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太爷爷年纪大了,经不起这么折腾了,我想应该是妈吩咐大家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他老人家吧。”桑枝坐在床上,十分谅解地说道。

    “可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嘛,太爷爷平时都不看电视吗?”门边儿还是感觉很奇怪。

    “爷爷这个岁数的人都不喜欢看电视,他们倒是喜欢听广播。”桑枝回答。

    “可是最近广播也都在播放地震的事情啊!”门边儿坚持道。

    桑枝倒!

    这次桑枝真的是无话可说了。柳城地震闹得全国都沸沸扬扬的,最近各大电视台都在转播地震的事情,广播里应该也都是关于地震的情况。就算老爷子不看电视,听广播也能得知少庭的事情吧?

    可是为什么老爷子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他对门少庭的爱可不比自己少。

    这还真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如果不是门边儿提醒自己,桑枝差点都没注意到。

    不过就算是桑枝想破头皮都不会想到原因,所以就主动放弃了。太爷爷是那么的爱少庭,也许这会儿他正在心里为少庭难过呢。

    虽然门正已经把寻找少庭的事情揽在了自己身上,桑枝这心里还是很不放心。她打开手机网页,到处都是最近更新的关于地震的新闻。桑枝在里面找了找,终于找到一条有关上校的新闻。

    点开网页之后,桑枝一下子震惊了。新闻上说某抢险部队失踪的两人尸体目前已经找到。经法医检测,这两具尸体就是之前失踪的门少庭和雷刚二人。

    坐在一旁的门边儿也看到了这个新闻,她一下子把手机从桑枝的手中抢过去,将那条新闻重新播放了一遍。看完新闻之后,两人又抱在一起哭成了泪人。

    她们的心里原本还寄存着门少庭和雷刚生还的希望,可是这则新闻曝光后,两人的心彻底死了。

    你明白那种看到了星星之火,以为很快就可以燎原,等到的却是火星被雨水浇灭的结果之后的痛苦么?

    你明白那种你已经从山谷爬到了悬崖边上,以为很快就能上去好好地睡一觉,却突然被人一脚踹回山谷的绝望么?

    桑枝和门边儿理解。

    两人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桑枝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打开手机重新看了一遍那则新闻。上面有门少庭和雷刚两人的尸体。桑枝把画面暂停,仔细观察那两具尸体,他们的衣服残全不全,破成了碎片。有几片还在风中飘飞。破烂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还没凝固,看来死亡时间并不长。

    看两具尸体的长度,大概都有一米八左右。门少庭和雷刚差不多也是这个身高。两具尸体有一具非常结实,另一具稍微偏瘦。偏瘦的那只应该就是门少庭。只不过他们的脸……

    他们的脸上沾满了鲜血,根本就认不出来是谁。

    “二婶,怎么了?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门边儿见桑枝一直对着手机屏幕发呆,立马停止哭声凑过来问道。

    “我也不清楚,你看他们的脸……”桑枝把手机递给门边儿。

    门边儿盯着两个人的脸看了好一会儿,那个身材偏结实的男人,虽然他的体型跟雷刚很像,可是那张脸……总觉得很奇怪。猛一瞧觉得是雷刚,可是仔细观察又觉得不像。

    “二婶,你是说,你怀疑这两个人不是二叔跟雷刚?”门边儿抬起头看着桑枝疑惑地问道。

    桑枝点点头,然后又摇摇头。她也拿不定主意。如果说这两具尸体不是少庭和雷刚的,可是为什么他们在这两具尸体的口袋里翻出了少庭和雷刚的证件照?

    桑枝心里充满了疑惑。到底是不是他们两人,恐怕也只能等到尸体运过来之后才能辨认。

    “时间不早了,我们睡吧。”桑枝不想再去想这些让人头疼的事情,关掉手机,对门边儿说道。

    “恩。”门边儿点点头,“我们一起睡。二婶,我不想一个人睡,我怕。”

    门边儿眼睛里含着眼泪。她真怕自己一个人睡觉,半夜会被噩梦吓醒。

    “别怕啊。”桑枝握着门边儿的手安慰道,“有二婶陪着你呢。”

    两人在被窝里躺好之后,桑枝关掉了台灯。屋子里立刻黑暗下来。

    桑枝的眼珠子在黑咕隆咚的空气里转来转去,怎么都睡不着。门边儿更是睡不着,她光是想想那两具尸体就觉得难过。

    “二婶,你睡着了吗?”门边儿轻声问道。

    “没,怎么了?”桑枝在黑暗中扭过头问道。

    “二婶,我……我真不知道如果那件事是真的,我以后该怎么活下去。”门边儿说到这里,声音变得哽咽了,“二婶,起码你跟二叔还有孩子。就算二叔真的没了,你也可以陪着孩子活下去。看见这个孩子,就等于看见了二叔。可是我呢?我什么都没有了,我爸妈死了,雷刚就是我唯一的亲人。可如今雷刚也……我肚子里又没有他的骨肉。我真的不知道我以后还有什么勇气活下去。呜呜……”

    “边儿,别哭了。谁说你只有雷刚一个亲人了?你不是还有我吗,不是还有太爷爷吗?你不是一个人,振作一点。”桑枝虽然嘴上说着这话,心里却哇凉哇凉的。

    门边儿说的对,不管怎么样,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可是她呢,什么都没有了。没有亲人,连唯一的爱人也没有了。如果自己是她的话,恐怕早就崩溃了。

    “我知道,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我把雷刚视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甚至我父母死的时候我都没有这么难过。呜呜……二婶,你应该明白我心里的感受吧?”

    桑枝怎么可能不明白呢。她现在心里已经很难受了,可她跟门边儿比起来还算好的。所以现在门边儿心里一定比自己还要痛苦一百倍。

    想到这些,桑枝忍不住紧紧地抱了一下自己高高隆起的肚子。她突然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只顾着自己的感受,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肚子里这个尚未出世的宝宝。

    这可是门少庭的新骨肉啊。医生说是个男孩,长大了一定会很像少庭。自己爱少庭,也同样爱肚子里的孩子。

    听着门边儿在一旁的哭泣声,桑枝在心里暗下决定,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不好好吃饭了。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自己一定要好好地活下去。等孩子以后长大了,她就把自己跟他爹的故事讲给他听。

    桑枝一定要让肚子里的孩子知道,自己有一个非常非常伟大的父亲。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门边儿停止了哭声,桑枝也渐渐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梦见了门少庭,他微笑着告诉自己他的现况。他亲切地喊自己小傻瓜,让自己不要为他担心,他说他现在很快乐。他还帮桑枝抹掉眼泪,责怪桑枝只顾着担心他没有照顾好肚子里的孩子。

    桑枝紧紧地抱住门少庭,对他说对不起,都是自己不好,没有考虑到他们的孩子。只要他能平安回来,自己以后什么都听他的。会好好吃饭,好好睡觉,好好照顾肚子里的宝宝。

    门少庭什么都没说,只是盯着桑枝的脸蛋看。他盯得很紧,看的桑枝有些不太舒服。

    “怎么了,少庭,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桑枝抬起头,捂着自己小巧的脸蛋问道。

    门少庭只是看着她,并没有回答。这让桑枝的心里有些发慌了。少庭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他的眼神里好像有种很复杂的东西?

    “少庭,你怎么了?”桑枝担心地扯过门少庭的手,却扑空了。

    桑枝心里一惊,猛地抬头去看门少庭,却发现他的身影正在逐渐变成透明。桑枝心里慌乱如麻,急忙伸手去触摸,可是怎么都触摸不到。

    就在门少庭的身影彻底消失在空气里的时候,桑枝听到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我会在天国等你。”

    “啊——”

    桑枝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大口地喘着粗气,回过神来才发现原来是自己做的一场噩梦。

    躺在她身旁的门边儿也被桑枝这一嗓子给惊醒了。她从床上坐起来,抓着桑枝不住颤抖的手问道:“二婶,怎么了?做噩梦了吗?不要怕,只是一个梦而已。”

    “可是现实也好不到哪儿去。”桑枝想到那个噩梦,想到门少庭的身影慢慢从自己面前消失,眼泪忍不住从脸颊滑落下来。

    “你不会也梦到二叔了吧?”门边儿看着桑枝一脸惊讶地问道。

    可是桑枝这会子正伤心呢,根本就没注意到门边儿用了一个‘也’字。桑枝点点头,把自己的梦告诉了门边儿。这时,门边儿也想起了自己的梦。她梦到雷刚了,雷刚在梦里还跟她提起了门少庭。

    只不过门边儿做的是好梦,她梦见雷刚没有死,雷刚告诉她不要伤心,自己很快就回来。就在两人深情地拥抱在一起的时候,桑枝‘啊’的一声尖叫,把门边儿从美梦中拉了回来。

    门边儿也把自己的梦讲给桑枝听。桑枝听了后立马拉着门边儿问:“你梦见雷刚跟你说少庭怎么了?”

    被桑枝这么一问,门边儿才发现自己突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明明刚才还能记起来的。

    “不好意思啊,二婶,你先别着急,让我好好想想。”桑枝搔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她漆黑的美目眨了眨,有些不确定地说道:“雷刚好像说,二叔也还活着。只不过好像是因为什么原因,他现在不能回来。二婶,对不起,至于那什么原因,我真的记不起来了。”

    “没关系,只要少庭还活着就好!我就知道少庭一定会活下来的!”桑枝开心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