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枝枝,你要去干嘛?”

    桑枝跑到客厅的时候,被正在客厅里偷偷抹眼泪的林雅然看到了,立马追了上去。她知道一定是桑枝看到新闻了,这会子心神不宁,所以才发疯似的往外跑。

    “枝枝,你不要跑了,小心孩子,你肚子里还有少庭的孩子啊!”

    任凭林雅然在后面喊叫,桑枝愣是没有回头。此刻,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件事,少庭没死,她要去找少庭。就算是把柳城挖个底朝天,她也要把门少庭找到。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吴妈,给我拦住少奶奶!”

    眼看着桑枝就要跑出大院门口了,林雅然瞅见吴妈正好提着东西从外面走进来,急忙吩咐道。

    吴妈一看这形势,虽然不明白咋回事,但是夫人吩咐的事情自己照做肯定是没错的。吴妈也顾不得手上拿着的东西了,慌忙扔在地上,三步并两步跑到桑枝面前把她拦住了。

    “少奶奶,你大着肚子可不能这么乱跑,小心动了胎气,胎儿会早产的。”吴妈掏心掏肺地嘱咐道。像她这个年纪的人,对这方面的事情都很了解。自己作为门家的保姆,照顾好桑枝是理所应当的。万一桑枝有个什么闪失,后果她可担待不起。

    “让开!”桑枝没好气地说道。

    “我不让!少奶奶,再过几天孩子就要出世了,您这个时候就安心在家里养着,哪儿也别去。听话,快进屋去吧!”吴妈尽职尽责地劝说道。

    “我让你让开听到没有!”桑枝一把推开吴妈。脑子里的慌张和恐惧让她失去了理智。她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去找门少庭。

    “枝枝!你给我站住!吴妈的话你不听,婆婆的话你总不能不听吧?”这个时候,林雅然已经追上桑枝了。

    她不顾摔在地上的吴妈,拉着桑枝苦口婆心道:“枝枝,妈知道你担心少庭,所以才会失去理智,发疯似的去找他。可是你现在大着肚子,万一去找少庭的路上孩子有个什么闪失,你让妈怎么跟门家列祖列宗交代啊?”

    林雅然说到后面,声音开始变得哽咽。

    桑枝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扭过头一脸恐惧地看着林雅然问道:“妈,其实你早就知道了,你一直在瞒着我对不对?其实你早就知道少庭死了,你故意不告诉我对不对?”

    桑枝发疯地喊叫着,差点没把刚从地上站起来的吴妈吓得再次摔倒。

    “妈也是怕你伤心过度,会害了肚子里的孩子,呜呜。”林雅然哭着说道。

    冰凉的眼泪不停在桑枝苍白的脸颊上滑落。她早就该想到的,她怎么会那么傻。

    那天中午林雅然给自己送饭的时候,桑枝问过她关于门少庭的情况。林雅然当时支支吾吾的,言辞闪躲,自己当时就应该想到是少庭出事了。

    还有给左少华打电话的时候,自己问他父母的情况,他说已经找到了,二老并无大碍。可是当自己问及少庭的时候,左少华那天就突然说信号不好,然后就挂了电话。

    这两者之间,应该不会是巧合吧?

    朋友欺骗她,就连婆婆也欺骗她。桑枝突然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开了。她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也不要接受。

    “妈,我要去找少庭。你就不要劝我了,让我去吧。”几行清泪落下,桑枝擦干脸颊,十分冷静的是说道。

    “枝枝,你在胡说什么啊?少庭都已经这样了,你再去不是活活让少庭断后吗?我早就派人在外面找了,他们都是少庭的在特种部队的战友,连他们都找不到,你去了能有什么用?”

    林雅然声音嘶哑地说道。这次,换成她发疯了。儿子没了,现在要是连孙子都保不住,以后还让她怎么活啊!

    “少庭没死!”桑枝捂着耳朵大声尖叫,刚刚干涸的眼泪再次哗啦啦流淌出来。“妈,你看新闻了吗?他们根本就没有找到少庭的尸体,没有尸体,他们凭什么断定少庭就已经死了?凭什么!”

    “还有雷刚,新闻说雷刚也失踪了。妈,雷刚失踪门边儿一定跟我一样着急。我这就给边儿打电话,让她跟我一块去找人。”

    冲动让她失去了理智,从兜里拿出手机就要给门边儿打电话。号码还没拨出去,就被林雅然打断了。

    “枝枝,门边儿现在在国外,你忘记了?”

    国外?

    桑枝抬起头一脸茫然地看着林雅然,对啊,枝枝现在在国外。她刚才看新闻的时候是早晨十点,那会儿估计国外还是晚上呢,或许门边儿那会儿正在睡觉,根本就没看到这个新闻呢。

    不行,既然门边儿没有看到,自己就更得给她打电话了。如果她连自己喜欢的人失踪了都不知道,她一定会痛恨自己的。

    不顾林雅然阻拦,桑枝拨通了门边儿的电话。一连拨了两次才拨通。那边传来门边儿懒洋洋的声音。

    “谁啊,大晚上的打什么电话啊?不怕电话费贵啊!”

    桑枝听到这话差点晕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怕话费贵?

    “边儿,是我,桑枝。我有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雷刚跟少庭……失踪了。”

    “什么?你说他们……他们失踪了?”电话那边门边儿的反应特别大,桑枝可以想象到她听到这个消息时的反应。她一定是掀开被子从床上坐起来了。

    “对。你什么时候能过来?咱们一块去找他们。”

    “好好……二婶,你等我,我……我马上就订机票……嘟嘟……”门边儿慌忙挂掉了电话。桑枝可以感觉到她拿着电话的手在颤抖。

    林雅然看着桑枝,半天没说出话来。

    “真的要这样吗?”好长时间以后,林雅然看着桑枝问道。她不明白为什么桑枝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门边儿,把这件事情隐藏起来不让她知道,让她可以在国外好好玩一段时间难道不好吗?

    可桑枝不这么认为。她觉得作为雷刚的女朋友,门边儿有权利知道他的情况。这种事情是瞒不住的,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如果将来让门边儿知道是大家合起火来欺骗她,她一定会有怨恨的。

    “妈,对不起。我们不能这么自私。善意的谎言是好的,可是我们骗不了她一辈子。你就让我们去吧,我相信少庭和雷刚都还活着。您不是也说过少庭是最厉害的特种兵,拥有很强的求生欲望和求生能力吗?那么多不如他的人都活下来了,为什么他不能活呢?”

    林雅然被桑枝的话弄得哑口无言了。当时自己是为了安慰她,也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说的那些话。可是有时候确实是强者牺牲了,弱者活下来了。就像火灾现场,父母为了把孩子救出去,有可能会丧失自己的生命。

    “好,我让你去。不过,要等边儿回来,再叫上玥玮,你们三个一起去。吴妈,你先去厨房给少奶奶做点吃的。”林雅然给吴妈使了个眼色,就扶着桑枝进屋了。她这也是缓兵之计,桑枝的性子她了解,这丫头虽然表面上看着很柔弱,其实内心很强大。她想做的事情,别人想拦都拦不住。

    吴妈明白林雅然的意思,在后面点点头,提起地上的东西就跑去厨房了。那是她从菜园子里摘得新鲜蔬菜。

    桑枝被林雅然搀扶着进了屋。林雅然让她先在床上躺一会儿,顺便没收了她的电脑。林雅然不想让她看到上面的新闻,怕她在看到什么不好的消息会受刺激。

    可桑枝就是忍不住要看。但是尽管她再三请求,林雅然都没同意把电脑给她。桑枝无奈,只好用手机看。反正家里用的无线网,手机登陆一样看。

    桑枝挺着大肚子躺在床上,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桑枝眼睛又酸又痛,慢慢地就睡着了。桑枝醒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她整整睡了一个下午。

    桑枝唯恐错过了什么新闻,迅速打开手机查找各种有关地震的消息。她看了好多新闻,都没找到有关门少庭的。这让桑枝心里很难过。

    她恨不得现在就赶到灾区现场,拿着铁锹撬开每一寸土地,只为找到门少庭。

    门边儿下飞机之后,随便打了辆车,直奔军区大院。

    得知雷刚的事情之后,门边儿在飞机上哭了一路子,眼睛哭得又痛又肿。还好她机灵,出门之前戴了墨镜,要不然她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出租车司机了。

    付钱之后,门边儿火速下车,跑到家里。

    此时天色已黑,林雅然已经吩咐吴妈去做晚饭了。见门边儿过来,林雅然心里也有一丝欣喜。很意外的,今天门正也回家了。他之前一直在公司忙活,今天回家想必是因为门少庭的事情。林雅然心里苦笑一下,他果然还是关心自己这个儿子的。

    门边儿一进门顾不得跟林雅然交谈就直接上楼找桑枝去了。一见到桑枝,门边儿就摘下墨镜趴在她的床上痛苦。桑枝本来心里就难受,再加上门边儿这么一闹,也跟着哭了起来。

    林雅然因为不放心桑枝和门边儿她们两个,也匆匆上了楼。还没靠近门口,林雅然就听见两个女人的哭声。她的心里又是一阵酸涩。

    真不知道,这种整日以泪洗面的日子,要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咚咚咚……”

    林雅然敲了几下门,里面除了哭声并没有人回应。林雅然无奈地叹口气,也顾不得礼貌就硬闯进去。

    桑枝和门边儿正抱在一起,眼泪都快流成河了。林雅然茫然地看着她俩,微微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所以又把嘴巴给闭上了。

    该说的都说了,说多了只会让人心烦。林雅然在原地站了会儿,本来想开口让桑枝和门边儿下去吃饭,可是转念想了想,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她们要是能听自己的,现在还会在这里抱头痛哭?

    这样想着,林雅然就悄悄溜出去了,顺便带上了房门。而这个过程,桑枝和门边儿竟然完全不知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