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上校同志卖萌装傻的耍了半天,桑枝都表现出一副无动于衷的铁石样子。

    “好,算你狠!”

    不就是挨骂的事情嘛,豁出去了。

    门少庭认命的再次敲开了门老爷子的房门。

    “怎么了?又有什么事?”

    老爷子淡淡的望着他,眼神儿已经不复昔日的光彩,变得有些浑浊不清。

    门少庭踟蹰的思量了半天,才犹豫的开口道:“爷爷,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去外边走走?”

    门光荣看了看他,又转头瞅了瞅窗外,有些疑惑的问道:“中午刚过,这个点不是爷爷平时散步的点,你想出去溜达就自己去吧,爷爷累了,想要睡一会儿。”

    门少庭有些不自然的搔了搔头,腹诽着,看吧,老爷子现在连走出家门都不愿意,更别提走出京城了!

    这话该怎么跟他说呢?

    门少庭心里寻思着,眼睛有些闪烁的看着老爷子。

    “有话就直接说,这么犹犹豫豫的像个军人的样子吗?”

    门光荣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门少庭有些讪然,谁说老爷子敏锐度下降了,根本一点没有嘛!

    “爷爷,我说的出门走走,不是指出去咱家门到大院里溜达。而是想说,你不是已经很久没有回老家看看了吗?要不要趁着现在还不是特别冷,回去走一趟,看看瞧瞧呢?过了年,枝枝给你生了大胖重孙子,你可就没时间出门了。”

    这是门少庭搜肠刮肚,琢磨了半天才想到的理由。

    门光荣抬起头,淡淡的看着他,不由得扬了扬眉,说道:“臭小子,你是觉得我老头子天天闷在家里,怕我憋出病来吧?”

    门少庭嘿嘿干笑着,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自己才一开口,老爷子就已经知道自己什么意思了。

    桑枝之所以死活不肯来,非得把自己逼过来跟老爷子说这个事情,估计也是想到了,老爷子会这么说。

    老爷子即便是真的老了,即便自己心里也明白的很,不服老不行的道理。

    但是在小辈们面前,还是会忍不住的想要装的自己很强大,其实为的就是不想他们担心。

    “也不是了,就是我记得爷爷说过好几十年没回去过了,很想家乡,所以我才想着,不如趁着现在没事,干脆回去看看。”

    “行了,别看你爷爷我老了,不中用了,但你们心里那点小九九我还是看的出来的。”

    老爷子顿了顿,又说道:“你们该干嘛干嘛,不用担心我。我一时半会儿还死不了,要死也得等我重孙子出生,门边儿那丫头回来嫁了人才能闭得上眼睛。”

    门少庭听了这话,心里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个什么感觉。

    好像有那么一丝丝的高兴,却又更多的是酸涩苦楚。

    没想到老爷子把自己看得这么透,嘴上不说,心里其实也还是有他执着的事情的。

    “爷爷,我们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一起出去旅游,转转。”

    门少庭想起桑枝给自己的任务,“不成功,便成仁!”

    开玩笑,他还没见到他大胖儿子,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的那啥了呢!

    “跟我一起旅游转转?”门光荣一脸好笑的看着他,“你小子可真会说笑,你有那时间?行了,你们有这个心,爷爷就知足了。去吧,该干嘛干嘛去!”

    老爷子一边说着,一边有些不耐烦的朝门少庭挥了挥手,下逐客令。

    看那架势,门少庭要是再不走,老爷子就该跟他翻脸了。

    门少庭碰了一鼻子灰,有些悻悻的站起身,嘴上嘟囔道:“我是没时间,可是门玥玮和雷明有时间啊,他们马上回来了,说是想带着爷爷出门旅行的。”

    也不知道老爷子到底有没有听见门少庭的嘟囔,总之是连眼皮都没有挑一下。

    门少庭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您休息吧,我出去了。”说完转身朝门口走去。

    “等等。”

    听到老爷子叫自己,门少庭心里一喜,转身问道:“爷爷改变主意了?”

    “你不是要去少轩的部队吗?什么时候去,我跟你一起过去。”

    提到门少轩,门光荣的眼神儿多少有些迷离,好像在回想什么事情似的。

    “啊?你要跟我去?”

    门少庭一脸诧异的看着爷爷,“这,您还是好好在家里休息吧,那边我去处理就好了。”

    他不是不想带着老爷子一起去,而是担心老爷子到了那儿,会睹物思人,心里不是更难受。

    “嗯,怎么,不行啊?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跟我一起出去转转,走走吗?”

    一句话,把门少庭噎的半天喘不过气来。

    “可是……”

    “别可是了,你安排一下,到时候我给你一起去。”

    门光荣就这么替门少庭做了决定,容不得他不同意。

    门少庭没有办法,只好轻轻的点了点头,“好,我来安排。”

    其实要说门少轩生前所在的部队距离京城并不远,开车过去也不过三个多小时的车程。

    可是带老爷子过去真的合适吗?

    门少庭一脸纠结的走了出来,看见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

    “都是你出的馊主意,爷爷不答应。可是却突然心血来潮的要跟我一起去门少轩之前的部队,你说现在怎么办?”

    桑枝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也不由得觉得一阵头大。

    “早知道这样,就我过去跟老爷子说了。看不见你,他估计也就想不起来你要去门少轩部队的事情了。”

    “嗯,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马后炮管用的话,这世上还有打败仗这一说吗?”

    门少庭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自己算是被她给拖累了。

    “现在该担心的是,万一爷爷去了部队,真的一激动,再有个什么闪失可怎办?”

    难道说要随身带着医生一起跟过去吗?

    真的那样,他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门少庭了解老爷子的脾气,他一定不干的,这才是最让人头疼的地方!

    桑枝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一拍大腿说道:“好办,我跟着一起过去。”

    门少庭气得差点吐血,没好气的吼道:“你别跟着添乱了行吗?有一个老爷子已经够让人担心了,再加上你一个孕妇。你这哪是过去给我帮忙,分明就是捣乱!”

    桑枝白了他一眼,说道:“真不知道这么多年你是怎么给爷爷当孙子的,一点都不了解老爷子。”

    门少庭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呢?

    虽说他确实是老爷子的孙子,可是这话怎么从桑枝嘴里说出来,听着就变了味了呢!

    “你什么意思?”

    没好气的瞪着她,却也是老老实实的静候下文。

    桑枝得意的摸着自己的肚子,问道:“你觉得现在看上去,我和老爷子,哪个更像需要别人照顾的?”

    一边说着,还一边特意的挺了挺自己的肚子。

    门少庭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没好气的瞪着她,“如果在一般不明就里的人看来,当然会觉得你更需要照顾一些。”

    “这不就得了,爷爷心里也一定会这么想的。所以你要是带上我一起去,爷爷一想到还有一个更需要照顾的我在身边,他就一定会努力的克制自己情绪,不让自己发生意外,免得弄得咱俩手忙脚乱,再连累到我。”

    “哈,”门少庭一脸赞许的看着桑枝,“想不到你居然还能想到这一层,心理学研究的挺明白啊!”

    “切,现在不说我是捣乱帮倒忙了!”

    桑枝得意的笑着,“其实我也不是心理学研究明白,我只是比较了解老爷子的心里。”

    第二天,门光荣出门上车的时候,发现桑枝居然也坐在车里,不由得皱了皱眉,说道:“丫头,你这是干嘛去?想去哪里让小张带你去,我跟少庭这是去部队办事情,你跟着不方便。”

    桑枝笑着将老爷子馋上车子,说道:“爷爷,你就让我跟着去看看吧,我跟少庭结婚这么久以来,都还没有机会去部队参观感受一下。身为一个军人家属,却没下过部队,我觉得这是不对的,也是失职的,你就总不至于连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都不满足我吧?”

    门少庭不由得嘴角儿抽了抽,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这女人,说谎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草稿都不用打,明明自己带着她去过部队不止一次好吧,现在居然在老爷子面前说起谎来,脸不红,气不喘的,真服了她了。

    听桑枝这么一说,老爷子不由的笑了,“也对,像你们没当过兵的,一定对部队充满了好奇,跟着去看看也行,那就带上你吧。”

    桑枝见自己阴谋得逞,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在门少庭一脸担心的目光下,才想到自己还挺着个大肚子,才赶紧收敛了欢呼雀跃的心情,陪着老爷子乖乖的坐在后座上。

    一路上风景还算不错,至少比去门少庭他们训练营的时候,景色要怡人的多。

    尤其现在时值寒冬,加上京城以北的郊区才下了一场小雪。

    虽然不大,却也将地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雪白。

    马路两边的山坡上,那些颜色已经变成霜冻的深绿色的矮灌丛,也都批了一层薄薄的白衣,看上去白皑皑一片,在阳光的照耀下格外耀眼,煞是好看。

    因为有了桑枝,一路上陪着门老爷子说说笑笑的,这路上倒也不觉得孤独无聊了。

    甚至偶尔还能听见门光荣几声久违的笑声,门少庭心里不由得暗自庆幸,幸亏带着桑枝来了,不然自己还真不知道这三个多小时要怎么跟老爷子度过了。

    到了部队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接到通知,知道老爷子也一起过来,部队的首长早就站在大门口恭候着了。

    见着老爷子,一个个标准的军礼,打的那叫一个漂亮,看得桑枝直咋舌,忍不住偷偷捅了捅门少庭的胳膊,小声说道:“我觉得还是跟着爷爷更威风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