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呵呵,”文丽笑得让肖菲看着有些瘆的慌,“你这是讨厌我还是怕我?”

    肖菲眉头紧蹙着,冷冷的说道:“当然是讨厌你,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怕你的!”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心里,多少还是有些怵文丽的。

    像她这种不择手段的女人,真的很担心万一想要对自己或者自己家人不利,她会采取什么手段。

    之前不是还教唆郑尧绑架枝枝来着吗?如果不是门少庭及时赶到救了枝枝,那么枝枝恐怕就……

    而且郑尧也是因为那件事才入狱的。

    这个女人真的是害人不浅!

    “你不是也进去了吗?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

    肖菲记得她也因为她父亲和郑尧的事情被牵连,进去了,只是没想到,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居然就被放了出来,是不是太快了点啊!

    “哈,你觉得那种地方能关我多久?拜托,我可是守法的好公民。我只不过是被请进去协助调查而已,事情弄清楚了,当然也就出来了。”

    文丽语气极其傲慢,丝毫忘记了自己那个曾经位及高位的父亲,现在还被关在里边受苦。

    肖菲忍不住的摇摇头,心里叹了口气,老天不公啊!

    “走吧,带我去看看我小外甥,我这个当姨妈的,怎么也得给点见面礼不是!”

    文丽说着,已经站了起来,自说自话的拉了肖菲的手就往卧室方向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间应该是你的卧室吧?小宝宝就在里边吧?”

    肖菲下意识的堵住卧室的门,淡淡的说道:“孩子正在睡觉,你现在不方便进去。”

    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直觉的不想让文丽见自己孩子,总觉得这女人不安好心。

    “放心,我会很小心的不弄出声音,不会吵醒宝宝的。”

    文丽说着,伸手将肖菲推到了一边,轻轻的推门进去。

    肖菲气得直跺脚儿,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在家里跟文丽撕破脸吵起来吧,又要害的父母为自己担心吗?

    紧走两步,赶在文丽前边,来到宝宝婴儿车面前,伸手将宝宝抱了起来。

    “你看,孩子还睡着,你看一眼就出去吧,这里不方便久待。”

    文丽眼睛一直盯着宝宝看着,眼神里竟不知不觉流露出一抹慈爱的表情。

    肖菲看了不由得一愣,随即摇摇头,一定是自己幻觉了,这女人怎么会喜欢自己孩子呢?然后下意识的将自己宝宝抱得更紧了些。

    看出肖菲对自己的戒备,文丽扯了扯嘴角儿笑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难道还怕我把你家孩子吃了不成!”

    一边说着,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伸手塞进宝宝衣服里,“这个是给宝宝的,见面礼。”

    说完,又深深的看了熟睡中的宝宝一眼,转身出了房间。

    肖菲这才心里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看着宝宝衣服里的那个红包,不由得愣了愣神儿,伸手拿了出来。

    红包摸着不算薄,估计怎么也有一两千的样子。

    俗话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这钱,她怎么寻思,都觉得不应该收的。

    轻轻的将宝宝放进婴儿车里,拿着红包走了出来。

    “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钱,我不能收。”

    肖菲将红包往文丽面前一递,语气却明显的有了些改变。

    俗话说得好,伸手还不打送礼人呢!

    怎么说人家也是带着礼物过来的,自己心里再怎么有气,也还是要压一压忍一忍的。

    文丽看了一眼肖菲手里的红包,并没有伸手去接,反而笑道:“怎么,你是担心我这钱不干净还是怎么的?”

    听她这么说,倒让肖菲觉得自己有些理亏了,摇了摇头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觉得不应该收你的钱。”

    正说着,肖菲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虽然隔着屋子,肖菲还是担心会把宝宝吵醒,赶紧按下了接听键,双手捂着手机,小声说着,“喂,老公啊,你等一下啊。”

    轻轻的走到卧室门边儿听了听,见里边没有动静,宝宝还在睡着,这才放心的说道:“你什么时候回来啊?那个……”

    说着,忍不住的看了文丽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文丽过来家里了。嗯,现在还在,好,我等你。”

    挂了电话,肖菲心里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江北城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只要他回来了,相信文丽也不敢对自己和家人怎么样的。

    “是北城要回来了吗?正好,我正好找他有点事要说,那我就叨扰了。”

    一边说着,文丽又端了水杯,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完全不拿自己当外人的感觉。

    肖菲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心说你还真不客气,嘴上却什么也没说。

    两个人一时间没有话说,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对方,气氛颇有些尴尬。

    肖妈妈从厨房里喊道:“菲菲,过来帮我处理一下这个鱼。”

    听到母亲的喊声,肖菲心里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心里别提多感激自己母亲了,老妈,你这声召唤太及时了!

    “你先坐着吧,我去帮忙。”说完,肖菲看也不看文丽一眼,就起身去了厨房,留下文丽一个人无聊的端着茶杯愣神儿。

    要不是为了见江北城,她才不愿意来肖菲家里呢。

    只是,自从自己父亲出事之后,母亲一直精神不振,对自己的事情,根本帮不上任何忙。而江北城父母对自己又向来不怎么待见,现在要想东山再起,只能靠江北城了。

    “菲菲啊,那个表姐怎么以前没听你和北城说起过啊?人家头一次上门,还带着礼物,还给孩子红包的,咱们就这么家常菜招待人家是不是显得有些不合适啊?要不,一会儿等北城回来,你们请表姐去饭店吃吧。”

    肖妈妈知道江北城家里的事情,又见文丽一身时尚的打扮,想着他家的亲戚也一定都是有身份的,不像自己这小门小户的人家,怕人家吃不惯家里这口,怠慢了人家,所以才这么跟肖菲说的。

    肖菲听了忍不住撇嘴儿,自己老妈还真的当文丽是个好亲戚了。

    “妈,等会江北城回来再说吧。”肖菲一边洗着鱼,一边又说道:“对了,我爸也快回来了吧?”

    肖爸爸退休之后,又做为熟练技术工,被原来的工厂返聘了回去。这不前几天厂里要进一批新设备,肖爸爸,跟着厂领导一起出差去外地考察去了,肖菲回来这些天都没见到老爸呢。

    “应该快了,昨天晚上还打电话回来跟我说,那边的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这两天就回来了。”

    肖妈妈想到自己老头儿,脸上忍不住乐了起来,“你爸这一有了工作,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整个人都精神了,说自己还有用,还没老,美的屁颠屁颠的。”

    母亲描述的父亲的样子,肖菲能够想象得到,忍不住也笑道:“那你也高兴了吧?没了我爸天天在你面前晃荡唠叨,你耳根子也清净了不少吧。”

    “你还别说,你爸在家的时候,我嫌他烦。可是他出差不在家这些天,我还真有些怪想他的。”

    肖妈妈说着,竟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肖菲笑了笑,因为手上沾了鱼腥味,便用胳膊抱了抱母亲,说道:“妈,你放心,我会好好的,让你和我爸放心。我和江北城会好好孝顺你们的,让你们晚年幸福快乐。”

    “傻丫头,你幸福,我跟你爸就幸福了。”

    母女俩边说边忙活着,竟然丝毫没有注意到文丽这个不速之客,已经悄悄的站在了厨房门口。

    看着厨房里,肖菲母女俩和乐融洽的气氛,文丽心里竟忍不住生出一丝酸涩,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家庭。

    当初父亲位居高位,家里经常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可是她的印象里,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和父母有过像肖菲母女这般亲昵的时候。

    许是父亲习惯了被人追捧,人前人后都表现出一副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总是对自己一脸严肃的表情,从来没有跟她流露出慈爱亲和的一面。

    而母亲,一直扮演着一个高官贵妇的角色,也向来对她以严厉管教为主。

    可以说,在文丽的成长过程中,几乎就没有一家人和乐融融在一起说笑玩耍的时候。

    在她的人生里,只有成功与权势,两个词,根本就没有亲情的观念。

    即便对于亲情,也往往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

    此时看着肖菲和母亲亲昵的样子,文丽心里竟忍不住生出一丝羡慕嫉妒来。

    “文丽,你怎么过来了?”

    不经意间抬头,赫然见到文丽正一脸怔愣的站在厨房门口,肖菲心里不由得一愣,随即问道。

    “啊?啊,我来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有?”

    文丽很快的恢复了以往的神采,笑了笑说道。

    “没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去客厅坐会吧,不是有事找江北城吗?他马上就回来了。”

    肖菲的语气虽然不似之前的冷淡,但隐隐的还是透着一些不耐。

    肖妈妈听出女儿语气里的不善,瞪了她一眼,笑着对文丽说道:“她表姐,你先去客厅坐会儿,要是无聊的话,就看会儿电视,饭马上就好了。”

    文丽笑着点头,“阿姨,叫我文丽吧。”

    “好好,文丽,你去客厅坐会儿吧。”

    肖妈妈忙不迭的点着头答应着。

    文丽笑了笑,转身去了客厅。

    这时候,门一响,江北城从外边走了进来。

    见到文丽,不由得蹙了蹙眉,说道:“姐,你怎来了?”

    肖菲听到江北城的声音,赶紧从厨房里跑了出来,一边接过江北城手里的包,一边说道:“老公,回来了?”

    说着,还帮他脱了外套挂好,然后看看一边有些怔愣的文丽,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儿,“你们聊吧,饭马上就好。”

    说着又朝厨房走去,走了几步,回过头来,看了看江北城,又说道:“对了,老公,要不你请表姐出去吃吧。妈的意思是,担心家里的菜不和表姐口味,表姐头一次上门,怠慢了总是不好的。”

    一边说着,还一边偷偷朝江北城眨了眨眼睛。

    江北城知道,自己老婆这是不愿意让文丽在家里吃饭,不愿意跟她一桌进食。

    会意的点点头,“也好,姐找我有事要说吧,咱们出去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比较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