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肖菲蹙了蹙眉,一边拿过手机,一边轻轻拍着吧宝宝哄着。

    “谁打来的啊,这个号码我不认识。”

    来电显示是一串陌生的号码,肖菲眉头不由的皱的更紧了。

    自己和江北城结婚不久便去了国外待产,直到昨天才回来。

    而且自己朋友本来就不多,回来的消息也没几个人直到,这串陌生号码又会是谁呢?

    肖菲犹豫着,但手机铃声却依旧不停的响着,似乎她不接电话,就会一直响下去。

    “怎么不接啊?快接吧,你这铃声宝宝不喜欢听啊,回头换一个吧?”

    桑枝见肖菲一脸犹豫的表情,不由得笑道。

    “不认识的号码。”

    肖菲嘴里嘟囔着,有些不情愿,但还是接了电话。

    “啊,是,我是,你好……什么?我知道了,谢谢你,好的,我会过去的。”

    挂了电话,肖菲整个人突然变得有些失魂落魄的,一个踉跄跌坐在床上,一双眼睛有些呆滞的看着婴儿车里的宝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肖菲,”桑枝伸手轻轻碰了碰肖菲的胳膊,一脸担心的问道:“怎么了,谁打来的电话?”

    “京郊监狱。”

    肖菲的声音显得空洞无力,好像整个人都脱力了似的软软的瘫坐在床上。

    “京郊监狱?”桑枝也不由得吃了一惊,再看肖菲的表情,心里已经大概猜到了可能是关于郑尧的事情。

    “是郑尧吗?”看着肖菲,小声的问道。

    “嗯,”肖菲的语气依旧无力,声音仿佛是从喉咙里硬挤出来似的,小的几乎让人听不见。

    “他怎么了?”

    郑尧自从因为绑架桑枝的事件被关进去之后,就一直没有什么消息了。

    桑枝记得,肖菲之前有去看过他一次,算是对两人的感情做了一个彻底的了解吧。

    之后,肖菲和江北城的感情虽然坎坷,却终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现在老公孩子热坑头,过得很幸福。

    原本以为郑尧这个人,将会永远消失在她的生命里,她与他再不会有任何的交集,可是没想到,监狱却在这个时候打来电话,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死了。”

    话才一出口,两行清泪便顺着肖菲的眼角儿流了下来。

    桑枝心里猛地一惊,对肖菲的话表现的很惊讶,甚至有些不太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从肖菲的表情来看,她知道,这是真的,郑尧真的死了!

    可是,怎么会呢?他不是被判的死缓吗?怎么就死了呢?

    桑枝心里疑惑着,伸手紧紧的揽住肖菲的肩膀,给她力量。

    “肖菲,你要是想哭,就大声的哭出来吧。”

    虽然说肖菲早已经对郑尧没有了感情,但毕毕竟是相爱七八年的初恋,听到他的噩耗,难免心里难受的。

    肖菲轻轻的摇了摇头,伸手抹去自己眼角儿的泪痕,抬头,给了桑枝一个安心的笑。

    轻轻的抚着宝宝粉嫩的小脸儿,说道:“我不难受,监狱里说,他是自杀的。那是他自己选择的路,没什么可替他难过的。”

    虽然肖菲说的轻松,但桑枝知道她心里一定是既矛盾又难受的。

    轻轻点头,“那监狱给你打电话是什么意思?”

    肖菲淡淡的说道:“说是郑尧给我写了封遗书,因为郑尧没有亲人,他们只能找到我来处理他的后事。”

    桑枝点点头,这也是合情合理的。

    “那你要去吗?”

    这话问的其实很多余,桑枝了解肖菲,以她重情重义的性格,即便见面能将郑尧当路人一样,但摊上这种事情,她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去吧,不然怎么办呢。”肖菲扯了扯嘴角儿,苦涩的笑了笑。

    快到中午的时候,江北城回来,见到桑枝,很热情的打着招呼,然后一把将宝贝儿子抱起来,玩耍去了。

    桑枝看着江北城这个二十四孝老爸,不由得撇嘴儿,“有了儿子之后,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肖菲笑了笑,说道:“还好吧,这样不挺好的!”

    桑枝嘟了嘟嘴,没有说话,心里却忍不住有些小小的失落。

    如果将来门少庭也这样,眼睛里都是儿子,自己一定会吃醋的。

    虽然她知道吃儿子的醋不好,显得她这个当妈很没风度,但是就是会忍不住啊!

    “你怎么了?”觉察出桑枝明显的失落,肖菲忍不住问道。

    “没有,我可不希望将来门少庭也这样,眼睛里只有他儿子了。”

    噗……

    肖菲忍不住笑了出来,“你原来是担心这个啊?怎么可能,江北城也不是眼睛里只有儿子啊,他说我在他心里永远是第一位的,儿子只能排第二。”

    一边说着,幸福的小脸儿都忍不住泛起了红晕。

    啧啧,桑枝忍不住翻着白眼儿,“幸福呦!”

    午饭是在肖菲父母家里吃的,知道桑枝要来,肖妈妈一早就去市场上买了好多新鲜的果菜和鱼,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饭菜,招呼着桑枝吃着。

    肖菲虽然脸上依旧带着平日里的笑,可细心的江北城还是从她不时出神儿的眼神中,看出了一些问题。

    饭后,桑枝看出江北城跟肖菲有话要说,就自己钻进肖菲房间里,逗着小宝宝玩,给他们留下了单独相处的空间。

    “菲菲,你有心事?”江北城揽着肖菲的腰,一脸关心的问道。

    面对江北城一双锐利却温柔的眸子,肖菲实在无力招架,点点头,轻声道:“我上午接到了京郊监狱的电话,说郑尧死了,自杀死的。给我留了遗书,所以他们要我尽快过去,办理一下。”

    “什么时候去,我陪你去。”江北城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更加用力的紧紧的搂着肖菲。

    自从肖菲和自己结婚以后,他就从未怀疑过肖菲对自己的感情。

    他曾经问过肖菲,还恨郑尧吗?

    肖菲笑着摇头说,不恨了。

    那时候,江北城就知道,郑尧对于肖菲来说,已经彻底的成为了过去时。

    因为不爱了,所以才不恨。

    恨,就说明还爱着,还有感情。

    肖菲当时回答他的时候,略带些犹豫,好像是想了想,才回答的,这说明,肖菲不是为了敷衍自己回答的,是经过思考,理清了自己的感情才给出的答案。

    现在,肖菲要去处理郑尧的事情,他自然没有不陪着的道理。

    “老公,谢谢你。”肖菲抬头,看着江北城,一脸感动的说道。

    江北城笑了笑,伸手抚了抚她一头柔顺的秀发,宠溺的说道:“傻瓜,这有什么好谢的,不是应该的吗!”

    “你真的一点都不介意吗?”

    肖菲看着江北城,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毕竟自己和郑尧的事情,那时候闹得轰轰烈烈满城风雨的,尤其自己还为了他闹自杀……

    江北城伸手轻轻敲了敲她的脑门儿,“我当然介意!”

    “你……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不去的。可是……监狱那边,总得有个交待吧。”肖菲的声音越说越小,心里很心虚。

    江北城介意,她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种事情,再大度的男人,心里也难免不舒服。

    “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种事情。傻瓜!”

    江北城一边说着,一边在她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介意的是,有什么事情,你居然不是第一时间跟我说的,还试图对我隐瞒,不让我知道!”

    “……”肖菲一脸惊愕又感动的看着江北城,这男人,要不要这么窝心。

    “菲菲,答应我,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让我和你一起分担。你男人不止能分享你的喜悦,更加能分担你的痛苦。而且,我一定不会让你有机会品尝痛苦的。”

    肖菲感动的直接哭了,窝在江北城怀里哽咽着,“老公,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江北城哭笑不得,一边帮她擦拭着眼泪,一边笑道:“傻瓜,你是我老婆啊,我不对你好,还能对谁好!”

    郑尧的事情,肖菲并没有告诉自己父母。

    虽然郑尧得到了应有的下场,但是肖爸肖妈每每想到郑尧曾经带给自己女儿的伤害,就恨得咬牙切齿的,那样子,如果郑尧在面前,他们一定会扑上去将他撕碎,然后扔进后海喂鱼去。

    如果让他们知道了郑尧的事情,说不定又会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刺激,想想还是算了,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的好。

    等时间过久一些,他们对郑尧的恨随着时间慢慢变淡的时候,再告诉他们也不迟。

    打定主意,肖菲跟父母说,江北城的一个好哥们儿结婚,在外地,他们收到了请帖,她要和江北城过去参加那个朋友的婚礼,可能要出门两天,请父母帮忙照顾一下孩子。

    肖菲父母不疑有他,满口的答应着。

    “去吧,去吧,你们到了那儿好好玩,不用担心家里,更不用担心宝宝,我们会把他照顾的好好的,放心吧。”

    肖菲和江北城临出门的时候,肖爸还嘱咐道:“菲菲,打扮的漂亮点,别给北城丢脸!”

    肖菲扯了扯嘴角儿,苦涩的笑了笑,点点头,“好,我知道了爸。”

    桑枝和他们一起下楼的,看着他们上了车,桑枝有些担心的看了看肖菲,问道:“真的不用我跟着一起过去吗?”

    肖菲笑了笑,摇摇头,“不用了,你现在这样,太不方便了,好好照顾好自己,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江北城也对她笑了笑说道:“你就放心吧,有我照顾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桑枝这才点点头,“那你们开车小心点,有事给我打电话,我这两天都会在我爸妈这边,回来了,给我打个电话,我就过来。”

    看着江北城的车子驶出小区,桑枝才转身朝自己父母家楼下走去。

    郑尧死了,他为什么会自杀呢?

    桑枝边想边走着,却始终想不透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