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这次请来的是疗养院里最好的医生安井然。这位医生家里几代人都是中医,后来他父亲有送他去欧洲留学,学习了西方先进的西医,他给人治病的时候喜欢中西结合,疗程短见效快治病准。不过,安井然平时给人看病最喜欢用的还是中医。

    给桑枝把过脉之后,安井然皱着眉头说道:“最近少夫人情绪波动太大,加上原本小产过一次,身子骨本来就弱,所以很可能有难产的现象,并且会大出血。”

    “那剖腹产安全吗?”林雅然抓着安井然的手情绪激动地问。她的孙子和儿媳妇可千万不要出现什么差池啊!

    “剖腹产对孕妇有一定的危害性,不建议剖腹产。”安井然摇头道。

    “那怎么办?”林雅然有些茫然失措了。

    “我给少夫人开几副中药,你按时给她服下。这几天不要再让她受到什么刺激,最好不要让她知道关于少爷的任何坏消息。”安井然嘱咐道,同时他已经开好了方子。

    “谢谢安医生。”林雅然接过药方,感激地说道。过了几秒中,林雅然又问道,“我只需要给枝枝吃中药就好了吗?还有什么其他需要做的吗?还有枝枝,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放心吧,少夫人只是一时间无法接受事实,所以才晕倒的,很快就能醒过来。按照我给你的方子,早中晚各服一次,三天之内情况便能好转,然后就耐心等待顺产。”安井然说道。中药的效果其实是没有这么快的,可安井然开得方子是经过自己改进的,所以效果提升了好几倍。

    “是是是,我一定会按照安医生说的去做。今天真是打扰您了,不好意思。”林雅然恭恭敬敬地说道。虽然自己家老爷子在军队的级别已经很高了,但是她还得敬安井然三分。因为安井然虽然在军队里没有级别,可是他的医术高超,医德高尚,自然在群众心目中威望极高。

    “没关系。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安井然说完之后就离开了。

    门边儿因为之前一直生活在外面,对军队里的事情一点都不了解,所以她并不理解为什么林雅然会对一个医生这么有礼貌。安井然走之后,门边儿把林雅然拉到一边,悄悄地问:“二奶奶,那个医生是谁啊?你怎么对他说话的态度这么恭敬?”

    “嘘——你小声点儿,这可是咱们军区疗养院的首席医生,很厉害的。别说我,就是你太爷爷也得敬他几分。”林雅然指着门边儿的鼻尖宠溺地说道。

    “哦。”门边儿若有所思地哦了一声,还是有点不敢相信这么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会这么厉害。

    桑枝醒来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吴妈熬了一碗燕窝端过来给她喝。可桑枝只要一想到躺在客厅的那两具尸体,就胸口发闷,什么东西都吃不下。尽管吴妈再三劝阻,桑枝依然是滴水未进。

    最后吴妈实在是没办法了,只好把林雅然给叫来。可她这个当婆婆的好劝歹劝就是没有劝动桑枝。

    门边儿因为太伤心想一个人静一静,所以此刻并不在屋子里。既然桑枝实在是不愿意吃东西,林雅然只好借着让吴妈把燕窝端走的理由把她打发出去了。现在屋子里只剩下林雅然和桑枝两个人。

    “枝枝,可怜的孩子,这些日子真是让你受苦了!”看着桑枝那张苍白的只有巴掌大的小脸,林雅然的心里泛起阵阵心疼。桑枝摇摇头,说不辛苦。能够嫁给少庭不知道自己是修来的几辈子福分呢,这应该是很值得开心的事情才对。

    林雅然苦笑一下,宠溺地抱着桑枝的脑袋,然后两人都没有说话。

    “妈,少庭和雷刚的尸体,你和爹打算怎么处置?”过了好久,桑枝打破了空气中的沉默。

    林雅然心疼地看着桑枝憔悴的小脸,说道:“办葬礼。给他们两个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绝对不能给咱们门家丢人。”林雅然说到这里停下来想了下又补充道,“门边儿喜欢雷刚,雷刚也喜欢边儿,虽然两个人还没领证结婚,但是让雷刚以边儿未婚夫的身份加入我们门家,我想边儿一定会同意的。”

    “妈,您真的觉得少庭他……不在了吗?”桑枝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她感觉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一点都不真实。

    “尸体都在这儿摆着,还能有假吗?”林雅然坚决地说道,眸中掠过一丝惊慌。

    “可我还是觉得少庭没有死。”过了好长时间,长到林雅然坐在床边上都快睡着了,桑枝才小声嘀咕道。

    第二天早晨,门正从公司回来了。他要为自己的儿子准备葬礼。他们把客厅弄成了灵堂,门少庭和雷刚被放大的黑白照片摆在正中央。有不少门正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前来瞻悼。桑枝和门边儿只负责在一旁哭,顾不得跟这些客户寒暄。

    而跟客户寒暄的事情就交给了门正和林雅然。

    灵堂里前来瞻悼的人来来往往,有不少是前来巴结讨好门正的,想要趁着这个机会攀上门正这棵大树。也有不少是表面上花言巧语,背地里想捅门正一刀子的。比如说下面来的这位。

    门正刚好送走了一个过来攀关系的,灵堂里就出现了一个穿着很奇怪的老头。这个老头年纪大概五六十岁,穿着一身唐装,戴着老式的黑框眼镜,脑袋上的头发都掉没了。小眼睛贼溜溜冒着亮光,让人一看就觉得此人很精明,不是什么善茬。

    果然,此人一进门就开始揭门正伤疤。“哎哟,门老兄哦,你说你这人精明一辈子,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忙活了这么大半辈子,积攒下来这么大的家业,等你老了不就是要传给你儿子嘛!可是现在令公子没了,你要这么大的家业有什么用?你死了也没人继承!哎!老朽真是替你感到难过啊!”

    老头说完,还假装用衣角擦眼泪。

    正坐在一旁痛哭的桑枝有些看不下去了。这老头什么人啊?人家死了儿子你就这么高兴?改天要是你家也摊上这事儿,看你还敢不敢像今天这样说风凉话!

    桑枝本想冲上去大骂这个年龄比别人大,素质却还没小学生高的老头子一顿。这时,门正开口说话了。

    “张老兄,你放心。就是你自愿跪在地上给我磕三个响头喊我三声爷爷,我也不会把我的一个子给你继承的。”门正说完,唇角带着似有若无的讥笑,像极了年老后的门少庭。

    桑枝看得眼前一亮,心里乐开了花。真不愧是一对父子,说话的语气和神态都这么相似。只不过,或许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穿唐装的老头有些被门正激怒了,一张老脸惨白,眼珠子瞪得老大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呵呵,张老兄,开个玩笑,不要这么当真嘛!把自己气出病来可不好。我死了财产没人继承事小,你死了尸骨未寒你的三个儿子就在争你的家产事大。为夺家产,亲兄弟间互相残杀的事件不在少数。”门正说完,用手掩着嘴角笑了。

    穿唐装的老头气得眼珠子都快掉在地上了。他的脸气得一阵青一阵白。愤恨地把手上的纸钱摔在地上,跺脚走开了。

    “张老兄,慢点儿走,不送!”门正在后面悠闲地笑着摆手。

    桑枝看到这一幕,真是爱死自己这个公公了。他刚才的表现简直跟门少庭一模一样,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想必门正年轻的时候也是迷倒了无数无知少女的芳心吧?自己这个婆婆林雅然能嫁给他也真是挺幸运的。

    桑枝突然有点好奇自己婆婆跟公公是怎么好上的了。他们那个年代应该都流行相亲吧?但这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像他们这种大户人家的,思想都比较开放,也有不少自由恋爱的。林雅然刚嫁给门正的时候,会不会也跟自己刚嫁给门少庭的时候一样,觉得自己的男人很坏很腹黑?

    门边儿看到刚才二爷的表现,也是差点没笑出来。要不是因为这是桑事现场,死者还是自己爱的人,门边儿早就笑的肚子疼了。

    “哎,你有没有觉得,二爷很可爱?”门边儿拉着桑枝的胳膊小声问道。

    “当然了,公公最可爱了!”桑枝说这话的时候,小脸有些红了。

    张毅然走后,门正在他身后狠狠地啐了一口唾沫。这个张老头,可不是什么好东西。平日里跟自己做生意就爱耍手段,说话也非常不中听,经常跟自己作对。说不定这场阴谋的背后策划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阿正,这人是谁啊?”林雅然把门正拉到一边,小声地问道。

    “狗东西!”这里没旁人,门正说话也就放开了,心里生气就痛快地骂出来。他这么一骂,林雅然差点笑出来。结婚这么多年,林雅然还是第一次听到门正骂人呢。

    “这人一看就是来搅局的,你也别太生气啊。”林雅然拍着门正的胸口安慰道。

    “我生气不是因为他搅局,而是因为这老头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在生意上处处跟我作对,爱耍手段。可我不但没有被他压垮,反而越来越强大了,这人气不过,变得分外眼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说不定他就是整件事情的大boss之一。”门正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这件事情不只是一个幕后策划人?”林雅然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

    门正点点头,说道:“是的。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幕后策划人很可能还有一人。可是这个人真是太神秘了,我派好多人去找都没找到。”

    林雅然眉毛拧紧,瞬间觉得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起来。

    因为尸体被发现的时候,死者已经死了两天多了,在灾区现场又放置了一天,今天送来已经是第四天了。尸体上已经出现了异味,如果不赶紧卖掉的话,恐怕会腐烂。所以门正决定今天一天让亲戚朋友前来瞻悼一下,明天就入土下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