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一整天,整个天空都仿佛被一块灰暗的大布遮盖着,阴沉潮湿的厉害。

    傍晚时候,空中终于飘飘洒洒的飞起片片雪花。

    雪花不大,远不及鹅毛飘落时那般轻盈洒脱,但很短时间里,地上也已经蒙上了薄薄一层雪白。

    桑枝坐在自己房间的落地窗前,望着窗外飘飘扬扬的飞雪发呆着。

    门少庭去震区的第五天了,依旧没有任何消息送回来。

    桑枝的心,也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沉了又沉。

    等不到门少庭的消息,她几天里茶不思饭不想的寝食难安。

    不管是门少庭的手机号码,还是谁的,但凡她知道的,能要来的跟着去了震区的所有的联系方式,她每天都会不辞辛苦的一遍一遍的拨打着。

    但是,每每抱着希望拨出去,却又无一不是满满失望的听着手机里传来的暂时无法接通的声音黯然神伤。

    门少庭,你到底在哪里,究竟又是什么情况?

    你说过的,到了会给家里报平安的,为什么一连五天,你音讯皆无?

    门少庭,你答应过我会好好的活着回来的,不要丢下我和宝宝,不要让宝宝生出来就没有爸爸好不好?

    脸颊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口鼻中呼出的热在冰凉的玻璃上凝结成一圈圈雾气,朦胧了她的双眼。

    可是桑枝自己却根本分不清到底是泪水模糊了视线,还是那层雾气,只觉得眼前一片白蒙蒙的,一切都看不真切。

    林雅然从外边轻轻的推门进来,看着无助的坐在地板上的愣神儿的桑枝,心里不由得一阵阵心疼,难受。

    轻轻走到她身边,伸手轻轻搭在她明显消瘦的肩膀上,小声道:“枝枝,起来,跟妈妈下楼吃晚饭了。”

    轻轻摇头,眼睛依然虚渺的望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有气无力的说道:“妈,我不饿,吃不下,你们去吃吧。”

    叹了口气,林雅然伸手,使劲儿的将她从地上拽了起来。

    “别坐在地板上,小心着凉。”

    桑枝被动的被林雅然拖到床上坐下,一双眼睛泪眼模糊的看着婆婆,嘴唇蠕动了半天,才发出声音,“妈,已经是第五天了,少庭还没有消息回来……他……”会不会已经牺牲了?

    后半句话,桑枝不敢说出口,也说不出口。

    可是尽管不说,却也难掩心里的焦虑和恐惧。

    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实在太煎熬了,她甚至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自己没有跟着他一起过去!

    林雅然轻拍着她的后背,小声的安慰着:“别瞎想,你要知道,震区现在情况很复杂,通讯不畅也是正常的。其实,咱们都要往好的方面想,现在这个时候,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不是吗?”

    “没有消息才是最好的消息。”桑枝喃喃的重复着婆婆这句话,抬起头,一脸疑惑的看着林雅然。

    林雅然点点头,解释道:“你想,电视里每天都在报道震区的伤亡和失踪人数,少庭的身份不一般,如果真的发生了意外,一定会重点报道的。但是咱们每天守在电视机前,并没有听到这样的报道,对不对?”

    桑枝茫然的点点头。

    “那就说明,他没事,一定什么事都没有,正投身在忙碌繁重的抢险救灾工作中。所以,你不要整天这么担心,相信他,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林雅然这番话,无疑是给了桑枝一支强心剂,让她无助漂浮的心,顿时安定了不少。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婆婆说的有道理,她应该相信,门少庭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的,一定会好好的回来的。

    “妈,您说的对,我错了,不该让自己每天处在焦虑和恐惧中,自己吓自己,我们应该对少庭有信心的。”

    “这就对了,”林雅然笑笑,“妈知道你是个坚强乐观的孩子,会想明白的。你现在还怀着身孕,为了孩子,也不能整天东想西想的,焦虑不安,知道吗?”

    桑枝点点头,“妈,对不起,我让你们担心了。”

    “好,走吧,咱们一起下楼吃饭。”

    两人起身,朝门口走去。

    楼下突然传来门玥玮的惊叫声,“妈,枝枝姐,快来看,我哥,我哥啊!”

    “少庭?少庭回来了?”

    桑枝心里一震,怔愣了一下,随即双手托着肚子朝楼下跑去,边跑还边忍不住的喊着,“少庭,少庭……”

    身后,林雅然胆战心惊的紧紧跟着她,几次伸手拽住她,让她慢点,再慢点。

    “小玮,你哥在哪儿呢?”

    急急忙忙的冲下楼来,却见客厅里空空荡荡的除了门玥玮,再无别人的身影。

    桑枝伸手紧紧抓住门玥玮的胳膊,一脸焦急的问道:“你哥人呢?”

    门玥玮呲着牙吸着气看着桑枝,扯了扯嘴角儿,委屈的道:“枝枝姐,你抓疼我了。”

    桑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此刻正死死的抓着门玥玮的胳膊,为着自己的失态,尴尬的微微红了红脸,赶紧将手松开,说道:“对不起,我太着急了。”

    门玥玮了解的笑了笑,嘟着嘴儿朝电视里里努了努嘴,“喏,我哥在那里呢!”

    桑枝朝电视里看去,只见一片衰败的废墟中,门少庭一身灰土的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

    他头上戴着钢盔,军装上沾满了灰尘和泥土。原本俊逸的脸上,也几乎被泥土覆盖,只是那双墨黑的眸子,依旧锐利坚定,不仔细看,甚至都看不出是他。

    由于时间宝贵,门少庭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简单的回答了记者几个问题,便消失在镜头前,投入了抢险救灾工作中去了。

    “少庭,妈,是少庭,他没事,他没事!”

    虽然只是电视上匆匆的看了他一眼,却足以让桑枝激动的想要跳起来。

    高兴的笑着,眼睛里却不断涌出喜悦的泪水。

    林雅然也激动的眼睛里闪着晶光,点着头,“他没事,妈就知道他不会有事的。”

    自从柳城地震,门老爷子就没有在家里安心的待过一天。

    每天都是早早的就去部队,很晚才会回来。

    门正依然忙碌着公司的事情,但听说也以公司的名义,为灾区捐了不好的钱物。

    这倒让桑枝对门正有了新的认识。

    一直以来,桑枝都以为门正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很纯粹的商人。

    而纯粹的商人,在桑枝看来,往往都是只重利益,却缺乏社会责任感的。

    但是这件事情上,桑枝对门正的看法有了改观。

    这个公公,虽然也重利益,却也是很有社会责任感的。

    可是为什么门少庭对这个父亲,就总是一副拒之千里的冷漠呢?

    半夜口渴醒来,桑枝打着哈欠,拿着水杯下楼接水。

    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听见客厅里有动静,端着水走过去,只见门正拎着包从外边走了进来,大衣的领子上,还飘落着几朵雪花,随着他进门的瞬间,融化消失。

    “爸,您这么晚才回来?”桑枝端着水杯,有些惊讶的看着门正。

    门正似乎没有想到这么晚还会在客厅遇见人,怔愣了一下,见是桑枝,点点头,说道:“嗯,今天有点忙,回来晚了。”

    “哦,那您吃晚饭了吗?要不要给您做点夜宵吃?”

    看着门正一脸疲惫的表情,桑枝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心疼。

    “不用了,我在外边吃过了。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虽然和桑枝单独说话,门正还是难免觉得有些别扭,但却比桑枝刚刚嫁进门家要自然了很多。

    “我口渴,下来接杯水喝。”

    桑枝说着,有些不太好意思的举了举自己手里的水杯。

    门正点点头,正要说什么,手机却响了起来。

    看了桑枝一眼,拿起手机,走到旁边接听去了。

    “什么?公司捐给灾区的物品现在送不过去?行,我知道了。你这样,既然专门的运送车辆送不过来,那咱们公司自己出车送过去。行,你安排吧,务必找驾驶技术最好的司机负责运送,确保人员安全。”

    听着门正的话,桑枝心里不由得对这个公公燃起一丝敬佩。

    国难之时,能做到像公公这样的企业家,真的算是难能可贵了。

    挂了电话,愕然发现桑枝还站在原地并没有上楼,门正不由得愣了愣,“你怎么还不上去休息?”

    “哦,我这就上去了,爸也早点休息吧。”桑枝说着,转身,慢慢的往楼梯上走去。

    “那个……”门正犹豫的开口。

    桑枝停下脚步,转过身来,一脸疑惑的看着他,“爸,您还有什么事吗?”

    门正有些尴尬的扯了扯嘴角儿,挺不自然的说道:“我这几天忙得也没顾得上问,有少庭的消息了吗?”

    从他关切的目光中,桑枝看出了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担心和关怀。

    究竟这父子俩之间,发生过什么样的误会,或者冲突,才让一对本应该融洽和谐的父子关系,像现在这般僵硬难以化解呢?

    “哦,少庭没事。我们今天在电视上看到他了,他接受了记着的采访。看上去很疲惫,但是精神头挺好的。就是感觉,瘦了不少。”

    “哦,没事就好。”

    门正自言自语着,拎着包往楼上走。

    擦肩而过的时候,桑枝忽然忍不住的开口,“爸……”

    门正身体一顿,转身,看着她,“还有什么事?”

    桑枝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儿,才赫然发觉,此时此地,实在不是谈论那个话题的好时机。于是转了话题,道:“没什么,就是想跟您说声晚安。”

    门正微微怔愣一下,随即点点头,“晚安。”

    然后越过桑枝,朝楼上走去。

    桑枝端着水杯耸了耸肩,将一杯水喝完,又转身去厨房倒了一杯,这才端着上了楼。

    第二天醒来,天已经大亮。

    或许是得知门少庭安然无恙的情况,终于让她放下心的缘故。这是门少庭走后,桑枝睡得最踏实的一晚上。

    早餐桌上,只有林雅然和桑枝两个人,和平时相比,显得冷清了很多。

    想到昨晚客厅里遇见门正的情景,桑枝忍不住的问道:“妈,少庭和爸是不是发生过什么误会?为什么感觉少庭对爸的态度一直很淡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