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你要干嘛?”雷明睁开眼睛之后,看到桑枝正鼓着嘴巴瞪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吓得急忙在地上打了个滚。

    “噗——”桑枝喷掉口中的凉水,用袖子抹了抹嘴巴上的水渍,对雷鸣说道,“我看见你晕倒了,所以想用凉水把你弄醒。”

    “哦。”雷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突然想到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雷鸣挠了挠后脑勺小声嘀咕道,“我记得刚才好像有人在背后偷袭我,然后我就晕倒在了客厅里。可是我现在怎么会在这儿?”

    见雷鸣在一旁自言自语,桑枝的心里有些担心。雷刚吩咐过他还活着的事情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既然他那么相信自己,自己就一定要替他保管好这个秘密。

    “雷明,你在那儿瞎嘀咕什么呢?什么晕倒,什么客厅?我本来想上厕所,一进来就看见你躺在里面,还把我吓了一跳呢。”桑枝埋怨道,顺便把话题引开,“是不是因为雷刚的去世你这几天特别伤心,神经衰弱,所以出现了幻觉啊?”

    桑枝此话一出,雷明看着她发呆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地点点头:“有这种可能。”

    桑枝见雷明相信自己的话了,一颗跳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在了地上。还好没被他发现什么破绽,要不然自己就完了。啊不,要不然雷刚和少庭就完了。

    “那个,雷明,你这几天精神状态不太好,不如你去沙发上休息一下吧。我先给你倒杯热水缓解一下情绪。”桑枝说着就往客厅走去。其实她就是想让雷明喝完水好好睡一觉,然后把今天这件奇怪的事情给忘掉。

    雷明点点头,没有说话,心里却在怀疑那件事。他记得很清楚,自己确实被人偷袭了肯定没错。只是在他晕倒之前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模样,他只看到了一个很熟悉的身影。莫非……

    雷明想到了自己刚去世的哥哥雷刚。可是他的尸体现在恐怕都被埋进土里了,怎么可能是他呢。

    桑枝在给雷鸣倒的热水里加入了一片速溶安眠药,那是那天去逛街的时候,桑枝和门边儿偷偷买的。她们俩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开心,但是内心里其实非常难过。两人商量好,如果实在挺不下去了,就吃一粒好好睡上一觉。睡醒之后心情就会好上一些。

    不过后来两人都没有吃。现在桑枝终于把这片安眠药派上用场了。雷鸣对那杯水丝毫没有怀疑,一口气喝下去之后,没过多久就睡着了。桑枝从自己的卧室里拿来一块毛毯盖在他的身上。客厅里是开着空调的,所以不会太冷。

    得知少庭和雷刚根本就没有死的消息,桑枝真的是太兴奋了。这几天因为心情不好她一直没有好好吃东西,今天心情一下子好了,桑枝突然感觉肚子好饿。现在送葬的队伍还没到,林雅然和门边儿都不在家,就连吴妈都跟着送葬队伍离开了。

    桑枝大着肚子做饭很不方便,还好家里最不缺的就是水果。桑枝只好洗了个大红苹果充充饥,等到送葬队伍回来了,就让吴妈帮自己做点饭。

    一个苹果下肚,桑枝觉得胃里好多了。没过多大会儿,送葬的队伍就回来了。桑枝看到大家哭得眼睛都红肿了,尤其是门玥玮和门边儿。桑枝心里涌起一阵酸涩,可她始终都不能把事情的真相告诉大家。

    客厅里除了跟死者有直系亲属关系的门家人,几乎没有外人。门正一直忙活着在外面招呼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林雅然等女眷则留在客厅里发呆。

    门玥玮擦了擦红肿的眼睛,环顾四周后发现雷明睡着在沙发上。她走过去轻轻地晃了晃雷明,可是这家伙睡得很沉,根本就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门玥玮皱着眉头,小声嘀咕了一句‘这人怎么睡得跟猪似的,把他留在家里照顾嫂子还真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桑枝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来,她走过来对门玥玮说道:“玥玮,你就不要责怪他了。这几天家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雷明的心情也不好。他这些日子一定每天都在寝食难安里度过吧?今天是送葬的日子,他悲痛欲绝才沉睡过去。就让他多睡一会吧。”

    门玥玮撇撇嘴巴,冲桑枝撒娇道:“嫂子,他都没好好照顾你,现在你倒是替他说话了!”

    桑枝走过去拉住了门玥玮的小手,亲切温柔地说道:“他是谁啊?还不是你最最喜欢的男人啊。我替他说话,跟替你说话不都是一样的吗?”

    “我是我他是他,才不一样呢!”门玥玮撅着粉嘟嘟的小嘴巴说道。

    桑枝宠溺地翻翻白眼:“行了行了。你现在虽然这么说,恐怕要是我真的责怪了你的心肝宝贝,你第一个不乐意吧!”

    门玥玮撇撇嘴巴,没有说话。

    门边儿自从来了之后,就一直魂不守舍地坐在沙发上,一句话都没说。林雅然知道这孩子命苦,心里一阵叹息。她坐在门边儿身边小声地安慰了几句,然后就吩咐吴妈去做饭了。这次的葬礼挺折腾人的,大家都已身心疲惫。

    桑枝站在一旁看着门边儿孤独无助的样子,心里很是难过。说实话,她的心里有些动摇了。她在想,要不就把那个秘密告诉她吧,只要自己在一旁监督着,不让她说错话就行了。

    “边儿,你来我卧室一趟,我有事儿要告诉你。”桑枝走过去拉着门边儿的手说道。

    门边儿抬起脑袋,无精打采地望着桑枝,原本想拒绝,可脚下还是不自觉地跟着桑枝走了。门玥玮很好奇桑枝到底有什么事情,非得把门边儿拉到她的卧室,故意避开自己去说。可是桑枝并没有把自己喊过去,就证明她不想让自己知道那件事情。既然人家不想告诉自己,自己硬是挤过去偷听也没什么意思。

    来到卧室之后,桑枝插上门窗,拉上窗帘,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门边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皱着眉头疑惑道:“婶婶,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桑枝并没有理会她的不解,等她觉得一切准备就绪,没有人可以偷听到之后,才走到门边儿面前,凑到她的耳边小声说道:“我今天见到雷刚了。”

    “啊!你说什么……唔……”听到桑枝的话,门边儿反应很是强烈。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珠子惊讶得都快掉出来了。

    “嘘——”桑枝就知道她会有这种反应,所以下意识堵住了她的嘴巴,“边儿,你给我小声点儿。这事儿千万不能声张出去,知道吗?”

    “恩恩。”门边儿因为被桑枝捂着嘴巴,所以说话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是还是可以分辨清楚的。

    “那我松开你的嘴巴了哦,你待会儿可不能乱叫。”桑枝像是哄小孩子一样对门边儿说道。

    “恩恩。”门边儿使劲儿地点头。知道雷刚还活着的消息,门边儿真是太开心了。

    “婶婶,你是什么时候见到他的?在哪里见到的?为什么我没有见到啊?”受到刚才的教训,门边儿说话声音压低了好多。

    “就是在送葬队伍走了之后。边儿,我告诉你,这件事情千万不能泄露出去,知道吗?不然,雷刚和少庭都会有危险。”桑枝嘱咐道。

    “恩,不会的,婶婶你放心吧!”门边儿使劲儿点头道。忽然,她好看的眉毛皱了起来,“可是他为什么不肯见我啊?”

    “因为她怕你不小心会把这件事情声张出去。其实雷刚是不允许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你的,因为你年纪太小了,做事情不稳重。他们现在正在执行一个秘密任务的,现在所有人都以为他们死了,这样更有利于他们执行任务吧?要是你把这个消息给泄露出去,被那些坏人知道了,可能他们就会有危险。”

    桑枝很耐心地解释道。其实这些都是她自己编的,因为雷刚根本就没有告诉自己太多消息,他只是让自己守住这个秘密。桑枝之所以跟门边儿说这么多,就是为了告诉她这件事情的严重性,让她守住这个秘密。

    听了桑枝的解释,门边儿很是用力地点点头:“婶婶,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告诉别人的!”

    “恩,边儿,你一定要守住自己的嘴。”桑枝再次叮嘱道。转而,她眨了眨长长地睫毛,看着门边儿补充道,“如果你不想让雷刚活着回来的话,你尽管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好了。”语气中略带威胁的味道。

    门边儿急忙摇头,拍着胸脯保证道:“不会的!我那么爱雷刚,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关乎到他生命的消息泄露出去呢!”

    听到门边儿这样跟自己保证,桑枝也就放心了。可是转念一想,桑枝又有点不放心了。雷刚也跟自己说他觉得自己做事稳重,不会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才把这么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的,可是自己还是把这个秘密泄露给了门边儿。

    自己都是这么不守信用的人,桑枝又怎么能放心门边儿呢。

    “边儿,从今天开始,你寸步不离地留在我身边吧。”桑枝看着门边儿说道。

    “恩。可是为什么啊?”门边儿有些不理解。

    桑枝撇撇嘴:“还不是因为我怕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会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你在我身边有我监督着你会好些。”

    门边儿有些郁闷。她就这么不放心自己吗?自己是那种嘴巴大的人吗?

    可是再一想,现在自己父母不在了,雷刚也在外面执行秘密任务,自己一个人还真没有其他地方好去。

    “那好吧。不过我留下来并不是为了让你监督,而是因为……我要帮你照顾你的小宝宝!”门边儿嬉笑着摸了摸桑枝的大肚子。马上就要十个月了啊,既然一切都雨过天晴,就让这个小宝宝平安幸福地降临在这个世界上吧!

    “好好好!”桑枝宠溺地说道。她现在啊,只盼望着自己可以顺利地生下这个孩子,然后跟孩子一起等着他爸爸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