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文丽绝对没有想到肖菲居然会这么不顾自己颜面的将自己推出门外,更没想到的是,跟自己关系一直不错的表弟江北城居然会毫不犹豫的点头赞成肖菲的馊主意。

    虽然百般的不情愿,但是自己现在是有求于人的,不得不夹起尾巴做人。

    点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好吧,咱们就出去找个地方边吃边聊吧。”

    见文丽和江北城一起出了门,肖菲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肖妈妈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见肖菲不由得有些怔愣,“你怎么没一起去啊?我不是说了让你和北城一起陪着表姐去吃个饭的吗?”

    肖菲撇了撇嘴儿,说道:“她来找江北城有事要谈的,我跟着不太方便,再说了,你做了这么多菜,总得有人留下来陪着你一起吃吧,不然都剩下了多浪费。”

    肖妈妈无奈的白了女儿一眼,她看得出肖菲对那个文丽的态度不冷不热的,表现的并不算友好,只是却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自己女儿自己知道,肖菲不是那种不懂事的人,尤其待人接物这块一直做得很不错的,像今天这样对待一位上门的客人,还真的是头一回。

    “你是不是不喜欢那个文丽表姐啊?”

    一边盛着饭,肖妈妈一边试探的问道。

    “没有啦,我跟她不熟,谈不上喜欢不喜欢的。妈,你多大岁数了好奇心还这么重!赶紧吃饭啦,我都快饿死了!”

    肖菲和母亲打着马虎眼,使劲儿往嘴里塞着菜,好像只要自己嘴巴占着,就不用回答母亲的任何问题似的。

    肖妈妈无奈的瞪了她一眼,却也没再多问什么,只是帮她夹着菜,嘱咐她多吃,“你得多吃,吃得多营养跟的上,母乳才会充足。这孩子就得母乳喂养,母乳喂养的孩子体质好,还聪明。”

    肖菲在母亲的碎碎念中,草草的吃了午饭,然后打着饱嗝一溜烟儿的跑回了自己房间。

    关上门,肖菲第一件事就是拿过手机拨通了桑枝的手机号码。

    桑枝刚刚和母亲吃了饭,陪着母亲聊了会儿天,才回到自己卧室,想要睡个午觉,肖菲的电话就追了过来。

    “怎么了,才分开这么一会儿就又想我了啊,小心你家江北城吃醋哦。”

    看到是肖菲的号码,桑枝忍不住打趣儿道。

    肖菲却没心情跟她开玩笑,上来就焦急的说道:“枝枝,你前脚儿走,文丽后脚儿就来敲我家门了。”

    桑枝听了心里不由的一惊,回想自己从肖菲家出来上电梯的时候,眼前一晃而过的那抹身影,现在才恍然,原来不是自己的幻觉,而真的是文丽。

    “那她现在人呢?走了还是还在你家?她去干什么去了,有没有找你麻烦?”

    桑枝第一关心的,还是文丽有没有为难肖菲。

    “那倒没有,江北城回来了,然后把她带走了。她说找江北城有事要谈的,我也没多问。”

    肖菲就把文丽来自己家里的经过跟桑枝一五一十的讲了一遍,最后有些担心的问道:“枝枝,你说她会不会在打什么坏主意,不会是想坑江北城吧?”

    对于文丽这个女人,肖菲从心底里就有些发怵,俗话说不怕贼头就怕贼惦记。而文丽绝对是比贼还贼的女人,要是被她惦记上谁,那准没好!

    “你不用担心,江北城又不傻,而且他应该比咱们了解文丽,会懂得拿捏分寸的。没事,淡定些,相信她不敢对你们怎么样的。”

    桑枝安慰肖菲,可是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她心里也是有些打鼓的。

    文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附近的菜市场?

    如果说是为了去肖菲家里顺便过去买礼物水果的,但也不应该出现在蔬菜摊上才对吧?

    这一点,桑枝左思右想,一直都想不明白。

    又和肖菲聊了一会儿,无非就是安慰她让她放心的话,“对了,等江北城回来,你问一下文丽找她到底什么事情,为什么文丽会去咱们小区附近的菜市场买菜?”

    “哦,好,我知道了。枝枝,有你真好,关键时刻,你就是我的主心骨。”

    桑枝忍不住笑道:“你说这话,让江北城听见了,他一定会吃醋的。”

    俩人又调侃了一会儿,才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正好宝宝也醒了,肖菲一边喂宝宝吃奶,一边等着江北城回来。

    江北城倒是回来的很快,看样子他也是不愿意和文丽多磨叽,应该是吃了饭,没怎么聊就回来了。

    肖菲将宝宝放进婴儿车,起身给江北城倒了杯水,递过去,问道:“文丽走了?”

    江北城点点头,喝了口水,问道:“还有吃的吗?”

    听他这么说,肖菲不由得一阵怪异表情看着他,诧异的问道:“你不是和文丽一起吃了吗?怎么没吃饱啊?”

    “别提了,净听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我哪里还吃得下去啊。”

    江北城一边逗着儿子,一边颇为无奈的说道,“老婆,给我弄点吃得吧,我快死了。”

    肖菲忍不住笑了,“等着,妈给你留了饭菜,我给你热热去。”

    “还是老婆最好了。”江北城撒娇的抱着肖菲,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肖菲红着脸出去了,望着她的背影,江北城却陷入了沉思。

    趁着江北城吃饭的时候,肖菲很随意的问道:“文丽找你什么事啊?我听枝枝说,她今天上午在附近的菜市场看到文丽在买菜,她又不住这儿,怎么会来这边买菜啊?”

    江北城边吃边说道:“她现在找我还能有什么事,当然是希望我能照顾一下她,有什么好项目想着她点呗。”

    顿了顿又说道:“姨夫出事之后,文家也被查封了,几处房产也没充公没收了。姨妈状态也不好,一直是寄住在我家的,这你也知道。因为我爸妈不喜欢文丽,所以她倒是很识趣儿的没过去住,现在又找了个对象,前不久已经结婚了,那男的就住这小区,所以在这附近的菜市场碰见也是正常的。”

    江北城说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肖菲,“菲菲,你是不是担心她会来家里找麻烦?”

    听江北城这么说,文丽现在其实也挺惨的。

    看着江北城,肖菲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毕竟文丽是他表姐,自己这么想她,不知道江北城心里会不会不舒服。

    “我不是故意把她往坏里想,我只是有些担心……”

    肖菲的声音不大,而且透着纠结,江北城知道她的心思,安慰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放心吧,我跟她谈过了,她以后不会再上家里来了。没事,一切有我呢,我一定不会让你和儿子还有咱爸妈受到任何伤害的。”

    听他这么说,肖菲心里瞬间轻松了很多,轻轻依偎在江北城怀里,小声道:“老公,有你真好。”

    江北城笑了笑,低头吻了吻她光洁的额头,眼神里闪过一抹温柔,继而,又划过一丝忧虑。

    希望文丽能说话算话吧,不过不管怎么说,她毕竟是自己亲戚,只要不太过分不违法的情况下,自己能帮一把还是帮一把吧。

    桑枝在娘家住了几天,没事就找肖菲一起聊天,偶尔两人也会一起逛逛街。

    肖菲为了照顾桑枝这个大腹便便的孕妇,逛街也不像以前似的那么狂逛了,只是随便走走,便拉着她找地方休息,吃喝。

    “看不出,嫁人之后,你倒是比以前细心了很多。”

    这天两人逛了逛商场,买了点东西,便找了间咖啡厅进去休息。

    两人点了果汁,桑枝忍不住笑着说道:“这结了婚就是不一样了,以前我跟你逛街,累得直叫唤,你也不会管我,现在倒知道照顾我的情绪了。”

    肖菲撇撇嘴儿,“我才不是照顾你的情绪,我是过来人,知道你现在挺着大肚子的难处,当然就得照顾着点了。”

    桑枝忍不住笑了笑,“你这人,真的不能夸。”

    肖菲扯了扯嘴角儿笑了笑,没有说话。

    傍晚的时候,门少庭打来电话,说过来接她。桑枝正想说,自己和肖菲在一起,要先把肖菲送回去,没想到肖菲的手机就响起来了。

    肖菲接了电话,得意的朝桑枝摆了摆手,“不用你家上校送我,江北城正好在这附近,马上就到了。”

    桑枝莞尔,心里不由得一阵高兴。

    自己和好友都有了美好的归宿,有那么优秀的男人爱着,真是一件很美好又幸运的事情。

    到底还是近水楼台,江北城先到的。

    门少庭也很快的到了,几人一起吃了晚饭,桑枝这才和门少庭开着车大院。

    春节越来越近了,各地过节的气氛也日渐彰显。

    而对于门家,则是举家上下都在翘首企盼着桑枝预产期的到来。

    按照预产期,宝宝也和桑枝一样是个大生日,会在正月里出生。

    而恰逢龙年,门光荣就一心想着给孩子取个霸气又脱俗的名字。

    每天只要一有时间,就抱着一本新华字典不停的翻弄着。

    桑枝就忍不住的笑着说:“爷爷,我听少庭说您早就把孩子的名字给想好了,怎么还翻字典啊?”

    门光荣笑了笑说道:“爷爷总觉得之前想的名字不够霸气,得重新起。”

    “您想归想,可别累着了,取名字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啊!”

    可不是浩大吗?老爷子天天抱着字典翻,一本崭新的字典,都快被他翻烂了,这是多拼啊!

    “宝宝,太爷爷为了你的名字也是蛮拼的,你将来长大了一定要好好孝顺太爷爷知道吗?”

    回到房间里,桑枝摸着自己肚子轻轻的说着。

    门少庭听了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想得也太远了吧,宝宝还没出声就给她压力!”

    桑枝不由得撇了撇嘴儿,瞪了他一眼,“你知道什么,我这叫胎教,人家专家都说了,早教要从胎教抓起,我要让宝宝从小就做一个孝顺的孩子。”

    “得,老婆说得对!”

    门少庭从善如流的说着。

    记得谁说过来着,跟自己老婆就不要讲道理,因为没道理可讲。

    还有一句话说,你跟你老婆讲道理,你傻缺啊!

    而门上校绝对不是那个傻缺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