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天黑之后,门正把前来瞻悼的人都送走,屋子里只剩下了家人。门玥玮知道了哥哥的死亡,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雷明知道了哥哥的死亡,更是哭得死去活来。可他还得一边哭一边照顾门玥玮。

    莫青莲和桑梓闻讯之后火速赶来,看到自己的女婿躺在灵床上,莫青莲难过得差点晕倒。想到自己第一次见到女婿时的情景,一开始自己还埋怨这两人结婚了也不告诉自己,冲女婿大发脾气。后来突然注意到自己这女婿条件还不错,人长得又高又帅,家里还有钱,又是红三代,自己就火速爱上这个女婿了。

    其实不需要后面的两个条件,只要男生长得又高又帅,就算没有钱,不是红三代,也会非常吸引像莫青莲这样的花痴女人的。

    如今自己那个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女婿躺在这张冰冷的床上,他闭着眼睛,再也不会开口说话。甚至他的身体不能一直保持这么新鲜完整,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点腐烂。只要一想到这些,莫青莲就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炸了。

    为什么会这样?这么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早就离开了呢?难道是上帝都嫉妒他了,所以要把他带走?

    莫青莲真的不敢想象以后过年回家,女儿一个人带着孩子过去,却没有门少庭的情景。真是太可怕了,一个好好的人就这么没了,想想就觉得好恐怖。

    莫青莲开始选择逃避。她不要看到门少庭的尸体,因为她会胡思乱想。

    桑梓这个人也是情绪比较激动,但是毕竟他是男人,不会跟莫青莲那样激动地发疯。他抹去脸上的几滴眼泪,就走过去跟女儿桑枝说话去了。

    “枝枝,不要太难过,作为一个干部家属,你的男人为国捐躯是一件骄傲的事情。你应该为他感到骄傲,而不是难过。”桑梓口是心非地说道。其实他心里想的是,谁爱为国捐躯谁捐,反正我和女婿不捐。可是他能拿这种话安慰自己的女儿吗?肯定不能。

    “可是我真的不需要这份骄傲,爸爸!我只是想跟少庭幸幸福福地生活一辈子。可是这么简单的愿望,在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几乎是不可能的。呜呜……”桑枝说着说着又哭了。

    桑梓不知道该怎么劝她了,索性闭嘴不说话。

    雷明安慰了门玥玮之后,又跑过来安慰门边儿。虽然门边儿和雷刚并没有结婚,但是雷明已经在心里承认她这个大嫂了。

    “大嫂,你别哭了。我哥在天上肯定不愿意看到你哭。”雷明拿出一包纸巾递给门边儿。

    “你说什么?”门边儿停止哭声,一脸惊喜地盯着雷明。

    “我说我哥舍不得你哭。怎么了?”雷明奇怪地看着门边儿,这女孩抽什么风呢,刚才还哭得七荤八素的,现在怎么突然开心起来了呢?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爱我哥啊?

    “我是说前面那两个字,你刚才喊我什么?”门边儿眨巴着漆黑的大眼睛问。

    “大嫂啊。”雷明如实回答。

    “哈哈,这么说你已经承认我是你们家的一员了?我也就可以为了你哥终身不嫁了?”门边儿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如果不能和雷刚长相厮守,那就为了他一辈子独守空房吧。

    “前半句成立,后半句不成立。”雷明想了下说道,“我哥肯定希望你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你现在还太小,一辈子对你来说太遥远。你只要做好现在就好,以后的事情就以后再说吧。”

    雷明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泛起一层混沌的雾气。但是很快雾气就消散开,他的眸子比之前更加明亮。“不过——”雷明眼波微转,看着门边儿说道,“就算你以后嫁人了,我一样承认你这个大嫂。”

    门边儿看了雷明好长时间。他长得真的跟雷刚好像啊。如果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雷明,而是雷刚该多好。

    “谢谢你。”门边儿微笑着说道。但她心意已决,这辈子非雷刚不嫁。

    林雅然本来是要把大家留下来一起吃顿饭的,可是都被大家推托了。人都走了之后,家里就只剩下她、桑枝,门正和门边儿四个人。

    吴妈给大家做了清淡的菠菜汤,每个人喝了一碗就回房睡觉了。明天是两人的葬礼,他们今晚一定要养足精神。

    一夜无梦。

    第二天桑枝醒来的时候才早晨七点。因为今天少庭就要被下葬了,所以桑枝早早地起了床,下楼去陪他了。她想好好地陪完他生命中最后的旅程。

    吴妈按照林雅然的吩咐给桑枝熬好了汤药端了过去。所以林雅然一大早晨起来还没吃饭就先被灌了一碗汤药,胃里翻江倒海的,十分不舒服。可她却一直皱眉忍着,什么都没说。

    这天中午的送葬队伍人很多,秩序有些混乱,再加上桑枝大着肚子,所以林雅然和门正一致认为桑枝应该留在家里。可林雅然还是有些不放心桑枝一个人在家里,就让门玥玮留下来陪她。门玥玮执意要送自己这个双胞胎哥哥最后一程,实在没办法,只好让雷明留下来陪桑枝。

    外面吵吵闹闹的,都快到一点半了送葬的队伍才出发。等外面的吵闹劲儿过去之后,已经两点多了。

    桑枝坐在卧室的床上想着事情,雷明站在卧室的窗前望着外面出神。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子里很安静。

    过了好一会,桑枝才对雷明说道:“雷明,你怎么不坐下啊,一直站着不累吗?”

    “嘘——”雷明扭过头,把中指竖在嘴巴上,做出噤声的动作。这让桑枝感觉很奇怪,难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怎么了?”桑枝下意识把声音降低了不少。

    雷明没有说话,而是径直朝桑枝走过来。他把双手支撑在床上,看着桑枝小心翼翼地说道:“我不是雷明。”

    “啊!”桑枝被他这句话吓了一大跳。不是雷明,难道是鬼啊?

    “别害怕,我不是鬼。”似乎能听懂桑枝的心声似的,雷明调皮地眨了眨眼睛。

    不是雷明,不是鬼,那还能是谁?

    “雷明,你别闹了,有事儿快说,没事儿一边凉快去!”桑枝没好气地推了他一把。

    “哎,我真的不是雷明呢。不信我证明给你看啊!”雷明笑着说,眼角露出狡黠的光。

    “怎么证明?”桑枝半信半疑地看着雷明,不知道这家伙在玩什么把戏。

    “当当当当!”雷明像是变戏法似的,话音刚落手里就出现了一封信。可是他就凭这封信就能证明他不是雷明吗?当枝姐是白痴啊!

    “诺,打开看看!”雷明努努嘴,示意桑枝把信打开。

    桑枝没好气地‘切’了一声,把信拿过来撕开。当她看到那封信的落款的时候,一下子惊呆了。

    落款处是上校的名字,时间是正月十三,也就是昨天。

    桑枝仔细地看过每一个字,这确实是门少庭的字。昨天门少庭还给自己写信了呢,也就是说门少庭根本就没死?那么那两具尸体呢,为什么跟少庭和雷刚一模一样?

    “这不是少庭的字吗,他现在在哪里?”桑枝抬起头,看着雷明问道。

    “呵呵,现在你该知道去是谁了吧?”雷明,哦不,应该说是雷刚笑着问道。

    “雷刚,你怎么回来了?为什么少庭没有回来?这封信是他让你带给我的吗?”桑枝激动地一连串抛出这么多问题。

    “你现在还不需要知道这么多,你只要知道我们都还活着就没事了。我还有秘密任务在身,得先走了。”雷刚说完就要走,可是桑枝心里还有很多疑问并没有问。

    “雷刚,雷明呢?”桑枝明明记得刚才林雅然是让雷明陪自己的啊?怎么一下子雷明就变成雷刚了?

    “嘿嘿,我把他打晕拖到卫生间了。”雷刚有些不好意思地笑道。考虑到时间不多了,雷明说不定很快就醒来了,在这之前雷刚一定要赶紧撤走。“嫂子,我和少庭还活着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啊!就连我亲弟弟雷明或者门边儿都不行。”

    桑枝一听这话有些傻眼了。为什么不行呢?他们两人,尤其是门边儿以为雷刚死了有多痛苦,桑枝可是看的一清二楚。现在好不容易知道了他们没死的消息,还不让告诉。有这么残忍的人吗?

    “我们正在执行一个秘密任务,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否则秘密泄露,任务失败了,我们俩就真的玩完了。我们也是相信你是个有分寸的人,所以才选择告诉你的。”雷刚双手抱拳,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好吧,放心吧,我是不会说出去的。”桑枝有些尴尬地说道。人家都把自己夸成这样了,她怎么还好意思拒绝。

    “嗯,很好。时间不早了,我要马上回去了。你去卫生间把雷明弄醒扶到屋里来,不要让别人发现任何可疑之处。”雷刚说完就从窗户上跳了下去。等桑枝走过去往下看时,人已经不见了。

    不愧是特种兵啊!这速度都快赶上火箭了!桑枝在心里感叹道。突然想到跟雷刚长得几乎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弟弟雷明还在卫生间躺着呢,桑枝赶紧来到卫生间。不过说来也奇怪,桑枝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雷刚把雷明打晕拖进厕所,这个雷刚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来到厕所之后,桑枝先是小声喊了雷明几声,可没什么反应,雷明依旧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桑枝摸着脑门想了想,决定用电视上经常用的方法——用凉水喷。电视剧里经常演某些人被人打晕了,失去了意识,然后那些坏人就找人弄来一盆凉水泼在他的身上。

    还别说,这方法倒是挺管用的。桑枝在嘴巴里含了一口凉水,还没来得及喷出来雷明就醒了。这让桑枝心里有点惊喜还有点失望。惊喜的是雷刚醒了,失望的是自己还没过用凉水喷人的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