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桑枝在父母家里住了三天,一直心里惦记着肖菲,想给她打电话,又担心会影响到她。

    几次拿起手机要拨打肖菲的电话,最终还是忍住了。

    算了,肖菲回来一定会跟自己联系的,自己又何必急于这一时呢!

    没有跟肖菲通话,但门边儿却来了电话。

    桑枝听着电话里门边儿的语气,不由的笑道:“听你着语气轻快的,看来在国外的生活还不错啊?”

    门边儿笑了笑:“是还不错,方家人对我都挺好的。尤其这边环境真的要比国内好很多,空气清新啊,利于身心健康。”

    桑枝听着门边儿的话,不由得翻了翻白眼儿,“你这是才出去几天啊,就忘了自己是哪国人了?典型的崇洋媚外!”

    门边儿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她真的不是崇洋媚外,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当然,她也知道,桑枝也不过是跟她开玩笑的话。

    “对了,你可要好好谢谢我这个二婶,你跟雷刚的事情,我跟小玮说了,而且把她给说通了,她不会对你们的事有什么不满或者抱怨的。不过我想,可能一时半会儿的心里还是会觉得别扭儿,但慢慢会好的。”

    门边儿无声的笑了,果然自己的离开是推动这件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的一种助力。

    门玥玮想通了,估计也可能很大原因是觉得自己可怜,现在又背井离乡的,一个人孤零零的实在太让人同情了,所以才会按压着她自己心里的别扭儿劲儿,勉为其难的答应桑枝的吧。

    但不管怎么说,这对她来说是件好事,确确实实的一件大好事。

    这样一来,雷刚跟自己在一起,就不会再有什么顾虑了!

    “谢谢二婶,我就知道你是我生命中的贵人!”

    听着门边儿没心没肺的恭维,桑枝心里忍不住白眼儿狂翻,“少给我灌迷魂汤,你什么时候回来?差不多就赶紧回来吧,你不怕雷刚被哪个女人给抢走了啊?”

    在桑枝看来,门边儿之所以执意要跟着方芳回去,无非就是想着自己离开雷刚一段时间,让他好好想清楚他对自己的感情。

    但是其实,一直以来,雷刚都很清楚他对门边儿的感情,只是为了照顾身边人的感受,才迟迟不肯承认。

    现在随着门玥玮态度的转变,这些问题也随之一一得一解决了,那么门边儿没有理由不赶紧回来啊!

    可是,门边儿却出人意料的笑道:“二婶,我这才过来几天啊,不会那么快回去的,而且姑姥姥已经帮我在这边联系好了学校,我要在这边把学业修完才会回去的。”

    桑枝听了着实吃了一惊,很不解的问道:“你就真的舍得这么晾着雷刚啊?太狠了点吧?”

    门边儿噗嗤笑了出来,“二婶瞧你说的,我那么多年等他都等过来了,难道他就不能等我一两年吗?”

    “呦呦,听这话的意思是你俩关系现在已经确定了是吧?快说,那天在机场他都跟你说了什么了?能让你笑的跟朵花似的离开!”

    门边儿的话,立马儿又勾起了桑枝的好奇心。

    本来从机场回来的路上,她就一直好奇的追问雷刚,可是天知道,从雷刚铁嘴钢牙里撬出点有用的信息实在太难了。现在听门边儿这话,明显的两人关系已经明朗化了,自然又一不小心的将藏在她心里的那只好奇猫给勾了出来。

    “哪有,二婶,你几岁的人了,还跟孩子似的好奇心这么重。我不跟你说了,记得帮我给家里人带好啊,我挂了,国际长很贵的!”

    说完不等桑枝反应,门边儿已经速度的挂了电话。

    桑枝看着嘟嘟忙音的手机屏幕,不由得撇嘴儿,她才不相信,门边儿是真的心疼电话费呢!

    要是这头是雷刚,她还不死抱着手机煲电话粥啊!

    “有异性没人性的小姑娘!”

    桑枝忍不住笑了笑,将手机扔到一边,换了件衣服,准备和母亲一起下楼去买菜。

    “刚才在房间里跟谁讲电话呢?瞧你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我都不好意思带你出去了!”

    莫青莲看着自己女儿笑得花枝乱颤的表情,不由得蹙了蹙眉。

    这都要当妈了,说话做事还这么没个稳当劲儿的,可真是不让人放心!

    “干嘛就不好意思带我出去了?我长得又不是太难看,拿不出手去,还怕我给你丢人啊!”

    桑枝挽着母亲的胳膊,一脸笑意的说道。

    莫青莲伸手宠溺的点了点她的额头,“就会贫嘴!”

    “妈刚才是门边儿给我来的电话,我跟她说,门玥玮已经不反对她和雷刚在一起了,给她高兴坏了。”

    母女俩边说着,边出了家门。

    菜市场对于桑枝来说并不陌生,没和门少庭结婚那会儿,经常会陪着父母过来买菜。

    结婚后只要回娘家,有机会的话,也总是会陪着自己父母来买菜,所以对这个几乎陪伴自己成长了二十几年的菜市场,桑枝还是蛮有感情的。

    “妈,这圆茄子不错,中午给我做个鱼香茄子吧。”

    桑枝一边说着,一边挑了两个圆茄子放在老板的电子称上。

    老板一直低着头忙活着,听到桑枝的声音,才抬起头,看到是莫青莲,立马笑了,“莫老师和女儿来买菜啊!”

    边说着,边给桑枝称了菜。

    “王师傅,今天生意怎么样,挺好的吧?”

    几十年的老主顾了,莫青莲和这个菜市场很多菜摊老板都混的很熟。

    “唉,挺好,可是好日子不会长久了,听说这块被一个开发商看中了,要把这菜市场拆了,然后建大商场,写字楼,以后我们还不知道再去哪里卖菜了。”

    王师傅叹着气说着,接了桑枝递过来的钱,找了零钱。

    “菜市场要拆啊?那我们周围小区的居民以后买菜可就不方便了。”

    莫青莲也是很惋惜的叹气道。

    桑枝虽然心里也有些觉得惋惜,但毕竟不像母亲那么有感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继续挑着菜。

    “老板,这黄瓜怎么卖的?”

    抬起头,见自己旁边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曾经迫害自己不浅的文丽。

    虽然文丽打扮的依旧时尚,但从她身上的服饰不难看出,真的已经降低了不止一个档次。

    “文丽?”

    对于在菜市场这个地方看见文丽,桑枝还是觉得很意外的。

    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文丽有些愕然的抬起头,见到是桑枝,不由得蹙了蹙眉,小声的嘀咕道:“怎么到哪儿都能遇见你!”

    这样见面难免都觉得有些尴尬,桑枝笑了笑,付了菜钱,“你怎么也来这里买菜啊?”

    她记得文丽在枫林苑有套房子,跟她那套公寓距离不远。

    但那边距离这里虽然不远,却也并不近,不知道她怎么会舍近求远的跑来这里买菜的。

    文丽显然对桑枝还带着敌意,冷冷的扫了她一眼,干脆菜也不买了,直接走人,“要你管!”

    说着已经迈步离开。

    桑枝愣了愣,在她身后,几乎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郑尧自杀了,你知道吗?”

    文丽的脚步明显的顿了顿,转过头来,很怪异的瞅了桑枝一眼,没有说话,却加快脚步匆匆离开了。

    看着她匆匆离去的背影,桑枝忍不住摇头叹息。

    她以为,再怎么说,文丽也曾经是郑尧的妻子,总该有些感情的,听到郑尧自杀死亡的消息,怎么也该表现出难过的。

    可是没想到,从刚才看文丽的反应,她对郑尧的自杀似乎并不感到意外,更没有悲伤。

    “唉,果然在有些人心里,感情这个词一毛不值。”

    莫青莲看着桑枝一副愤慨的样子,不由得笑了笑,拎着买好的菜和王师傅打了招呼,拉着桑枝往回走。

    “对了,你说郑尧自杀了,哪个郑尧?是肖菲以前的那个男朋友吗?”

    桑枝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她此刻还沉浸在对文丽漠然的态度的气愤中不能自拔。

    郑尧的自杀让她感到很意外,更意外的却是文丽对郑尧的态度。

    “不是说坐牢了吗?怎么就自杀了呢?”

    母亲莫青莲还是忍不住的问道。

    桑枝却没有心情多做解释,拉着母亲直接回了小区。

    刚进家门,就接到肖菲的电话。

    “肖菲,你回来了?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什么?好,你等我,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桑枝朝厨房方向喊道:“妈,我去肖菲家一趟,一会儿回来啊!”

    厨房里传来莫青莲的声音:“你自己上下楼的小心点,别动了胎气。”

    “好,知道了。”

    桑枝也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是比较敏感容易动胎气的时候,不过倒也没像门少庭和家里其他人那样紧张。

    她自己觉得身体还不错,尤其宝宝很听话,并没有怎么折腾她,这点让她从心里感激这孩子。她可还记得,当初肖菲怀孕的时候,被肚子里的宝宝折腾的死去活来的惨样。

    来到肖菲家里,只有肖菲和宝宝在家。

    “阿姨呢?江北城也没在家啊?”

    桑枝边说着,边脱下外套放在一边。

    “我妈去买菜了,江北城送我回来就去公司了,说是有个客户要见。”

    肖菲怀里抱着宝宝,将他哄着,轻轻的放进婴儿车里,然后拉着桑枝来到客厅坐下。

    “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完了?”

    看着肖菲一脸疲惫的样子,桑枝忍不住有些心疼。

    “你没事吧?”

    “没事,那边都办理好了。”肖菲说着,拿出一封信递给桑枝,“这是郑尧给我的绝笔信。”

    桑枝看了看信封,有些犹豫,并没有立马接过来,“我看,合适吗?”

    肖菲瞪了她一眼,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你放心,没什么不能让人知道的话,我都给江北城看过了。”

    桑枝扯了扯嘴角儿,这才笑着接过来,慢慢的打开。

    “他信里说,之所以一直撑着活下来,就是想着有朝一日出来,能好好的照顾你,弥补对你犯下的过错。但现在知道,你已经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幸福,他也就没有在撑下去的理由了……”

    桑枝抬起头,有些奇怪的看着肖菲,问道:“郑尧是怎么知道你和江北城的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