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不知哭了多久,两个人哭累了,就停下了。

    桑枝把自己的被子拉开,让门边儿坐在自己旁边。她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什么也不去想。

    “边儿,你说少庭和雷刚他们还活着,对吗?”过了一会儿,桑枝扭头看着门边儿问道。

    “对,他们还活着。我的雷刚和你的少庭,他们都不会死的。”门边儿回答。几秒钟之后,门边儿补充道,“如果他真的不在了,我也会随他而去。”

    她说话的声音幽幽的,像一滩死水。但看着桑枝的眼神坚定无比,没有一丝忧伤。仿佛在说一件吃饭喝水这么轻松的事情。

    “恩。”桑枝看了门边儿好一会儿,才狠下心来点点头。

    说实话,桑枝打心眼里佩服门边儿。这个女孩,虽然年龄不大,但是敢爱敢恨,甚至愿意为了自己的另一半儿放弃自己的生命。桑枝自问自己是做不到的。

    虽然桑枝觉得自己也很爱很爱少庭,但是如果少庭真的不在了,她会伤心会难过会绝望,但是如果要她去死,她恐怕真的做不到这一点。

    这样想着,桑枝心里就有一丝惭愧。

    门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林雅然已经帮吴妈把最后一道菜端上了桌。大概是因为门少庭的事情,客厅里的气氛不怎么活跃,死气沉沉的。

    吴妈干完自己的活儿之后,就很识趣地离开了。客厅里只剩下门正和林雅然夫妻俩,气氛更加死寂。

    “桑枝呢?”最后,还是门正先开口说话了。

    “在楼上呢。”林雅然回答。

    “边儿回来了?”

    “恩。”

    这个简短的对话之后,屋子里再次陷入了沉默。林雅然跟门正面对面坐着,彼此心事凝重。

    “饭菜都快凉了,我上去把她们叫下来,先吃饭吧。”林雅然实在是受不了这么寂静的气氛,说完就匆匆忙忙上楼了。

    门正看了一眼林雅然离开的背影,没有说话。也许在外人眼里,或者在门少庭的心里,他这个父亲从来都没有关心过自己的儿子。他也承认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这么多年来,他和门少庭之间只有针锋相对,从来都没有好好地坐在一起吃顿饭,聊聊家常。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里是爱少庭的。他的爱比谁都不会少。他只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或者说,他的爱表现形式不同。就像美好的爱情,有人认为打情骂俏是爱,有人认为惺惺相惜是爱,有人认为相敬如宾是爱,还有人认为相忘于江湖是爱。

    他对门少庭的爱是深沉的,只能埋在心里,以刻薄和冷漠的方式表现出来。

    别人都以为这些天门正一直忙于工作,以为他是工作狂,从来不会关心自己儿子的生死。可是这些日子以来,门正除了一些非常重要的工作需要自己亲力亲为之外,把其他的工作都交给了自己的助理。每当他空闲下来就会抱着电脑看有关于自己儿子的动态。

    当他看到门少庭牺牲了,连尸体都没有找到的时候,心里别提有多绝望了。他当时恨不得让自己死掉,来换回儿子的生命。

    可这些情绪他只能埋在心里,丝毫没有表现在脸上。他依旧板着脸,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样。

    你可以骂他冷血无情,骂他阴险狡诈,但你永远不知道他冷酷的面容下,隐藏的那颗柔软的心。

    十年前的事情,少庭到现在一定还固执地认为全部都是自己的错吧?

    想到这里,门正有种心脏疼到窒息的感觉。如果还能见到儿子一面,他想他一定会把这件事情解释清楚,从此化干戈为玉帛,让两人真正地体验一次父子之间融洽的氛围。

    在门边儿的陪伴下,桑枝的心情已经好多了。她们两人坐在一块,聊着以前那些开心的事儿。包括自己第一次见到门少庭的情景,门少庭的原未婚妻逃婚,自己本是陪他演一出戏,没想到进了狼窝。婚礼现场门少庭不要脸地占自己便宜,还欺骗自己的父母,让爸妈把自己许配给他。

    “那时候的少庭真是太不要脸了!”桑枝讲完之后,笑着说道。可笑过之后,她的心里还是那么苦涩。眼泪也忍不住在眼眶盘旋。

    门边儿在一旁嗯嗯啊啊地迎合着,心里却在想着自己跟雷刚的事儿。尽管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儿,可是越想心里越甜蜜,越甜蜜心里就越痛。

    林雅然进去的时候看到两人正在开心地谈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呢。狠狠地在自己大腿上掐了一下,林雅然才确定这是真的,不是做梦。因为那些疼痛太真实了。

    “边儿,枝枝,你们聊什么呢,这么开心?”林雅然走过去问道。

    “妈,饭做好了吧?我好饿,我要吃饭,吃饱了就去找少庭!”桑枝并没有回答林雅然的话,而是一股脑从床上爬起来。她相信门少庭不会这么不负责任,把老婆孩子丢下不管的。

    “哎哟,枝枝,你慢点,小心孩子!”桑枝这个大幅度的动作可是把林雅然吓坏了,生怕肚子里的孩子有个什么闪失,林雅然赶紧跑过去扶住桑枝。

    不过在这之前,门边儿已经很有眼色的扶了桑枝一把。

    来到客厅之后,桑枝看到门正坐在沙发上感到有些意外。她看了林雅然一眼,然后冲着门正喊了声:“爸,你回来了?”

    门正被桑枝的喊声吓了一跳,急忙背过头去擦了擦眼泪,这才扭过头看着桑枝说道:“恩,这几天公司不忙了,我过来看看。”

    尽管门正擦掉了眼泪,但还是被眼尖的桑枝看出了端倪。“爸,您哭了?”桑枝有些惊讶地问道。

    被桑枝这么一提醒,林雅然和门边儿也都有些震惊。林雅然虽然知道门正心里是有门少庭这个儿子的,却不知道他会趁着没人的时候偷偷抹眼泪。门边儿虽然不太清楚门正和门少庭之间的状况,但是偶尔的观察也能看出来他们父子俩之间貌似不太和谐。

    “我没有,是沙子吹进眼睛里了。快下来吃饭吧。”被桑枝一眼说破,门正有些尴尬,红着脸一口否决掉。

    桑枝差点没忍住笑出来,没想到平日里一脸严肃的门正还有这么可爱的时候。门少庭这个大笨蛋之所以长这么帅,偶尔还特别可爱,多半是门正的功劳。这样想着,桑枝就对这个公公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好了,边儿,枝枝,别站着了,快下去吃饭吧。”林雅然打断了桑枝的胡思乱想,搀扶着她走下楼梯。

    没有门少庭的餐桌上气氛虽然很融洽,却也很低靡。门正因为心情不大好,基本上没算动碗筷。再加上他本来就不爱说话,只是稍微叮嘱了桑枝几句多吃东西,然后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了。林雅然的心情也不算好,但身体更要紧,所以稍微吃了些。

    桑枝和门边儿都一天没吃饭了,刚才又哭了好一阵,这会儿肚子里都空了,所以吃的比较多。而且桑枝一直认为门少庭没有死,所以她一定要吃的饱饱的,照顾好宝宝和自己,然后才有力气去找他。

    “枝枝,你打算什么时候去找少庭啊?”林雅然打断了正在吃饭的桑枝。她之所以这么问,表面上是在关心桑枝,实际上是想让门正知道桑枝要挺着大肚子去找他儿子。

    “我和边儿已经商量好了,明天就去,怎么了?”桑枝把一大块牛肉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问道。

    “枝枝,你要去找少庭?”果然,林雅然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门正抢在了前面。这正是林雅然想要的效果。毕竟自己是个女人,说话威严不够。可是如果门正出面不让桑枝去找少庭的话,她多少碍于公公的威严给些面子吧?

    “是的,爸,我认为少庭没……”‘死’字还没说出来,就被门正打断了。“枝枝,你不能去。你现在怀着我们门家的骨肉,之前在医院检查的时候医生不是说很可能是男孩吗?现在这个孩子就快出世了,我不允许你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事。实不相瞒,我今天过来,就是因为少庭。”

    “爸,你也认为少庭没有死吗?”桑枝听出了门正话里的弦外之音,激动地问道。

    门正看了桑枝一眼,然后神色凝重点点头:“恩。”他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岂能是那么好骗的?尸体都没找到就胡乱造谣说少庭死了,这不得不让人怀疑背后有人捣鬼。可是能利用央视新闻记者来播报这件事的人,一定不是小人物。

    难道是……

    门正刚想到那个人,却被桑枝的大呼小叫给打断了。“那爸您打算怎么办?您今天过来,一定是想到好办法了吧?”

    桑枝一脸期待地望着门正,门正也不忍心让桑枝失望,很用力地点点头,说道:“恩,这件事情我自有办法,你不用担心。枝枝,你只要把孩子照顾好就行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既然门正都这么说了,桑枝也就放心了。虽然很想知道他到底有什么好办法,但是桑枝知道如果门正想告诉自己的话,根本就不用自己追问,他自己会说出来。既然他不说,也就是不想让自己再过问这件事。

    桑枝是个识趣的人,所以也就没问。

    这下桑枝心里倒是放心了,可是门边儿心里就着急了。他们家雷刚也还没下落呢。

    “二爷,你能不能顺便帮我找找雷刚的下落啊。他也失踪了……”门边儿很小心地问道,生怕门正会摇头拒绝。

    “我知道。我会派人同时把少庭和雷刚找回来的。你放心,他们俩谁也不会有事。”门正铿锵有力地说道。

    有他这句话,门边儿也就放心了。像他们这种的家庭,稍微使些手段就没办不成的事儿。

    吃过饭之后,林雅然怕桑枝累坏了,就让门边儿扶着她回房休息了。两人来到房间之后,门边儿突然想到了太爷爷门光荣,歪着脑袋看着桑枝问:“二婶,二叔和雷刚出了这么大事情,二爷都露面了,怎么没见太爷爷露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