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听桑枝这么一说,肖菲也不由的愣了一下,是啊,自己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郑尧一直都在监狱里,自己只在他入狱后不久去看过他一次,之后再也没有去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和江北城的事情的?

    “我,我也不知道啊?”

    肖菲有些怔怔的说道,“我还问过监狱的人,问他们郑尧在死前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他们都说没有,一切都挺正常的,没发现什么异常。”

    “哦。”桑枝不由得陷入了深思,从这封绝笔信上看,郑尧是因为知道了肖菲有了美好的归宿,觉得自己没有活下去的动力了,才动了自杀的念头。

    可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肖菲的事情的呢?

    “除非……”

    “除非什么?”看着桑枝一脸犹豫欲言又止的样子,肖菲不由得急的双手紧握。

    “肖菲,你快打电话给监狱的人,问问郑尧死前,有没有人去探过监,那个人是谁?”

    桑枝突然一把抓住肖菲的手,激动的说道。

    肖菲被桑枝突然的表现吓了一跳,有些奇怪的看着她,“这和郑尧自杀有关系吗?”

    桑枝有些焦急的催促道:“你先打电话问了再说!”

    没有再犹豫,肖菲拿了手机,拨打了郑尧生前服刑的监狱的电话。

    挂了电话,肖菲一脸凝重的说道:“郑尧跟文丽见过面,就在他自杀的前几天,文丽曾经去探过监。”

    “那就是了。”桑枝喃喃的说道。

    “什么啊,你嘟嘟囔的到底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肖菲蹙着眉头看着桑枝,一脸不解的问道。

    “一定是文丽对郑尧说了什么,刺激了他,才使得他自杀的。”

    一定是这样的,难怪自己今天在菜市场碰见文丽,跟她说起郑尧自杀的事情的时候,文丽并未表现出吃惊,反而一副表情淡淡的样子。

    看来,她早就知道了郑尧自杀的事情了。

    “没什么,对了,文丽已经出来了,我今天还在这边的菜市场碰见过她。不知道她为什么回来这边买菜,你要是看见她,尽量躲她远点,别搭理她,知道吗?”

    桑枝忍不住的嘱咐肖菲,那个女人,还是少惹为妙,不是什么善茬儿。

    “嗯,”肖菲下意识的点点头,突然想到什么,有些担心的说道:“她是江北城的表姐,万一她来找江北城,我也不能拒之门外啊!”

    “她应该不至于这么不知趣的找上门来吧!”桑枝这话,说的自己也有些心虚,对于文丽那样的女人,有什么事情是她做不出来的呢?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门铃声响起,两人不约而同的吓了一跳。

    都没有说话,对视一眼,心里想着,不会是好的不灵坏的灵,说曹操曹操就到了吧?

    “不会这么巧吧?”

    肖菲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想到桑枝说,之前还在附近的菜市场见过她,心里便忍不住的一阵打鼓。

    “应该不会吧?”桑枝也有些不敢肯定了。

    两人这边嘀咕着,可是门铃却一直在响个不停,好像知道家里肯定有人在的,一定要将这个门叫开。

    “去开门吧,别怕,有我呢!”

    桑枝拍了拍肖菲手,示意她镇定一些。

    肖菲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起身朝门口走去。

    “谁啊?”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站在门边大声的问了一句,然后透过猫眼儿使劲儿往外望着。

    “菲菲,开门啊,我是妈妈!”

    门外传来肖妈妈的声音,让肖菲和桑枝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

    “是我妈。”

    肖菲回过头来,看着桑枝笑了笑,赶紧打开了房门。

    “妈,你怎么出门也不带钥匙啊,吓了我们一跳,我们还以为……”

    话说了一半,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秃噜嘴了,赶紧闭口。

    “以为什么啊?以为入室抢劫的劫匪来了啊!”

    肖妈妈有些好笑的瞪了肖菲一眼,说道:“我也是一掏口袋,才发现自己忘记带钥匙了,还好你在家里,不然我估计连门都进不来了。”

    一边说着,一边换了鞋往里走着,“枝枝来了啊,你们聊着,阿姨给你们洗水果去。”

    桑枝笑着,“谢谢阿姨。”

    肖妈妈走到厨房门口,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又转过头来看着她们问道:“你们刚才在屋里干什么呢,怎么这么半天才给我开门?”

    桑枝和肖菲对视一眼,无声的笑了。

    “没有,我刚才跟枝枝在卧室里聊天呢,没听见门铃响。”

    肖菲和母亲打着马虎眼,撒娇的把母亲推进了厨房,“快做饭吧,都中午了,对了,江北城说中午会回来吃饭,妈多烧几个菜啊!”

    肖妈妈笑着瞪了她一眼,“知道了,”又看了看桑枝说道:“枝枝也留下来一起吃午饭吧,阿姨做你喜欢吃的红烧带鱼。”

    桑枝笑着摇头道:“谢谢阿姨,不过我答应了一会儿回去陪我妈一起吃午饭的,今天就不打扰阿姨了,改天我再来品尝阿姨的手艺。”

    肖妈妈笑着点头,“好,你们再聊会儿,我这就去做饭。”

    桑枝和肖菲又聊了几句闲天儿,见时间也不早了,便起身告辞。

    “阿姨,我先回去,改天再过来看您啊!”

    从肖菲家出来,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桑枝仿佛从另一个电梯见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怔愣了一下,再回头的时候,人影已经不见了。

    桑枝有些好笑的摇摇头,上了电梯,一定是自己太敏感了,产生了幻觉吧。

    肖菲家里门铃再次响起的时候,她以为是江北城回来了。

    一边嘀咕着,一边想也不想的便开了门。

    “怎么你也没带钥匙啊,什么记性啊!”

    打开门的瞬间,看到自己面居高临下站着的文丽,肖菲华丽丽的吓呆了。

    没错,文丽的身材比她要高出差不多半头,往她面前一站,确实有种居高临下的震慑感。

    “是你?你怎么来了?”

    肖菲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脸冷淡的看着文丽,冷冷的问道。

    “怎么我不能来吗?怎么说,咱们也算是亲戚吧,从北城那儿赁的话,你还得叫我一声姐的。”文丽一边说着,一边笑着举了举自己手里的兜子,“我可是带了礼物过来拜访的,怎么,连门都不想让我进吗?”

    肖菲一脸为难,没想到文丽居然真的找到自己家里来了,这女人登门绝对没好事。

    她不想自己母亲看到文丽,更不想现在就跟她起了冲突,让母亲担心。

    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肖妈妈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菲菲,是谁啊,怎么不让人家进来?”

    “阿姨您好,我是江北城的表姐,知道他们回来了,特意过来看看的。”

    一边说着,文丽已经拎着兜子越过肖菲挤了进来。

    “哦,是表姐啊,快请进。”

    肖妈妈不知情况,热情的招呼着文丽,看到肖菲一边愣着很不情愿的样子,忍不住埋怨道:“菲菲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还不赶紧给表姐倒水去。”

    肖菲这才扁了扁嘴,不情不愿的拿了杯子去倒水。

    “阿姨别忙活了,我提前也没打招呼,就登门了,实在有些唐突了。”

    文丽一边说着,一边打量着肖家。

    肖妈妈笑道:“这有什么唐突的,我们就是一般家庭,也不是什么大官名人的,登门还需要预约啊。你是北城的什么亲戚啊?”

    见文丽穿着打扮都很时髦的样子,肖妈妈对这个表姐不由的有些好奇。

    “我北城的妈妈是我姨妈,我是他姨姐。”

    文丽和大方的自我介绍着,完全看不出平时那种傲气劲儿,让肖妈妈倒是很喜欢。

    “哦,那是很近的亲戚啊。她表姐,你坐着,中午在这里一起吃午饭。”

    “好,那我就打扰了,谢谢阿姨。”文丽很客气的说道。

    “这有什么打扰的,都是自家人,不要那么客气。”

    肖妈妈边说着,边又朝厨房走去,一边走还忍不住的喊着,“菲菲,你倒个水怎么倒这么半天,快去陪着表姐聊聊天去。”

    肖菲本来猫进厨房,打算给江北城打电话,要他快点回来的,可是打了半天,江北城的电话却没人接听。

    正懊恼着,听了母亲的话,差点一口唾沫呛死自己。

    心里话,我跟她有什么好聊的,我俩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的节奏,妈啊,你确定要我去陪着她吗?

    尽管心里一万分的不乐意,不情愿,肖菲还是端了一杯水走了出来。

    放在文丽面前,就那么站着,问道:“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文丽挑了挑眉,端起水杯,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笑道:“怎么,我这个做表姐的过来看看你们还有错了?瞧你一副不待见我的样子。我还给小外甥准备了红包呢?不让我去看看我小外甥吗?”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肖菲强压着心里的怒火,对于文丽这个女人,她一直很讨厌。

    当初是因为她抢走了郑尧,还联合郑尧一起欺骗自己,害的自己差点丢了性命。

    现在她对郑尧已经没有了感情,但突然想起桑枝跟自己说的话,又想起郑尧自杀前,是文丽去探过监。进而,不难想到,一定是她跟郑尧说了什么,才让郑尧失去了生的欲望的。

    从这一点上来说,文丽算是间接的害了郑尧。

    这个女人,不止害了自己,也害了郑尧,现在又来找自己,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文丽笑了笑,说道:“我说了,做为亲戚过来看看你们,这也有错吗?好歹我也是你老公的表姐,就算你不喜欢,但为了你老公的面子,你也应该对我客气点吧!”

    看吧,这女人根本就是狗改不了吃屎,就算伪装,也依然会暴露她讨厌霸道的本性!

    “文丽,你该知道我跟你之间没什么好谈的。而且我家里也不欢迎你,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我家,打扰我家人平静的生活。”

    肖菲强压着心里的厌恶,压低声音说着,生怕被母亲听见,不明所以的母亲免不了又会对自己抱怨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