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玥玮一脸谄笑的挤了进来,笑着搂着桑枝撒娇道:“我这不是渴醒了,想要下楼倒水喝,经过你们房间的时候,听到动静知道你们回来了,赶紧先过来看看你们嘛。这么多天不见,我都想死你们了。”

    一边说着,一边就拉着桑枝往外走。

    “你拉着你嫂子干嘛去?”

    门少庭一把将桑枝的胳膊拽住,瞪着门玥玮质问道。

    门玥玮缩了缩脖子,这半天自己都无视老哥的存在,老哥该不会是吃醋了吧!

    “当然是说悄悄话啊,怎么,不可以吗?”

    说着,仗着身边有桑枝撑腰,脖子一梗很硬气的说道:“还是老哥你对枝枝姐有依赖性,一时一刻也离不开她?”

    这话说的,这是说他门少庭离了女人活不了啊!

    “你放……”屁!门少庭眼睛一瞪就要发作。

    不待他说完,桑枝已经拉着门玥玮接了话过去,“你要是不困,咱们就去你房间聊一会儿,我正好也有些话想对你说。”

    说着又看了看一脸怒火的门少庭,知道他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笑了笑,道:“好了,我肚子好饿,你不是要下楼帮我拿吃的吗,求求你快去吧,我真的快要饿死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门少庭的胳膊跟他撒娇,弄得门少庭有些哭笑不得。

    人家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可自己这女人和妹妹两个女人就可以搭台唱戏了。

    “哥,顺便也帮我拿点哈,我也好饿。”

    门玥玮躲在桑枝身后一脸调皮的朝他扮着鬼脸。

    门少庭无奈的翻个白眼儿,悻悻的下楼去了。

    桑枝被门玥玮拉着进来她的房间,只见房间里大袋小袋的散落了满屋。

    “你这是干什么啊?要在自己房间里开包装袋展览吗?”

    门玥玮笑了笑,说道:“这些都是我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一边说着,一边开始逐个翻腾,倒腾了半天,终于找出两个袋子,递到桑枝面前,“这是我送给你和老哥的礼物。”

    不待桑枝反应,已经将两个大纸袋子塞进了她的怀里。

    桑枝抱着纸袋突然就想起自己和门少庭婚礼第一天晚上的情景,那时候门玥玮也是出国没有回来,却不远万里的给她送了结婚礼物回来。

    想到那套情趣睡衣,桑枝就不由自主的开始脸红害臊。

    这次不会又是那个东西吧!

    “枝枝姐,你愣着干什么啊,怎么不打开看看?”

    门玥玮见她怔愣的表情,不禁有些奇怪。

    “啊?啊,没什么,谢谢你的礼物,等等我回去再慢慢欣赏哈。”

    桑枝微红着脸,强自镇定了一下,拉着门玥玮坐在床边,说道:“你不在的这段日子,家里发生了很多事,相信妈已经跟你说过了吧?”

    说到这个话题,门玥玮也安静了下来。

    点点头,轻声道:“嗯,堂兄跟堂嫂的事情,妈都已经跟我说了。还有门边儿,要我说,你们就该拦着她把她留下来,就这么让她走了,多可怜啊!”

    门玥玮也是个善良的姑娘,想到门边儿小小年纪,才见到自己亲生父母,又几乎一夜之间痛失双亲,这种从天上到地上的落差,让她怎么能承受的了,心里一定难过死了。

    桑枝笑了笑,说道:“我们也想留住她,可是你也知道门边儿也是个倔脾气,说一不二的。她打定主意的事,又怎么会轻易的改变呢!不过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反正她迟早要回来的,毕竟这里才是她的家,这里还有她最牵挂的人。”

    “你是说雷刚?”

    门玥玮一脸疑惑的表情看着桑枝,虽然心里隐隐猜到桑枝嘴里说的门边儿最牵挂的人是谁,但还是有些不太确定。因为母亲并没有跟她多说关于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而且据她了解,好像雷刚一直对门边儿闪躲拒绝着的。

    “嗯。”桑枝点点头,眼睛却注意观察着门玥玮的变化。

    她要跟她说的就是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

    虽然门边儿走了,但是桑枝并没有忘记自己曾经答应过她,要帮她说服门玥玮接受她和雷刚在一起的。

    现在,既然门玥玮回来了,桑枝觉得,是时候好好跟她谈谈这个事,看看她的态度了。

    “他不是一直都没有接受门边儿吗?”门玥玮有些不解的问道。

    正说着话,门少庭双手端着托盘从外边走了进来,招呼着自己老婆吃饭。

    “过来,先吃饭,不是早就嚷饿了吗?”

    见门少庭只拿了两副碗筷,门玥玮噘着嘴儿嘟囔道:“老哥,我的呢?”

    门少庭将体贴的将碗筷递给桑枝,瞥了门玥玮一眼,淡淡的道:“自己拿去。”

    “喂,”门玥玮一脸委屈的回瞪着他,“有你这么当哥的吗?好歹这也是我房间好吧!”

    桑枝知道门少庭是故意逗她,忙笑着将另一副碗筷递给门玥玮,“你哥跟你闹着玩呢,他才不会在楼上跟咱们一起吃,这还不就是给你拿的。”

    门玥玮这才破涕为笑,瞪了门少庭一眼,说道:“还是枝枝姐对我好!”

    “吃完记得送下去。”门少庭淡淡的乜了门玥玮一眼,这死丫头,才回来就跟自己抢老婆,实在让他恼火。

    说完,气呼呼的看也不看她们一眼,转身出去了。

    门玥玮对着门少庭的背影扮个鬼脸,笑道:“枝枝姐,我哥是不是最近欲求不满啊!”

    一句话说的桑枝腾地一下红了脸,用筷子轻轻敲着门玥玮的胳膊笑着啐道:“呸,你才欲求不满呢!”

    “那他怎么看见我就跟见到情敌似的,好像我抢了她老婆!”

    门玥玮一边嘟囔着,一边不停的往嘴里塞着饭菜。

    睡了一下午,真的是饿了。

    “对了,雷明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吗?”

    桑枝实在不想门玥玮再继续刚才的话题,担心越说越没边儿,赶紧找个借口转移话题。

    “嗯,一起回来了。下午过来待了一会儿,公司有事就去公司了。打电话过来说,晚上有应酬,估计会很晚回来,就直接回他家那边住了。”

    门玥玮一边吃着,一边毫不在意的说道。

    “哦,那你对门边儿和雷刚的事情怎么看啊?”

    终于转到了正题上,桑枝放下碗筷,一本正经的看着她,希望门玥玮不要太让她费口舌。说真的,今天颠簸了一天,也真的是累了,没太多的力气来说服她了。

    “什么我怎么看啊?我当然是一百个不愿意他们在一起了。你想啊,现在门边儿的身份,应该管我叫姑姑吧,那就得管雷明叫姑父。如果她跟雷刚真的结婚了,那我和雷明反倒该叫她嫂子了。这多混乱啊,想想都觉得别扭。”

    桑枝叹了口气,看着门玥玮的眼神儿不由得黯了黯。

    担心的就是她,如果自己猜的没错的话,雷刚之所以一直不肯答应门边儿的追求,也是怕伤害了自己弟弟和弟媳的感情吧!

    “可是你不觉得雷刚其实也很喜欢门边儿的吗?原本两个人两情相悦的,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

    桑枝轻轻的说道,语气多少含着一些质问的成份,门玥玮又怎么会听不出来呢!

    “门边儿是喜欢雷刚没错,这大家都看在眼里。可是雷刚好像并没有对门边儿表达过爱意吧,他要是也真的爱着门边儿又怎么会对门边儿一直若即若离的,不跟她讲清楚呢?”

    门玥玮看着桑枝,眼神儿里有着不解与委屈。

    当然委屈啊,如果真的门边儿和雷刚在一起了,别人都无所谓,最苦的就是她和雷明了。

    这关系实在有够复杂,有够混乱的!

    “其实雷刚心里也是喜欢着门边儿的,他只是考虑的太多,太会为别人着想,顾忌着周围人的感受,才一直对门边儿的追求躲躲闪闪不做正面回答的。”

    桑枝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你想想看,如果雷刚真的对门边儿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又为什么明明知道门边儿喜欢着自己,却始终不跟她摊牌,直接拒绝她呢?”

    “这个……他是怕门边儿伤心吧!”

    听着桑枝的话,门玥玮也有些犹豫了。

    “怕她伤心?如果不爱,又为什么会怕她伤心?说明雷刚心里还是在乎门边儿的,不是吗?”

    桑枝看着门玥玮,认真的说道:“虽然我不知道在机场,雷刚和门边儿都说了什么,但从门边儿的表情中,我能猜得到,雷刚应该是给了她某种承诺,爱的承诺。”

    送走门边儿和方芳,从机场回来的路上,桑枝就忍不住好奇的不止一次的问雷刚,到底跟门边儿讲了什么,是不是答应了要跟她在一起。

    面对桑枝不停的追问,雷刚却如姜太公一般稳坐驾驶座,面带微笑,谈笑风生,就是只字不提自己和门边儿都说了些什么,着实让桑枝郁闷好久。

    甚至回到家里,桑枝还忍不住好奇的问门少庭,“欸,你说雷刚会不会在机场跟门边儿表白了?”

    门少庭淡淡的扫她一眼,反问道:“你觉得呢?”

    “一定是,你没见门边儿笑得眉眼儿都弯了吗?我猜一定是雷刚跟她表白了。”

    桑枝自顾自的说着,完全没有注意到门少庭飞来的白眼儿。

    这女人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这么简单的问题还看不出来吗?亏她一路上都追着人家雷刚一个劲的问,雷刚能承认才怪!

    “什么?你说雷刚跟门边儿表白了?”

    门玥玮听了立马来了精神,拿着筷子兴高采烈的挥舞着,问道:“快给我说说,他是怎么跟门边儿表白的?”

    看着她手舞足蹈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扶额滴汗,姑娘,这不是重点吧,重点是人家两人郎有情妾有意,你真的好意思因为面子上的问题,就生生的从中横上一根棍子吗?

    “我都说了,我没听到他们说什么。但是能感觉的出来,雷刚一定是喜欢着门边儿的。你是没在家,你要是在的话,也能感受到雷刚对门边儿深深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