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打苍蝇?

    拜托说瞎话找借口也找个靠谱儿一点的行不,大冬天的,这里又不是很热,哪里来的苍蝇。

    门少庭一脸戏谑的看着她,再一次将自己送了过去,打算……再给她一次机会。

    桑枝看着厚脸皮的男人,不由得扁了扁嘴,上校同志你这么无赖你战友知道吗?

    “最后的一次机会了。”门少庭眼神儿中满是期待的看着她,这女人跟自己结婚也不短时间了,却还是很容易害羞。眼下她羞红的娇嗔样子就让他看得不由一阵心神荡漾。

    咬了咬唇,四顾看看,发现屋里只有自己和门少庭两个人。这不是废话吗?刚刚还有一个战士来着,不是被门少庭给支开了嘛!

    “你仰着头看什么呢?最后的机会不要就算了。”

    桑枝抬着头,将整个房间上方边边角角又逐一扫了一遍,门少庭看着忍不住奇怪的问道。

    “这里应该没有监控器摄像头之类的吧?”

    桑枝一边看着,一边喃喃自语道。

    门少庭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扳着她的双肩,让她正视自己,问道:“你究竟是在怕什么啊?”

    “我……”桑枝一时间有些语塞,是啊,自己究竟在怕什么?面前这个男人,是自己的老公啊,亲一下有什么关系?

    “那你闭上眼睛。”

    红着脸小声的嘟囔道。

    门少庭嘴角儿挂着浅笑闭上了眼睛,手指在自己唇边点了点,示意她要亲这里才算数。

    桑枝囧了囧,这男人真是得寸进尺!

    心里别扭儿着,踮起脚尖儿,凑上去,小鸡啄米般的在他红艳的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想要迅速的撤离。

    没想到的是,门少庭却好像早就知道她会这样一般,一双大手紧紧的将她困在自己怀里,硬生生的将这个吻加深到了极致。

    自从桑枝怀孕以来,两人本就努力的克制着,尤其加上最近家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没时间,也没心情,现在总算是一切归于平静,两人突然在个安静的空间里独处,干柴烈火很容易燃烧起来。

    不自觉地沉沦下去,缠绵缱绻,让两人不由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好像时间从这一刻停了下来,彼此眼中也只有对方的存在了。

    “首长好!”

    门外传来一声响亮的声音,这才让痴迷中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惊醒过来。

    有人来了!

    桑枝脑中念头儿一闪,便已经身体力行的双手使劲儿推开了门少庭,跟着几乎是下意识的,自己向后退了两步,想要跟门少庭保持好距离,免得招人猜疑。

    却不料长时间的亲吻,让她身体竟不由得酥软无力,才离开门少庭的怀抱,便站立不稳忍不住的朝地上跌了下去。

    门少庭眼疾手快的一把将她扶住,将她捞进自己怀里还忍不住的抱怨道:“你干什么推我啊,不知道自己什么状况啊!”

    又不是第一次这样,没经验,明明都不知道多少回了,每次都会被自己弄得站不稳身体,可偏偏就是不长记性!

    “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

    桑枝话没说完,房门已经被人从外边推开了,跟着,门光荣在几个部队领导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你们在干什么?”

    看到他俩,门光荣眉头微蹙了一下,有些奇怪的问道。

    “啊……没,没干什么。”桑枝低着头,红着脸很心虚的小声说着。

    门少庭双手却依旧紧紧的搂着她的肩膀,看了爷爷一眼,很淡然的说道:“没事,枝枝不小心脚崴了一下。”

    “啊,怎么那么不小心,要不要紧?”门光荣一听,心里也是吓了一跳,她还怀着孕呢,脚崴到了可不是小事。

    “没,没事。”桑枝红着脸,勉强抬起头看了老爷子一眼,立马儿又心虚的低下头去。

    “要不要找个军医过来给瞧瞧?”陪同的一位首长关心的问道。

    门少庭淡淡的说道:“不用,我车里有药油,回头给她涂一涂就行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桑枝扶着坐在椅子上,抬起头,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老爷子,又说道:“我们这边儿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您还还有什么事情要交待的吗?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老爷子点点头,“也好,早点回去吧,枝枝这身子也不方便,还是早点回去的好。”

    门少庭和部队相关人员办理了门少轩遗物的交接手续之后,扶着桑枝上了车。

    然桑枝也很配合的努力表现出崴了脚的样子,一瘸一拐的演着戏。

    回来的路上,桑枝每每想到自己和门少庭在部队里那个缠绵的吻,就不由得脸红心跳。

    旁边老爷子偶尔发现不对劲儿,就会关心的问上一声:“怎么了?脚很疼吗?少庭,停车,先帮她擦点药吧!”

    门少庭减慢了车速,头也不回的问道:“枝枝,你能坚持吗?”

    桑枝忙不迭的点头,“能,没事,不用停车,回家再说吧,我不疼,不疼的。”

    说着,又心虚的看了一眼老爷子,说道:“让爷爷担心了,我真的没事的。”

    门光荣见她坚持,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要是不舒服就说出来,不要忍着,知道吗?”

    见桑枝点头答应着,这才放心的闭目养神去了。

    毕竟是上了年纪,又一大早的跟着颠簸了三个多小时,中午也没顾得上休息,这会儿在车上,这么一颠簸,老爷子竟这么倚靠在座椅上睡着了。

    “爷爷,爷爷……”桑枝轻声的叫了两声,见老爷子没反应,便对门少庭小声说道:“爷爷睡着了。”

    边说着,边从旁边拿过备用毯子,轻轻的给老爷子盖在身上,还忍不住的提醒门少庭,“爷爷睡着了,你开慢点,别把爷爷颠醒了。”

    门少庭果然很听话的将车速放慢了些。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

    林雅然知道他们会回来的比较晚,特意和吴妈准备了食材,等着他们回来再给他们做了吃。

    门光荣溜溜的在车里睡了一道儿,到了家,整个人精神头儿倒显得比桑枝这个年轻人还足。

    “对了,赶紧去拿红花油来,桑枝崴脚了,给她擦一擦。”

    门光荣还不忘桑枝崴脚的事情,才坐到饭桌上,就忙着嘱咐林雅然。

    “啊?怎么那么不小心啊,要不要紧?”

    林雅然听了也是一惊,赶紧问道。

    桑枝顿时小脸儿羞臊的通红,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没事,妈,我没事,你别担心,也不用拿药油了。”

    “还是要擦一擦的,你等着,妈去给你拿去。”

    林雅然说着,起身就要去找药油。

    桑枝一脸尴尬的看着大家,不由得偷偷瞪了门少庭一眼,都是他惹的好事!

    门少庭若无其事的说道:“妈,不用了,我带她回房间擦就好了。”

    说着,不由分说的一把打横将桑枝抱了起来。

    “你干嘛?”桑枝吓得颤声问道,小脸儿越发的红了。

    这么多人呢,还是当着家里人的面,他怎么好意思就这么抱着自己!

    “抱你回房间擦药油。”

    门少庭淡淡的说着,但是桑枝分明从他戏谑的表情里看出了一丝不怀好意。

    “不用了,我想吃饭,我肚子饿了。”

    桑枝不敢大声说,只是躲在门少庭怀里红着脸小声的抗议着。

    “没事,一会儿我端上去喂你吃。”

    门少庭表情依旧淡定自如,桑枝心里却忍不住的直打鼓。

    林雅然看着门少庭抱着桑枝上楼,还忍不住一脸担心的后边嘱咐着:“擦药油的时候手劲儿轻着点,别弄疼了她,她现在怀着孕呢,万事仔细这点。”

    “嗯,我知道了。”

    门少庭淡淡的回答着,桑枝一张通红的小脸儿却是火烧火燎般的烫的难受。

    “对了……小玮回来了,正在她房间里睡觉倒时差呢,要是晚上有什么动静惊着你们,别害怕啊!”

    林雅然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后边又忙不迭的说道。

    “嗯……”

    门少庭依旧淡淡的答应着,桑枝心里却是猛地一喜。

    “小玮回来了!”

    门少庭抱着她直接来到三楼自己的房间,轻轻的将她放在床上,然后双手环胸一脸闲适的看着她,“门玥玮回来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吗?”

    桑枝怔愣了一下,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

    “她回来我高兴啊,这有什么不对吗?”

    门少庭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问道:“饿不饿?”

    “废话,当然饿啊,我刚刚就说在下边先吃饭,谁让你把我弄上楼的,现在怎么办?”

    桑枝摸着自己的肚子,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门少庭,“我饿肚子是小,关键你宝贝儿子也要跟着饿肚子喽!”

    门少庭很无奈的白了她一眼,“等着,我去给你拿吃的!”

    “早知如此,你刚才干嘛非得把我弄上来啊,乖乖下边吃了不好吗?”

    桑枝忍不住的瞪了他一眼,这男人,阴一阵晴一阵的,也不知道他哪根筋儿又不对了!

    “笨!”

    门少庭才转身往门口走,听她这么说,又忍不住的转回身来,走到她面前,伸手在她脑门儿上就是一记,“你傻啊,难道真的希望妈拿来药油给你擦啊,不怕穿帮吗?”

    桑枝囧了囧,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一层。

    但是看到门少庭一脸鄙夷的表情,心里就没来由的想要跟他戗着说。

    “还不都是你干的好事,你要不说这个瞎话,至于要这么辛苦的演戏吗?”

    门少庭挑了挑眉,说道:“好,那我这就下去跟他们说,让他们放心,其实你根本就没崴脚,我们不过是在部队干了点正常夫妻都会干的事,让他们不用担心你。”

    说完,门少庭转身就往外走,嘴角儿还含着那么一丝丝的笑意。

    “你敢!”桑枝吓得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住,“好啦,我错了,我向你认错还不成吗?”

    正说着,房门突然被人从外边推开,门缝里露出门玥玮一张嬉皮笑脸的面孔,“枝枝姐!”

    一声大叫不要紧,把桑枝吓的小胸脯儿突突乱跳个不停,看到是门玥玮才放下心来,忍不住白了她一眼道:“你怎么起来了,不是在倒时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