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少的契约萌妻

衣若 作品

    门正正在帝都一家有名的饭馆里招待各位来宾。虽然是白事儿,可是门正家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摆设的酒席并不比红事儿的差。来这里赴宴的人也都不是一般的人物,大多是门正在生意上的朋友和合作伙伴以及一些想要跟他合作的伙伴,还有一小部分是门少庭部队上认识的好朋友。

    那些从部队里出来的最看不惯那些生意场上逢场作戏的商人了。看见他们贼溜溜的小眼睛和肥嘟嘟油光满脸的大脸,他们的胃里就感觉一阵恶心。他们这些人都是重情重义的人,在乎的并不是金钱,而是友情。门少庭和雷刚的离开,让他们的心情都不是很好,所以他们一直坐在阴暗的角落里一杯杯喝着闷酒,也不说话。

    门正也不是很喜欢跟那些油光满面的人打交道,但是生意场上就兴这个,没有办法。他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

    门正手里端着一杯白酒,正闷着头往前走,突然撞到了什么东西上,随后门正就听到一个熟悉的男人的声音:“哎哟,这是谁撞到我了,怎么这么不长眼哪!”

    门正抬起头,看到张毅然正摸着脑门子骂自己呢。门正一脸不爽地看着这个老王八蛋,皱着眉头地说道:“张老兄,别老无恙啊!”

    张毅然抬起头,一脸惊讶地看着门正,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原来是门老弟啊,我还以为是哪个小王八羔子呢,说话重了点儿,你别往心里去啊!”

    门正看见他这副奸诈圆滑的嘴脸就觉得非常恶心,但脸上还是面带微笑地说道:“没关系,我不会在意的。”

    门正说完就要走,却听见张毅然啧啧了两声,冷嘲热讽地说道:“哎,门老弟,怎么刚一见面就着急走啊?咱哥俩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好好聊聊了吧?我知道少庭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的心里肯定会不好受。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就节哀顺变吧……”

    门正就知道张毅然这个狗东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也不想跟他废话,转身就要走。没想到张毅然还来劲儿了,见门正走远,在后面大声吆喝道:“门老弟,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就来找我啊。咱们好好聊聊,千万别在心里憋着!”

    这要是不知道的人听到这话肯定以为门正跟张毅然关系多好呢,知道的人肯定就会觉得张毅然虚伪。这简直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老王八蛋,真是糟蹋了身上那一身价值不菲的唐装!

    门正回到家的时候,一家人正坐在餐桌上吃饭呢。因为刚才跟张毅然闹得不愉快,所以林雅然喊他吃饭的时候他也没搭理。这让林雅然脸上很尴尬。但她毕竟是识大体的女人,就算心里有什么不开心也不会表现在脸上。而且跟门正过了这么多年,林雅然非常了解门正,知道他在家摆一副臭脸肯定是因为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儿。

    年轻时候的门正是从来都不会对自己摆臭脸的,不是因为他没有在外面遇到不开心的事儿,而是因为一般有事他当场就报仇了,根本就不需要生气。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门正变得城府更深,已经知道该如何为人处世了,也就不再那么做了。

    不过林雅然倒是很怀念年轻时候的门正,跟现在的门少庭差不多,仪表堂堂,风流倜傥。外表不苟言笑,内心其实很闷骚。刚结婚那会,他还经常调戏自己呢。只是时间长了,爱情变成了亲情,也没有了当初那种暧昧的情调。

    “爸爸是不是还在因为少庭的事情难过呢?”桑枝小声地抬起头说道。这个单纯的丫头,她到现在还以为只有自己和门边儿知道少庭和雷刚还活着的事情。所以吃饭的时候她心里很忐忑,生怕别人看出她心里的秘密一样。

    “可能吧。枝枝,你不用管他了,我待会儿吃饱饭上楼去劝劝他就好。你快吃饭吧啊!”

    林雅然说着给桑枝夹了好多菜。既然她以为门正找到了不开心的理由,那自己就顺着她给的台阶下呗。

    “嗯,那好吧!”桑枝点点头。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很担心门正。

    吃过饭之后,桑枝本想上楼去安慰安慰自己的公公,却被林雅然赶进了房间里。有些事情现在还不能让她知道。

    桑枝拗不过婆婆,只好让门边儿扶着回房间。因为天色已黑,路上开车不方便,门玮玥和雷明只好留下来住一晚。门玮玥住在自己未出阁之前的老房间。她和雷明是夫妻关系,所以雷明也住在那里。

    林雅然来到卧室后,看见门正正躺在床上,皱着眉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老头子,你怎么了?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不开心的事情了?”林雅然说话间给门正倒了一杯牛奶。他忙活了一天挺累的,让他喝杯牛奶缓解缓解疲劳。

    “雅然,对不起。”门正并没有回答林雅然的话,而是看着她,十分内疚地说道。

    林雅然有些惊愕,她不明白为什么门正突然对自己说这种话。“你怎么了?做错什么事情了吗?”林雅然有些慌张地问道。一般电视剧里,男主角做错了事情,大多数情况下是有了外遇,回到家看到自己含辛茹苦拉扯孩子的妻子,都会说一声对不起以表示自己内心的忏悔。

    “嗯,我都错了好几十年了。”门正的双手有些颤抖,声音里带着哭腔。

    “你……你怎么了?”林雅然越来越害怕了,他不会真的背着自己有了别的女人吧?

    门正叹了口气,然后说道:“我没能保护好儿子。在外面跟别人闹得不愉快回到家还不给你好脸色。”

    门正话音一落,林雅然心里的那颗那石头终于落地了。还好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不然林雅然得哭死。

    “没关系,我从来都没有怪过你。”林雅然说这话一点都不虚伪。自从她嫁给他的那一天开始,她就死心塌地地跟随这个男人了。不管他怎么样,她都已经认定他了。

    “嗯,雅然,谢谢你!”门正说实话的时候,眼睛里冒着晶亮的液体。他怕被林雅然看到,所以赶紧把脑袋扭到一边去,偷偷抹去了眼泪。

    “哎呀,行了行了,别这么矫情了。多大的人了?”林雅然笑着打趣道。看到门正因为自己难过,还给自己道歉,林雅然的心里觉得又开心又心疼。

    “对了,你那边有那两个孩子的消息吗?”过了一会儿,林雅然凑上去趴在门正的耳边压低了声音问道。

    门正摇摇头。原本他以为这件事情肯定跟张毅然有关,可是他派人去暗地里调查,发现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只能说明三个问题。第一,这事儿跟张毅然没关系,第二,张毅然老谋深算,使用了反侦查计,而自己派去的人级别太低,根本就没看出来。第三,有可能是张毅然跟别人合作的,捉人的事情交给别人,其他的事情交给自己。

    目前,门正认为第三种可能性最大。张毅然那老东西平时说话都自己对着干,更别说其他的事情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办?”林雅然心里有些着急。

    “继续找!”门正咬牙切齿地说道。不把张毅然那个老东西干倒他誓不罢休。

    桑枝和门边儿躺在床上,吃着巧克力看着电视剧心情别提多好了。

    而门玥玮和雷明躺在床上就有些纠结了,他们实在搞不懂今天发生的匪夷所思的事情。

    “哎,雷明,你有没有感觉今天的人都特别奇怪啊?”门玥玮用胳膊肘拄了雷明一下问道。

    雷明也在纳闷呢,自己虽然心情不好,可也不至于喝杯水坐在沙发上几分钟之内睡着啊!

    “有啊!”雷明正在想着自己的事情,心不在焉地应付道。

    “你真的也这么认为吗?”门玥玮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握住了雷明的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问题,所以才导致看大家都不正常呢。

    今天在吃饭的时候,最不正常的应该是门边儿了。在葬礼上哭的差点晕厥过去,回来的路上难受地没说一句话,可是自从桑枝神秘兮兮地把她喊去卧室说了几句话之后,她就突然变了一个样,也不哭了,应该说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门玥玮特别想知道桑枝到底对她说了什么。

    门玥玮把心里的疑惑告诉了雷明,雷明立马想到自己晕倒在卫生间的事情,他不知道自己晕倒的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他已经肯定当时有第二个人来过。

    因为当时大家都去送葬了,门家大院就只剩下桑枝这个怀着孩子的行动不方便的孕妇。雷明虽然长得不胖,但一米八几的大男人一百四十斤还是有的。别说桑枝怀孕,就是不怀孕她都不可能把雷明从客厅拖到二楼卫生巾去。

    不过自己被人从后面打晕拖进卫生间的事情说出去太丢人了,所以雷明并没有把这事告诉门玥玮。

    张毅然坐在金碧辉煌的客厅里,嘴里叼着一根烟袋,那模样看起来有点像古代的地主。这正是张毅然想要的效果,他就希望自己是地主,希望那些员工都惧怕自己,这样他们见到自己之后就会好好工作,给自己赚钱了。而且地主多霸气啊,往那一站气大腰粗的,很有派头。

    他这个人其实还挺怀旧的,不然也不会在身上穿一件唐装。但是他怀旧的真正目的是单纯地因为喜欢古代的衣服,还是喜欢古代的制度,除了他没人知道。

    客厅里除了张毅然,并没有其他人。他把家里所以客人都轰走了,目的是好好静一静,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做。

    门正那只老狐狸看来早就怀疑自己了,竟然还派人暗地里调查自己,要不是自己聪明,恐怕现在已经被人报案了。不过,他藏的那个地方比较保险,就算门正再狡猾,也不可能想到自己把他儿子藏在哪里。