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边儿汗!这只是她做的一个梦而已,看把桑枝开心的。不过,门边儿也希望自己能美梦成真。等雷刚回来了,他们就去结婚登记生孩子,该多好。

    看着桑枝开心的模样,门边儿也不忍心往她身上泼冷水。虽然屋子里开着空调很暖和,门边儿还是给桑枝披上了一件皮草。她是孕妇,身子要比一般人娇贵一些。平日里什么都得在意着,要不然对孩子不好不说,以后也有可能落下病根。

    “二婶,二叔跟雷刚都不会有事情的。目前最重要的,是照顾好自己和宝宝的身体。”门边儿抓着桑枝的手安慰道。

    桑枝重重地点点头,心情缓和了不少。

    桑枝和门边儿下去吃早饭的时候,发现门正已经离开家门了。桑枝关心地问了一句,林雅然说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先回公司了。

    “妈,为什么我好几天都没看到爷爷啊?”吃饭的时候,桑枝有些好奇地问道。以前吃饭的时候门光荣经常过来跟他们挤一块,说是心里惦记自己的孙媳妇。由于桑枝这几天心情不好,一直没注意这事儿。就在刚才,桑枝突然想到昨天门边儿对自己说的话,这才想起来门光荣好像很长一段时间没来吃饭了。

    “这个,妈也不太清楚。听他院子里的几个小兵说老爷子去旅游了。这阵子发生的事情太多,我这心里很慌乱,也就忘记了告诉你这事儿。”林雅然解释道。然后夹了一块肉放在桑枝的碗里,“枝枝,你多吃一些啊。孩子很快就要出世了,这几天你必须吃好喝好,养好精神,什么都不要去想。”

    “恩。”桑枝点点头,心里有了一丝失落。她本来想跟门正商量一下少庭的事情,可门正回公司了。后来想去找老爷子商量一下也行,谁知他老爷子也不在家。

    林雅然看出了桑枝的不对劲儿,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她问道:“怎么了,你是不是找老爷子有事儿啊?”

    桑枝点点头,苦笑一下:“妈,昨天的新闻你看了吗?”

    “什么新闻?”昨天晚上林雅然在房间里跟门正聊了好长时间,根本就没看新闻。难道又出了什么事情吗?

    “少庭和雷刚的尸体找到了。”桑枝很平静地说道。可是她的心里已经开始波涛汹涌了。

    “啊?”林雅然吓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尸体?这怎么可能?昨天门正明明告诉自己少庭和雷刚很可能没有死的。

    “你确定是少庭和雷刚的?”林雅然抓着桑枝的手,有些不敢相信地问道。

    “我不敢确定。可能要等到尸体运回来才能确定。”桑枝好看的眉头拧了一个疙瘩。

    “恩。”林雅然点点头,拿出手机给门正发了条短信:看新闻没有,少庭和雷刚的尸体怎么回事?

    很快,林雅然收到了门正的回信:在我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之前,此事先不要声张。你只要安抚好桑枝就行了,其他的事交给我处理。

    看到门正的短信,林雅然一颗悬到嗓子眼的心脏也就落地了。昨天晚上门正告诉她怀疑这件事情背后是个大阴谋。

    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这些年门正虽然仗着父亲,在生意上如鱼得水,但是明着暗着的也得罪过不少的人。也许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并不是冲着自己儿子来的,而是冲着自己来的。他们肯定是嫉妒自己的企业做得太大,所以想趁机搞垮自己。

    但如果他们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搞垮门正,那真是太可笑了。

    吃过饭之后,林雅然建议门边儿陪着桑枝出去走走。今天的阳光不错,出去晒晒太阳,也许心情会更好一些。

    桑枝这段时间整天赖床上,确实憋坏了。所以并没有拒绝林雅然的好意,拿着她给的那张银行卡就跟着门边儿出去了。两个女孩子逛街,可是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呢。

    很罕见的,今天帝都没有雾霾。天空很清澈,阳光很明媚。几朵棉花糖一样的云朵缓慢地在天空飘来荡去,看起来悠闲极了。

    门边儿拉着桑枝进入一家商店,买了一大盒德芙巧克力。人在心情失落的时候,吃这个东西最管用了。不得不说,巧克力真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它的香醇仿佛能融化人苦涩的内心,让挣扎在痛苦边缘的人们感觉到一丝甜蜜。

    “二婶,以后再想二叔的时候,就吃一块吧。嘴巴里甜了,就不会感觉到内心的苦涩。”门边儿微笑着把巧克力塞到桑枝的包包里,然后背在了自己身上。

    “那我要吃成胖子,他回来会不会嫌弃我?”桑枝开玩笑地说道。说完之后,眼睛里泛起一层薄雾。她扭过头,看着匆匆行走的人群,内心有种复杂的感觉。

    “他敢?没听说过每逢佳节胖三斤吗?”门边儿这话说完,两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现在正月还没过完,帝都的温度依然很冷,但是大街上除了桑枝和门边儿两人裹着厚厚的羽绒服之外,其他人都穿着轻巧的呢子外套,甚至有些女人穿着超短裙和黑丝袜。

    门边儿扶着桑枝,两人一边走一边讨论大街上人们的穿着,看见穿的极少的,也会发自内心地替她感到寒冷。

    两人簇拥在一起,逛了一条又一条街,买了一件又一件衣服,最后累得门边儿实在拿不动了,只好拖着桑枝打车回家。门边儿也是第一次为那些男人打抱不平。老婆或者女朋友出来逛街,买的东西都得自己拿。更过分的是,里面每一样东西是买给自己的。受了一路子的累,你说冤不冤啊!

    “二婶,帮你提了这么多东西都快把人累死了,快说吧,你要怎么感谢我?”刚坐上出租车,门边儿就嚷嚷着要回报。

    “你想让我怎么感谢你?”桑枝宠溺地看着门边儿说道。这一路上可多亏了这小丫头啊,自己怀孕了什么东西都拿不了,所有的东西都得她一个人扛着。

    “恩,我看上你那件千鸟格呢子外套了。不如,你送给我怎么样?”门边儿忽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看得人都不忍心拒绝。

    “行,怎么不行啊。这里的衣服,只要你喜欢,随便你怎么挑!”桑枝爽快地答应了。再说这些衣服本来就是照着门边儿的身材买的,桑枝现在怀孕了根本就穿不上。

    两人聊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司机大叔正在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她们两个。两人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桑枝看着司机大叔问道:“怎么了?车子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司机大叔摇了摇头,说道:“车子没有问题。可问题是,我还不知道你们要去哪里。”

    司机大叔话音刚落,两人差点晕倒。她们两个光顾着说话了,都还没告诉人家司机目的地呢。

    “我们要去军区大院。”桑枝话音刚落,司机大叔的眼神都变亮了。军区大院,在那里住的可不是一般人啊!不过这也不奇怪,在这大帝都里,一根电线杆砸下来,死了十个人,有九个是当官的,或者干部家属。

    “好嘞!”司机师傅话音未落,车子就开出去好几米。随后就听到后面传来门边儿的尖叫声:“大叔,你慢点儿,我二婶怀孕了,经不起折腾!”

    “没事儿,小姑妈,坐我这车你就放心吧!我开了六年车了,稳着呢!”司机大叔自信满满地说道。

    还别说,司机大叔这话可不是吹的。他的车却是很稳,从始至终都是一个速度,而且中途一点都不颠簸。桑枝都坐到家门口了,竟然有种没坐够的感觉。

    “师傅,你这开车的技术挺不错啊。”下车之后,桑枝跟司机闲扯了一句,没想到司机师傅倒是拽上了:“那可不?不是我吹,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是个赛车手,是狼山的赛车冠军呢。只是后来家里出了点事儿,我发誓再也不塞车了。两位小姑妈,你们要我名片不?下次出门之前打我电话,我就来这接你们。”

    桑枝也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接过来司机师傅手中的名片,笑着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被门边儿扶着回家了。

    可是走进家门之后,原本美丽的心情再次挫败下来,桑枝和门边儿看着客厅里摆放的两具尸体,吓得魂儿都快丢了。

    “这是什么时候运来的?”桑枝一根手指颤抖地指着地板上的尸体,说话声音都变了。

    “少奶奶,今天中午就到了。夫人和我分别给他们把脸擦干净,身上也擦了一遍,换了身干净衣服。您和边儿小姐要是有什么想说的,就过去跟他们说几句话吧。”吴妈说完叹了口气。

    桑枝还没来得及反应,门边儿就一把撒开她的胳膊冲了上去。然后就是趴在两具尸体上大哭。买来的衣服散落一地。

    吴妈因为担心桑枝怀着孩子身子骨不方便,赶紧小跑过去扶住了她,也顾不上掉在地上的衣服。

    “少奶奶,节哀顺变吧。边儿小姐想哭,您就让她哭个痛快。可您跟她不一样,您现在怀着孕呢,您不能哭。”吴妈只顾着自己说话,完全没意识到桑枝已经开始不对劲儿了。

    她看着躺在地上盖着白布的两具尸体,身体越来越虚弱。突然眼前一黑,桑枝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少奶奶,少奶奶,少奶奶——不好了,少奶奶晕倒了!”吴妈扶着晕倒在地上的桑枝,扯着嗓子喊道。

    门边儿也顾不得趴在地上大哭,立马跑过来帮着吴妈把桑枝扶到二楼卧室的床上。林雅然听到这边的动静之后,也匆忙赶了过来。门边儿看到她的眼睛已经红肿了,估计是刚刚躲在房间里哭过。

    在门家当了十几年的保姆,吴妈也算是很有经验。不用林雅然吩咐,吴妈就知道打电话通知医生过来。他们的军队有专门的疗养院,疗养院里有很多经验丰富的医生,这些医生要比社会上那些医院的医生靠谱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