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老公,眼看到年根儿底下了,要去串门的礼物都准备好了吗?尤其给你岳父岳母的礼物准备了吗?咱们去年可就没好好过个年,今年说什么也要补回来!”

    想到去年好好一个年,因为自己的一意孤行给搅乱了,桑枝心里就没来由的觉得心虚。

    如果,自己当初不是那么固执的瞒着所有人打掉那孩子,说不定现在他都能满地跑着叫妈妈了。

    想到之前的那个孩子,桑枝心里就觉得很难受。

    伸手轻轻抚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眼睛里就忍不住的闪着泪花。

    宝宝,你要记得,你有个过一个哥哥或者姐姐的,是他们成全了你。

    听了桑枝的话,门少庭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儿,笑道:“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呢,哪就到年根儿了,你这过得也太快了吧!”

    心里正自伤感的桑枝听了门少庭的话,不由的抬起头,瞥了他一眼,有些霸道的说道:“我不管,反正今年咱们一家人谁也不能少,要聚在一起好好的过个团圆年!”

    “你这话说的也太独断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职业,往往别人一家团聚的时候,我们都得坚守岗位,不能回家。”

    去年他还想回来跟她团聚呢,不也没回来吗?

    如果当时自己不是在执行任务,而是陪在她身边,那孩子或许……就保住了。

    想到这儿,门少庭的心里不由得往下沉了沉。

    伸手揽过桑枝的肩头,柔声道:“我尽量回来,如果实在回不来,你也不要生气,看在孩子的份上,好好照顾自己,保重自己和孩子,好吗?”

    门少庭的话,让桑枝心里酸酸的,差点就淌下泪来。

    重重的点点头,“嗯,我会的。”

    看着他有些黯然的眸子,桑枝知道,门少庭也是触景生情的想起了去年过年时候的事情,尤其是那个无缘见面的孩子……

    “老公,你放心吧,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好好保护咱们儿子的,就是拼了我这条命,也一定会让他好好的生下来的。”

    门少庭更加用力的将她紧搂着,低头吻着她幽香顺滑的秀发,温柔的道:“傻瓜,你这说的什么话。我不光要儿子好好的,更要你好好的。答应我,好好保重自己,为我!”

    “嗯。”重重的点头,泪水却不知不觉的顺着眼角儿悄然滑下。

    门少庭每天依旧很忙,桑枝很听话的乖乖呆在家里待产,只是偶尔会被门玥玮拉上去市区逛逛街,再或者就是回自己父母家里小住几天,就这么安心的等着预产期的到来,日子过得倒也平静。

    眼看着春节的脚步临近了,大院里也张灯结彩的开始有了过节的感觉。

    正当人们都沉浸在和乐祥和的节日气氛中时,一场百年不遇的特大地震却悄然而至。

    做为震中心的柳城更是损失惨重,大片的建筑物倒塌,到处都是残垣断壁,一片衰败的景象。

    从电视里,桑枝看到了那满目凄惨的景象,心里不由得一阵阵的担心。

    那枝一家人就住在离柳城不远的山上,也同样处在震中心地带,市区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如何。

    慌乱中,桑枝抓过手机拨出了那枝的手机号码。

    毫无意外的,那枝的手机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这让桑枝的心不由得沉了又沉,越发的担心了。

    拨打村子里的电话,也一样的打不通。

    “那枝,不知道那枝一家怎么样了?”

    桑枝焦急的在屋子里来回走着,担心的坐立不安。以至于手机铃声响了半天,她才恍然察觉。

    抓过手机,才知道原来是门少庭打来的。

    电话里,门少庭的声音很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告诉桑枝,自己要带队亲赴灾区抗震救灾,近期可能无法回来,要她不要担心自己。

    一听说门少庭要去震区,桑枝心里就咯噔了一下。

    不担心,怎么可能不担心。

    那可是震区啊,余震频发,一不小心就又丧命的危险,让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但是桑枝知道,门少庭是一名军人,在国家危难的时候,就是他挺身而出的时候。

    自己身为一名军人的妻子,纵使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却不能说出半个不字,不能让他分心,更不能拖他的后腿。

    唯一能做的,就是默默的守候和祈祷。

    默默的点了点头,才恍然,自己只是在跟门少庭通电话,他是看不见自己的表情和动作的。

    “嗯,我知道了,你自己也要多加小心。还有,帮我打听一下那枝一家的情况,我现在联系不上他们了。”

    桑枝的声音很小,努力压制着自己内心的担心和害怕,生怕门少庭听出来,反倒为自己担心。

    “嗯,我会的,枝枝……”

    门少庭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答应我,好好的,别胡思乱想,安心待产。”

    “老公……”要挂电话的瞬间,桑枝突然大声喊了一嗓子。

    门少庭怔愣了一下,嘴角儿不由得扬起一抹浅笑,柔声道:“我在。”

    “我和宝宝一起等你回来。”桑枝的声音依旧很小,她其实想说,她和宝宝一起等他回来过年,可是想到,抗震救灾这种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完事的。自己不能那么自私,更不能给门少庭压力,所以硬生生的将到了嘴边儿的后边半句话,吞了回去。

    “嗯,我会好好的回来的。”

    门少庭没有察觉到,自己挂电话的时候,眼角儿竟然是湿润的。

    旁边的雷刚看得一脸惊诧,不由得嘴角儿猛抽了两下,“门少庭,你居然也有这么儿女情长的时候。赶紧擦擦眼角儿,也不怕战士们笑话!”

    门少庭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却也不气恼,扬了扬唇,笑道:“你这是典型的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羡慕嫉妒恨了吧,那就赶紧把门边儿招呼回来,领证结婚不就得了。”

    雷刚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耍嘴皮子,自己永远也赶不上他。

    两人边说边做着出发前的部署,雷刚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看到手机来电显示,雷刚整个面部表情都不由自主的变得柔和了起来。

    门少庭不由的鄙夷的乜着他,语气酸不溜丢的说道:“还好意思说别人,你自己还不是一样!”说着,凑到雷刚旁边,对着他手机里大声喊道:“门边儿,赶紧回来吧,雷刚这小子想你快想疯了。回来二叔给你做主,让他娶了你!”

    手机里传来门边儿爽朗的笑声:“谢谢二叔,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请二叔给我做主。”

    雷刚用手捂着手机,狠狠地瞪了门少庭一眼,“你能不能回避一下!”

    门少庭笑了笑,知趣的走到一边忙活去了。

    “雷刚,我看电视上报道国内发生了特大地震,你是不是又要过去抢险了?”

    门边儿有些担心的问道。

    自从和雷刚一起生活,小小年纪的门边儿似乎就已经习惯了整天为他提心吊胆的过日子。

    虽然嘴上从来不说,面上也总是表现的很不在乎的样子,但其实每次雷刚出任务,她都会担心的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

    “嗯,我和你二叔都去。”

    雷刚语气很柔和,丝毫不像门边儿整天追着自己跑时候似的,那么严肃呆板。

    “你自己小心点,告诉我二叔,要他也要好好保重自己,别让我二婶担心。”

    门边儿刻意的说的很轻松,但其实心里别提多担心了,都恨不得马上飞回来,拉着雷刚的胳膊,死缠烂打的把他拖住,不让他去那么危险的地方。

    可是她知道,自己不能。

    越是这个时候,她就越应该多鼓励雷刚,让他安心前去,不能让他再为自己分心。

    自从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爱上一名军人那天起,门边儿就已经做好了当一名军嫂的心里准备。

    “嗯,我知道,也会转告你二叔的。你自己在那边也要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知道吗?”

    门边儿无声的笑了,雷刚不是一个善言的男人,每次通电话,几乎都是这句话。

    但就这么一句话,在他嘴里反反复复的说着,而她却怎么也听不够的感觉,好像这句话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情话,让她甘愿听一辈子都听不腻。

    外边已经传出了集合的哨声,没时间多聊,两人便各自揣着对对方的思念,恋恋不舍的挂了电话。

    门少庭过来拍了拍雷刚的肩膀,挑眉笑道:“要不咱俩是好哥们儿呢,都是侠骨柔情的男人!”

    雷刚嘴角儿猛抽了两下,却也没时间跟他蘑菇,只是瞪了他一眼,便和他一起朝外边走去。

    门少庭走后,桑枝每天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坐在电视机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电视上关于震区的相关报道。

    有时候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几乎一整天的都守在电视机旁。

    看她这样,林雅然不由得有些担心。

    这天吃完午饭,桑枝又照例的坐在了电视机旁,抱着抱枕盯着电视屏幕。

    林雅然走过来,轻轻的坐在她身边,伸手搭在桑枝肩头上,轻声说道:“枝枝,中午不上去休息一下吗?去上楼睡个午觉吧,别累着自己。”

    桑枝摇摇头,眼睛依旧盯着电视,喃喃的道:“妈,少庭走了有三天了吧?他们应该已经到了震区了吧?怎么也不给家里来个电话?”

    一边说着,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拿起自己的手机,就拨出了门少庭的号码。

    “妈,少庭的手机打不通。”

    桑枝说着,声音竟忍不住的哽咽起来。

    电视里每天都有报道震区又死了多少人,也经常会报出有抢险的战士牺牲的事情,桑枝每每听到这种报道,心里就忍不住一阵阵的心颤,为门少庭担心。

    他答应自己,到了之后,会跟家里联系,给家里报平安的。

    可是,他已经走了三天了,三天,再怎么也应该已经到了,可是却没有给家里报平安,现在打他电话,却又打不通,桑枝真的是害怕了!

    “妈,你说他为什么没跟家里联系,不给家里报个平安呢?”

    说着话,眼泪已经顺着她的眼角如泉涌般的淌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