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随便吃了点午饭,门少庭便让人带着他们去门少轩生前所生活过的宿舍去看看。

    门老爷子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而是让人带着自己到处走走,他是想多和门少轩一起生活战斗过的战友们聊聊天,从而对门少轩生前的事情多了解一些。

    桑枝看出老爷子的用意,担心老爷子一个人有什么意外,便挽着他的手,说道:“爷爷,我陪着您吧。”

    门光荣知道桑枝的好心,可是这个时候,他反倒更愿意一个人和战士们聊聊。

    “不用了,你放心,爷爷不会有事的。你跟少庭赶紧去收拾少轩的遗物,咱们也好早点回去。”

    今天出来,他们没有在外边过夜的打算,是计划着一天来回的,所以下午还要赶回去的。

    桑枝见老爷子这么坚持,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和门少庭去了门少轩的宿舍。

    门少轩生前住的地方,虽不像门少庭住的地方条件那么好,但却也是单独的一间。

    “这就是我们连长的宿舍,里边的东西一点没有动过,都还保持着他生前住过的样子。”

    带他们过来的战士介绍道。

    门少庭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麻烦你了,我们自己收拾就行了,一会儿收拾好了,再请领导过来检查。”

    战士点点头,说道:“好的,我就在外边,有什么事首长只管叫我就是了。”

    见门少庭点头,战士行了个礼便出去了。

    桑枝这才环顾整个房间,房间陈设很简单。一张单人床,床上被子叠的整整齐齐的豆腐块。一张书桌,上边放着一只笔筒,几本书和一个喝水的茶杯,旁边一张椅子,在床边有个很小很简单的衣橱,然后就是墙上挂着的一排挂钩,和下边放着的一个盆架和脸盆了。

    “这里比起你部队上的宿舍,条件真的是简陋太多了。”

    桑枝看着,不由自主的说道。

    门少庭挑了挑眉,有些揶揄的眼神儿看了她一眼,似乎想开玩笑说点什么,但是又突然想到这个场合实在不适合开玩笑,便忍住没有说话,低着头收拾着书桌上的书,并打开抽屉检查里边有什么需要带走的东西没有。

    “你怎么不说话啊?”

    桑枝说是过来帮忙的,倒不如说是过来打酱油的。

    看着门少庭很熟练的整理着各种物品,她根本只有旁边看的份,根本就插不上手。

    门少庭没有说话,手里的动作却突然停了下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从一本书里掉到地上的一张照片。

    弯腰,轻轻的捡了起来,还很慎重的表情,轻轻吹了吹上边的灰尘。

    鲜少见门少庭这么一本正经的时候,桑枝不由得好奇心大作,伸着脖子瞧着门少庭手里的那张照片。

    “啊……那个……那个女人脖子上戴的不是……”不是现在自己脖子上戴着的红宝石项链“玥心”吗?

    门少庭淡淡的点点头,眼睛依旧没有离开照片。

    “这是怎么回事?”

    桑枝一脸疑惑的看着门少庭,难道自己脖子上的这条项链,原本就是照片上这个女人的?那这个女人又是谁呢?

    看着桑枝一脸疑惑的表情,门少庭拉过椅子,让她坐下,淡淡的说道:“这张照片是大伯小时候的全家福。”

    顿了顿,指着照片上的老人说道:“这个是大伯的奶奶,两边坐着的是大伯的爸妈,奶奶怀里抱着的这个小孩,就是大伯,也就是门少轩的父亲了。”

    听着门少庭说得这么清楚,桑枝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怎么知道的?你应该连大伯的面都没见过吧,又怎么知道,这个就是他的全家福?”

    门少庭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是没见过这张照片上所有的人。但是同样的照片,爷爷手里也有一张的,我曾经在爷爷书房里见过,爷爷跟我说,这张照片算是大伯唯一全家福。那时候大伯才刚刚满周岁,照了这张全家福之后,大伯的母亲不久便生病去世了。其实这张照片只有一张,从大伯的奶奶去世后,就一直放在爷爷那里保管着。大伯奶奶告诉爷爷,等大伯长大了,就交给大伯,让他要永远记住自己亲生父母的样子。”

    “大伯参军离开家的时候,爷爷请人又给影印了一张,便把最初的这张交给了大伯,让他好好保存着,而影印的那张,他说自己留着,也算是个念想儿。”

    听了门少庭的话,桑枝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

    原来这世上不幸的人,不幸的家庭太多了,和他们比起来,自己真的是幸福太多了。

    “那这项链……”

    桑枝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不是说“玥心”世上只有一条吗?那这个……又是怎么回事?

    门少庭看出她心里的疑惑,笑了笑说道:“还记得,当初你说要不要把这条项链送给门边儿的时候,我说可以吗?因为这条项链,本来就是她们家的,本来就应该属于门边儿。”

    门少庭看着照片,扯了扯嘴角儿,“送给门边儿,也算是物归原主吧。”

    顿了顿,又说道,“爷爷跟我讲过,大伯母亲的娘家很有钱,大伯母亲算得上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但是因为看上了大伯的父亲,一个穷当兵的,跟家里闹翻了,她爸爸狠心的跟她断绝了关系,让她净身出户。母亲心疼女儿,偷偷的将家里这条祖传的项链送给了她,算是给她的嫁妆。但是后来这条项链是怎么弄丢的,就不得而知了,反正听爷爷说,当时大伯的母亲死的时候,这条项链就已经不见了,至于去了哪里,被谁拿走或者是偷走了,一点头绪都没有。”

    “哦,这样啊,那你又是怎么找到的?”

    桑枝看着门少庭,眼睛里满是好奇。

    “也是机缘巧合,我无疑中听雷刚给我说他母亲一次出国旅游,在一个拍卖会上,高价拍了一条名叫‘玥心’的项链,我当时听了心里就是一动。然后才跟雷刚打个了小赌,让他说服他母亲,将项链转让给我的。”

    “转让?”桑枝一脸奇怪的看着门少庭,“这么说是你花了钱从雷刚母亲手里买过来的?当初不是说是雷刚送给的吗?”

    当时在婚礼上,雷刚是这么说的没错吧?

    桑枝搔着脑袋回忆着当时的情景,没错,她记得很清楚,雷刚跟她说是送给他们的结婚贺礼。

    门少庭宠溺的刮了一下她娇俏的鼻子,笑道:“你傻啊,当真觉得你男人的面子这么大,这么贵重的东西,人家说送就送了!”

    桑枝撇了撇嘴儿,满不在乎的说道:“你跟雷刚不是好兄弟嘛!”

    门少庭忍不住的白了她一眼,“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不过他吃点小亏还是要的了。”

    “吃点小亏?”桑枝忍不住笑道,“一条价值千万的项链,随便漏一漏也绝对不是一头二百或者千八万的小钱吧!”

    “嗯,你想知道?”门少庭故意跟她卖关子。

    “嗯,想知道。”桑枝一脸期待的表情看着他,实在好奇雷刚在门少庭身上到底是吃了多大的亏,绝对不像他说的一点小亏而已!

    “那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门少庭说着,果真就弯下腰来,将脸凑到桑枝跟前儿,一脸无赖的揶揄的笑着。

    桑枝没有料到他居然会提出这样的条件,不由得羞红了脸颊,白了他一眼,伸手使劲儿往外推着他,娇嗔道:“别闹,这里可是部队,注意影响!”

    “呵……”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自己都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影响形象的,她反倒比自己先在意起来了。

    “那你想不想知道了?”门少庭继续引诱她。

    这女人的好奇心他是了解的,一旦触及到她想要了解知道的事情,她就一定非要弄个明白不可,不然她晚上睡觉都会失眠的。

    这就是好奇心大的女人的通病!

    “我……”当然想知道,可是桑枝看着门少庭一脸好像我了解你的样子,心里就莫名的不爽。

    再加上,这里是队部,是门少轩生前住过的宿舍,两人是来这里帮逝者收拾遗物的,不是来这里打情骂俏的。桑枝对部队总是从心底莫名产生出一种敬畏感,真心觉得在这里不适合干那种事情。

    这么想着,桑枝反倒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算了,你不说拉倒,我不会自己找机会问雷刚吗?”

    咦,难道怀孕改变的不止是女人的生理,连性格也会跟着发生改变吗?

    门少庭有些奇怪的看着她,居然能控制的住自己心里的好奇心,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

    “如果你觉得能从雷刚的铁嘴钢牙里套出话来,那你就去试试看。”

    门少庭说着,起身,又开始自顾自的收拾着,完全不在理会桑枝这个茬儿了。

    桑枝郁闷的瞪着门少庭的后背暗自运气,他说的没错,想要从雷刚嘴里知道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简直比登天还难!

    算了,她就不相信,以后没有机会让门少庭跟她说实话了!

    像是脑门后边长了眼睛似的,门少庭一边忙活着,一边淡淡的说道:“不用运气,也不要胡思乱想。机会只有一次,你错过了就休想再从我嘴里得到任何关于这件事的消息。”

    “门少庭,你脑后长眼了!”桑枝忍不住的白了他一眼,心里更加郁闷了,着是连自己的一点点憧憬都给挡的死死的节奏啊!

    心里气恼着,不由的挥舞着小拳头,对着他背后比划着。

    门少庭突然转身,一把抓住她挥舞着的小拳头,笑道:“这是要搞背后偷袭啊!”

    “没……没有,我帮你打苍蝇,打苍蝇……嘿嘿……”桑枝一脸讪笑的看着他,自觉理亏,说话一点底气都没有。

    “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知道随便你!”门少庭一脸好笑的看着她有些涨红的小脸儿,突然想起自己好像真的有好久没有品尝她的香甜了,心里痒痒的,好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