刚,又和桑枝、门少庭挥了挥手,“你们回去吧,我们登机了。”

    说完转身要走。

    下一秒,却被雷刚用力的拉进怀里,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我会在这里等你,等你回来,如果那时候,你还单身一个人,就嫁给我吧。”

    “嗯!”

    门边儿眼里含泪,脸上却笑开了花,用力的点点头,“等着我!”

    这是她听到过的最美好的告白,雷刚终于向自己告白了,门边儿瞬间觉得整个人都幸福的快要飘起来。然后就带着这种飘得感觉,被方芳拉着一步一回头的上了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