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大雪初霁,天空放晴,早晨的阳光格外明媚,照在院子里没有清扫的白雪上,射出耀眼的光芒。

    饭后,桑枝和林雅然坐在窗前,一人手里捧着一杯热水,欣赏着雪后美景。

    饭桌上,桑枝问林雅然的问题,林雅然并没有回答她。

    现在林雅然看着窗外,却忽然不问自答的缓缓说道:“你不是问少庭和你爸爸之间发生过什么吗?”

    桑枝以为,饭桌上婆婆闭口不谈,就是不想谈这件事情。

    现在听她主动谈了起来,不由得怔愣了一下。

    点点头,“我是有些奇怪,而且一直希望少庭和爸爸的关系有所改观,只是每次跟少庭说起这个,他都转移话题,闭口不谈。”

    “嗯,”林雅然淡淡的说了声,眼睛转而望向窗外,“那件事在他心里一直抹不掉淡不去,之所以不跟你提起,还是心里没有放下吧。”

    “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让少庭对爸爸这么冷淡呢?”

    桑枝越发的好奇了,她从来不知道,原来父子间的隔阂也可以这么深沉的,门少庭和门正之间就好像有一堵看不见摸不着却实实在在存在着的墙,将两人隔绝开来,完全无法正常的交流和沟通。

    林雅然叹了口气,想起往事,眼底也是一片黯然。

    半晌才缓缓说道:“门正曾经间接的害的少庭中学时最要好的朋友,家破人亡。”

    “啊?那是怎么回事?”

    桑枝一脸惊讶的看着林雅然,她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有这种事情发生。

    门正不过是一个商人,怎么会害死别人?

    林雅然望着窗外的皑皑白雪,想起往事,眼底也是一片黯然。

    原来,门少庭初中的时候,有个很要好的朋友,叫宋浩辰。

    两人关系好到什么程度呢?就像亲兄弟似的,几乎到了不分彼此的地步。

    放学后,门少庭经常去宋浩辰家里一起做作业,一起玩,甚至就在人家家里一起吃饭。

    当然宋浩辰也经常来门家,而宋浩辰的父亲也开着一家公司,和门正算是生意上的竞争对手。

    谁都知道,生意场上无父子,更何况门正和宋浩辰的父亲,本来就是两个竞争对手呢。

    门正当初也有不对,通过商业间谍,窃取了宋家的商业机密,截走了原本属于人家宋氏的一个大案子。

    结果导致宋氏公司运营资金断链,几乎一夜之间,公司宣告破产。

    这还不算,门正居然还落井下石,瞒着老爷子,暗地里借着老爷子的关系,阻断了宋浩辰父亲的一切出路。

    最后,宋浩辰父亲被逼的走投无路,精神失常。

    一次带着家人外出的时候,出了车祸,全家无一生还,包括宋浩辰。

    这件事,让原本感情就冷淡的父子俩,关系更是雪上加霜,僵化到了极点。

    “在少庭的心里,一直都认定了是你爸爸害死了宋浩辰一家人,认定他是罪魁祸首。甚至在他年少的时候,在跟父亲的争吵中,曾经不止一次的冲动的脱口而出,骂门正是杀人犯。”

    林雅然说着,不由得苦笑了一下,“门正是有不对,采用的手段不正当,不光彩,但是我知道,他绝对没有要逼死宋家人的意思,只是那时候好胜心强,想着打垮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宋家一家人的离开,他也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原来是这样啊!”

    桑枝心里也忍不住有些埋怨门正,竞争也应该光明正大,居然会采用那么不光彩的手段。说门正间接害了宋浩辰一家,这话其实不算错的,难怪门少庭对门正总是一副鄙夷嫌弃的表情了。

    是她,她也会鄙视的。

    林雅然点点头,“你或许不知道,每年宋家遇难的那天,少庭只要有时间,都会一个人过去他们的墓地拜祭。这件事就连爷爷都不知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我想,他这是在用这种方式替你爸爸忏悔吧。”

    桑枝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门少庭对门正的态度却依旧冷漠,看来那个宋浩辰在他心目中的份量不轻啊!

    自从在电视里见到门少庭,桑枝就秉承着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倒也过了几天踏实安心的日子。

    随着电视里的报道越来越清淡,抗震抢险的工作似乎也已经进入了尾声。

    桑枝满心期盼着门少庭完好归来的那一天。

    但是好景不长,电视里报道,柳城周边的山区突然发生泥石流,大片山体滑坡,造成了不小的险情。

    这让桑枝才放松的心情,不由的又提了起来。

    又开始了每天抱着电视机不放的煎熬日子。

    晚饭后,桑枝回到房间,简单的梳洗之后,便坐在床上,抱着电脑看新闻。

    一则报道引起了她的注意,泥石流爆发之后,第一支赶往抢险的队伍是某军区特种部队的战士们。带队的便是曾经接受过本台记着采访的某上校,据说该部队已经连续作战十多天,我们为他们勇于牺牲的奉献精神所深深感动……

    某上校?难道就是门少庭?

    桑枝看着报道不由得眼泪便淌了下来。

    老公真的太辛苦了,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

    心里想着,忍不住又掏出手机,拨打门少庭的号码。

    虽然心里明明知道很大可能还是打不通,但却仍然抱着希望。

    可是希望总是容易落空,毫无意外的,手机依然处于无法接通的状态。

    桑枝抱着枕头,下巴死死的抵在枕头上,眼底尽是担心与不安。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这寂静的夜里,声音显得格外的突兀吓人。

    桑枝吓了一跳,赶紧抓过手机,见是左少华打来的,不由得愣了愣。

    想想似乎有挺长一段时间没跟他联系了,也不知道他现在和苏珊珊处的怎么样了。

    不知道这么晚了,他突然打电话过来,是有什么事。

    桑枝犹豫了一下,赶紧接听了电话。

    “喂,桑枝吗?我有件事想求你帮忙,不知道可不可以?”

    那头儿,左少华的声音显得很急切。

    “啊?找我帮忙?什么事啊?”

    桑枝忍不住又是一阵头大,不会又是想让自己充当他什么女朋友骗他家人吧?

    当初自己就没有答应他,才让他和苏珊珊有了接触的机会,现在自己挺着大肚子,更不可能答应他了。再说,他现在不是已经有了苏珊珊了吗?难道两人分手了?

    “借我你的车子用一下,我可能要用几天或者更久时间,可以吗?”

    左少华有些犹豫的说道。

    “借车子用?你要去哪里啊?”桑枝忍不住有些好奇。

    记得之前自己说用车载他,他都会婉言谢绝,不知道今天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哪里,居然跟自己借车用,还要用好多天。

    “我知道这要求有些过分,但是我想来想去,也只有能求你帮忙了。”左少华语气颇为尴尬,好像跟桑枝开口,也是鼓了很大的勇气的。

    “你到底是要去哪里啊?”

    桑枝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

    “我要去震区,我父母正好在那里做考古研究。前些天还有联系过,但是发生山体滑坡泥石流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我担心他们发生意外,所以要赶过去找他们。”

    “你要去震区?”

    桑枝不由得惊叫了一声。

    那里现在无疑是最危险所在,左少华这算不算是只身涉险啊!

    “嗯,我要去找我父母。桑枝,我知道这事挺让人为难的,如果你不方便的话,也没事的,我再想其他办法。”

    毕竟是跟人家借车,时间又不确定,尤其还是要赶去震区。说不定人都有可能有去无回,更别说车了。谁会愿意把自己的车借给这种情况的人呢?左少华跟桑枝开口,也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如果桑枝不愿意借,他也是理解的。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桑枝知道左少华是误会自己了,赶紧解释道:“我车借你是没问题,可是我怀孕之后,车就被门少庭给没收了,车现在停在枫林苑,但是车钥匙,我不知道门少庭放什么地方了,现在又联系不到他,所以……”

    桑枝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朋友不就是在有难处的时候用来帮一把的吗?左少华跟自己开口,一定是没有办法了。可是自己却帮不上他的忙,心里真的很不好受。

    “哦,没关系的,我再想别的办法吧。”左少华有些失望的说道。

    “你等等,我再帮你想想办法。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左少华想了想,说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不过最快也要等到后天了,我这边工作还要安排一下,总不能不管不顾就走。”

    桑枝想了想,说道:“那好,车的问题我帮你解决,到时候跟你联系。”

    挂了电话,桑枝陷入了深深的焦虑中。

    左少华的父母几天没有音讯了,他要过去找。而现在门少庭也正身处泥石流最严重的地方,也同样在经受着生与死的考验。

    桑枝决定要帮左少华这个忙!

    他是出于孝心,这个忙应该帮的,或许……当然她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但真的有可能,他和家人从此就天人永隔了。所以,她不应该阻止左少华前去,更应该帮一帮他。

    打定主意,桑枝拨通了门玥玮的手机。

    “什么,你要跟我借车?你要去哪儿啊?你现在挺着大肚子,不能开车,你想去哪儿,我送你过去。”

    门玥玮直觉的说道。

    “不是啦,不是我要用车,是一个朋友,父母在震区,可能出事了,一直联系不上,他想过去找找看。”

    桑枝解释着,“小玮,我答应了帮他。可是我的车,被你哥没收了。你放心,要是你的车有什么意外,我的车赔给你,不会让你受损失的。”

    桑枝知道自己的车跟门玥玮的小跑没法比,但是又不是一定要她借出她那辆小跑,门玥玮有的是办法分分钟找来一辆差不多的车的。

    “枝枝姐,你说什么呢?行,这事包在我身上了,明天就给你送过去。”

    得到门玥玮的承诺,桑枝心里长舒了一口气。挂了电话,继续抱着电脑看新闻。

    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电脑在床上扔着,里边还播放着关于震区的实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