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就在昨晚,柳城附近的几所城市接连不断发生余震。余震的破坏规模也不小,导致城镇的很多房屋倒塌,无数无辜人群被活活埋在地下。

    微风轻扬,尘土飘荡。电脑屏幕的画面里下起了雨,残垣废墟之中,那些破砖烂瓦,夹杂着混沌的泥土,散发着灰蒙蒙的让人心生抑郁的感伤。

    抢险部队正在紧急救援中,不过就在昨晚有一支抢险部队遇难,部队一共十人,目前只找到八人,五人伤残,三人当场死亡,还有两人生死未卜。由于伤残者目前正处于昏迷中,记者也没能从几人身上搜到能证明身份的物件,所以至今八人身份不明。

    桑枝听到这个消息,一下子愣住了。眼泪哗啦啦掉落下来。这支抢险部队应该不会是少庭的那支吧?少庭,他现在到底怎么样了?他现在应该还活得好好的吧?对,他一定没有出事。就在昨天,自己不是还得到了他平安无事的消息吗?昨天还好好的,今天也不会有事。他一定会活着回来……

    桑枝坐在电脑前,脑子里胡思乱想着,眼泪无声无息地滑落。

    “枝枝,起来吃点面吧。”不知何时,林雅然走进了桑枝的卧室,手上端着一碗西红柿鸡蛋龙须面。一般坐月子的产妇都吃这种东西,营养好,吸收快。虽然距离桑枝临产还有一段时间,但林雅然早已把她当成产妇了。

    他们军区大院吃的东西都是纯天然无公害的,西红柿根本没打过药,上的是有机肥。鸡蛋是笨鸡蛋,据说饲养人员把一批笨鸡饲养在一片小树林里,让它们自己找虫子吃。这样的食材搭配,对于孕妇来说,无疑是最安全的。

    林雅然走过去,看到桑枝正在盯着电脑屏幕发呆,眼珠子一转不转。要不是因为眼眶里不时涌出两行泪,会让人误以为她已经断气了的。

    抢险部队遇难的事情,林雅然早就知道了。他的儿子就在前线支援呢,她比谁都更想了解他的消息。

    “枝枝,别难过了。再过几天,孩子就要出生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重你的身体。妈知道你担心少庭,妈心里比你对他的担心并不少。你放心吧,少庭自幼在军队长大,他能当上特种部队老大,就足以证明他的实力。你知道,一个合格的特种兵需要具备哪些素质吗?”

    林雅然站在桑枝面前,手里端着碗,面带微笑地问道。

    “哪些素质?”桑枝这会子只顾着伤心了,脑袋根本就转不动。

    “求生欲望。一个合格的特种兵,必须要有很强的求生欲望。他们不管遇到什么困境,哪怕是像保尔一样断掉自己一根手臂,都要想方设法让自己活下来!”林雅然淡然地说道。

    桑枝被她这句话说得有些心动。对,少庭他是特种兵王,他有一般人没有的坚韧毅力和巨大的求生欲望。他一定会没事,他一定能活着回来。

    “先吃点儿东西吧,我会派人继续打探少庭的消息,一有消息我会第一个通知你。但是,在少庭回来之前,你必须保证自己跟孩子是相安无事的,要不然他回来看到你憔悴的模样,会担心的。你忍心让刚从地震区域九死一生爬回来少庭为你担心吗?”

    林雅然苦口婆心地说道。其实她的心里比桑枝都要慌乱,但是作为长辈,她必须表现出很镇定的模样。

    桑枝似乎被林雅然说动了,她抬起头,冲着她笑了笑。接过林雅然手中的碗筷,桑枝三下五除地扒拉起来。她是坚强的女人,她不可以被这点小事情打倒,她更不能让少庭为自己担心。

    吃过饭之后,林雅然把碗筷收回去洗刷了。桑枝坐在电脑前,一直没有看到关于少庭的消息。估计现在那边道路都被堵塞,这些记者还无法赶过去,第一时间采集这些信息。

    少庭,你一定不会有事!

    桑枝狠狠地攥紧拳头,在心里暗想道。就在这时,电话突然响了。少庭,会不会是少庭打过来的?

    尽管知道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桑枝还是十分激动地拿起手机。然后心中闪过一丝失落,桑枝接通了电话。

    “嫂子,我已经帮你找到车了。正赶往军区大院呢,你等我哈!”门玥玮的语调很欢快,一扫桑枝心里难过的阴影。

    桑枝‘恩’地应了一声,随后那边就挂断了电话。开车的时候最好不要分心才好。

    想到左少华要去寻找自己的父母,桑枝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或许,他可以帮自己呢?

    拨通左少华的电话,桑枝把已经借到车子的事情告诉了他。然后又提出自己的请求。

    “车子可以借给你随便使用,坏了不用任何赔偿。但是,你要帮我做一件事。”桑枝一副公事公办地模样,认真地说道。

    “行,你说!”得知借到了车子,左少华的心情一下子好起来,语调也提升了不少。

    “你在寻找父母的时候,能不能帮我打探一下少庭的消息?他去前线支援了,我一直守在电脑前等待他的消息,可是一直没等到……”

    说到这里,桑枝又有些失落了。或许有人说,等不到消息也好,起码你没得到坏消息,你可以继续心存希望。可是,有时候最可怕的,是等待的过程。

    “好,没问题!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左少华打包票地说道。

    挂掉电话没多久,桑枝就听到外面有汽车鸣笛的声音,不用想也知道是门玥玮回来了。桑枝挺着大肚子走出去迎接,被林雅然看到了,立马跑过来搀扶。现在她儿子在灾区生死未卜,所以她一定不允许自己的孙子再有个什么闪失。

    “枝枝,你小心点儿。”在下台阶的时候,林雅然小声嘱咐道。

    “妈,没关系,我有分寸。”桑枝笑着回应。

    门玥玮从车子上走下来,这是她从一个美女朋友那里借来的甲壳虫,也就二三十万,要是坏了自己也赔得起。

    “嫂子,车我给你借来了。你打算借给谁啊?”门玥玮走过去,搀扶着桑枝的另一边。

    “左少华,我的一个朋友。刚给他打电话了,估计很快就会赶到。”桑枝说道。此刻她并没有注意,林雅然和门玥玮一左一右搀扶着她,就像古装电视剧里的的丫鬟搀扶着太皇太后一样。

    要是她注意到了,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的婆婆这样伺候自己。

    没过多久,左少华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好长时间不见,左少华看起来憔悴了不少。估计是因为担心自己的父母造成的。

    “枝枝,这是你为我准备的车?”左少华看着那辆银白色的甲壳虫,眼珠子都快爆出来了。这可是有名的二奶车啊!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开着这么一辆车,估计都没脸出来见人了。

    “这个……不可以吗?”桑枝有些牵强地笑着,左少华虽然长得没有五大三粗,但也是高大魁梧,跟这两甲壳虫确实有点不相称。他要是开黑色的越野车应该很酷。

    左少华摸着后脑勺想了想,也没再说其他的。现在是自己找人家借车,能借到就不错了,哪还能挑三拣四呢?

    看着左少华那副委屈的小模样,门玥玮也有些心虚。其实她原本可以借一辆更好一点的车,可当她得知是有人要开车去灾区现场,就果断选择了这辆。毕竟价位低,弄坏了也不心疼。

    “没关系,这辆也挺好的。”左少华坐上车,拉下车窗,探出头对桑枝笑了笑。

    桑枝心虚地笑了两下,又走上前嘱咐了几句,左少华就离开了。

    左少华离开后的几天,桑枝跟他通过几次电话。但始终都没有得到少庭的消息。林雅然那边也没听到什么动静。就在桑枝焦虑不安的时候,电视上突然播报了一条上校的新闻。某遇难抢险部队目前身份已经证实。其中五名伤残人员全部清醒,分别是某某某某某。三名牺牲者分别是某某某。两名失踪人员分别是门少庭和雷刚。

    因两人一直下落不明,专家推测多数已经身亡。为了缅怀以上五人为这次抗震救灾工作做出的巨大牺牲,让我们集体默哀三分钟。

    少庭……雷刚……死亡……

    桑枝看到这个消息,差点没晕倒在地上。难怪自己这几天老是做恶梦,难道少庭他……他真的已经不在人世了吗?

    不!不会的!少庭说过他会回来的,他要回来看她跟未出世的孩子。少庭一向都是言而有信的人,他不会欺骗自己的!

    桑枝越想越恐惧,她从椅子上滑下来蹲在地上,两只手抱住了脑袋。电视上女记者还在频频播报着各种死亡消息,桑枝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炸开了。

    “不要说了,你给我闭嘴!根本就没见到尸骨,你凭什么说少庭就死了?凭什么?”桑枝一气之下差点抓起手机砸烂电脑屏幕。

    那个女记者真是太可恨了,为什么要把这么残忍的消息带给大家!

    桑枝‘啪’地一下扣住电脑盖子,不顾自己快要生产的身体,飞快地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