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忍不住的翻了翻白眼儿,“我觉得大家都是年轻人,如果人家两个人真的两情相悦在一起了,你也不要因为自己的辈分面子的,就觉得别扭儿,不高兴吧。要知道,你不高兴了,雷明一定也不会高兴,你俩不高兴了,整个雷家就蒙上了一层灰暗。那样无形中就给了雷刚和门边儿压力,会让他们觉得他们的结合是不被祝福的。”

    “你跟我说这些是干什么?你觉得我说不希望他们在一起,他们就真的不会在一起吗?”

    门玥玮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闷,桑枝这话给了她不小的压力,好像现在自己成了阻止门边儿和雷刚在一起的一道障碍似的。

    “小玮,”桑枝伸手搭在门玥玮的肩头,表情有些凝重的说道:“门边儿真的挺可怜的,而且……门少轩其实是为了救雷刚才牺牲的,而方媛媛,也是因为门少轩才受伤不治而亡的。你想,这种情况下,雷刚可能舍了门边儿不管不理吗?”

    “我也没说不同意他们在一起啊!在一起就在一起呗,我没所谓的,只要他们自己愿意就行。”

    门玥玮有些赌气的说着,脸上却依旧一副很别扭的表情。

    桑枝知道门玥玮也是心地善良的女人,只是这件事来的也确实突然,让她一时间心里有些难以接受,时间久了,慢慢自然会想开的。

    “好,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理解他们,会祝福他们的。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光我放心了,所有人都放心了。”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起身收拾起碗筷,“那你好好休息吧,我把这些端出去好了。”

    “别别,我哥看见你端下去,还不得骂死我啊,还是我来,你回房休息吧,我顺便去看看爷爷。”

    门玥玮一边说着,一边朝着桑枝吐了吐舌头,笑着从她手里接过托盘,“你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是那根棍子的。”

    桑枝莞尔,她知道门玥玮这么说,就真的能做到。

    点点头,和门玥玮一起出了房间,回到自己房间,草草的冲了澡,便躺在床上。

    这一天跑得真的给她累的够呛,本想着等门少庭上来再睡,可是手里拿着杂质,眼皮却越来越沉,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天色微亮,侧身,看到自己身边躺着的正在熟睡的门少庭,桑枝心里不禁有些微微的感动。

    这是结婚以来,为数不多的几次清晨醒来的时候,能看到他熟睡的脸庞。

    他的睡颜安详而沉静,眉宇间微微蹙起,浓密狭长的睫毛随着呼吸一跳一跳的好像振翅的蝴蝶,煞是好看。

    桑枝不禁有些看呆了,下意识的伸出手去,两根手指轻轻的去捏他跳动的睫毛。

    突然,半路杀出一只大手,紧紧的将她的小手握在手中,一双好看的眸子倏然睁开,笑言相对。

    “你,醒了。”

    见自己的小动作被人家捉了个正着,桑枝小脸儿微微红了红,有些尴尬的谄笑着。

    眉毛微挑,嘴角儿带着深深的笑意,将小女人的羞涩看尽眼底,“你刚刚在做什么呢?嗯?”

    “没有,我就是想看看你是不是还睡着。”

    桑枝嘴硬的笑着,鬼知道刚刚自己怎么会突然鬼迷心窍的想要去揪他的睫毛,这会儿想想,在他面前做这种高难度的动作,根本就是没事找抽嘛!

    “哦,是吗?”

    门少庭眼带戏谑,边说着,边慢慢朝她凑了过来,一副饿狼见着小肥羊的表情。

    桑枝吓得脖子一缩,忙不迭的向后退缩着身子,嘴上嘟囔道:“憋死了,厕所先。”

    说着起身就要下床,无奈自己现在体大腰圆,行动不便,还没等她从床上爬起来,门少庭人已经扑了上来。

    “唔……那个,不要吧,不好吧,呃,你压到宝宝了……喂……嗯……”

    事后,桑枝一脸无辜的看着瘫在一边的男人,嘴角儿不自觉地弯了弯,手指轻轻的在他小麦色的肌肤上画着,漫不经心的说道:“老公,你还没告诉我那条项链,雷刚到底亏了多少呢?”

    门少庭身体不由得一颤,猛一个翻身,正面对着她,不由得挑了挑眉,这个时候,这女人居然还没忘了问自己这么无聊的问题,看来还是不够累!

    “刚刚嘴里大喊累死了,我看你根本一点都不累!”

    看着立马儿精神的男人,桑枝不由得顿足捶胸暗自垂泪,“上校,我错了,我累,真的累,我睡着了!”

    一边说着,一边背过身去闭上眼睛装死。

    门少庭望着她的后背,由不得俨然失笑,伸手将她捞进自己怀里,感觉到她吓得有些紧绷的身体,不由得笑道:“放心,我没那么饥渴,逗你玩的!”

    桑枝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是个懂分寸的男人。

    窝在他怀里,感受着来自他身上的温暖,桑枝忍不住又问了一句,“说真的,雷刚到底亏了多少啊?”

    门少庭没有再继续卖关子,抓着她的小手吻了吻,然后按住两根手指,只留三根,笑了笑,“大概,这些吧。”

    “三,三成?”桑枝不由得瞪大眼睛,“百分之三十?”

    “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

    门少庭云淡风轻的说着,一个挺身坐了起来,伸了伸胳膊,说道:“起床了!”

    桑枝还没从刚刚数字的震惊中缓过劲来,伸手扒拉着门少庭,“别拽我,我想再躺会儿。”

    门少庭笑了笑,这女人,刚才还喊着内急,着急忙慌的要上厕所来着,现在又要再睡个回笼觉,真是善变。

    “那你好好睡,我先起床了。”

    说着弯腰在她额上轻轻吻了一下,赤着上身进了卫生间。

    桑枝不是困,但被门少庭折腾的确实有些累。

    就那么懒懒的躺着,眼睛微眯着,心里默默计算着门少庭口中那个三成,大概有多少钱。

    不管怎么算,这笔交易,雷刚铁定是吃了大亏了。

    不过……回头自己将这“玥心”送给门边儿,雷刚就变吃亏为赚到了。

    不自觉的将手伸到自己脖子上,轻轻摸着那颗红宝石,“这么贵,还真的有点舍不得送了呢!”

    桑枝没想到肖菲会突然回国。

    接到她电话的时候,桑枝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话,“什么,你已经回来了?现在就在你父母家里?好,我马上动身,你等我。”

    门少庭从卫生间出来,就见到桑枝匆忙的起床穿戴整齐,然后匆匆的进了卫生间。

    不禁有些奇怪的把着门框问道:“你这么急着是要干什么去啊?”

    “肖菲回来了,我们约好了见面的。”桑枝一边刷牙一边含糊不清的说着。

    快速的将自己收拾利索,拎着包包准备出门,突然停住脚步,回头望着门少庭问道:“你要出去吗?方便带我一程不?”

    她知道门少庭今天是要回部队的,看看时间估计也差不多该走了,所以才这么问。

    门少庭点点头,一边穿着军装一边说道:“走吧,你去哪里?我先给你送过去。”

    两人边说着边下了楼,来不及吃早餐,门少庭便给桑枝抓了一包牛奶和一个三明治塞进她手里,“路上吃了,别饿着我儿子。”

    桑枝撇了撇嘴儿,就知道关心你儿子!

    跟林雅然说了一声,两人便一起出了门。

    肖菲和江北城带着儿子一起回来的,担心肖菲孩子太小,带出来不方便,桑枝便说了去肖菲父母家里见面,正好自己顺便也可以回家看看自己爸妈。

    门少庭将她送到肖菲家楼下,还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她,“我送你到楼上再走吧,你挺着个肚子,一个人我怕出意外。”

    桑枝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先生,这楼带电梯的,你究竟有什么不放心的啊?你就放心的走吧,我不会有事的,要不你一天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跟着我,你能做到吗?”

    门少庭宠溺的在她脸颊上捏了一把,笑道:“行了,你先上去,我再走。”

    桑枝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过头去,朝楼门口走去。

    “枝枝,我来接你了。”

    还没走两步,楼门就被推开,肖菲从里边走了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桑枝一脸疑惑的问道。

    肖菲笑了笑,看了看她身后的门少庭,打趣道:“刚才在楼上就看到上校对你依依不舍的,好像很不放心似的,我这不就赶紧的亲自下来迎接了吗?”

    说着,朝门少庭笑笑说道:“你就放心的走吧,桑枝交给我,我保证她们母子平安,不会出一点问题的。”

    门少庭点点头,说道:“拜托你了。”这才转身上车,放心的离去。

    看着门少庭远去的车子,肖菲忍不住揶揄道:“你家上校对你还真是体贴入微关怀备至啊!”

    桑枝摇头笑道:“他是关心他儿子!”

    俩人边说边上了楼,进了肖菲家里。

    跟肖菲父母打了招呼,桑枝就迫不及待的钻进了肖菲的房间,去看小宝宝。

    “哇塞,好可爱哦。”婴儿车里,小宝宝胖嘟嘟粉嫩嫩的小脸儿立即让桑枝兴奋的不行,太好看了,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能像他一样可爱。

    “宝宝,叫阿姨,来叫阿姨,阿姨给钱买糖吃哦。”桑枝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去,逗小宝宝。

    小宝宝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桑枝,咧开小嘴儿笑了。

    “喂喂,他笑了欸,他对我笑了。”

    桑枝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肖菲忍不住摇头笑道:“你自己也是马上当妈的人了,看见别人的孩子至于兴奋成这样吗?”

    桑枝撇了撇嘴儿,接过肖菲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说道:“就是因为自己马上也要当妈了,看见小宝宝才会这么兴奋好吧!”

    “你儿子长得好可爱,真希望我儿子将来也能这么可爱。”

    看着桑枝一脸期冀的表情,肖菲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对了,这个给你,这是给宝宝的见面礼。”

    桑枝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来,塞到肖菲手上。

    “你这是干什么啊?心意我领了,这钱我不能要。”肖菲本能的推拒着。

    “拿着,这是规矩,第一次见宝宝要给见面礼的,这个不能免的。”

    桑枝不由分说的将红包塞进了肖菲上衣口袋里,“跟我还客气什么,等我儿子出生了,你也要掏的。”

    肖菲这才勉为其难的收下,坐在宝宝婴儿车旁边就这么聊了起来。

    突然肖菲的手机铃声响起,声音太过突兀,宝宝吓了一跳,顿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