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少庭接到门少轩生前所在部队领导的电话,说是部队上有一些他的遗物,希望他能过去帮忙接收一下。

    门少庭犹豫了一下,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委婉的请对方等自己的电话。

    关于这件事,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先给老爷子请示一下的好。

    送走门边儿和方芳之后,老爷子的精神头儿似乎又差了一些。

    可能是觉得没有什么支撑着自己,也不必再勉强自己在她们面前强装无事了。天气还没有到对寒冷的时候,老爷子就感冒了。

    林雅然和门正一直劝他去医院检查,可是老爷子这次却非常的固执,死活不肯去。

    无奈之下,林雅然只好请了医生来家里给老爷子看病。

    一连几天,老爷子都卧病在床,整个人都显得比平时懒散了很多,往昔峥嵘时候的矍铄已不复存在。

    现在看他,就好像平常的老人家一般无二,眼神儿里也少了以前的那种敏锐和犀利。

    门少庭站在老爷子房门前犹豫了很久,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里边传来老爷子听上去明显有些虚弱的声音,“进来。”

    门少庭听得心里忍不住一阵阵的难受。

    想想爷爷曾经是多么的英勇神武,可如今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加上接连的打击,精神头儿也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让爷爷重新振作起来,上年纪的人,如果精神头儿再跟不上了,真的就危险了。

    “少庭啊,有事吗?”

    老爷子此时正倚坐在上床头上看书,见门少庭进来,目光才从书上移开,看着他问道。

    门少庭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堂兄生前所在的部队打电话过来,说堂兄在部队还有些遗物,希望我过去给收拾一下。”

    门光荣点点头,“应该的,你要有时间就过去一趟吧,顺便替爷爷谢谢部队上的战友、首长,对你堂兄的关照。”

    门少庭点了点头,想要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始终没有说出来,“那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

    见门光荣点头,门少庭便轻轻的出了老爷子的房间,并将门带上。

    桑枝看到他从老爷子房间走出来的时候,眉头皱的很深,知道他有心事,遂上前挽住他的胳膊,边将他带往客厅,边问道:“有心事?能跟我说说吗?”

    门少庭揽着她的肩头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有些疲惫的将头轻靠在她肩膀上,说道:“我担心爷爷,精神头儿这么差,他这是自己在跟自己过不去。”

    桑枝也有同感,最近感觉老爷子精神头儿确实比以前差了很多,身体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大毛病,还是他自己心理上的问题。

    说白了,就是门少轩和方媛媛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

    现在能撑着没有完全倒下,其实也算是奇迹了,要不是老爷子本来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就强于常人,恐怕早就倒下了。

    桑枝点点头,“是啊,我觉得应该找些事情转移一下爷爷的注意力,或者让他有些事情做,没时间去伤心堂兄堂嫂的离开。”

    门少庭看了她一眼,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笑道:“老婆大人有什么好办法吗?”

    桑枝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笑道:“我哪有什么好办法,在机场送门边儿的时候,你还说我呆笨蠢钝来着。”

    门少庭见她抓着自己的把柄不放,不由得轻笑出声,一头拱进桑枝的怀里,双手抱着她已经变成水桶般的大粗腰,撒娇道:“为夫知道错了,我老婆怎么可能呆笨蠢钝,明明就是聪明智慧型的嘛!”

    “诶,你这算不是算出尔反尔,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啊,明明才说了没几天的话……”

    桑枝还没说完,门少庭已经迫不及待的抓起她的小手,深深的吻了上去。

    “那是因为我笨呗,没看清楚老婆大人是大智若愚的当代知性女青年。”

    桑枝被他耍宝的表情逗得忍不住笑出声来,伸手轻轻敲了敲他的脑袋,说道:“这还差不多,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本宫我大人大量,就不跟你计较了。”

    说着,伸手将门少庭拉了起来,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说道:“我觉得,不能总让爷爷一个人闷在家里,不如陪他出去旅游怎么样?”

    门少庭一脸惊诧的看着她,半晌才点点头,说道:“听上去倒是不错,可是去哪里呢?”

    桑枝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忘了,之前爷爷不是说过,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回自己的家乡看看了吗?咱们就陪着他回趟家乡,游山玩水顺带着一解爷爷的思乡心切多好!”

    门少庭听了不由得眉头皱的更紧了,伸手刮了她娇俏的鼻子一下,轻笑道:“我真不想说你笨,可是你也不想想,爷爷老家离这儿多远,而且还有很多山路根本没有通车,只能搭老乡的驴车、马车的进去,这么一路颠簸,爷爷身体能吃得消吗?”

    门少庭顿了顿又说道:“即便爷爷身体能吃得消,可是他一个人去,我们总不放心的吧?谁能陪他一起去?你还是我,我部队上那么多事情,不可能请下来长假的。”

    一边说着,门少庭一边摇头,“不行,这个行不通的。”

    桑枝翻了翻白眼儿,笑道:“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当然也知道你一定离不开的。其实爷爷的身体,我觉得没必要担心,多出去走走,对爷爷的身体不会又害处,反而会有好处。这一点,我已经跟我那个神医老爸求教过了。再说,我们就是随心所欲的去玩,又不赶时间,自然不会累着的,你怕啥?”

    “你们?”门少庭一脸诧异的看着桑枝,“你是说,你要陪爷爷去?”

    见桑枝点头,门少庭忍不住生气的低声吼道:“你开什么玩笑,这种事情能开玩笑的吗?平时也就算了,你现在是什么时候,挺着个快七个月的大肚子还想跟爷爷去跋山涉水,你不要命了是吗?”

    疯了,这女人居然敢想这种事情,一定是疯了!

    门少庭不由得火冒三丈,语气不善的说道:“这件事就此打住,你想也别想!”

    开玩笑,他怎么可能让自己老婆和孩子再次涉险,这不是要了他的命嘛!

    “现在开始,到孩子出生,你哪里都不许去,给我乖乖的待在家里待产!”

    哎呦喂,上校同志发火了!

    印象中,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用这么恶劣的语气,说这么严重的话。

    桑枝知道自己真的把他惹毛了,不由得吐了吐舌头,讪笑道:“我就那么随口一说,没经大脑的,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门少庭狠狠的瞪着她:“你最好就是不经大脑的随口一说,千万别当真!”

    随口一说?

    她桑枝什么时候说过不经大脑的话来着?

    当他是三岁小孩子好骗呢!

    门少庭明显的不相信。

    见他依旧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桑枝忍不住的缩了缩脖子。

    上校同志一发起火来,还真的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呢!

    “那个……其实刚刚我是逗你玩的啦。”桑枝继续讨好的讪笑:“虽然我也很想去,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现在身子不方便啊,我怎么可能没想到这一点呢。”

    门少庭无聊的白了她一眼,“知道就好!”

    桑枝有些尴尬的搔了搔头,继续说道:“我去不了还有两个人可以去啊。”

    “谁?”

    门少庭挑了挑眉,他实在想不出,还能有谁适合陪着老爷子出远门照顾老爷子的。

    难道是自己父母?

    门少庭心里想着,不由得摇了摇头,瞬间便否决了自己的想法。

    父亲跟自己一样,也是个大忙人。

    虽然也经常全国各地,甚至全世界的到处跑,但他只会去那些有投资价值,能给他带来利益的地方。

    像老爷子的家乡,那种对门正来说,几乎毫无投资意义的穷乡僻壤,他是绝迹不会去的。

    而自己的母亲,就算愿意,也是个半大老人了,一个小老人陪着一个大老人出远门,不是更让人放心不下吗?

    看门少庭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不到是谁。

    桑枝不由得得意的说道:“小玮和雷明啊,他们这一两天就会回来了!”

    之前因为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桑枝就给门玥玮打过电话,问他们什么时候回国。

    当时门玥玮他们的计划是一周之后回来,但是因为临时突发的一些事情,结果就被耽搁了下来。

    这几天桑枝一直和门玥玮联系着,把家里发生的事情,都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她。

    尤其说到爷爷的精神越来越差,门玥玮心里着急,就恨不得生了双翅飞回来。

    老爷子对于门玥玮来说,那是跟门少庭一样,比父母感情还要深厚的人。

    从小门玥玮就跟爷爷亲,现在听说爷爷整日郁郁寡欢的,心里能不着急嘛。

    于是催促着雷明赶紧结束了那边的事情,这一两天就赶回来。

    桑枝也跟门玥玮说了自己的想法,门玥玮非常赞同。

    而雷明自觉这次蜜月旅行,实际上被自己很多公事给搅乱的一团糟,根本也没有太多的时间陪着门玥玮,心里对她挺愧疚的。

    现在听说爷爷的情况,也自告奋勇的说,舍命陪君子,老婆和爷爷去哪里,他就是工作都扔下不干了,也奉陪到底。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不由得笑了,伸手在她脑门儿上轻轻的弹了一下,说道:“我就说我老婆聪明,不打无把握之仗嘛,感情你早就计划好了,成心跟我这儿卖关子呢!”

    桑枝笑了笑,说道:“但是还需要你帮忙,你得负责去说服爷爷答应才行啊!”

    门少庭听了,一张才阴转晴的脸,不由得立马儿黑线一片,“为什么是我?”

    这种事情,难道不应该是谁出的主意,谁来负责完成吗?到底关他什么事?

    “因为爷爷最疼你啊!”

    桑枝笑得一脸灿烂,但门少庭却感觉到了一丝不怀好意的感觉。

    “现在爷爷明明最疼的是你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